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36)—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撒尿柔丸: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真没想到Steve竟然有擅自离守的一天。Clinton心想道。

  

两排黑色的厢型车在通往市郊的道路上奔驰着,迂回的路线让这条过长的车队转换不同的队形,巧妙地避开了主要干道。Clinton被迫顶上了队长的第一车位,不停地通过后视镜观察队友跟上的速度。

  

他到现在都很难说服自己,那个恨不得将星条旗印在内衣上的男人,Steve Rogers,在大约二十分钟之前的任务执行中擅自脱队了。

  

不要脸!

  

“各单位注意,距离目标不到十分钟路程,注意车厢后门的安全装置,勒紧自己的武装带。”

  

当头车经过一片空旷的闲置停车场时Clinton用对讲机说。这一次他们的行动速度飞快,路线也是Steve和自己连夜制定好,避开了一个又一个可能藏有血清部门党羽的藏匿点。

  

但总有什么让他感觉不太对劲,好像他们离谜底还不够近。

  

 

  

Steve坐在车座上如同坐在一架轮椅里,寸步难行。他退缩了。他的后脑勺紧紧贴在车靠背的头枕上,仿佛黏在上面,撕不开了。事实上他的左手就扣在车门内开关的把手上。

  

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自己蹦豆子似的心跳逐渐平静下来,断掉的脑神经反射弧才接好。

  

Barnes的脸似乎在视网膜上变得清晰,他醒了吧?应该是的,就和他睡了一样突然。这份被Steve亲手搞砸的感情如同太平洋上经历二十九年风雨的玻璃漂流瓶,被一个海浪砸进深渊,深深浮浮可怜兮兮的,最后被善良的Barnes捡了起来。

  

有点儿讽刺。Steve不断地进行自我催眠,哪怕再多一点儿勇气就敢让他主动把门推开了。想想好点儿的事吧,他帮Barnes泡澡时,那些鼓鼓的腹肌轮廓凹陷里滚动的水珠……要是有不好的事呢?那些试图用他做实验的混蛋们……

  

混蛋!Steve迅猛地提了一口气,朝那扇怎么也不开的门冲了过去。他的小熊宝贝不应该遭受野蛮的对待,他又乖又甜又好看!对,Steve终于肯面对自己承认现实,一边哆哆嗦嗦地掏着四道锁的加密钥匙,他不愿意承认只是害怕承认自己有多在意,有多嫉妒,Barnes就是又乖又甜又好看,从哪一方面讲都比自己好。他能为别人带去欢笑,从不怨天尤人,勇敢地面对困境,内心没有丝毫狂热的仇恨。

  

让他羡慕嫉妒,让他欢喜若狂。

  

不就是一头可爱弱小又无助的小熊嘛?好好面对他,拿出自己对正义的那份忠诚来,成熟一点儿,真虎从不认怂!

  

钥匙转动的声音可比维也纳乐团的交响乐动听多了。心脏的跳动从未如此兴奋,连同胃液都沸腾了似的,以至于Steve迅速冷静下来,从给自己打气过渡为劝自己淡定淡定。

  

别吓着小熊,他劝说自己,轻手轻脚地进屋。这一刻Steve的两颊热得几乎发疼,他终于打开了那扇门。

  

门被他打开了。

  

 

  

在两次深呼吸之后,Steve看到地砖上有一个不断改变姿势的巨大影子。最初他还以为Barnes醒来后兽化了,毕竟他的许多行为都不在控制能力范畴之内。所以Steve紧张兮兮地望着厨房的方向,做足了心理设防。

  

不就是兽化嘛!一头可爱、弱小、又无助的小熊而已。Steve这样想着,提醒自己将注意力放到可爱、弱小、又无助的字眼上,事实上紧张到小腿的汗毛都竖起来。但很快他的想法就被证实是错误的,他的视线像子弹一样垂直擦过冰箱门的斜对角,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屁股轮廓。只不过现在的它穿着一条自己的内裤,但这并不妨碍Steve认出它来。毕竟他们相识已久。

  

像半个篮球撑在白色的四角短裤里,鼓、鼓、的……

  

接下来它稍纵即逝,又朝冰箱里侧缓慢挪动,可以见得它的主人现在行动不便,一举一动都十分费力。Steve将门轻轻带上,像一个等待法官发落的窃贼进了自己的家,探着脑袋追随那个影子,生怕它只是个幻觉。

  

但它很快又出现了,Barnes弯下了腰,对冰箱进行着残酷而毫无章法的搜刮。Steve试图将身体缩成一个面包大小,如果他可以的话。讲真他二十九年来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怂过,他的自视甚高和长篇大论在醒来的Barnes身后狗屁不是。隔着冰箱的门,他听见Barnes撕开了什么袋子然后又将它们扔在地上,似乎对他这位饲主投喂的点心很不满意。

  

冬眠醒来的熊更需要喝水,Barnes已经连续七个月没有喝过水了,Steve只要走过去帮他拿蜂蜜就好了,真不用像这样隔着门,紧张地幻想他是怎样将黏黏的蜜弄得满身都是。

  

那些蜂蜜会把他粗糙又发硬的胡茬变成甜的。

  

了不得,这扇门推开得太刺激了,Steve急需一个毛球,一个毛茸茸、软乎乎、怎么捏都不变形的毛球来缓一缓。

  

或者是Barnes鼓鼓凸起的胸肌也成,他的踩爪圣地。这可能是一种由于母爱严重缺失而导致的迷恋癖。在无数个起床时分,他的两只手都在那个上面紧紧地箍住不放,要不是变不回兽形他的指甲就要舒服得从肉垫里伸出来了。

  

真不要脸。

  

Barnes对此一概不知,他刚醒,也许头还是晕的。毕竟没有哪个兽化人会冬眠。从冗长低温的睡眠中苏醒那感觉想来就不好受,就像偶尔午觉醒来,大脑里充斥着错乱的时空感,必须捋一捋时间才能将神智激活。

  

所以Steve就不睡午觉,这是他的秘密。睡醒后的瞬间容易暴露性格弱点,他的焦躁不安会与起床气混成一股失控的能量,将他并不善于自控的真相大白天下。他搞不懂Barnes是如何做到的,也许A级与他的差距就在此处。

  

Barnes甚至没砸烂东西,Steve在车里看了录像回放,他很乖很平静地醒来,毫无前兆。接下来是一段长达十几分钟的懵逼,他的小熊宝贝搞不清楚发生过什么,那副迷茫的样子简直比生吞了Steve还疼。

  

就在Steve认定他会兽化然后大发熊气之前,他看到Barnes裹着被子起身然后摔倒了。他比冬眠前要消瘦,从录像上看很能叫Steve想到那张毕业照。在看到Barnes摔到在地毯上的瞬间Steve对着手机倒吸一口凉气,同时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熊不喜欢纤维地毯,好在他换过了。去他的环保主义,熊喜欢纯毛的。

  

 

  

Steve强迫自己把注意力从Barnes的下半身挪开,但没成功。直到Barnes翻过了衣柜,穿上了一条白色平角内裤。而这一切动作,都是在地毯上手脚并用完成的。

  

他刚睡醒,这头小熊还没站起来。但是从他会穿内裤的行为判断,冬眠并没有将他的兽化程度恶化。他脑子很清醒,他甚至比某些百分之百的人类还平和。

  

好样儿的,从今天起Steve再也不敢嘲笑他管不住自己了。兽化血清让他容易失控,真是讽刺,真相是他明明比人类的自控能力还要好。

  

接下来Steve目睹了一场滑稽的下楼梯。Barnes先是喝光了恒温箱里的水,然后循着气味将远大的目的地锁定在一层的冰箱。这是本能的呼唤,蜂蜜的味道对刚睡醒的熊有致命诱惑。Steve看着他踉跄地爬下楼梯,闭了闭眼,在心里又给自己点了个赞。

  

先见之明啊,多亏自己做足了准备。否则Barnes没准儿就把目标锁定到某棵树上的蜂窝了。当然他不是没考虑过这个可能性,所以没有密码就算从室内也打不开门栓。

  

只要能把人圈在自己的领地范围里,Steve可不觉得自己这样有非法囚禁的嫌疑。领地意识一点儿都不过分的,对吧?

  

 

  

Barnes还在厨房里肆意补充能量,Steve听着经久不断的喝水的吞咽声,自己也咽了下口水。他能用手机看着Barnes冬眠,看一个上午,可现在他怂成一只猫,那种可以被拎着后脖子教训的怂猫。

  

现在他知道自己不该惹一头熊了,这是天敌。

  

沉浸在自己的剧情里,Steve忙着酝酿开场白,丝毫没注意那扇救命的冰箱门,悄无声息地合上了。

  

 

  

Barnes感觉自己从没这样饿过。陶瓷罐子里浓稠的蜂蜜几乎救了他的胃,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祖母也过来住了?除了在家的快乐时光,他从没见过如此多的蜜罐子在厨房堆成小山。

  

这种狼狈已经经历过一次。在结束了长达十一个月的兽化之后,终于能变回久违的人类形态之后,Barnes也经历过一次。只不过上次是因为熊的行走方式依赖四肢,这一次是……是……是他妈怎么回事?

  

他的脑袋里懵懵的,只是……嘴巴非常得渴。他也不想像一头贪吃熊那样没出息,只能怪该死的蜂蜜味道太浓郁。他是熊,他很饿,所以他要去找蜂蜜了。

  

这很合理。在他用屁股朝天的姿势下楼的时候,Barnes不断这样安慰着自己。暂时没有什么能比这个对他更有意义。

  

随后每一口吸进嘴巴里的蜂蜜都帮他唤醒了一丝回忆,但细节他确实记不清。Barnes肆无忌惮地对着瓶嘴喝,抱着桶喝,换着姿势喝,满足地舔舐蘸着蜂蜜的瓶盖。最后他试图撕开三明治便当尝尝,可咬一口就整个吐了出来。

  

太难吃了,除了欺负他的那头素食虎,谁会在三明治里面只夹着草。呸。

  

瓢泼而来的蜂蜜盛宴弄脏了光洁的地板砖,连冰箱扶手都开始黏糊糊的。Barnes依稀记起来自己被Steve气得很委屈,他嫌弃自己又不敢承认爱上熊的样子伤了Barnes的心。接下里他仿佛一头跌进了时空的黑洞。

  

Steve他……好气人啊。

  

Barnes看着被洒溅的蜂蜜搞得黏不拉几的脚趾,十分厌恶地在地砖上蹭来蹭去。谁会在一头足以压扁发动机的熊的脚上栓小铃铛?为了衬托他的脚踝有多么粗糙、脚后跟多么厚实吗?

  

这足以让一头熊把冰箱拦腰扛起来一个过肩摔,Barnes想象了一下那种解气的画面,决定先将冰箱关上,站稳了再说。

  

好了,现在Steve又一次亲眼撞破了他的狼狈。狼狈又尴尬。

  

 

  

Steve知道自己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知道自己还穿着出警的装备,枪套里还有一只警用配枪。但无论自己如何动嘴唇,就是不敢喊破这场诡异的沉默。

  

也许人生中所有难捱的场合都注定要Barnes来救他。

  

“我……咳咳……”Barnes不善于和人冷战,更愿意解决问题。面对穿戴整齐的搭档更多的是惊讶,但惊讶只有一瞬,Steve他……好气人啊!既然两人合不来就算了。好像是这样,他们之前就是为这个吵起来的。Steve还吼他了。

  

他好气人。

  

况且现在自己的声音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想一想挤干水分的西芹,他觉得自己的喉咙正是那个样。

  

“咳……听我说……”

  

“你、你先听我说!”Steve可能不知道自己有一张猫崽子的脸,受伤的神情格外惹人动情。他们上一次的沟通很不美好,更加深了再一次沟通的难度。

  

“你、你喝得满胸都是,这儿还有那儿都有……但这不重要!我不是要说这个!”这是Steve第一次痛骂自己的洁癖,都这时候了还挑刺儿呢,还他妈挑刺儿呢!

  

“我……我能进厨房说吗?”

  

Barnes觉得自己的腿快撑不住了,脑子里记不起来的事开始自动播放,这是他人生中身败名裂的巅峰。

  

他冬眠了,可他还有感觉。Steve每天夜里量的什么体温!

  

“不能……咳……不能进。”Barnes体内燃起了名为既然这是个混球儿就彻底断绝关系吧的熊熊烈火,擦了擦嘴说道:“我又不认识你……你谁啊?”

  

Steve仿佛被当头棒喝,打成了虎崽子。果然Bucky睡醒之后不记得他了!

  


  



  


 

评论

热度(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