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Evanstan】万水 (二)

一襟袍泽:

小屁孩谈恋爱




02




Sebastian喜欢软床,躺下去能把整个人包纳起来。单人床不大一张,被子床垫超过床沿一大截,厚厚的耷拉下去。崭新的布面是明艳的蓝色,只被洗过一次,晒了一下午阳光,铺在床上像是凝结了的海水。


Sebastian比床更小,陷在里边,只露出一颗脑袋。床头暖黄的灯光晕了一小块地方,恰好在靠近那颗小脑袋之际褪色消隐。使得还未长开的五官周围都落下阴影,眼窝微凹,鼻子短却挺翘,下嘴唇下边一块小坑。


母亲在睡前告诉了他明天的路线。“我带你走一遍,之后Sebbie就可以自己来了,对不对?”


Sebastian犹豫着告诉她,“明天Chris会来找我。Chris是对面家的男孩。”


Sebastian从没如此快速的交到过朋友,这让母亲微微惊讶。不过如果这个Chris是个值得托付的小男孩,那她明天也就不需要请假了。


她问,“你觉得他怎么样?”


Sebastian回答的很轻,像是在回忆,“他很热情,人也很好。”被窝的温度和白日的阳光重了合,那双明亮的蓝眼睛也出现在眼前。Sebastian把下嘴唇收进嘴里咬住,短暂的相遇场景在眼底拂过去。


母亲十分理解Sebastian扭捏的小动作,她覆住Sebastian的额头,鼓励他,“Seb要勇敢点。”


Sebastian以为她在警示他,抬了眉心软软说,“我不会太依赖他的,我自己也可以,我只是,我不想拒绝他,他真的特别好。”


具体怎么好他也说不上来。因为他的狗喜欢自己,还是他亲昵的动作?因为他的眼睛像天空?


“不,Seb,我没有怪你。你能交到朋友我很开心。


“你总把自己封闭起来。我爱你的懂事,可我更对你感到愧疚,”她叹气,在昏暗的光线里想到这么多年他安静乖巧的小小身影,“Seb,和别人产生关系并不意味着麻烦。给别人一个爱你的机会。”


Sebastian似懂非懂。但他睁着眼睛认真聆听的温顺模样让人既欣慰又心疼。


她最终只是俯身亲吻他,“晚安吧,亲爱的。不管怎样,我希望你开心。”




床头灯被关上,房间瞬时暗下来之际门”科哒“合上。寂静里张着眼,就能看见像电影的渐进效果一般,一点一点浮现出的房间物事虚晃的轮廓。


Sebastian歪头,鬼使神差的掀开了窗帘,看见街对面的房子里有一间亮着灯。


在满世界的黑暗里方寸一块,定在那里,像童话里长明的灯笼。


有个小身影在里边动。他好像看到了白天那个小寸头,在这盏灯光下边抱着小狗打游戏的画面。嗯……也或许在看书。


他第一次感到一种平等的陪伴。一种抬起眼睛就能看到的,触手可及的陪伴。让他觉得天地里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这感觉陌生而甜蜜,令他不自觉抿起嘴角。


他对着那方灯火,偷偷说了一声“晚安”。然后躺回被子里合上眼睛,独自为这个隐秘奇怪的小动作羞赧心悸。




早上的时候,Sebastian在被窝里被说话声唤醒。睫毛擦过被子,还抬不起眼皮。


声音来自窗外,两个男孩子,显然努力压着音量,却依旧清亮。


“哥,我好困。”一个男孩子说。


“可我一点都不困,Scott,你别再是生病了吧?”那声音确实精神头十足。


“什么?你可是一大早就拉我起来,问你干嘛又不说,醒来干等着,还非要等到这个点儿敲人家门来,你别再是生病了吧?”


“我打你!……不行,Seb不喜欢粗鲁的人。”


“Seb是谁,你就是为了他才穿校服的吗?”


Chris一手拍在弟弟后脑勺上,“怎么啦,你有意见?”


Sebastian从窗框里探出头来,感到晨风呼上脸。睡眼还惺忪,嗓子没完全打开,出口鼻音浓重,“Chris?”


两颗脑袋同时摆过来,一个无辜还留在脸上,头发碎乱的拨到脸前,一个抬起来的手还没放下,眼睛瞪老大,满是惊慌。


Chris迅速把手藏到背后,“Sebastian,你醒啦!”


Scott一边眉毛压下去,一边眉毛挑上来,嘟囔,“感情Seb都是偷偷叫的?”


Chris又是一记后脑攻击。


Sebastian撅噘嘴,“唔”了一声。


Chris颠颠儿跑过来,站在窗台外边。窗台很矮,刚刚够三个小孩面对面。Sebastian抱着手臂拿肩肘作支撑,微微向外探出头。


“你房间在这里呀,真好,我的就在对面!”Chris扭身指指,“可以直接看过来!”语罢一副领赏的表情,眼里兴奋熠熠,抬着下巴看Sebastian。


凉风和Chris都令Sebastian的困意飞走,眼神清明起来,垂着睫毛温和地看着窗台下的小男孩。


Scott又嘟囔,“不知道这个Seb喜不喜欢粗鲁的人,反正肯定不会喜欢傻子……”


Sebastian也没来得及反应,就捉住了Chris即将打上去的手。两双小手都肉乎乎,有一个掌心带着清晨的微凉,一个沁着紧张了一个早上的薄汗。


Chris愣住,睁大眼睛看Sebastian。


而后在清清凉凉的早晨里,感到一种像是某节实验课上,导线相接电流初生,热度渐起的奇妙反应。


Sebastian把手收回来,清晨带着冷色调的画面里,一双眼睛绿的晶翠,“不要欺负你弟弟啦。我愿意你叫我Seb。你不傻,我喜欢你。”




让Scott万分惊讶的是,所有人都阻止不了Chris欺负他,这个新来的小男孩就这么轻易的做到了。


一路上Sebastian一言不发,脸上却不见腻色,好像这样抿着嘴,忽闪着大眼睛安静往前走是他的习惯。Scott觉得,他就像歌剧里穿着紧身裤小皮靴坐在钢琴前的贵族家的小少爷,不像这个时代的人。


相比之下Chris就难受了许多。也不蹦了,斯斯文文迈步子,就是还管不住脑袋,小幅快速的这瞟瞟那瞅瞅,且总偷偷回头朝Sebastian的脸上看。


Sebastian抬起眉毛以示询问,脸上懵懵的。Chris却不答话,把小脑袋扭到前面去了。


终于受不了,Chris毫无预兆的停下,Sebastian没反应过来,鼻子脸撞在Chris的后背上。


鼻子霎时一酸,眼泪不受控制的钻上眼睛。Chris回头,正见Sebastian小鼻尖泛红,大眼珠里雾气蒙蒙。急了,伸手捏捏鼻子又揉揉脸,脱口道,“Seb,你没事吧?”


Sebastian鼻尖不知道是被撞红的还是捏红的,在白皙的脸中间显得滑稽,快速忽闪眼皮,把眼泪压下去,还一脸茫然无辜,声音也跟着糯起来,“没事,我没事。”


Chris的手还扶在Sebastian的脸上,一脸的担忧懊悔,像在检查这张小肉脸撞没撞坏。嗔他说,“Seb,你怎么一直都不说话呀。”


Sebastian无辜道,“我在记路。这样下次自己走的时候就不怕走丢了。”


Chris一股怒气往上升,“我给你带路,你怎么还净想着自己走了呢!”


Sebastian被他吓得耸了耸脖子,抬着眼珠看他,梳好的头发也乱了,有几缕耷拉到额前。


这麽样给他看的更加不是滋味。说责怪也没有,说生气也不像,就看着眼前这张脸,心里跟一群猫在眼前喵呜乱叫一样。


Chris气呼呼从鼻子里吐一口气,俯身抓住Sebastian的手,“我拉着你,行了吧?别记了,以后我天天领你走。”


Sebastian根本不知道Chris在气什么,到底不敢吱声,任他拽着走。还要在Chris皱着眉头检查一般的看过来时,跟他四目相对,眼怀歉意。


Scott向Sebastian递上同情的眼神:你知道他多蛮横无理了吧。


Sebastian冲他弯弯眼睛,看得Scott一晃神。


重又看回永远在赌气的哥哥,觉得这一脸坚毅配上身后温顺的小王子似的小人儿,有一种奇妙的和谐。


Scott看着Chris牵着Sebastian的手,叹气道,“你都没牵过我的手。”


Chris咬牙说:


“你走开。”





切里舍夫人:

既然参加同一场活动 就再同个框吧
图源来自微博@吃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