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40)—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撒尿柔丸: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Barnes再见到Steve是在一周之后。经历上次兽化他又睡了一整天,在第三局的医护中心特护病房里用几床被子将自己蜷成热狗状。冬眠苏醒后的变形实在太疼了,太疼太疼了,虚弱到连一杯热水都无力拿起。好在医院总有护士会照料他,但时光和习惯在他身上留下的记忆开始起了不妙的副作用。








  脆弱期是兽化人的致命弱点,缩在被子里疼得他就差嘤嘤嘤,就在这种时候Barnes愕然察觉到自己早已习惯被Steve照顾。








  他会给Barnes选择橙色的毛毯因为这是Barnes的幸运色。他知道给他的小熊拿蜂蜜鸡蛋糕再掰开喂给他。他甚至知道变回人形态的Barnes最疼的地方是手指,趁他熟睡时会用热毛巾包起他两个爪爪来。








  他还会特意跑去星巴克买巧克力熊爪包来,虽然目的是嘲笑Barnes笨手笨脚,可那个熊爪包味道真不错。








  这很不妙,Barnes迷蒙中发觉自己正在想那个虎渣。








  当他从睡梦里被Natasha无情地挖出来时Steve还在昏迷。这就很八点档了,他不想搞什么余情未了或是死灰复燃,他只是单纯地想以搭档的身份去看看。但走到加护病房的门口Barnes还是止住脚步了。








  比起其他的原因他更愿意接受自己不想进去。这男人从头到尾都在欺负他,他好过分。即便Barnes因为Steve差点儿被杀死而被激怒到暴走,但仍旧改变不了发生过的事。Barnes心肠好又善良又很好摸,但不代表他不记仇啊。Steve他好过分!








  所以直到重逢,Steve英俊而富有大理石轮廓的雕塑脸尽管伤痕无数,仍旧让Barnes觉得他很欠揍。








  “Bucky!”Steve用身体挡住通道,实际两天前医生才准许他爬下病床。他的恢复速度明显快于常人,令人惊叹。但Steve总有种隐约不妙的预感,似乎那三管血清不止是那么简单。








  “让开,我不记得你了。”Barnes对自己的表现不满意,重来一次,他完全应当再凶一些,“让开!”




  “我不让,Bucky……诶诶诶!别走别走!我们谈谈!”Steve闹了个脸红。在他养伤的时候Barnes显然是归队了,他穿着崭新的警员制服,脖子上挂着一枚工作证件。Steve在躲闪纠缠的几回合中挤着眼努力看清了它,还好,Barnes还在第九层武装科,他留在这里了。








  但也有一点儿都不好的地方,比如Barnes探员现在过于引人夺目,简直令Steve妒火中烧。他的熊宝宝只能是他的宝贝,你们这些外貌协会在Barnes最邋遢的时候抛弃了他,现在凭什么偷看?嗯?就问你们凭哪条偷看?不想被美利坚合众国刑拘就闭上你们的眼睛吧!你们一点都不懂他真正的好!自己凭本事圈养的小熊凭什么给你们看?








  于是Steve采取迂回战术,一路小跑儿地跟着Barnes,他绝对是上帝偏爱的孩子,哪怕这个孩子今年已经三十五,还有点儿壮。他的头发利落多了,是自己打理的,胡子剃干净只长出一层毛茸茸来,也是自己打理的。然后这只亲手打理过的小熊把他甩了,无论Steve怎样围追堵截都只留给他一个冷漠的圆圆后脑勺。








  仅用了一个上午,Steve就从神采飞扬的精英队长堕落成丧眉耷眼的遛弯闲职人员,混迹于Barnes探员时常出现的地点,比如休闲区的咖啡厅、洗手间的二号隔间……再得到数十次“我们已经分手了”的类似答复后,Steve选择做一个遗忘症患者。








  不听、不听,就当什么都没听过。他这辈子从没敢想过自己能有这样无赖的一天,但他生怕自己一点头这辈子的终身幸福就没了。风好大、没听见、听不懂,单方面的分手都不作数。








  “Bucky他好冷漠啊。”Steve拽着Sam躲进楼梯间通道,抱着消防栓的铁门叹气说道。Sam搞不懂自己到底惹了上帝哪一位天使,总要被人拉到这鬼地方来探讨感情问题。他还是个单身豹,一点儿都不想听这一对儿怨侣接连放闪吐槽。他还想着中午好好吃一顿,他脑壳疼。








  “Steve他好不要脸!”Barnes赤手空拳砸在午餐桌上,震得餐盘都颠一颠。Loki坐在旁边愁得连橙汁都喝不下去了。眼看着Steve玩儿了一上午虎拿小熊没辙没辙的幼稚游戏,最他妈幼稚的是这个口口声声分手分手的主角其实挺享受的。也不知道Barnes睡了一觉到底学会什么魔法,一招制敌,给Steve吃得死死的。








  “唔……你有没有听我说话?他好气人的……”鉴于医生提议多补充糖分和碳水化合物,Barnes名正言顺地吃掉了五个甜甜圈,把手伸到第六个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了。Loki根本就在走神。








  “听了听了。”Loki咬着吸管,支着下巴说道。从他消瘦平直的肩头望过去,Thor的一头金色长发突兀而耀眼。“那大傻子还在后面?他还没吃完?”








  “Thor?”Barnes抬头看去。








  “快把你那颗毛茸茸的大脑袋低下去!”Loki吐出吸管,纤长手指抵着Barnes鼓鼓圆圆的额头摁下去,“别叫他发现我们在看他!你出警时的隐秘性和反侦察能力呢!”








  Barnes搞不懂他俩在玩什么捉迷藏但显然Loki乐在其中,反驳起来:“你们吵架了?他一直在盯着我们,或者说盯着你的后背看。你这样很不成熟,面对问题比什么都重要。”








  呵呵,Loki眼风一扫,阴侧侧绽放了一个笑容。就你成熟,就你会玩欲擒故纵,就你不幼稚。他摸了一把脸问道:“一个人嘴里反复出现另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不管是夸他骂他,其实都是一个意思。”








  Barnes瞬而警觉起来。“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Loki笑盈盈反问,说道:“大概就想说其实某个人心里还是挺挂念某个王八蛋的吧。”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又来了!Steve抱着开会要用的文件夹在会议室门口拦住了Barnes,不顾Peggy、Natasha、Clinton、Wanda等等……几乎是所有组员的冷眼旁观。








  “我知道我错在哪儿了!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可以吗?”Steve伸展长臂长腿,宛如一只加大码的弹力章鱼撑在会议室的门框里,颇像拦截对方球员企图扣篮的MVP。Sam提建议说道歉要有诚意,要先摆出认错良好的态度以及绝对改过自新的信心。








  “不想听你解释,我不记得你。”Barnes一掌将Steve的脸拍到一边,同时将Steve道歉的诚意和良好的认错态度以及绝对改过自新的信心拍到了一边。陆陆续续的人迈过Steve的腿进了会议室,当他们侧身走过队长时无一不被Steve越挫越勇的信念震撼到了。








  他居然给Barnes探员主动拉开了椅子,弯着腰说道:“下班我们一起回家!老样子!”说完如同无事发生,紧了紧领带就坐回自己的队长席位上。但Barnes不能当做无事发生,他坐在位子上,脸色比快要产卵的大马哈鱼还红。








  就很红彤彤的。








  “局长来了,给我收敛一点儿。”Peggy走过来拍住Steve欲欲跃试的双肩,将他按在原位,“你可是刚从病床爬下来,好歹别吓着人家。也别吓着我们。你要知道我是站在你这边的,但追求心爱之人可不是胡搅蛮缠像个三岁小男孩儿一样就能打动芳心。别这么幼稚,坚强些。”








  不,他拒绝,他坚强不了。Steve点点头,脖颈操纵脑袋上下摆动的幅度相当精准,当他皱起眉头时,任谁都会以为Steve队长刚刚做了一项关乎兽化人与人类如何和平共处的伟大决议。然而他装出来的成熟只是把心中的不坚强藏得更深一些。他马上就要失去宝贝小熊了,坚强有个屁用?如果有用他下一秒可以成为堪比自由女神像坚强的铁血汉子。








  他幼稚、他不成熟、他不坚强、他胡搅蛮缠,总之Steve不敢想象自己会有一丝丝失去Barnes的可能性。








  “都来齐了?那好,我们长话短说。”局长最后一个到位,看着自己得力的部下,心口五味杂陈,实属复杂,“这次你办得不错,总局可能不会追究你贸然带队出警的过错。但几份检查报告少不了,我需要你递交足够清晰的申报,同时要需要你继续递交Barnes探员的第三类报告,最少一年。”








  “没问题。”Steve笃定说道,心中头一次为局长的英明果断爆灯。但他忘了一年半之前同样也是局长在会议室通知他去医护中心接洽新搭档,“那这次我们成功援救的两名兽化人幼儿……嗯,我是说……鉴定报告出来了吗?”








  局长邪魅一笑,抖起了手中的文件包:“在这儿呢。”








  “结果怎么样!”Steve和Barnes同时说道,急切的嗓音叫人听出了同样份量的惧怕。这是他最后的王牌,Steve哪怕再不喜欢宝宝也害怕这不是他和Barnes的骨肉。而Barnes的害怕更为明显,这里可千万不能有Steve的孩子,否则……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怕什么。








  “本来没这么快,最少需要两周。但总局很重视这起案例,八天就出结果了。”局长如同宣判当庭离婚判决能否生效的法官,纸浆色的文件包就是那把短柄的钉锤,最后一锤定音:“是你们的孩子,精准度高达99.99%,并且还有一个更为惊人的消息。”








  太好了!管它什么更惊人的消息,Steve从没像现在这样渴望拥有自己的小虎崽,他看向Barnes,眼睛里都是初为人父的狡黠光芒,似乎一点儿不关心孩子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那他们现在怎么样?我什么时候能见见他们?”Barnes早已有了心理准备,最起码他早早预料到那只白灵小熊是自己的骨肉。他用口齿将焊死的车门撕开时就有了流泪的冲动,哪怕他从不知道这只小熊是何时降生,又是怎样来到世界。这也是Barnes彻底暴走的第二个原因,两个小家伙看上去饱受磨难,即便那头白灵小熊凶巴巴咬透一人的手掌不松,它还是小得跟玩具泰迪似的。更别提旁边的小老虎,虚弱地金毛脑袋连抬都抬不起来,看上去活不久了。








(突然有一口气把这篇更到完结的冲动……)









  


评论

热度(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