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偷食禁果2

云鲤鲤鱼:

双性!Bucky




非常雷




非常雷




非常雷










吞了重发下。。






1




2




Steve偶尔做这样的梦。




Bucky坐在露台上,脚下就是一望无际的海洋。他身上穿着Steve偷偷为他买的裙子,晃着赤丨裸的双脚,有一下没一下地哼着歌,嗓子又轻又柔。裙子蔚蓝得像是从海洋借来的颜色,又像是从天空借来的,海风将裙带吹起,翩跹的裙摆裹在那双Steve不敢多看一眼的腿上。




那双丨腿的主人迟迟等不到Steve,淘气地向人歪歪头:“Stevie,别慢吞吞的,过来,快过来。”




Steve即使在梦中也不会拒绝Bucky的请求,他小心翼翼地走近,然后像任何被暗恋的女孩邀请的绅士的男孩一般在足够远的距离之外坐下,连眼神也不敢造次。




Bucky笑眯眯地看着他:“Stevie,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Steve仓皇地否认:“不,你……”




“对,我不知道,但是你自己最清楚了,不是吗?”




Steve总在这个时候大汗淋漓地醒来,然后在暗如深海的黑夜里握住滔天的渴求与欲丨望。




是的,没有人比Steve更清楚Bucky对他的吸引力,他青春期所有的好奇、妄想、蠢丨蠢丨欲丨动,都用在了Bucky身上。不知是哪一天起,他开始偷偷想象Bucky的嘴唇摸起来软不软,想象Bucky的舌尖尝起来是什么感觉,想象Bucky身上与他不同的地方的模样。男孩们津津有味地讨论着女孩儿的身材时,他悄悄望着Bucky的手腕和脚踝心猿意马,有时候他被伙伴们抓丨住推到人群中间,但没人猜到他面红耳赤的窘样不是因为那些露骨的杂志,而是这群男孩里起哄得最起劲的Bucky。




Bucky总是那么毫无防备地亲近他,把他当做最亲密最值得信任的朋友,甚至可以将自己最隐私的秘密暴露在他眼前,他却在对他抱有非分之想。




Bucky当然明白Steve要去洗手间的原因,他没来由地又羞又恼,脸蛋像被火点着了似的,烫得心慌慌。他本来应该乘机好好嘲笑Steve一番,享受胜利者的喜悦,但是那把烫着脸颊的火蔓延到了喉咙,他嘴巴张得大大的,一个字都憋不出来,直到他身下的人试图抽身地动了动,粗糙的衣料随之狠狠擦过他贴合其上的私丨处——他尖叫了一声。




Bucky连滚带爬地从Steve身上下来,一坐下,柔嫩的私丨处又蹭在了床尾的被子上,让他差点难堪地再次尖叫出声。奇怪的是,Steve的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他身上,金发的男孩仍然维持着半躺的姿势,眼睛呆呆地看着胸前的位置。Bucky顺着Steve的视线望去,轻而薄的白色衣料上,有一块小小的水渍,它没有达到令衣服变透明的程度,但也足够显眼。




Bucky愣在那儿,一时想不明白那是什么。Steve慢慢坐起身,喃喃道:“Bucky,你……”




Bucky呆呆看着Steve。




“Bucky,你是不是……湿了?”




Steve重新跌回床上,Bucky的拳头让他鼻子一痒,缓缓流出丨血来。他又连挨了好几下,却感觉不到疼,只注意到Bucky喘着气跪坐下来时,向四周散开的裙摆像一朵盛开的小花儿。他晕乎乎地想,他愿意变成一只傻傻的小蝴蝶,痴痴缠缠停在上面,又或者变成一只小蝴蝶发夹,缠缠痴痴落在Bucky发间。




“别指望我道歉,”Steve闻声抬起头,恰巧对上Bucky愤愤的目光,“是你说混账话在先,我根本没有……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下丨流的!”




Steve小声反驳:“是谁那样坐到我身上来的?”




“你让我这么坐的。”




“我没有。”




“就算你没有,你硬了。”刚说出口,Bucky便后悔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Steve因为他而勃丨起,他的心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上面啮咬,又疼又痒。




Steve低下头,许久冒出一句:“对不起。”




Bucky本来还想说些什么,Steve一道歉便什么都忘了,哽了半天后他终于也挤出了一句:“下次不准了。”哦天呐,他说的是什么蠢话,Bucky脸蛋一臊,抄起枕头砸在Steve的脑袋上,“谢谢你的裙子,我要回家去了。”



评论

热度(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