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4)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克拉德美索: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2)(3)


 


雅科夫万万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不到一小时,他就从美国队长的房间中仓皇逃离。


 


他们没有上床——当然没有。雅科夫目前的状况不允许他与任何人肌肤相亲,除非他想谋杀掉谁。


 


但他仍然跟着美国队长去了他的房间,因为某种他自己都不太明白、也懒得搞明白的“好奇与兴趣”——他试图告诉自己,这仅仅是由于他想找个伴儿渡过这个无聊的夜晚。


 


还好,托上帝的福,史蒂夫的房间不是用星条旗图案装饰的,而且他似乎已经从先前的恍惚中清醒过来,没有继续傻乎乎地叫错他的名字,甚至主动为他泡了一杯咖啡——92度水温,7克黑咖啡粉,冲煮了25秒。


 


雅科夫没来得及阻止他,美国队长的笑容中带着一丝腼腆,手中捧着散发氤氲雾气的咖啡杯,递到他面前。


 


甚至他的手还有一点颤抖。


 


“别告诉我,我是第一个有幸光临美国队长房间的客人?”雅科夫瞪大眼睛做出了合理判断。


 


“呃……正是如此。”被轻易看穿,美国队长不好意思地眨了眨他的蓝眼睛,“其实,你可以喊我史蒂夫。”


 


“好吧,史蒂夫。但是……”雅科夫指了指咖啡,真诚地抱歉道,“对不起,我不能喝这个。”


 


“不合你的口味?”史蒂夫看起来有点紧张,像是生怕唐突了“贵客”。


 


看着史蒂夫的模样,雅科夫暗暗好笑。


 


“天哪,我应该好好教教这家伙,怎样正确的调情。”他心想,并玩心大起。


 


“噢,只是因为我个人的身体原因……”他对史蒂夫眨眨眼睛,“我暂时不能摘掉这个面罩——这导致我既不能进食,也不能接吻,更不能做点别的什么更有趣的事……不过,如果你不太着急的话,过几天就好。”


 


果然,沉默片刻之后,史蒂夫的脸变得通红。


 


“噢,噢……”他慌乱地将咖啡杯拿开,目光盯在茶几的花纹上,头也不敢抬地胡乱说道,“没关系,我可以等。”


 


这个小可怜怕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吧,雅科夫心想。


 


“等?等什么?”尽管此时雅科夫只有眼睛露在外面,但很显然,他非常懂得如何仅凭一双好看的眉眼就夺人心魄。


 


他危险地凑近了史蒂夫,故意低声说道:“你是在等我摘掉面罩吗?然后呢?等我给你一个吻?还是在等别的什么更有趣的事?”


 


史蒂夫差点从椅背上翻过去。


 


在苏联人威力强大的眼神攻势下,美国队长几乎丢盔弃甲。


 


他支支吾吾,艰难地为自己辩解:“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脸,顺便请你喝杯咖啡。”


 


雅科夫哑然失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老流氓,正在欺负清纯的高中生。


 


“请我喝咖啡?好吧,小史蒂维。”他向后一躺,自然而然地说道。


 


放松地靠在沙发垫上,邪恶的苏联人决定暂且放过纯洁的美国队长。雅科夫两眼看着金属天花板,悠然说道:“那你可千万记住了,我不喝清咖啡——请放三倍的奶和糖。”


 


史蒂夫手下的动作猛地一滞,大半杯咖啡泼了出来,但他完全没顾得上收拾。


 


而雅科夫太过轻敌,对史蒂夫的异常反应浑然未觉。


 


“我想给你看样东西。”史蒂夫突兀地说道。


 


雅科夫不以为意,从沙发垫上懒洋洋地看过去,发现自己正被美国队长以一种莫名奇特的目光凝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美国队长的眼神好像正在穿透他的特制面罩,探究地盯着他的脸瞧。


 


“什么东西?”他有点不自在地问道。


 


“关于我以前的一个朋友,嗯……他叫巴基。”


 


雅科夫丝毫没有意识到史蒂夫此刻语气中的古怪与试探,因为他满脑子都立刻被一句话屏蔽:“真是够了,又来了,究竟谁他妈是这个该死的巴基?”


 


只过了短短三分钟后,他就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又艰难地挨过了令他几乎窒息的十分钟,雅科夫带着史蒂夫的宝贝光盘逃离现场,并一再强调,他这么匆忙离开的原因只是为了热心地帮史蒂夫修好这张光盘。


 


史蒂夫没有阻止他,只是盯着他慌乱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当雅科夫终于站在了自己房间的门口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气喘吁吁,虚汗淋漓。


 


“真是见鬼。”他拧开房门,用俄语低声咒骂,又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紧紧捏在手里的光盘,再次咒骂,“对,没错,这可不就是活见鬼吗……”


 


“你去找他了?”黑暗中,一个声音传来。


 


雅科夫顿时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才看到,他的好搭档娜塔莎,正大摇大摆地靠在他房间的沙发上,甚至面前还摆着一杯红酒。


 


真不知道她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呆了多久,竟然还有兴致怡然自得地喝喝小酒。


 


“你至少把灯打开吧。”雅科夫强自镇定地按下开关。


 


“你们睡了?”娜塔莎不依不饶地继续问道,然后又疑惑地皱了皱秀丽的眉毛,“不,你还不能那样做……所以,你是准备睡他了?”


 


“娜特!”雅科夫柔声责备,“亲爱的,我们其实可以换个话题。”


 


“你喜欢他,是不是?那个美国甜心。”


 


一瞬间,雅科夫希望自己没有因为用力过度而将那张宝贵的光盘捏碎。


 


他垂下眼睛,长发遮住脸颊,情绪不明:“开什么玩笑?你明知道我不能……”


 


娜塔莎站了起来。


 


她冲他走过来,定定看了他一会儿,捧起他的脸:“詹姆斯……对不起。”


 


“好了,娜特,我不知道你等了我多久,但是……今晚我有点私活儿要干。”雅科夫晃了晃他手中的光盘,“对不起,不能陪你。”




身为黑寡妇,娜塔莎总是能飞快地掩饰好自己的情绪。


 


“没什么,我只是来给你送营养液的,顺便待一会儿,蹭点酒喝。”她用眼角示意桌上那堆袋子里装的乳白色液体,“乖乖注射完再干活儿好吗?反正你这一期的反应也没剩几天了,再忍忍就过去了。”


 


雅科夫偏头,看了一眼那堆营养液,眼神中划过一丝厌恶,然后又妥协地微叹一口气。


 


娜塔莎心中一阵刺痛。


 


“詹姆斯……”她高高皱起眉头,“答应我,照顾好自己,好吗?无论发生什么,你还有我。你不能总不把自己当人看——你不是一个只需要执行命令的机器,好吗?在迫不得已的那天到来之前,你还是得学会用力生活。”


 


雅科夫抬起眼睛,对她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遵命,女王陛下。”


 


娜塔莎离开了。雅科夫犹豫了一小会儿——是先看看那张光盘,还是听从黑寡妇的命令,先注射营养液。


 


但很快,情感比理智更早做出了决断——他发现自己已经将那枚光盘塞进了设备中。


 


很快,那些他刚刚在美国队长的房间中如坐针毡般匆匆快进只扫了一眼的内容,再次出现在屏幕上。


 


但这一次不同。这一次,房间中只有他一个人,他无需慌张了。


 


于是,雅科夫近乎贪婪地盯着那些年代久远的图像,从头到尾仔细看了起来。


 


那里面有年轻时代的美国队长,还有那个总被美国队长挂在口头上的“该死的巴基”——或者说,他自己。


 


他骗不了自己,从他看到那张脸出现在屏幕中的第一秒开始,他就知道,那绝对就是他自己。


 


可是他没有那些记忆,那些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的记忆。


 


他知道,有一些特别的记忆被他统统锁在了精神世界中那扇沉重的铁门后面,而密码早就连同他的过去一起被遗忘掉了。


 


而且据他所知,他反复失忆过不止一次,哪怕是在苏联服役的那段时期,他的记忆都像是被撕碎在红菜汤中的黑面包碎屑一般,浮浮沉沉,支离破碎。


 


现在,他对自己的过去唯一能确定的信息,来源于卡波夫将军曾丢给他的那套已经变成碎片的衣服。


 


“我们在迭日涅夫角捞起的你。”卡波夫用生硬的英文告诉他,“喏,这是你当时穿的衣服,已经烂得只剩这半个领子了。”


 


他当时还躺在苏联人的病床上,穿着一套隔离服,带着隔离面罩,浑身都不舒服,尤其是脑子里,明明空空荡荡,却又轰然作响。


 


他疑惑地拿起那半个残破的领子,看到上面隐约残存的精致刺绣。


 


“James Buc……”


 


后面全部破损。


 


“我可能……叫詹姆斯?”他皱皱眉,冲卡波夫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怎么喜欢这个名字。”


 


“我可以给你起一个俄文名字,如果你愿意接受的话。”卡波夫面无表情地说道,“雅科夫怎么样?很不幸地告诉你,你的身体出现了一些非常特别的状况,需要高度配合苏联政府的研究与同步治疗。”


 


“否则呢?”


 


“否则你可能会在一周之内器官衰竭致死——你知道那些外星巨兽吧?我们怀疑你被感染了。”


 


“……”


 


作为一个没有记忆、没有过去的人来说,如果想要活下去,这似乎会变成一个没有选择的选择。


 


“好吧。”他对卡波夫虚弱地晃了晃手臂,“从此以后我就是雅科夫了。”


 


总得活下去,对吧?作为一个人类,生存只是本能。


 


更何况,冥冥之中他总是觉得,他在等待一个人。


 


他在等那个人,遇见他,找到他,然后把他带回到他们共同拥有的过去。


 


而现在……


 


雅科夫盯着那些十多年前的录像,心中清清楚楚的明白——他已经等到了那个人。


 


“可是已经太晚了啊……史蒂夫。已经太晚了。”




“回不去了。”


 


 


雅科夫和娜塔莎一起经历过苏联的克格勃训练,修复一张古老的光盘对他来说并不算难,只是麻烦,需要时间。


 


足足忙碌了两个小时后,大功告成。


 


雅科夫坐在电脑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点开这段巴恩斯中士——也就是他自己——录制于七年前的片段。


 


让我看看自己都忘记了些什么,他心想。或许,他能从这段录像中,找到开启自己精神世界中那扇大门的密码。


 


 


“今年我打算送你一个特别点的礼物。虽然你也有可能不接受,但无论如何,我总得说出来。”


 


七年前的他自己对着屏幕眨了眨眼。


 


“因为我已经憋了太久太久了。”


 


“小史蒂维,你这个迟钝的混蛋。”


 


雅科夫逐渐睁大眼睛——他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预感。


 


巴恩斯中士兀自在屏幕中继续自白。


 


“你可能已经不记得了,小时候我问过你,长大想要做什么。还记得你的回答吗?你说,当个画家,或者宇航员。”


 


“后来我们一起入伍,但我知道,你仍然一直都对NASA感兴趣,你的推特转发不是那些新发现的小行星,就是什么飞船拍摄的土星环……你仍然为宇宙太空所痴迷,是不是?我还记得在你18岁生日时,我送你的那顶NASA棒球帽令你多么惊喜——你总是戴着它,尽管有时候,那令你看起来有点傻。”


 


“其实后来我自己也偷偷去买了一只。”


 


巴恩斯中士从身后取出一只黑色的棒球帽,上面缀着深蓝色的NASA标识。


 


我的审美倒是一直没变……雅科夫心想,这帽子的确够傻的。


 


“虽然我从来都没当着你的面戴过,但我们俩仍然变成了一对儿傻瓜。”巴恩斯中士在屏幕中笑了笑。


 


“我想说的是……”


 


“如果有那个机会,我希望和你一起去看看宇宙。”


 


“对,没错,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句话……它不是为姑娘们准备的。是为了你。”


 


巴恩斯中士将那顶傻了吧唧的NASA棒球帽戴到头上,明亮的绿眼睛中露出一丝柔情。


 


“史蒂夫,我想和你一起去看看宇宙。或许有一天,我们可以并肩坐在宇宙飞船中,隔着玻璃舷窗近距离观摩那些令你痴迷的日月星辰——在那片至今无解的黑暗中,恒星向我们凝望,小行星如飞火般擦肩而过,三条宽阔的土星环发出明亮光芒,外星生命藏匿在危险的星球上……而我们俩的身影,会倒映在舷窗中,就好像我们正悬浮在宇宙中一样。”


 


“不,别误会,其实我对宇宙没兴趣——我不喜欢宇宙,有限无边,太浩渺了,有时候令我心生恐惧。”


 


“但我喜欢你。”




“如果我和你一起面对宇宙,我想,我将无所畏惧。”


 


“你会接受我的吧?不然……不然我能怎么办呢?或许揍你一顿?”




“哈哈……”巴恩斯中士在屏幕中大笑起来。




屏幕外的雅科夫却一丁点都笑不出来。




“好了,就这样吧史蒂夫……反正你也没有交往过女朋友,不如就从你的25岁生日开始,和你最好的朋友试一试怎么样?告诉你,万千少女都会因此而心碎的——能做我的男朋友,天哪,你可真是个幸运儿!”


 


巴恩斯中士在屏幕上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漂亮的绿眼睛中闪烁着自信的光芒。


 


他相信史蒂夫一定会接受他,相信史蒂夫也同样喜欢他,爱着他,就像相信地球是围着太阳旋转一样——常识,公理,不容置疑。


 


画面消失,屏幕归于一片黑暗的寂静,如同此刻舷窗外那浩渺的宇宙。


 


浑浑噩噩之中,一些失落的回忆,随着巴恩斯中士的自白,正在与汹涌的情感一同复活。


 


雅科夫用力捂住自己的心脏,希望它不会就此炸掉。


 


与此同时,尖锐的警报声突兀响起,门外的走廊上一片骚乱。


 


“冬兵!”通讯器中,娜塔莎的声音传来,“两只隐形单位入侵!到准备室来。”


 


短暂嘈杂的电流过后,又一个声音传来:“猎鹰已就位,等待美国队长就位。”


 


雅科夫猛地站了起来。


 


天旋地转,心脏抽痛,全身的血液仿佛无法流通一般凝结在一起。


 


扑通一声,雅科夫倒在地上。


 


“詹姆斯?詹姆斯?你发生了什么吗?”娜塔莎听到异动,焦急地询问,“怎么回事?”


 


雅科夫倒在地上,嘴唇煞白,抖动着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心梗加窒息。


 


“该死的,我忘记注射营养液了……”他迷迷糊糊地想到。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隐约听到通讯器中传来美国队长的声音:“不要慌张,黑寡妇与猎鹰原地待命,我仍在宿舍区,可以就近查看冬兵。”


 


“史蒂夫……”雅科夫闭上了眼睛。




这一次,你会比死神先找到我,对吧?




(下一章)



评论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