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37)—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Rumlow一见到Steve就火大了,蹭地从转椅弹起来,气急败坏的叱责震得天花板直颤乎。Natasha双手捧着和男友同款的情侣马克杯,鼻尖儿仿佛花粉过敏一般脱皮了。她总习惯在兽化后嚎哭一通,任情绪在心灵深处开大招,特别是Steve来电通知全队Barnes已经醒了之后,这个坚强的女人哭出了一番鬼哭狮嚎的气势。


 


  “给你的甜心。别担心,你的哭声简直震撼动听。”Clinton给女友披上自己的外衣,在大肆噪杂的环境里随心所欲撒狗粮。


 


  “你呢?人呢?这就是武装科的出警态度?如果没那么屌就别冲我大嚷大叫!”Rumlow的鼻梁最高处打了个止血绷,冲Steve的脸来了个直拳,“这不是你临阵跑路的原因,Steve!你在任务中擅自离岗,而我的人则在任务地点提前交战了!我要你一个合理解释!”


 


  Steve灵活地躲闪这致命的一拳,若是往常,他大可在躲避完成后接着一招缴械擒拿,毕竟Rumlow的出拳速度比正常时慢一些。警员大多接受过如何快速应对兽化后的反应迟钝,Rumlow已经是其中的佼佼者了。


 


  但这一次确确实实是他擅自脱队了。在不长不短的服役和工作生涯里连病假都没请过一次的Steve确实无法反驳他。


 


  “说话啊?你的计划不是万无一失的吗?要不是你的人赶到拖住了他们,老子的组员就他妈要被团灭了!”自从Barnes被踢出了情报科转到武装科起Rumlow就很想与Steve干上一架,但并不想因为组员受伤的原因对打,更何况Steve从一进屋就毫无斗志,要不是自己手慢真能把他揍跪了。


 


  “我他妈叫你……给我说话!”又是力竭的一拳,“别这么婆婆妈妈的!动手啊,来!”


 


  Steve用力地推开Rumlow,身体向前倾着,Rumlow顿了一顿又是一个抡臂,手腕刚好砸在了Steve的左脸。这一下是货真价实打到了,Steve揉着下颚角正了正脖子,还没等Peggy赶来救场就青了嘴角。


 


  “你倒是给我说话啊!行动计划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为什么对方会临时转移,不要命地朝我组射击!你的组员不许受伤,那我的人就活该给你们挡子弹玩儿?”Rumlow怒气冲冲地揪住Steve的衣领不放,他的手完全没力气了。血性上了头,尽管他明知道Steve也是被蒙在鼓里,可他急需有这么个人为此事负责。尤其是刚刚得知Steve竟然没有带队,一拐弯遛回家了。


 


  这怎么能不窝火!Rumlow有瞬间甚至怀疑这都是阴谋。


 


  Steve不知道这一拳该不该算在Barnes头上,但讨论这些都失去了意义。刚睡醒的小熊记得所有人唯独把他忘了,被他塞进车后座拉回第三局做体检,正巧撞上了挂彩的情报科组员。然后他听到了今天的第二个噩耗。


 


  他们的计划被人出卖了。显然今天参与行动的警员里有内奸。


 


  这一次比染料厂那夜更为直接,对方摆明提前接到了信儿,在Steve的行动组员到达之前驱车进行了一次强行突围。几辆改装过的部队越野撞开了生物医药的铁门,架于车顶的机关枪漫无目的对四周进行清场。


 


  情报科的组员被打得措手不及,多名警员受枪伤。火力凶猛的越野车冲过了第二层路障,报废的轮胎皮散落出好几条车痕。饶是这样也没能将他们拦下,眼看他们的车胎烧得只剩下龙骨了。Clinton一边飞车穷追不舍一边指挥公路拦截,对方的火力太强了,谁也不敢启用兽化警员,每辆厢车的后室都是一阵阵暴躁聒噪的野兽咆哮声在不满地回荡着。


 


  这下任谁都猜出那帮人夺命而逃的意图,不作周旋和抵抗而是集中火力突围,那这几辆越野车里一定有非常重要的资料,足以将他们一网打尽,才使得他们不顾性命也要把车开出去。


 


  声势浩大的拉力赛结束于越野车彻底跑废了轮胎。它们像用光了电池的玩具车,歪七扭八停在路边。为了避免爆炸性的危险第三局清光了路段,警员们躲在抗袭护具之下逐渐缩小包围圈。就在一次次确定暂无爆炸物之后才轮到兽化警员上场。


 


  效力于武装科的狮子与豹从厢车飞跃而出,跃过数辆车顶的时候留下几十道触目的爪痕。一头公狮子率先跳上越野车顶,车厢也随之向下一沉,一颗子弹击穿了钢板。就连Rumlow这种善于肉搏战的大猫都被枪托打伤了鼻子,可想而知他们手里的资料有多重要。


 


  但兽性永远注定了成败,人类恐惧于创口疼痛和血液喷流,但野兽不会。受伤的兽化警员只会被自己的血腥味儿勾起猎杀欲,这也是警员安全级别必须高于B级的理由之一。根深蒂固的兽性会刺激兽化人的本能,去扑杀,去撕咬,像野兽那样捕猎。


 


  “呃!”Steve又被狠狠怼了一肘,眉头因疼痛而纠结成一团。


 


  “你他妈到底在干什么!”Rumlow的质问分外刺耳却合理,穿透Steve的耳膜,“Barnes醒了这算理由?这也算理由!”


 


  Peggy从特护中心出来就看两头人形大猫打得不可开交,而Natasha赶在自己出手阻拦的前一秒挡住了去路。


 


  “Bucky在里面?”Natasha挡住Peggy的一条腿,将人拦在面前,“我要进去探视。”


 


  “他在,正在接受系统的身体检查。不过没有经过批准是不允许进去的。”Peggy明知自己是白费口舌。果不其然,Natasha朝她摆了摆手,扭着肩膀推门而入。


 


  好吧,剩下的乱摊子,比如那边干架的两个男人,果然还是扔给自己了。Peggy头痛地扶了扶额。


 


  Barnes在十分钟前非常想吐。他的平衡感还没恢复,也不知道Steve在慌乱什么,车厢像钻进了仓鼠轮子一样左摇右摆。结果就是刚刚苏醒的Barnes晕车了,在Steve一丝不苟的厢型车里吐得一塌糊涂。好在他的胃里只有蜂蜜和水,而伴随着他的每一次呕吐,Steve只会像个路盲猛踩一脚刹车。结果就是他吐得更严重了。


 


  现在他坐在全身机能扫描仪的椅子上,头上戴着电极,双手一左一右抓紧扶手的金属片,赤脚坐在一台机器里。几分钟后体检报告会从隔壁的诊疗室送出来,有关他的脏器、血液成分及激素水平都会在上面清清楚楚的。


 


  “好久不见啊!”Natasha突然跳到Barnes面前,忍不住来了个用力的抱抱,抱住后还使劲摸了把Barnes的大脑袋,“你快把我的胃吓吐了,小甜心。你忘了和我说晚安。”


 


  “嗨,Nat……我只是睡了一觉而已。”Barnes保持着原状,等待医生通知他可以站起来,“像做梦一样,睡一觉就醒了。你怎么样?”


 


  Natasha无奈地摇了摇头,心里阵阵后怕。“什么怎么样?我只知道自己快被你吓死了,如果你有任何事就不再是揍他一顿能解决的,我可能真的会考虑咬死他。”


 


  “谁?Steve?你揍过他了吗?”Barnes脱口问道,紧而又恢复一脸平静,那Natasha是谁啊,恐怕俄罗斯偷摸发射导弹都能被她洞悉,更何况是Barnes脸上一瞬间的惴惴不安。


 


  “哇哦哦,哇哦哦。我觉得咱俩得聊聊。”Natasha笑眯眯地看着他,亲昵地蹭蹭耳朵,她真的太担心了,直到现在都很不安,“睡了大半年是瘦了不少,胡子也刮了,发型也变了,所以如果你要想甩了Steve我完全是支持方,但你瞎编什么谎话?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你究竟失忆了没有?还是你对自己撒谎的演技特别有信心,睡醒了就膨胀了?”


 


  “对,我膨胀。”Barnes嘴角微微抽了抽,后背发毛,“没骗人,就是失忆了。”


 


  “你觉得你自己能骗得了谁啊?”


 


  “Steve就相信了。”Barnes不停用余光偷瞟着Natasha,“而且我已经决定要甩他了,我受够了。他好气人。”


 


  “这就对了,离开错误的人才能遇上对的,否则我怎么能在甩了差不多五十个男人之后遇上Clinton呢。Steve太幼稚了,他配不上你。”Natasha松了口气,她不想自己的好友在身体受到冬眠的摧残之后还要面对情伤,“如果身体检查没有大碍就找时间搬出来,先去我家怎么样?我和Clinton同居了,家里还空着,拎包入住呦。”


 


  “对,先搬出去。”Barnes不安地动了动屁股,额头上还贴着一块微电流电极板,“我要重新开始,会重新开始的。”


 


  听到Barnes的壮志豪言,Natasha刹那觉得放松下来了,几个月的担忧瞬间随之远去。“好了,现在你的健康状况才是首要的,想吃什么?”


 


  “蜂蜜、马哈鱼和鱼子酱。”Barnes不假思索地答道,反正Natasha也不会真给他吃,充其量遵医嘱投喂流食,就很沮丧,然后又添一句,“记得帮我保密啊!”


 


  Thor的今天本是一个假期,但热血的檀香山冲浪救生员不愿浪费大好时光,加入了后援部的人手。他对Barnes印象不算深刻,但对他能平安醒过来由衷感到高兴。毕竟每一条生命都是那样可贵,值得珍惜。


 


  他拿着Barnes的体检报告打算给Steve看看,这算是血清的奇迹还是熊的身体特异?冬眠不但没有造成身体损害,反而让Barnes轻了二十磅,各项身体指数均为正常,血液中的含氧量也逐步升高至合格标准。这真是难以置信。


 


  “你的脸又怎么回事?”Thor把一沓子报告递给他,指了指嘴角,这半年Steve几乎每隔一阵子就要被暴揍一顿似的。


 


  Steve对自己的惨相毫不关心,利落地接过去翻看起来。“就这些吗?医生有没有特别交代……”


 


  “我来得是不巧还是怎么了?一个个都像打架了似的……”


 


  是Loki,Thor对身后的声音太熟了,回过头问:“你怎么来了?今天是休假。”


 


  “就你能来,我就不能是吧?”Loki穿成准备精心赴约的样子,迈着大长腿径直走来,只是没有过多停留,与Thor短暂擦身而过后坐到了Steve的身边,“这个给你的,再不喝水你就脱水了。”


 


  “谢谢!太感谢了。”Steve连忙接过来用嘴咬开了瓶盖,不给大猫补足水分完全可以折磨死他们。


 


  “你来做什么?”Thor终于意识到那瓶水不属于自己了,执着地问道。


 


  “我?我来出柜啊。”


 


  Steve还没喝完就噗地喷了出来。啧啧,了不得啊了不得。


 


  “别闹了,Loki,这不是开玩笑。”Thor向两旁的护士看了看,好在Loki的声音压不过凌乱的脚步与医患交谈的声音。


 


  “没闹,我现在打算和Steve交往,麻烦你靠边儿站吧。”Loki像模像样地靠上Steve的衬衫,用食指戳了戳Steve的二头肌,“瞧瞧,人家也是金发碧眼身材好,怎么就那么可爱呢?还是半个兽化人。最主要的是人家也是个基佬,我凭什么不能追求幸福了?”


 


  Steve尴尬地在二人的注视中寸步难行,Loki还不知道Bucky醒了呢,要是这样被撞上那自己脱裤子也解释不清了啊!等等,为什么要脱裤子……


 


  “喂,Steve,你过来一趟!”Peggy永远是第三局温柔善良的大姐姐,男警员最爱慕的理想女神,她温柔地召唤Steve过去一趟,Sam则在她身后投以白眼。这就是他值得信懒与跟从的队长,果然不负众望,太失望了。却没想到Steve是立马站起来了,可Loki怎么也跟着来了?那个……Thor也跟着一起来了是什么情况?


 


  “出什么事了?是不是Bucky在里面有不对?”Steve把领带扯松一些,贴在电子门的玻璃上试图看清里面。


 


  Peggy从没见过Steve这副气馁沮丧的状态,拉开密封的证物袋,戴着医生用来动手术的手套捏出一张照片来,问道:“见过这个吗?”


 


  “这是什么?今天的战果?”Steve贴近照片端详起来,“这是血清部门第三阶段的兽化实验结果吗?刚出生就可以兽化了?看着活不了太久啊,跟小怪物似的。”


 


  “呃,这个……恐怕难说……”Peggy将照片翻过来,夹回资料夹,又放回证物袋中,“这是你组成员追到的车里拿到的,最初我以为照片中的小熊是白化病,但他们的资料页很完整,从出生到之后的每一天。这是美国黑熊最稀有的亚种之一,它的眼睛不是红色,这是一只白灵熊幼崽。而另一个……”


 


  Steve看着那两片娇艳的嘴唇一开一合,说出今天的第三个噩耗。


 


  “另一个小家伙是西伯利亚虎。这件事我只私下先告诉你,他们都是试验室的产物,自出生就被抽取血液做各种化验了。我没有找到他们的父母页,但……也许是女人的直觉,你不认为太凑巧了吗……你和Barnes都注射过血清,那么他们有没有从你身上抽取过足够多的血样?”


 




评论

热度(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