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战犯1049(三)

Poseidon忘川:


现代AU,穿插原著,强强无差。
特种部队盾×野生雇佣兵冬
CP:盾冬  贾尼  贱虫

作者脑子有坑预警。

传送门:   

------------------------------------

Chapter  03

 
Barnes在一记重摔中清醒了过来。 
 
他的上衣被撕开了很大的裂口,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布满了新鲜的伤痕,半凝固的血浆连捆绑他的麻绳都糊得严严实实。蔓延周身的钝痛暂时剥夺了他的思维,嗡嗡的耳鸣声中,他隐约分辨出了看守给栅栏门上锁的闷响。 
 
Rumlow当真是发了狠,竟然一口气把他这个相当扛揍的雇佣兵打到昏厥。 
 
不过比起遍布全身的外伤,他倒是更在意他被扳机撞断的食指——不走运的话,这只手怕是再也没办法使枪了。他不希望自己的身价因为这种事情而下降。 
 
Barnes费劲地翻过身,四下瞅了瞅这个冷飕飕的鬼地方。 
 
没有窗户,光线相当昏暗,这大概是一个被改造成监狱的防空洞。不过条件比联合国的战俘营差远了,甚至没有一张像模像样的凳子。 
 
牢房的另一头传来沉闷散乱的脚步声,五六个胡子拉碴的壮汉走过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Barnes。 
 
Barnes双手被反绑在背后,整个人像只虾一样弓着背侧躺在地上。一只粗糙的大手伸过来捏住了他的脖子,迫使他坐起来靠在墙壁上,仰着头面向那几个气势汹汹的男人。 
 
那双清亮的桃花眼几乎瞬间就勾起了死囚们的兴趣。 
 
在那只手放肆地滑上他的嘴唇之前,Barnes一脚踢在了那个男人的小腿上,然后在他吃痛跪地的刹那,上半身猛地向上一挺,头顶狠狠地撞上了他的鼻尖。 那个男人满脸是血地滚倒在地上,捂着小腿发出嘶哑的惨叫。 
 
“What the fuck?”剩下的几个人骂骂咧咧地对视了一眼,七手八脚地把Barnes按在了墙上。 
 
Barnes尝试着挣扎了几下,但他的体力早就消耗得所剩无几。两个虎背熊腰的大男人一左一右地按着他的双腿,他看着他们喘着粗气的狼狈模样,忍不住咧开嘴笑了出来。 
 
“操,你他妈的笑什么?” 
 
“笑你们这样的货色。”Barnes挑衅地半眯起那双桃花眼,“老子能单挑一卡车。” 
 
对方被气得七窍生烟,抬手正要朝他招呼过去,突然又顿住了,拳头停在半空,那张满是横肉的脸上浮起了阴戾的狞笑。 
 
“宝贝儿,你这样的货色。”那人模仿着Barnes刚刚的语气道,“老子能操上两卡车。” 
 
几个男人爆发出一阵怪声怪气的大笑,紧接着就有人凑过来,粗暴地扯开了他腰上的绑带。 
 
Barnes像踩了电门似的剧烈挣扎起来,在心里翻来覆去地骂着那个昨天催他洗澡刮脸的王八蛋。他能感觉到有一只手摸上了他的侧腰,正急不可耐地向后探去。那种树皮一样的触感加上这群囚徒身上污浊的气味,让他恶心得几乎要吐出来。 
 
“你们放开他。” 
 
那只手突然僵了僵,然后极不情愿地退了出去。 
Barnes转过头,一个黑人男子站在那里,不高的身材略显单薄,语气却不容抗拒。 
 
“上校,我们马上都要挨枪子了。”其中一人不乐意地说道。 
 
“死也要死成军人的样子。”那人严肃地回答。 
 
在那个黑人上校的逼视下,几个男人像被踩瘪的皮球一样蔫了下去。Barnes看着他们乖乖地退到角落里,不禁有点好奇这个小个子黑人的来头。 
 
“嘿,哥们。”Barnes叫住他,“待会儿跟着我。”他当然不会老老实实地被关在这个鬼地方,而且带个人越狱也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你?”他打量了Barnes片刻后摇了摇头,“我从来没见过你,你是哪个军区的士兵?” 
 
“我他妈的才不是……哦操,我他妈的还真是。让我想想,好像是……中士?” 
 
Rhodes上校闻言皱起了眉。联合国怎么会有这样意志散漫脏话连篇的士兵?他的教官应该得到处分。 
 
“注意你的言辞,中士。告诉我你隶属于哪个军区。” 
 
Barnes绞尽脑汁地想了很久,最后终于记起了他的雇主,Avengers。 
 
 

  
这似乎是一条新近开掘的暗道,周围的泥土还很松软,透着些许湿润的气息。Steve在漆黑中摸索着向前爬行,暗自思忖着这种暗道怎么会出现在敌方驻地里。 
 
“Cap,我监测不到Barnes的信号了。你们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Tony,我们被伏击了。”长时间维持着同一个爬行姿势让Steve有点气息不稳,“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Oh shit……我不想责怪你,Cap,但我觉得你今天一点都不在状态。”Tony重重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Steve没有答话。现在回想起来,他确实一路上都在下意识地挑着人家的刺。也正因如此,他的注意力没有高度集中。 
 
而Barnes却帮他捡回了一条命。虽然不知道对方救他是出于什么目的,但这个人情是实实在在地欠下了。 
 
“你不在Jar的全息投射范围了,Cap?” 
 
“我在一条暗道里。”前方隐约出现了一点亮光,Steve立刻放慢了速度,小心翼翼地爬了过去。 
 
“我想我找到出口了,保持联系。” 
  

Steve反复确认了几次,最后终于相信,那条暗道竟然直接把他送进了Hydra的军备库。 
 
偌大的空间里,成捆的枪支按照型号堆放在一侧的棉垫上,另一侧则整齐地排列着漆成深绿色的军用摩托。这样的仓库似乎不止一个——透过一扇洞开的铁窗,他能看到另一堵灰白色的围墙。 
 
两个巡逻兵的影子出现在门口,Steve立即掀开旁边的罩布,一矮身钻了进去。他紧贴着那捆蝎式冲锋枪,甚至能感觉到枪管上冰凉的温度。 
 
“你眼花了吧,老东西。”年轻的士兵不耐烦地跟在那名老兵身后,“咱们在门口守了半天,连只老鼠都没见着。” 
 
“我眼睛好使得很。”老兵执拗地向里走去,边走边仔细地检查着那排蒙着罩布的冲锋枪。 
 
“拜托,还能从地底下钻出个人来不成?” 
 
Steve侧耳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把腿兜里的手枪抽了出来,枪口朝外握在了胸前。 
 
“我觉得能。”第三个人的声音突兀地响了起来。 
 
Steve把罩布撩开一条缝朝外看去,一个穿着深红色战术服的男人从刚刚的洞口钻了出来,一个漂亮的纵跳,直接跃上了Steve藏身的那捆冲锋枪。 
 
“Deadpool!”Steve听到了那个年轻士兵的惊呼。 
 
“放松点,伙计们。”Wade大大咧咧地坐在枪堆上,甚至还有模有样地架起了二郎腿。“只是想借辆摩托车罢了。” 
 
不过回应他的是老兵手里的步枪。而Wade的反应快得惊人,他迅速团起身,向前翻滚到地面上躲过了一串子弹。与此同时,那个年轻的士兵按响了警报器。 
 
“好吧,这就让我很尴尬了。”一声长刀出鞘的脆响,“开始计时。” 
 
深红色的人影宛如一头敏捷的猎豹,在那两名士兵头顶投下了死亡的阴影。 
 
Steve听到刺耳的警铃之后就放弃了躲藏——这里马上就会被Hydra围得水泄不通。他没时间去细看那个行事高调的红衣男人,就近拽了一辆摩托车飞快地朝门口驶去。 
 
“四秒,bad Deadpool。”Wade满脸不爽地把长刀从尸体身上拔出来,一转身就看见绝尘而去的摩托车。 
 
“哎——你等我一下!” 
  
 
Barnes靠在牢房的墙壁上,暗自盘算着接下来的举措。他已经找到了Rhodes上校,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该怎样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视线无意识的四下游走着,他突然注意到,栏杆外的走廊里放了一个黑漆漆的物体。那大概是守卫离开时留下的——在他尚未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 
 
“塑胶炸弹。”Rhodes上校的声音在一旁响了起来,“真希望这也是你们计划的一部分。” 
 
“可惜了,我还没计划着把自己炸死。”Barnes回答。 
 
片刻后,那颗炸弹上的红灯开始闪烁。 
 
“Douchebag,满分。”Barnes忍住蔓延全身的剧痛,艰难地站了起来,朝铁栅栏上的那只锁走去。 
 
“你能摆平这个?”Rhodes上校在他身后问道。 
 
“我还没试,谁他妈知道。”Barnes在微弱的光线下端详着那把锁,“过来帮个忙。” 
 
Rhodes上校闻言走了过来,也学着Barnes的样子,弯下腰去瞧那把锁。 
 
“我应该怎样做?” 
 
“你先直起腰来。”Barnes说,“然后逆时针,拧一下我的左胳膊。” 
 

TBC.

比较短小...
这章的大盾开始【愧疚】,四舍五入...(gun
最爱的军服无双↓


比心.

评论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