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日蚀(9)黑白盾x冬,强强年下

克拉德美索:

双盾夺冬,放飞文慎入!


前文:(1)(2)(3)(4)(5)(6)(7)(8)


 


史提芬一走就是三年。


 


这三年间,史蒂夫·罗杰斯在执行任务时不要命的作战风格令巴基时不时提心吊胆,却也令他屡立奇功,成为了全美闻名遐迩的“超级英雄”,新闻媒体甚至称呼他为“现实中的美国队长”。


 


在史蒂夫被正式提升为巴基的顶头上司那天,史提芬回来了。


 


带着令人乍舌的巨额财富。


 


“都搬进来吧。”坐在比弗利山庄的豪宅中,史提芬这样对史蒂夫和巴基说道,“就像小时候说的那样,我们三个住在一起。”


 


这栋千万美金的房产已经在史提芬·罗杰斯名下了。


 


“不行,史提芬。”史蒂夫直接了当地拒绝了他的提议,“我和巴基是警察,不适合住在这种地方。更何况……这是你自己的房子,史提芬,是你个人的家,不是我们的。”


 


“瞧你这话说的,可真是生份啊,亲爱的哥哥。”史提芬向那昂贵的沙发椅背上一靠,十分放松地摊了摊手,“这可太令人伤感了,我以为我的就是你的,我们兄弟之间还分什么彼此呢?”


 


三年时光令史提芬蜕变得很厉害。三年前,他的脸上和神态之间还有稍许少年感,而现在,这份青涩已经完全消失了,一圈棕色的胡子挂在嘴边,令他看起甚至比他的哥哥还要成熟几分,却也阴郁几分。


 


史蒂夫觉得自己受不了说话这样阴阳怪气的弟弟了。


 


“我们都长大了,史提芬!”他严肃地说道,“尽管我们仍然是兄弟没错,但也注定有一些东西是属于你私人的,是无法分享的。”


 


史提芬看着史蒂夫,半晌,忽然失笑。


 


“你说得对,哥哥。”他看了一眼与史蒂夫并肩坐在一起正在享用咖啡的巴基,话里有话地说道,“有的东西……的确不能分享。”


 


巴基差点把喝进嘴里的咖啡喷出来。


 


“够了,史提芬!谈谈正事吧!”史蒂夫立刻结束了这个危险的话题。


 


“正事?什么是正事?史蒂夫,你对我要求也太严格了点吧?我刚回来,你却像是我小时候放学回家要检查我的成绩单一样……”史提芬仍旧在满不在乎地开着玩笑,“三年以来的首次团聚,难道我们一家人不应该先彼此嘘寒问暖一下吗?”


 


“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很好,巴基也很好,我们还是老样子。”史蒂夫回答道,“那么,你该说说你自己了史提芬!你究竟是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我记得巴基会说话来着,你不用万事都替他回答。”史提芬忽然打断了史蒂夫的质疑,“巴基,你还好吗?我想和你说说话。”


 


巴基愣了愣。


 


史提芬回来之前没有告诉任何人。


 


他是空降洛杉矶的。


 


而巴基和史蒂夫是一起收到他的请帖的——史提芬差人把请帖直接送到了警局,邀请他们俩在工作结束后一起去比弗利山庄的罗杰斯家一聚。


 


他回来的太突然了,来的一路上,巴基都在调整心态,但发现自己仍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史提芬。


 


“我……我挺好的。很高兴你回来,史提芬……”巴基捏着咖啡杯的把手,希望自己不要表现得太过于不自然。


 


他努力开着并不好笑的玩笑,试图化解他们三人之间弥漫着的尴尬气氛,并希望帮助史蒂夫尽量得到他关注的问题答案:“没想到你忽然变得这么阔,这三年你都做了些什么?不会是去抢钱了吧……那你邀请两个条子来家里做客可能就不太明智了。”


 


“抢钱?噢,当然不。”史提芬配合地冲巴基咧了咧嘴,但脸上其实没什么笑意。


 


他耸耸肩,大大咧咧回答:“帮公司做了些大生意,分红很多。”


 


“你在什么公司?”史蒂夫忽然开口。


 


“这很重要吗?”史提芬不以为然地反问。


 


“当然,我有权利知道吧?”史蒂夫皱眉道,“我是你哥哥,我有义务确保你的钱财都取之有道——这是为你好。”


 


又是这句话——“这是为你好”。


 


自打史蒂夫和巴基进门开始,史提芬脸上一直挂着的虚伪的假笑终于消失了。


 


他猛然想起七年前,史蒂夫逼他远走他乡去费城上大学时,也是这样强硬地说着“我这是为你好”。


 


“我在海德拉集团,就是那家近些年来风头正劲的投资公司,你们应该听说过吧?”他冷下脸来,但仍然耐着性子回答了史蒂夫,“事实上,我还在大学期间就已经开始与他们的高层有联络了,所以毕业之后,我直接进入了那家公司。我想你们也看到了,显然,我干得还不错。”


 


“你帮他们做投资?”巴基好奇地问道。


 


转向巴基,史提芬的声音不由自主变得稍许温柔起来。


 


“不仅仅。”他说,“我现在分管海德拉旗下的一个物流公司,帮他们……运运货。”


 


“运运货?运的什么货,能让你在短短三年之内买得起比弗利山庄的房子?”史蒂夫再次犀利地提问。


 


“噢,我亲爱的哥哥……”史提芬看向史蒂夫,不客气地顶撞道,“收起你审视一切的条子目光好吗?那是商业机密,与你无关!”


 


“别这样和你哥哥说话,史提芬!”巴基忍不住插嘴道,“他只是在关心你!”


 


“那他真应该锻炼一下说话的技巧了——原来这是关心我?我还以为我是他的犯人呢……”史提芬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一声,顿了顿,又对巴基说道,“那么现在,别总聊我了,说说你们俩吧。”


 


巴基叹了口气:“我们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就是日复一日的上班,战斗,庆幸自己还活着,然后下班……”


 


“你们同居了。”史提芬忽然说道。


 


“什么?不!我们没有!”巴基一愣,立刻解释道,“我们只是住在一起!我的父母带着妹妹搬到纽约去了,史蒂夫认为比起租房子,我们住在一起会比较方便……方便互相照顾,而且……上班可以只开一辆车。”


 


史提芬看向史蒂夫,而史蒂夫正看着巴基,没有作更多的补充。


 


史提芬的目光在他们俩之间扫来扫去,然后笑了笑。


 


“当然,我当然是开玩笑的,你紧张什么呢,巴基?”他眯起眼睛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们不可能同居了,我可是太了解我这个正气凛然的哥哥了——他绝不会染指别人的所有物,更不要提是他的兄弟了。”


 


巴基在一瞬间咬紧了下唇。


 


“够了,史提芬!”史蒂夫出言呵斥道,“没有谁是谁的所有物,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但是现在,我和巴基得回家了,明天还要上班。”


 


说罢,他站了起来,巴基也赶紧随之站了起来。


 


“真不多坐一会儿?”史提芬扬了扬眉毛,“我还没来得及庆祝你升职呢,亲爱的哥哥。”


 


“今天不方便,改天再登门拜会。”史蒂夫说道,然后转过身去,顿了顿,又语重心长地补充了一句,“史提芬……照顾好你自己好吗?别做任何傻事,别总让哥哥们替你操心!”




史提芬眼神复杂地望着自己哥哥离开的背影,没有做任何回答。


 


巴基紧随其后,却被史提芬一把拽住了胳膊。


 


“史提芬!”巴基低呼一声,“你想干什么?”


 


“我给过你们机会了——我离开了三年,而你们却毫无进展。巴基,难道现在你还不明白吗?你心目中那个完美无瑕的史蒂夫,他永远不会接纳你的。”史提芬低沉又飞快地说道,“史蒂夫是一个虚伪的道德标兵,就为了维持这个形象,他就永远都不会去染指自己亲兄弟的所爱,更别提你还是他的好朋友了……所以,你就不要再继续对他心存幻想了。”


 


“可笑的是,我没有任何幻想。”巴基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会和他在一起,也不会和你在一起。我们三个就这样继续做兄弟吧,这样就挺好。”


 


“究竟是为什么?巴基?”史提芬咬牙问道,“我现在比他有钱,也比他更爱你,你为什么就不能回头看我一眼呢?明明我和史蒂夫长得一模一样的……我不明白,难道你爱的就是那样一个史蒂夫?一个假正经的道德模范?”


 


“你不必明白。”月色之下,巴基的眼神中泛出一抹奇异的温柔,他一字一句说道,“史蒂夫只做对的事,他对正义的态度一向是坚持与坚韧不拔的,对抗邪恶时他就算身处险境也不会退缩——是,我爱的就是这样一个像太阳一样完美耀眼的模范,哪怕他会因为坚持心目中的这份正确而不能接纳我也罢,那无所谓,我仍然爱这样的他。你不必明白,史提芬,因为你毕竟不是他。”


 


院子外面,史蒂夫按响了车喇叭。


 


巴基轻轻甩开史提芬的手掌,最后看了一眼呆愣在门口的他,然后转身上车,与史蒂夫一同离去。


 


良久,史提芬对着如水的夜色,暗自握了握拳头。


 


“你爱的就是这样的史蒂夫?”他自言自语道,“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的道德模范是虚假的——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真正无私无欲的人,偶像迟早会崩塌。”


 


过了没多久,史提芬丢下他的豪宅,再次离开加州。这一次,仍然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与此同时,尼克·弗瑞开始秘密调查一桩偷偷贩运军火的案子。这个案子很棘手,牵扯到一名叫约翰·施密特的政府要员,以及在他之下牵扯到的一连串腐败官员和警员。尼克·弗瑞非常需要人手,却不知道警局之中有谁真正出身清白与施密特毫无关联、并且值得信任。


 


通过观察和考量,他决定将这桩调查案交给新上任没多久的“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来做。


 


在翻查弗瑞已经收集到的资料时,史蒂夫注意到,施密特与一个叫亚历山大·皮尔斯的人来往密切。他总记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名字,但又始终想不起来。


 


直到他和巴基商量时,巴基忽然指着这个名字提醒他:“嘿,这好像是海德拉集团的法人。”


 


史蒂夫瞬间醍醐灌顶。


 


紧接着,史蒂夫和巴基同时意识到了一件严重的事——史提芬与这件事有多少关联?


 


这是一件倒卖军火的恶劣案件,而史提芬三年之内的忽然暴富不得不令人联想到,倒军火正是除了贩毒之外暴利最高的行当。


 


而且,史提芬自己也曾说过,他为海德拉集团从事一些“物流工作”。


 


“我去卧底。”巴基果断地说道,“弗瑞不是已经在他们俄罗斯的合作伙伴那儿有内线了吗?我会俄语,又是东欧长相,我可以去卧底。”


 


“不行!”史蒂夫几乎想都没想就断然拒绝,“你不能去!”


 


“为什么?”巴基大声说道,“既然你也认为这些军火贩子很可能与史提芬关系重大……那么更应该由我去俄罗斯干这趟活儿。一来,我更了解他的行事方式,这方便了我们的行动;二来,一旦暴露,我是唯一可能保住性命的人。所以,我必须去,史蒂夫,这不是你我的私交能够阻止的事。”


 


“我说了不行!”史蒂夫狠狠拍了拍桌子,“你不能去!我不准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史蒂夫!”巴基抗争道,“你应该能意识到,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


 


“我说了,巴基·巴恩斯,我不同意你去!”史蒂夫瞪着他的眼睛说道,用不容拒绝的语气说道,“我是你的顶头上司,你应该服从命令!”


 


“可是凭什么?”巴基气得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史蒂夫的衣领,“狗屁上司!别拿这个架子压我!我还不清楚你吗史蒂夫?这种大事上你怎么可以有私心?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我一定能安全回……”


 


“闭嘴,巴基·巴恩斯!”史蒂夫一把将巴基甩得坐了下来,然后抓住他的肩膀,将他牢牢压在椅子上,居高临下地俯视他。


 


他冲他大吼,带着山一般的压迫感:“什么叫我怎么可以有私心?你以为我是谁?神吗?我怎么可能从来不曾有过私心?你知道我这样活着有多累吗?”


 


他看起来像是气坏了。


 


巴基从来都没见过史蒂夫那样生气,也从来都没和史蒂夫发生过那么激烈的争吵。


 


一直以来,他们之间的相处都是一种平静又相濡以沫的状态。他们住在一起,像最亲密的朋友、最和睦的家人那样生活在一起,并且总是小心翼翼地回避着他们的私人感情问题。


 


巴基从来没见过史蒂夫像此时此刻一样丧失理智,他将他的肩膀抓得生疼。


 


他惊愕地仰头看着史蒂夫,直到史蒂夫终于将自己粗重的喘息声平复过来,强迫自己回复理智。


 


“对不起,巴基,我不该发火。”很久之后他才放开巴基直起身来,用力捏了捏自己的眉心,疲惫地说道,“但是,不行,你不能去当这个卧底。”


 


破天荒头一次,巴基没有听从史蒂夫的安排。


 


他擅自越级去找了尼克·弗瑞。


 


巴基是最合适的人选,弗瑞当然明白。当天,弗瑞就安排了一起事件,巴基配合他扮演了酗酒闹事袭警的一幕,被定了寻衅滋事的罪名,紧接着被弗瑞亲自重处,开除出洛杉矶警察局。


 


史蒂夫当时就气疯了,他去找弗瑞要人,却被弗瑞告知,巴基已经被偷偷送出国,远赴俄罗斯执行卧底任务。


 


而这件事,只有尼克·弗瑞一个人知道。


 


“本不该告诉你的,这是一对一的单线。”弗瑞说道,“但我知道你们关系亲密,而且你是他的顶头上司,他本不该越过你找我——对不起,史蒂夫,可我们的确找不出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于是尼克·弗瑞大约成为了举国上下第一个被美国队长骂脏字的人。


 


史蒂夫·罗杰斯瞪着他大骂一声:“FUCK YOU!”


 


而史蒂夫为了他痛骂局长的一幕,很遗憾巴基是看不到了。


 


彼时他已经到达了俄罗斯。


 


几个月之内,他就成功地取得了当地人的信任,并偷偷为弗瑞传递了不少重要资料——直到他终于暴露身份被抓住,直到在那架安-124飞机上,他再一次看到了史提芬·罗杰斯。


 


史提芬放下狠话,将他一个人留在生活舱,却始终没有动他。


 


这架飞机又经历了一次起落,巴基一直在被喂食某种令他神情恍惚四肢无力的药物,又被蒙上眼睛,换乘了一架又一架飞机。


 


昏天黑地的飞行和药物影响令巴基难受至极,在起起落落的恍惚中,他只意识到了一件事——史提芬·罗杰斯一直在他身边看着他,或者说,是看管着他。


 


一路上他都没有再跟他说话,而巴基也始终带着眼罩。但是他知道,一路上亲手给他喂下饮食、甚至扶他去洗手间方便的,都是史提芬本人。


 


毕竟他们之间太熟悉了,而且史提芬看起来也并没有想要刻意去掩饰这一点。


 


直到最后一次史提芬将他推下一架飞机,塞进一辆车里并坐在他身边时,他才再一次开口,对他说了从西伯利亚以来的第一句话。


 


“欢迎回到洛杉矶,我亲爱的巴基。”


 


“你带我回来了?”


 


“当然,有些事情,一定要在这里发生才有意思。”


 


“你想做什么,史提芬?”


 


史提芬没有回答,一路无话,直到车子最终停下。


 


史提芬将巴基扯出车厢,然后推着他走进一间建筑物中。


 


尽管知道是徒劳的,但出于职业习惯,巴基仍然在蒙眼的状态下竭力判断着路线——这是一栋很大的建筑,他们似乎是上到了的二层,然后走到了最里面的套间。


 


“你们出去。”巴基听到史提芬低声吩咐道。


 


一阵脚步声后,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的三四个人消失了。


 


史提芬关上了套间的门,将他推进浴室,然后,浴盆中响起了放水的声音。


 


“你要做什么?”巴基终于开始有点慌张起来,但他尽量掩饰自己的情绪,试图开个玩笑,“史提芬,你不会是想把我淹死在浴缸里吧?”


 


“我知道你很紧张,巴基,你不用对我隐瞒这一点。但是我说过,我不会杀了你。”随着放水声,史提芬开始为他解开衬衫的第一颗纽扣。


 


“别碰我!”巴基剧烈地挣扎起来,“我们不应该这样!你还不如杀了我!”


 


“不应该哪样?”史提芬的声音仍然很冷,但手下动作不停。


 


只是,他已经没有耐心一颗颗去解开巴基的扣子了——他开始用力撕扯。


 


一路上服食的药物令巴基身上软绵绵的没半点力气,他推搡过,但完全不是史提芬的对手。


 


不一会儿,他就浑身凉飕飕的了。


 


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此时此刻的模样有多么狼狈,也再没有心力去掩饰自己的惧怕。


 


如果他面对的是陌生人还好说,毕竟他曾是一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特警,既然他敢于接下任务去做这个卧底,那么对于可能面临的后果——殴打、强暴甚至死亡,他早有心理准备。


 


可这个即将“处决”他的人偏偏是史提芬。


 


哪怕是杀了他也好,他真的不愿意再和史提芬有任何肉体上的瓜葛。


 


他想,他大约已经开始不受控制地瑟瑟发抖了。


 


史提芬一把抱起他,将他慢慢放进已经满是热水的浴池中。


 


目不能视物而进入水中令巴基本能地扑腾起来,但史提芬却牢牢按住他说道:“别怕,我只是帮你洗个澡。”


 


“帮我洗澡?”巴基目瞪口呆地停下了反抗动作,“为什么?你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别着急,亲爱的,你马上就会知道了。”史提芬撩起他一截湿漉漉的头发,放在手上轻轻揉搓。


 


“我真的特别期待,你会怎样面对你的偶像崩塌在你眼前……”


 


巴基不明白他的意思,但他又开始发抖了。




明明是在热意融融的水中,他仍然克制不住自己浑身的颤抖。


 


史提芬一边用极尽轻柔地动作帮巴基揉搓身体,一边凑到巴基的耳畔,轻声说道:“你见过日蚀吗?”




——————————


下章搞大事,妈妈呀我好亢奋♂,写了几万字的铺垫,其实我的初衷全都是为了写下一章啊!

评论

热度(4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