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abo】【pwp】【黑盾】惩罚?

小仓库:

 


起名无能(捂脸)


PWP,ABO,盾A冬O,二战时期盾詹肉,队长黑化,软冬,仍然是双性设定(对不起我又变态了),可以理解为队长黑化或者黑盾魂穿。伪强制,捆绑play(两人已经是情侣)。


193和175身高差设定。我爱身高差,我爱黑盾,我爱眼里只有巴基的队长,我爱为了巴基可以日天日地的队长。


严重OOC!


 


 


 


他才喝了三杯酒,就觉得晕乎乎,酒馆的灯光化成梦境一般的光晕,身子软绵绵使不上力气。他看不到周围Alpha虎视眈眈的视线,只听到欢呼和起哄,


 


“好样的!巴恩斯!再来一杯!”


 


“詹姆斯——吻她!吻她!”


 


不能再喝了,他对给自己倒酒姑娘笑,今晚她总在他身边——可她刚才说的名字是什么来着?莉莉安?薇拉?史蒂芬妮……史蒂夫……


 


正在他试图想起姑娘名字的时候,嘴唇上忽然一片柔软湿润。


 


一瞬间,吵闹骤然消失了,迷迷糊糊的,他被一双大手捞了起来,就像拎一只小猫似的。


 


 


 


他跟着史蒂夫回到了寝室,一路上吹吹风,迷药的效力从身上褪去不少。


 


“史蒂夫,下次我会小心的,你不用这样……”


 


史蒂夫的胳膊搂住他的腰,温柔却无法撼动。Alpha释放占有欲的信息素,让周围的雄性都避让不及。


 


 


 


一条绳子缠住他的手腕,把他的两只手绑在床头。


 


    “嘿,史蒂夫,哥们——”


 


巴基看着像成年雄狮一样压在身上的史蒂夫。


 


他第一次深切的感觉到他们的体格差异有多大,他就像娇小的姑娘,在超级士兵的体格和力量之下毫无还手之力。


 


史蒂夫的眼睛——那双猎食者的眼睛正一错不错的盯视他,让他不由自主的颤抖。


 


他挤出一个笑容。


 


“伙计,这是干什么?”


 


那双蓝眼睛里的笑意让他体内的Omega本能叫嚣着危险。


 


换作其他任何一个Alpha,巴基早就把对方打趴下了,而他只会纵容一个人将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为了防止你逃跑。”


 


“我不会逃跑,史蒂夫,放开我好吗?”


 


史蒂夫像要进食的野兽那样舔了舔嘴唇,然后温柔的爱抚他,脖子,锁骨,乳头。


 


“我要惩罚你。”


 


惩罚的内容


 


 


 


 


“我听说有两名士兵在军营里受伤了,是科诺尔准将的侄子。”菲利普上校瞪着史蒂夫,作为另一个强大又久经沙场的Alpha,不为史蒂夫强势信息素影响。


 


史蒂夫慢条斯理的说,


 


“他们不该往Omega的酒里下药。”


 


“就为这个?”


 


“就为这个。”


 


佩姬站在一旁翻白眼。


 


“他们是准将的侄子,这会给你们小队带来的麻烦,准将有可能调走你或者他,要么减少补给。除了拳头你明明有一万种妥善解决的方式,作为你的教官,我希望你下次动手之前先动脑子——一点儿不错,我就是指涉及到詹姆斯 巴恩斯的时候。”


 


史蒂夫抬起没有温度的蓝眼睛望向她,佩姬感到寒冷,但依旧稳如泰山。


 


“我会赢,会一直为这个国家赢得胜利,只要我还在打胜仗,就没人能把我们小队怎么样。我很清楚,对于你们所有人来说,巴基不过是一个Omega,但对我来说,是全世界。所以为什么不把一个Omega给我,然后让我赢给你们全世界?”


 


他微微一笑,就像北冰洋那么寒意蚀骨。


 


 


走出帐篷,史蒂夫第一眼看到了巴基,只看到了巴基。


 


他站在帐篷外,双手插在口袋里,清晨的露水已经让他的裤腿湿透了——说明他刚才不停的踱步——这些担忧时候的小动作既熟悉又可爱。


 


“怎么样?”巴基迎上来,碧绿眼睛在阳光下那么美丽,“如果要受罚,就算我一个。我可以跟他们解释是我的错,我独自不该在酒馆……”


 


史蒂夫听见周围的喧闹,无数军人围在此处,无数双眼睛注视他。


 


他想起自己的第一仗,解救四百名战俘回到基地,他和巴基领头,肩并肩。军士们站在两旁为他们鼓掌。士兵们迅速包围他,四处是崇拜的目光和欢呼。正当他享受荣耀和胜利的时候,巴基淹没在了人群里,成为他的身侧陪衬——心甘情愿又心酸不已。


 


当时的他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听我说,史蒂夫,是我的——”


 


他看向巴基,然后在无数军人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住他的嘴。


 


激起一片惊叹和窃窃私语。


 


菲利普上校和卡特特工从帐篷里跑出来阻拦他也置之不理。


 


“嫁给我,巴基。”


 


史蒂夫对他笑,当着全军的面用肯定句宣布。


 


END

评论

热度(74)

  1.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nameles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