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34)—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圆滚滚的水饺: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Louis是个很健谈的男人,但不代表现在也是。


“所以你的意思是误闯?”Natasha不依不饶,挑起了眉梢。这已经是第几十次追问。Steve是个混球,电话里什么都没交代,只匆匆撂下一句有陌生闯入者。但就这一句足以令她抛下约会中的男友、闯了两个红灯、持枪入室并且停车位还吃了罚单。


然而屋里只有两个看着像良民实际上就是良民的人。她能理解Steve的紧张,但直到她亲手激活了卧室中的报警装置,那才真叫尴尬。多亏安装它的人就在眼前,否则Natasha确定自己要和闻讯赶来的同行解释身份了。


“我以我自己、我妻子和我没出生的熊孩子起誓这绝对是误会,警官请你一定要信我。”Louis被接连反复的询问搞崩溃了,Natasha看着像相信了他的话但聊一会儿就又回到原点,明显把他当耗子耍。


“哦?我相信没用。你最好祈祷Steve也相信,他可是个混球,丧尽天良的大混球。”


“混球?”Louis吓得差点儿把拳头塞进嘴巴里。


“当然,他脾气很差,又没耐性,别看他长得大帅逼一个,其实心眼儿小得和蚁人似的。蚁人你看过吗?上个月上映的电影。”


“当然。我喜欢那个题材!”Louis兴奋地跟着Natasha的节奏开始跑偏,聊了几句怅然所失,“那Steve警员会不会为难我太太?她已经超过了预产期,医生说她随时有可能进入状态。”


Natasha大大地打了个大哈欠,困得不行。这屋子热得像农场里孵小鸡用的保温箱,对大猫来讲太适合抱团儿打盹儿,互相舔一舔耳毛了。


“谁知道呢,来,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你们真的是无意闯进来的?”Natasha杏核儿形状的漂亮瞳孔紧紧闭合成一个缝儿。


 


“能否把刚才说的再重复一次?”Steve肯定自己的车在公路超速了,否则三小时的路程怎么会两个半就结束。不仅如此,他已经预见自己离第三局精英队长的形象日趋渐远,包括那势在必得的全勤奖。


Kate耐着性子,压制住准妈妈想要替天行道的暴脾气把床褥又整理一遍。“这里要对齐……不要系上死扣,别让新鲜空气一点儿都吹不进去……不是那样,我再示范一遍!”


“哦……”Steve老老实实站到一边。


“你那样做熊窝会把他闷死的,笨手笨脚。”Kate挺着肚子连弯腰都很艰难了,“我知道照顾一个病人的日子不好过,你早该和Louis说家里有个熊科兽化人瘫痪在床。怪不得他说你一毛不拔……看,让褥子蓬松起来才是合格的熊窝,如果他不能自己翻身,的确需要睡得舒服点儿。你照顾他多久了?”


“半年而已……”Steve盯着女人的肚子,不敢相信这里面居然有两个鲜活的小生命。


“这才刚刚开始,如果你考虑为他请个护工,我想我可以去问问护理站。”Kate用双手撑着后腰以减轻双胞胎给脊椎带来的压力,同时在书房来回踱步。她停在摆满了奖杯的书柜前面,无意中发现里面混进了一只小黄人。


这人可真有趣儿,Kate想。“我能问问他是怎么回事吗?”


Steve艰难地把手里的褥角系在一起,男人的手指一点儿都不适合做这个。但他记得Barnes做这个做的很好,看着乱糟糟但躺进去就舒服得让他不想起床。一直以来照顾Bucky的经验全靠摸索,这一次终于有可以请教的人了。Steve几乎在排除了她的潜在威胁后就请教起来,但保留一部分真相是必须的。


 


“他……”对着熊撒谎始终是Steve的弱项,还是有点儿怕怕的,“他就是……病了,状态很像在昏迷……你觉得屋里的室温合适吗?我不是很会照顾人,特别是……熊。”


显然在谈话初期Kate被Steve的阵仗吓到了,但接触下来,这个半人半虎的警员并非不客气。请教问题的模样可以和蔫儿得要命画上等号。


看着就像很怕她似的。


“我可不觉得你不会照顾他。”也许是肚子里有即将出生的新生命,Kate意外的包容起来,用女人独有细腻的角度观察入微,“你的院子翻新了土,种的是熊葱,我都很久没吃了。我的丈夫也许闻不出来,可我至少能闻出这屋子里有不下四五种蜂蜜,他是你很重要的家人吗?”


“那不是我买的……如果他还愿意。”Steve终于成功搞定半个熊窝,额头满是汗水。他的鼻孔开始微扩,在这样高的温度里只会让一头虎血液中的水分流失加剧。


“我可以看看他吗?顺便帮你检查一下Louis的活儿干得如何。”


Steve的第一本能是拒绝。可Kate的建议的确极具价值,富有诱惑力。没有人会比同类更了解同类,她的标准就是Barnes的生活标准。


“好,我去叫Louis过来。”考虑到Kate的身体情况,Steve安排她原地等待。Louis和Natasha就在一层隔间,他听到呼唤就跑上台阶,展示了花栗鼠一般的弹跳能力。


“你差点儿让我拿枪指着孕妇。”Natasha跟上来,冷冷瞥了一眼Steve的脸。


她拥有一张轮廓深刻的间谍脸,任谁都印象深刻,V型的两颊从侧面观看和子弹的线条异曲同工。哪怕Steve也在首次见面时被她惊艳到了。但他始终不敢想象和这样锋利的女人谈恋爱滋味如何。Clinton能够享受其中,他还是本能性的抗拒尖锐的一切,不管是性格方面还是长相。


 


“外面的感应灯走廊设计的不错,我们的视力并不是太好。”Kate夫人对卧室的改造十分满意,只是对采光有些意见,“对一位瘫痪在床的病人,适量的光照再好不过了。为什么不开点儿窗户呢?”


“因为整栋房子的玻璃窗都是封死的,强行撬开不仅会报警还有鸣笛,咳咳,你说他是不是……有点儿像……”


“像个变态?”Natasha替Louis补全了后半句,自从Steve凌晨一点给Barnes量过体重以后,他在她心里的正直人设就崩得史无前例。


“我必须考虑他的安全,你们不会懂我每一天的心情。”Steve正蹲在墙面之下,用卷尺测量祛湿风扇的最大半径,屋里任何能够摆放出来的家具都经过了严格计算,一丝不苟到像布置精密的实验室。


“我能理解你,相信我。自从怀孕我好像更能感同身受了,真希望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和我一样,等不及看他们分化成圆滚滚的小熊了。”


怀孕的女人有种独有的美,尽管她脸上有一些浮肿和疲惫,但这一份倦意也掩饰不住对新生命到来的欢喜。她的双手护在肚子上,围成一个圆,说话的时候Louis也靠过来,摸着还未出生的宝宝一起畅想那副美景。


“嘿嘿,等不及家里养三头熊了,你们会吃光河里的大马哈鱼吗?”一只手指轻轻敲打夫人鼓起来的肚皮,Louis问得很好笑。


这种一家团圆的场面让Steve不知如何自处,哀切地问:“不过家里有三头熊……两个人类宝宝岂不是更好?”


“生命是平等的,他是什么我都会爱他。当然如果是小熊更棒,我们Louis可喜欢熊了,当初为了追求我,他差点儿……”


“别提那些了,老当着孩子说这些不好。”Louis囧囧地搓起手来。


Steve并不想打断一家人的恩爱,在与Natasha互通了几次“你来问还是我来问”的表情信号之后,还是他开口了。


“呃……抱歉打断,请问你们听说过熊科兽化人进入冬眠吗?对,就是字面意义上的冬眠,和真正的熊一样,不吃不喝不醒的状态。”


Kate与Louis对看几秒,脑袋上亮起匪夷所思的问号。“我从未听说过这种事,我妈妈也没讲过。我想兽化人与野兽的习性还有很大差别,我们从不冬眠。”


“一丁点儿的可能性都没有吗?”Natasha追问道,利落的脸部线条也难掩她的焦虑。


Kate左右摇了摇头,用柔和又肯定的语气安慰她:“很遗憾,我们从不冬眠。如果兽化人需要冬眠那我现在也不会在这儿。母熊在冬季来临前囤积脂肪不仅是躲避寒冬,更重要的是繁育后代,它们会在冬眠的树洞里生下脆弱的小熊宝宝,等待第二年冰冻的河水化开。”


“他可不是因为要生小熊才睡着的。”Steve窃窃私语,声音极小。几只小熊从他被窝里爬出来的荒唐画面却瞬间占据了他的思维。这让他的眼光再一次落在远处胖胖的鼓包上面。


“万一呢?”Steve没头没脑地连说带笑着,这个笑容让Natasha看得心惊胆颤。


“队长,你那是什么表情?”真看不出来Steve正直严谨的光辉形象下罕见的另一面,Natasha再一次肯定他是个变态。


 


等飞机平稳维持在平流层之后,Thor座位前面的男孩儿又站了起来。他手里捏着一架报纸叠成的飞机,不停挥舞小手,模仿刚刚机长播报的讯息。


“飞机遇上……气流,有颠簸,请系好安全带,留在座位上。”


“喜欢小孩子?”Thor坐在靠舷窗的座位,刚睡醒了一觉。旅途的劳累被这一觉缓解了,精神奕奕。


而Loki则正相反,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憔悴得好像大病过一场,高挺的鼻子更像是犯了鼻炎,红肿脱皮。这是他醒过太多次鼻涕的后果。


“不喜欢,只是看见了难免想到案情。”他苦笑地摇摇头,对自己嘶哑的声音毫不在意。几天前他经历了一次长时间的兽化。美洲金猫属对亚种血液的独特辨别力将案情推向了实质性的进展,代价是纯种兽化人的气味过于强烈,Loki的鼻腔好像严重过敏了。


“想不到背后有这么大的阴谋。如果带回去的证物与案情吻合,Nina母亲的案件也可以结案了。”为了减轻Loki内心的抑郁,Thor弯下腰从包里翻出一个三明治,劝着他说:“来点儿吗?你的早餐没吃。”


Loki眨了眨眼睛,机械性地接了过来。“谢了,只是收集了太多血清部门的实验照片,看到什么都没有胃口。”


“好歹吃一口,不然局里会误以为你的人类搭档没有照顾好你。”Thor看他费力地咀嚼着,似乎真不想吃任何东西。这都是拜血清部门的实验所赐,显而易见,C血清和R血清的研发并不是这帮疯子的最终目的,而只是一个开端,一个转折点。他们要的远远不止是Steve或Barnes两例实验体。


“谢谢,如果有人怀疑你,我一定会作证说你把我照顾得非常好。但不包括脆弱期时的亲吻和清醒后的毫不认账。”


Thor脸上的肌肉猛地抽动一下,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其实那天晚上我可以解释。”


Loki的嘴角突然微笑,怪异地看向他。“很好,标准渣男的开头。说吧,你想和我解释什么?解释一年半前是喝醉了还是前天意乱情迷了?”


“我们这样是不对的。”Thor警戒地看向走过来的空务人员,直到她完全从身边走过去,“趁现在退一步还可以吗?”


Loki十分不高兴地眯起了绿眼睛。“退一步?你有种趁猫之危就有种不要退啊。第一次是我主动没错,第二次呢?那时我刚退回人形,四肢疼得快抽筋了,我可不觉得你在亲我的时候想过退一步。”


“你不是猫。”Thor想到Loki兽化时冰冷的爪子,“你是美洲金猫。”


怒火和鼻腔严重的不适让Loki的鼻子与脸颊迅速发红,只模模糊糊地哼了一声。“好啊,如你所愿,可爱的金发大直男。不就是退一步吗?老子就退到你后悔为止。”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应该睡得一脸懵逼醒了)





评论

热度(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