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日蚀(8)黑白盾x冬,强强年下

克拉德美索:

双盾夺冬,放飞文慎入!


前文:(1)(2)(3)(4)(5)(6)(7)


还是黑盾放飞起来过瘾,我有一种特别对不起白盾的罪恶感……





洛杉矶其实很少下雨,但那天的凌晨,大雨忽然降临洛杉矶。


 


巴基并没有带雨具的习惯,当雨水将他从里到晚都浇透后,他才意识到,他还得回去面对史提芬。


 


史蒂夫出事之后他忙着拼凑那张照片,因此一直没有来得及去通知史提芬关于他哥哥在突发事件中遭遇的事情,而现在……显然,他和史提芬之间必须得有一场对话了。


 


到达罗杰斯家的小屋时,史提芬显然刚刚睡醒——当然,也可能是被巴基的门铃声吵醒的。此时仍是清晨,淅沥的大雨令太阳消失了踪影,对于一个无需上班又因下雨而无法晨跑的人来说,这本是一个睡懒觉的好天气。


 


史提芬打开门时本以为门外会站着他忙了一整天的哥哥。


 


虽然阔别四年,但他了解他哥哥的工作性质——一旦遇到突发事件,忙得风餐露宿不说,也不方便联系。因此,虽然昨天史蒂夫一夜未归,史提芬也没有想太多。


 


但门外是巴基·巴恩斯。


 


史提芬赶紧将他让进屋内。


 


巴基被雨水浇了个透心凉,看起来狼狈不堪,雨水正顺着湿哒哒成一缕一缕的半长棕发流进他的脖颈里。


 


史提芬忽然没来由的想到,巴基从小就是个挺注意仪容外表的人,此刻这般狼狈的模样,应该是他这辈子第一次看到。


 


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巴基竟然是孤身一人,并没有和他连体婴一般的好朋友——也就是他哥哥——一起回家。


 


尽管有各种各样的恩恩怨怨横亘于史提芬和史蒂夫之间,但血脉亲情仍然令他本能地揪起了心。


 


“史蒂夫人呢?”史提芬脱口而出。


 


“没有大事,只是脑震荡,得在医院观察几天。”巴基回答。


 


他看起来十分疲惫,整个人在湿透的衣服里瑟瑟发抖,嘴唇苍白,但双颊却有些发红。


 


“你得赶紧洗个澡。”史提芬观察着他的模样,担心地说道,“不然这样下去会生病的。就在这里洗吧,我去把热水打开,你想换史蒂夫的衣服还是我的?”


 


“就穿史蒂……”巴基顺口说道,但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猛地顿住了。


 


“不……我想还算了吧。我……一会儿回家再洗。”他不自然地说道,然后抬头看向史提芬,努力摆出哥哥的架子说道,“听着,史提芬,我们得谈谈。”


 


史提芬有些讶异地看了巴基一眼。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他忽然这样说道,“我早成年了。”


 


“什……什么?”巴基微微一愣,不明所以,“所以呢?”


 


于是史提芬冲他走了过来。


 


巴基一直都知道,罗杰斯兄弟俩长得越来越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直到此刻,直到史提芬像一堵墙一样站在他面前时,他才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如果他想看着他的眼睛说话,那么他就得微微仰视了。


 


“我的意思是说,你不能再把我当小孩子了,巴基!我早就比你都高了!”史提芬低头看向这个比自己年长四岁、曾经自己的整个青春都在仰望的男人,“所以,我现在也拥有自己的判断力和话语权——如果你不赶紧去洗个澡,我们就免谈!”


 


他用那双与史蒂夫几乎一模一样的蓝眼睛凝视着巴基,这令巴基不由得暗暗心惊——与史蒂夫完全不同,史蒂夫看向他的眼神总是坚定而温柔的,而史提芬……


 


他的眼睛里写满了强盛得可怕的自信心与控制欲。


 


巴基有些困惑起来——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一直跟在他和史蒂夫身后的小弟弟,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如此气势凌人的男人?


 


他甚至本能地想要后退一步,但为了不输给一个明明比自己小了足有四岁的大男孩,他坚持地站在了原地。


 


“我没什么事!我们很快就可以谈完,然后我就回家……阿嚏!”


 


史提芬对巴基摊了摊手。


 


巴基尴尬地闭了闭眼睛:“好吧,那么我……”


 


“行了,巴基,别再耽误时间了!”史提芬猛地抓住他的胳膊就向前拖去,“快去洗澡!听话!”


 


“听话?”巴基简直哭笑不得。


 


什么时候轮到弟弟来教训哥哥了?


 


但史提芬不再跟他废话,用力将他拖到浴室门口,然后强行塞了进去。


 


“快洗!我去给你找衣服!”他在门外喊道,“无论有什么话,都得洗完再说!”


 


巴基站在浴室中愣了愣,然后妥协地开始脱衣服。


 


史提芬说得对,他不能生病。


 


史蒂夫还躺在医院里,接下来的几天,或许他还得去照顾他。


 


他打开喷头,一边享受着热水浸润皮肤所带来的贯穿四肢百骸的舒适,一边思考着,一会儿要怎样跟史提芬摊牌。


 


这其实有点艰难……为什么自己一夜情的对象偏偏是史提芬,是史蒂夫的亲弟弟?


 


而可笑的是……巴基其实并不是一个纯粹的同性恋。


 


从小到大,能令他产生朦胧冲动的,其实都是女人——但史蒂夫是个例外。


 


他对史蒂夫并不是朦胧的冲动……而是从小到大刻入骨髓的崇拜、依赖与挚爱。


 


他也曾对女孩子们裙下的秘密产生过正常的青春期好奇心,也曾与她们浅尝辄止地一亲芳泽后又分开。他并不讨厌与这些与女孩子们的约会,甚至于,他会觉得这一切是理所当然的,是浪漫的,也是能令他产生愉悦的。


 


他想,他本该是可以正常地娶妻生子并对自己的家庭负责的,他会是某个女孩的温柔好丈夫——如果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史蒂夫·罗杰斯这个人的话。


 


在青春期的成长过程中巴基逐渐发现,当他越来越多地去情不自禁地将视线投放在史蒂夫身上时,他就逐渐失去了那些天生对于女孩子们的兴趣。


 


最开始,他曾以为这只是出于一份根深蒂固、无以伦比的友谊,直到某一天他终于清晰地意识到,自己之所以会去安排那些愚蠢的四人约会,会无论如何都想把史蒂夫绑在身边,只是因为自己想要和他在一起罢了。


 


没有其他人,只想和他在一起,就他们两个人。


 


而每当他和史蒂夫单独相处时,他都会觉得,自己已经拥有了全世界,他们之间无法插入第三个人,哪怕那个人是史提芬·罗杰斯。


 


这份似乎已经变质了的“友情”逐渐令巴基感到恐惧——他惧怕史蒂夫知道他的心思,惧怕史蒂夫因此而远离他,因为这并不是友情本该有的模样。


 


他用力隐藏这份感情,甚至想过将它扼制在摇篮中——但显然,当他自己意识到时,早已情根深种、为时已晚。


 


而那次去gaybar的经历,便是一次巴基对自己的试探。


 


其实他只是想去搞清楚,自己究竟是一个天生的同性恋,还是只是喜欢那个独特的人。


 


然后他喝了不该喝的东西,记忆变得模模糊糊。


 


但在一片朦胧中,他总记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史蒂夫。


 


当他懊恼地从陌生宾馆的床上醒来时,发现自己身上除了几个吻痕之外赶紧清爽,并且好好地穿着宾馆的睡衣,看起来像是已经被人帮忙清洗过了全身一样。


 


由于没有具体的记忆,巴基始终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有没有真实地与某个人发生过一夜情。但是,很显然,无论有没有过,他的一夜情对象从那晚之后彻底消失了。


 


繁忙又刺激的特警生活令他没有多少时间想起那个奇怪的夜晚,若不是从史蒂夫的衣兜里拼凑出的那张照片,他真的几乎已经将这件事忘了个干净。


 


思及此处,巴基停下洗澡的动作,有些呆愣地看着水流顺着自己的身体线条向下冲刷。


 


为什么是史提芬……为什么偏偏是史提芬?


 


但是现在,他彻底明白了——那晚,他确实看到了“史蒂夫”。


 


只不过,那是因为他可耻地认错了人。




但他仍然搞清楚了自己的取向——他并不是一个天生的同性恋……只是挚爱那个特定的人罢了。


 


浴室的门忽然被打开。


 


巴基吓了一跳,本能地去抓浴巾,想要遮挡住自己光裸的身体。


 


但史提芬已经大大咧咧地拿着一叠衣服走了进来。


 


水汽迷漫中,巴基在慌乱之间脚底一滑向后栽了过去。


 


史提芬迅捷地腾出一只手,稳稳捞住了他的后腰。


 


“不好意思啊巴基,吓到你了……”史提芬说道,但从语气中并没有听出丝毫的不好意思,“但你知道,这毕竟是我家,所以就轻车熟路地进来了……”


 


巴基已经重新站稳了,但史提芬炽热的手仍然牢牢扶在他的腰间。


 


“谢谢。”巴基尴尬地说道,然后轻轻挣出他的手掌,飞快将浴巾围在下半身,不冷不热地说道,“但当你想进入一间有人的浴室之前,最好还是敲个门为妙。”


 


史提芬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将衣服放在一旁的篮子里。


 


“好生分啊,巴基。”他像小时候对大哥哥撒娇般似的说道,“明明我小时候,你还让我给你拿沐浴液呢……你忘了吗?那时候你可是什么都没穿,一样不遮不掩的。”


 


巴基强忍怒气转过身去,一边伸手够向篮子里的衣服:“那是因为那时候你还小!”


 


“也不小了吧,也有十来岁了。”史提芬不依不饶地在他身后继续开玩笑,“而且你到底怕什么呢,我又不是没看过你的裸体……”


 


巴基猛地停下了取衣服的手。


 


史提芬这才发现,巴基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电光火石之间,史提芬忽然醒悟,巴基今天一直想要跟他谈的究竟是什么。


 


“闭嘴!史提芬!”巴基背对他,有些严厉地命令道,“我要换衣服了,你出去!去客厅等我!”


 


巴基指向浴室的门,但是史提芬没有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浴室中本来正气弥漫的水雾逐渐消散,温度越来越低。


 


“你知道了。”史提芬忽然开口说道。


 


不再是之前模仿小时候的有些撒娇的语气,也不再是巴基熟知的那些亲密熟稔的玩笑语气。


 


史提芬像是忽然在这一秒钟变了个人,他的语气变得坚硬,像是在把控一切。


 


他的目光仍然纠缠在巴基的裸背上,像是某种冷血动物盯着自己的猎物。


 


尽管没有转身,但巴基似乎仍然感受到了这种令他不舒服的目光。他不由得浑身发冷,同时攥紧了拳头。


 


“听着,史提芬。”巴基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转过身来说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偷偷拍下我的照片,但那是个错误,我认为你其实应该明白,我一直把你当弟弟,我们之间不能有……”


 


然而史提芬什么都没听下去。


 


他只听到巴基口中冒出的那句“那是个错误”,而在那之后,他盯着那双天生嫣红润泽的红唇一开一合,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错误?不,那不是。


 


巴基只觉得眼前一晃,紧接着,他的背部重重地撞到了浴室墙壁上,那仍然带着水渍的冰凉触感令他浑身一凛,然后史提芬就握着他的下巴压了过来。


 


“史提芬?”巴基眼中地惊惶神色一闪而过,随之而来的是身为一个特警本能地反应——他抬起膝盖就向史提芬的裆下撞去。


 


但马上,他反应过来——那不是坏人,不是他要对付的恶匪——那是史蒂夫的亲弟弟……那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史提芬·罗杰斯。


 


万般无奈地,巴基收回了腿上的力道。


 


“快从我身上滚开!”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恶狠狠地说道,“别逼我,不然我不客气了!”


 


“听着,巴基·巴恩斯!”史提芬丝毫没有“滚开”的想法,反而更紧地将身体贴了过去。


 


他死死盯着巴基的眼睛说道:“我知道你不爱我,你爱的是我哥哥,是不是?但我不在乎。”


 


巴基紧张地看着近在咫尺地这张与史蒂夫一模一样的脸,半晌才说道:“无论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但我劝你别做傻事——你不是我的对手,别逼我对你动手,史提芬!”


 


史提芬微微一愣,然后哼笑了一声:“天哪,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难道你在期待什么?”


 


“你……”巴基不由得一时失语。


 


“恐怕你也知道,以我们现在的情况,史蒂夫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


 


“那与你无关。”巴基生硬地回答道。


 


“我就是要告诉你,这和我关系重大。”史提芬将巴基耳边的碎发拨开,暧昧地贴着他的耳朵说道,“你早晚会是我的,巴基……但我并不急于一时。”


 


他口中灼热的呼吸洒在巴基的耳畔,巴基顿时浑身酥麻地泛起了鸡皮疙瘩。


 


“我只会把你当弟弟!”巴基再一次强调,“就算我不和史蒂夫在一起,我也绝不会和你……”


 


“巴基·巴恩斯!”史提芬大声打断他,他目光灼灼盯着巴基的脸说道,“现在我就让你在清醒地状态下明白——你再也无法单纯地只把我看做一个兄弟。”


 


史提芬狠狠吻上那双唇,舌头强硬地启开巴基的唇齿,啃啮般掠夺走他口腔中的津液与空气。


 


这个突如其来的炙热的吻令巴基几乎窒息,但就在他即将反抗时,忽然嘴唇上一阵疼痛,然后身上一轻。


 


他定了定神,看到史提芬已经放开了他。


 


史提芬仍旧用灼热的目光看着他,然后伸出舌头,慢慢舔掉自己唇齿间有血迹——那是巴基的血,他刚刚咬破了他的嘴唇。


 


“你是不是疯了?”巴基忍着唇上的疼痛说道。


 


“我是疯了,我早就疯了。”史提芬淡然回答道,“当那个晚上,你躺在我身下,却叫出我兄弟的名字时,我就已经疯了……好了,你慢慢穿衣服吧,我得走了。”


 


“走?你去哪儿?”巴基愕然道。


 


“本来不会这么快,但既然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了……我想我还是现在就走比较好。”史提芬笑了笑,一抹黯然在他脸上转瞬即逝。


 


“我会回来的,巴基,等着我吧。”最后,他自信地说道,“你不会和史蒂夫在一起的,毕竟我的存在是你们俩之间永远的隔阂——而且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地爱上我。好了,现在,快穿上那叠衣服吧,别感冒了,毕竟我的哥哥还躺在医院里等着他的‘朋友’照顾呢。”


 


巴基下意识地看向那叠衣物。


 


当他再次抬起头时,史提芬已经不在那里了。


 


或许他回到了他的房间收拾行李去了,又或许他早已收拾好了行装,只等找个对的日子出发——既然他早已想好自己的未来,巴基并没有任何理由、也根本无法阻拦他。




他已经明白了,史提芬是个疯子——一个难以对付的、彻头彻尾的疯子。


 


巴基重新抓起史提芬给他拿来的衣物,展开最上面的那件衬衫准备往身上套。


 


他不由得愣了愣。


 


他本以为,史提芬会拿给他自己的衣服,因为他看起来……占有欲强烈到疯狂的地步。


 

但当他展开衬衫时,他发现自己认得这种款式——这分明是史蒂夫的衣服。


评论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