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翻译】My Brother,The Hero(1)

Erix:

我哥哥,大英雄
My Brother, The Hero

作者:Odsbodkins
翻译:Erix
AO3:原文地址
分级:G
简介:巴基妹妹视角的美国队长电影内容及队2接续
警告:原创角色,原创角色死亡,可能时间线矛盾


1. 八岁


贝卡·巴恩斯今年八岁,在她心里哥哥绝对不会错。 

她的大姐露丝一直都像妈妈的复制版,总是唠叨着让她去做家务事或者写作业;二姐萨莉比她大六岁,是她的对手,争吵的对象。而哥哥巴基呢,总是溺爱她,对她放任自流。 

巴基带贝卡出去喝饮料的时候,他穿得像个电影明星,这让贝卡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葛丽泰·嘉宝[1]。她会在喝饮料的时候试图装出一副神秘气质,挑着一边眉毛。不知为什么这把巴基逗笑了。 

“有什么好笑的?” 

“没什么。”他憋住笑,装出一副严肃脸,“你知道妈和萨莉要去乡下呆一段吗?” 

“我又不傻,长着耳朵。” 

“我就是想邀请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来和我跟Steve一起住。” 

贝卡并不知道妈妈正在为和萨莉离开这段时间给她找住处(萨莉患有肺病,妈妈要带她去乡下某个亲戚家住一段,听说乡下空气好——那个不知名的亲戚可没有多余的地方给贝卡住),但是她确实听到妈妈和露丝谈过巴基和史蒂夫搬去同住的事情,妈妈说史蒂夫总是病怏怏的,最后总得依赖巴基,而且要是史蒂夫像他妈妈一样患有结核病怎么办? 

“难道史蒂夫不也应该为了他的健康着想去乡下住吗?” 

巴基不满的咕哝了一声,“是呀,他也可以去乡下呆呆,如果他有钱的话,而且如果他不是全世界最顽固的家伙的话。所以他不会去的,而且事先声明他也没得结核病,在你说他传染之前。” 

“我可以呆在家里。” 

“爸爸三周不在家的时候让你独自守家?门儿都没有。” 

“我可以和爸爸一起出门。” 

“让他把你和那些他出售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塞在汽车后座上?真是个让你逃学的好注意!贝卡,但是那也没门儿。你也不能去露丝的护士之家睡在她的床下面,也不许跑去加入海军。” 

她觉得和哥哥还有史蒂夫同住也未尝不好,史蒂夫也许不像她哥那样一表人才,但是他在艺术学校念书,这让他自动就比其他贝卡认识的成年人有趣多了。史蒂夫聪明、待人友善,而且她一直希望自己的画画水平能够像史蒂夫一样棒。 

^ ^ ^ ^ 

妈妈对巴基的’好主意‘没什么热情,她试图给贝卡找别的地方住,但是都没有成功。所以她不得不接受了巴基的提议,但直到她和萨莉临走之前都没有停止对此唠叨。 

“即使你要和你哥哥一起住,也不代表你就能开始当个假小子。” 

“不会的妈妈。”回答的时候她手掌里还留着下午爬树扎进去的一根倒刺。 

“我们是个有脸面的家庭,瑞贝卡。”当她父母这样说的时候你可以听出“有脸面”是加粗字体[2]。有脸面是十分重要的。“你去和你哥哥还有另一个陌生男人同住实际上并不妥当。所以你必须表现得格外有修养,年轻小姐,你一定要让每个人都看到这点。每周日都要去教堂,一次不能落——” 

她做了个鬼脸,“妈,史蒂夫绝对不会放我翘掉礼拜日的。” [3]

“是‘放任’,不是‘放’ [3],而且你要每天把脸和手洗干净,每天换新袜子——” 

巴基出现在厨房的走廊里,手里拿着两个旧箱子。“放心吧,而且我会确保每天遛遛贝卡,并且保证会去兽医那给她买除跳蚤的爽身粉。” 

“巴基·布坎南·巴恩斯!”但是妈妈却在努力憋着笑。 

萨莉双手抱胸,“这都不公平——” [4]

“没有‘都’。[4] ”妈妈纠正了她。 

“是的,都不公平。我不想去乡下——” 

“你听到医生怎么说了,萨莉,”妈妈叹了口气,“就去几个月,让你的肺恢复健康。我也不想去乡下,但是我希望你好起来。” 

巴基微笑着说,“给我们写信,告诉我们你在乡下缺什么,我们统统给你寄过去。” 

萨莉仍然不满意,“前提是乡下通邮,好多东西没法寄,乡下也没有电影院。打赌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谁是埃罗尔·弗林。[5]” 

巴基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确实可能很难把弗林先生塞进包裹里。” 

萨莉皱起的眉头只平缓了一点点,“但是你会试着把他塞进去对吗?” 

“要等你的生日吧,毕竟要寄那么大个活人可能费钱费力。” 

贝卡在萨莉离开前紧紧拥抱她,她觉得总是争执不休的萨莉离开几星期会让她乐得清闲,但不是几个月。她妈妈也紧紧拥抱她直到让她呼吸困难。 

^ ^ ^ ^ 

当贝卡到达巴基和史蒂夫的公寓时,他们把她领到了第二间卧室,贝卡对此很惊讶——她曾经以为自己必须得睡上几个月沙发垫呢,就像以往家里来亲戚要占用她的床时一样。 

“难道史蒂夫不需要地方住——”她开始询问,巴基只是耸耸肩。 

“他个子小得很,我的床很大。” 

"而且他不是聋子!"史蒂夫在厨房喊道,巴基笑了起来。 

“而且我们不想大早上起来在客厅里小心翼翼绕着你走,史蒂夫打鼾的声音大到在同一个房间还是不同房间听起来都没什么区别。” 

“仍然没有聋!”史蒂夫再次喊道。 

“是呀,但是我可能会聋,如果你今天晚上对着我耳朵打鼾的话。”巴基对史蒂夫喊了回去。 

“混球!” 

“混蛋!”巴基突然看向贝卡,“即使我可以说脏话,也不代表你能说脏话,懂了吗?” 

贝卡严肃的点头道,“懂了,混蛋。” 

巴基温和的拧了她的耳朵一把。 

^ ^ ^ ^ 

贝卡喜欢他们的公寓,它非常波西米亚风(这是她最近才学会的一个词,自此之后她把这个词用在所有她喜欢的事物上。)这里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小摆设和纪念品,墙上挂着几幅画,名画的明信片到处都是。窗子外面有个露台,史蒂夫经常在那画画(有些时候巴基也在那)。书柜里一半放着那些关于绘画、政治、历史的大部头,她完全不感兴趣,另一半全是些通俗口袋书,巴基和史蒂夫则不允许她读。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一部收音机,他们听有趣的戏剧和比她父母品味更好的音乐(他们也听棒球赛实况,如果去不了现场的话,但是贝卡对棒球没什么兴趣。) 

第一天晚上她尝试偷偷晚睡。 

“不行!上床去!” 

“巴—基——” 

“老妈四处都有间谍贝卡。如果她觉得我让你晚睡,或者允许你不洗澡,或者任何令她不满意的事情,妈都会发现的。然后如果她觉得是因为我不负责任,她会把你发配到薇玛姨妈家里。” 

“薇玛姨妈家里没有房间。” 

“是没有,所以你到时候只能睡在她床上。” 

贝卡一颗心沉了下去,“她不会的。” 

“她会的。”巴基冷漠的看着自己的指甲,“这我可不关心,毕竟如果你去睡薇玛姨妈的床,意味着我们可以把我们的备用房间要回来。” 

“把我的房间要回来。”史蒂夫纠正道。 

“呃……没错,你的房间。所以也许我该去给老妈发个电报,告诉她你根本管不了,电报局应该还开门。” 

“不要!我这就去睡觉,我会乖乖的,我保证。” 

于是她第二天也信守承诺,几乎信守承诺。只不过她确实在公园里爬了树,因为鲍比·奥哈尔说那棵树太高了女孩子绝对爬不上去,而且贝卡还不小扯坏了自己的裙子,为了从树枝上倒挂着向鲍比做鬼脸。 

“你才没有不小心摔倒,”巴基说,“这里面还裹着碎木头。” 

“他说女孩儿不能爬树。” 

“你之前在树上呆的时间已经足够证明‘他’大错特错了,别管这个‘他’是谁。如果不是我知道你是妈亲生的,简直要以为你是从猴子洞里抱回来的小孩儿。” 

“你不用听那些人告诉你什么事情你不能做——”史蒂夫说。 

“不对,她要听,她必须得听别人告诉她什么事情她不能做,”巴基说。 

“我的意思是,她不用听那些人告诉她,她没有能力干什么。”他对贝卡笑了笑,“你当然能做到任何事情,只要你用心的话。” 

“从缝裙子开始。”巴基说。 

她可以看得出自从自己搬过来以后,史蒂夫想给她带来些好影响(如果有脸面需要加粗,那么好影响当然也可以加粗)。他比以前更加正经有礼,当然每逢巴基来招他的时候史蒂夫的正经脸就会碎一地,巴基每半个小时就要招他一次。 

星期五放学后,巴基给她零花钱去看电影,“再买点爆米花。” 

她看着手上的钱,那比一张电影票和爆米花需要花费的多很多,但是正好够买两张电影票的,她会邀请她最好的朋友莉莉安一起,莉莉安家里从没有富裕的钱给她买电影票。 

贝卡爱上了和巴基还有史蒂夫一起生活,他们谈论艺术和政治,从来不把贝卡排除在谈话之外,她的提问总是受到欢迎,而且当他们解答不了的时候,会鼓励她自己去找答案。这很波西米亚风。每当父亲回家的时候,他们会一起出去吃晚饭,贝卡总是很开心。她每周五都被准许去看电影,从来没有例外过,而且每周日她还被准许晚睡,听《魅影奇侠》[6]的广播。 

^ ^ ^ ^ 

当贝卡第一次撞见史蒂夫要被几个恶霸揍的时候,她就在想着魅影侠。史蒂夫端起肩膀,但是对方有两个史蒂夫那么高大。 

其中更高大的一个地痞说道,“我们和姑娘说什么关你屁事——” 

“打赌这蹩脚的家伙从来没有碰过姑娘——” 

“姑娘们也有权在街上自由行走不被烦扰。”史蒂夫说。 

两个地痞逼向史蒂夫,贝卡知道他们要揍史蒂夫一顿,所以她叫道:“嘿!找和你们一样块头的人去打架!” 

两个人转头看着她,不怀好意的笑道,“呦,看看,小女孩儿来救你了,死丫头,快滚开别多事。” 

“没门,你们离他远点。” 

“哦是吗?” 

她双手叉腰,说了一句《魅影奇侠》里面的台词,“恶花生恶果,犯罪不值得。” [6]

但是台词并没有达到她想象中的效果,两个恶霸并没有被震住或者重新思考自己的行为,他们大声嘲笑她。 

“原来是个小魅影侠,台词念完了就快滚吧!” 

“快回家,别来掺和。”史蒂夫僵硬的说道。 

她忽略掉史蒂夫,并不后退,“你们离他远点。” 

“如果我们不呢?你要怎么做?揍我们?”恶霸们走向贝卡,她想逃跑,但是却坚持不退缩,因为巴基就不会退缩。 

“别碰她!”史蒂夫说,那是贝卡听到过的史蒂夫最愤怒的语气。他想冲过来,却被比较矮的恶霸抓住领带。 

两个恶霸对视一笑,“看来我们一人一个。” 

“哦是吗?所以当你们揍一个八岁小女孩而的时候,会感觉自己像个真男人一样?我打赌你们跟身材相当的人打架的时候绝对逢打必输,所以只能找小女孩儿出气。” 

现在贝卡觉得那个男人真的要揍她了,但是也许她能够顺利躲开,然后给他两腿之间来一脚。这招曾经对付过大卫·阿西莫夫,虽然她因此被关了两个月禁闭。她向后退了几步,退到了小巷外面,想给自己留出更大的活动空间。“也许十二岁的女孩儿对你们来说也太大了?也许我也太大了?你们要去婴儿车里的扇宝宝的脸。” 

地痞的脸气成了粉色,“你这个小混球,我要把你送进医院——” 

“嘿!大家听这个家伙说他要揍这个小女孩儿一顿!”阿布拉莫维奇女士推着她的婴儿车,正看见他们,于是大声喊了起来,吸引了整条街道。至少有一打脑袋转过来,看见恶霸正抡起拳头对着贝卡,恶霸扭头看看四周,突然泄了气。 

他的伙计也放了史蒂夫,来拽同伴的手肘,说了句“误会,我们还有事。”便走掉了。 

“谢谢你,女士。” 

她叹了口气说道,“你得记着自己跟你哥哥不一样,他能打赢架你可不行。” 

“知道了女士。”她觉得没有哥哥赢不了的打斗。 

阿布拉莫维奇女士摇了摇头,也走掉了,史蒂夫从小巷里走出来对她说道,“你不应该这么做。”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被一个小女孩儿救——” 

史蒂夫耸了耸肩,“我不在乎那个,我只在乎你可能会受重伤。” 

“但是我没有。” 

“你很走运,贝卡,你不能总依靠运气。” 

贝卡以为巴基会对她救了史蒂夫的行为刮目相看,但是他确生气了,“两个流氓!?你脑子都在想什么!?” 

“要是你的话——” 

“当然要是我的话,我会救Steve,我比你高八英尺而且有你的两倍重!天啊贝卡,他们可能会打伤你。他们可能会打死你。” 

“可是史蒂夫——” 

“是的,他也是个蠢货,但是他仍然比你经打,我不想你们俩任何一个受伤,但是如果我真得选一个的话,我知道他能受得了。”他皱了皱眉,看向史蒂夫,“对不起。” 

“我也不想她受伤,巴克,别道歉,我跟她说过让她赶快离开。” 

“我不可能站在一边袖手旁观,看着无辜的人挨打!” 

“可是你也不是那个必须去向妈妈解释为什么你最后进了医院的人!”他抓住她的胳膊,说道,“这可不是做游戏,这没有人来拉架,并把打架的小朋友关禁闭。大街上全是在船上关了好几个月的有气没地方撒的家伙,在街上寻衅滋事就是想打爆别人的脸,我不希望他们打到你的脸。他们不会故意找小孩儿打架,如果你不自找麻烦就不会有事。但是如果你给他们一个借口的话,他们仍然有可能揍你一顿。”巴基抓紧她的胳膊把她举离地面,达到平视的高度,“看着我,我可以这么轻易的把你举起来,想象一下我这么高大的人能把你伤得多重,你试试逃跑。”她两只胳膊都被牢牢的定在体侧,她试图扭动身体,蹬腿去踢她哥哥。“看见没?你现在懂了吗?” 

她真的无法挣脱,而且即使是被她信任的哥哥这样抓着仍然让她感到害怕。她点了点头,巴基把她放回地上。 

“如果你再看见他遇到麻烦,或者任何其他人遇到麻烦,你就快跑,去找帮手。你不一定要放任暴力,但是你也没必要亲自出头。” 

^ ^ ^ ^ (6.30 第二次更新)

贝卡给萨莉写了很多长信,因为萨莉在乡下无聊到爆。根据萨莉的来信,乡下所有的谈话都围绕着植物,牲畜,和天气。最近的电影院离他们一个小时那么远,而且她的原话是“我觉得这个破房子殖民者刚来到美国就建好了,此后大概从来没翻新过。”贝卡孜孜不倦的为萨莉收集每一点熟人八卦,因为萨莉好像对这些最感兴趣。 

有些时候贝卡和莉莉安假装他们是冷硬派侦探,根据八卦线索寻找和萨莉朋友们相关的趣闻。但她们的侦查技巧貌似仍需磨练。 

“你们两个为什么躲在垃圾桶里?” 

“我们是私家侦探,伯克维茨先生。” 

“原来如此,那你们在调查什么?” 

“不能说先生,顾客保密协定。” 

“非常好,那你妈妈和姐姐还好吗?” 

“她们很好先生。” 

“很好,现在我不打搅你们的调查了。” 

妈妈和萨莉已经离开三个月了,贝卡一次也没见过她们,她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贝卡希望她们回家,她太想念母亲了,想的心疼,但是她也喜欢自己现在住的地方,她知道一旦母亲回家,她就不能继续和哥哥住下去了。 

这天周五傍晚,她已经走在去电影院的半道上,但突然想起来忘记给莉莉安带侦探漫画了,她保证过会借给她的。贝卡迅速跑回家,但是在门前放慢了脚步。她和哥哥的合约是周五晚上八点之前都不能回来,贝卡怀疑巴基邀请别的女孩儿,所以她打算偷偷摸摸的溜进去,拿了漫画书,再偷偷溜出来,不被哥哥发现。贝卡把钥匙小心插入钥匙孔,安静的扭动开锁。她关上门以后听见了广播的声音,这让她很失望,因为那些漫画和收音机都在客厅里。她悄悄的顺着走廊去客厅一探究竟,看看她是否有机会可以不被发现的溜进去。 

贝卡从门缝里往客厅看,里面的景象却让她呆住了。 

巴基和史蒂夫正一起坐在沙发上,亲吻彼此。不是像那些苏联佬见面亲吻彼此脸颊打招呼的亲吻,而是真正的亲吻。像情侣在电影院后排的那种。 

她根本不可能从茶几下面拿到漫画书而不被看见。 

所以贝卡悄悄的离开了公寓,一路跑到电影院,以防迟到。 

男孩子不亲吻其他男孩子。 

为什么男孩儿不亲吻其他男孩儿呢? 

这和生宝宝有什么关系吗?但是马丁先生和太太一直亲吻彼此,他们从来没有生过宝宝,即使他们已经结婚四十年了。 

当她们进电影院就坐之后,莉莉安问道,“你怎么了?” 

“男孩儿和女孩儿结婚,男孩儿不和男孩儿结婚。” 

“是呀……” 

“为什么?” 

莉莉安看起来沉思了一会儿,“我宁可和你结婚也不想嫁给任何男孩儿。” 

“我也同意。” 

莉莉安笑道,“这样好。” 

“所以为什么两个男孩儿不能像男孩儿和女孩儿一样接吻?” 

“如果没人制止这么罪孽深重的讨论,我来告诉你们吧。”坐在她们前两排的一位女士严厉的扭头瞪着她们,“两个男性不能接吻因为他们会犯下鸡奸罪,这是对上帝的亵渎。” 

她们的左手边传来了一阵笑声,贝卡扭头看见一群年轻人,“这位女士,如果你觉得接吻是鸡奸的话,那么你真应该多上街走走。”其中一个年轻人说道。 

“别理他们。”女人说道。 

“我爷爷每天见到他的朋友们都亲吻他们的脸颊,这也是罪孽吗?”莉莉安问道。 

女人微微窘迫的回答道,“有很多种不同的亲吻。“ 

年轻人们仍然在笑,“如果跟舌头有关,那就是罪孽” 

“如果是玛利亚-路易莎的舌头,那就更加罪孽。” 

“难道这不取决于她把舌头放在什么地方吗?” 

开始说教的女人脸羞得通红,即使贝卡根本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她只好想象一个女人如何用舌头舔一个男人的脸,也许和莉莉安那只过度兴奋的小狗在她放学后扑上来舔她的脸一样。贝卡从来没见过人对人干这种事。没准他们不在小孩子面前这么干。 

莉莉安则非常执拗坚持一问究竟,“那么什么样的亲吻有罪?” 

“丈夫和妻子之间的亲吻没有罪孽,未婚者之间的,带有情爱企图的亲吻,则是有罪的。” 

“小家伙!别听这个女人的,除非你想当个老处女,一辈子只和自己的猫做朋友。”一个年轻男人回复道。 

莉莉安则非常坚持的套用她自己直白的推理对女人的说教进行解读,“所以说如果两个男人结了婚,那么他们就能带着情爱意向亲吻对方。” 

现在至少有半个电影院的人都忍俊不禁,还有不少人公开的笑了起来。贝卡想知道什么这么好笑。 

“婚姻是男女之间的事情,圣经里是这么写的。” 

好吧现在他们完全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圣经说不许,所以你不能做。男孩儿之间不能亲吻因为他们不能结婚,他们不能结婚因为圣经里说不许他们结婚。 

那么他哥哥为什么亲吻史蒂夫呢?那绝对是个罗曼蒂克的吻,这她可以保证。 

她完全没办法关注电影情节了,只想把这个问题想明白。电影结束以后,她们已经离开了电影院几个街区,莉莉安说,“你看到到了两个男孩子亲吻。” 

贝卡点头。 

“谁?” 

她犹豫了一会儿,贝卡信任莉莉安不会把她的秘密告诉任何其他人,但是如果哥哥真是个糟糕的罪人,那她不想告诉任何人。“不想说。” 

“你认为那位女士说的对吗?他们有罪?” 

贝卡踢着脚下的易拉罐,“感觉不管干什么都有罪。” 

“有的罪轻,有的罪重,我想亲吻大概是比较轻的那一类。” 

“但是你妈妈对你姐姐亲吻男孩儿的事情非常担忧,不像是小罪。” 

“因为她害怕我姐姐会在结婚之前怀上宝宝,就像玛乔莉姨妈那样。但男孩儿不会怀孕。” 

好吧所以男孩儿接吻大概是小罪。她不想告诉任何人,因为很明显她哥哥不想让别人知道,但实际上这大概没什么关系。 

也许这次只是碰巧?接下去的星期五,贝卡如常离开他们的公寓,等了几分钟以后再偷偷折返,哥哥和史蒂夫又在沙发上,亲吻,和上周一样。很明显这是个惯例。 

贝卡·巴恩斯,私家侦探,刚刚收获了她职业生涯的第一次重要成就。虽然没人指使她去调查自己的哥哥与何人接吻,但是现在她知道了许多大人都不知道事情,这必然算是成就。 

六个多月以后,妈妈和萨莉终于回家,萨莉看起来确实恢复了不少,她瘦了,但是脸色更红润,而且贝卡觉得妈妈也更放松了。这一切都代表现在回家不是个坏主意。 

直到第一个星期五,当她向妈妈和萨莉要求去看电影,被拒绝的时候她才改变了想法。贝卡软硬兼施的乞求,但是妈妈就是不放行,而且她还眼睁睁看着萨莉溜出了门。(还朝她得意洋洋的吐舌头!) 

“巴基每周五都会给我钱让我去看电影。” 

她妈妈挑起一边的眉毛,“哦是吗?所以你什么时候才被准许回去?” 

“八点以后。” 

“哈!现在我真好奇这是为什么?” 

贝卡可以感觉到自己脸颊烧起来,她试图控制,但是失败了,她小声嘀咕了一句“不知道。” 

她妈妈笑了,但是贝卡知道这笑容。这笑容暗藏杀机,意味着妈妈知道你干了什么坏事,她只需要一点证据证明,之后就会抓住你的小辫子把你枪毙。“贝卡,你的哥哥有没有个女朋友?” 

“没有。” 

“你确定?” 

“是的。” 

“替你哥哥隐瞒值得尊敬,但是如果他在泡姑娘我一定要揍他——” 

给一个女孩儿惹麻烦很糟糕,因为他们是“有脸面”的家庭。现在她明白了妈妈为什么笑里藏刀,“他没有!我确定他没有!” 

“每周五都把你轰出去?拜托贝卡,他一定有个女朋友——” 

“我发誓他没有!” 

“说谎是有罪的——” 

“我没有说谎!” 

妈妈揪住了她的耳朵,“现在你给我把实话说出来,瑞贝卡·巴恩斯!不然我连你一起揍!” 

她因为耳朵疼叫了起来,然后乱喊道,“他没花时间泡姑娘,因为他和史蒂夫在一起。” 

妈妈突然放了手,停顿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小心的问道,“你看到了什么,贝卡?” 

贝卡被搞糊涂了,为什么她妈妈想知道?如果巴基没有给别的女孩儿添麻烦,就应该没问题了,这有什么问题吗?“我有一次回去拿东西,看见他们在沙发上亲吻,他们没发现我。” 

又是一阵沉默,贝卡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然后妈妈拿了自己的钱包,给了贝卡一些钱,“去看电影,快跑追上你姐姐。如果看见你父亲,告诉他立刻回家。绝不要把你刚才告诉我的话讲给任何人。任何人都不行。” 

“但是——” 

“快去。” 

她跑出了房子,因为没什么其他更好的选择,贝卡确实在电影院追上了姐姐。 

“发生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觉得妈好像生巴基的气了。” 

他们看完了电影,但是贝卡全程走神,回家的路上,萨莉兴奋的说着如果几个月不看电影,就会发现电影还能更好看,贝卡则沉默不语。 

当他们回到家的时候,爸妈和巴基正围坐在饭桌旁,所有人都十分严肃,他们的表情实在是太严肃了,贝卡甚至以为也许哪个亲戚去世了。爸爸小声的告诉他们,“现在你们两个姑娘在门口等着。” 

他们坐在后院的台阶上,耳朵贴着门,屋里很显然在进行异常激烈的争辩,但是显然每个人都故意放轻了声音,女孩儿们什么都听不清。然后屋里传来了脚步声,她们立刻从门边跳开,装出一副无辜脸。巴基打开门几乎是从屋里跑出来,然后跑上了街,离开前一眼都没看她们。 

父亲把女孩儿们叫进厨房,让他们在桌边做好,“姑娘们,我们遇到了点小问题,关于钱。你们的哥哥,他……呃……他偷拿了家里一些钱,并且拒绝道歉。所以他……他不再受欢迎了,我们不许他回家了,你们也不许去找他。你们不许和他说话,也不能再做朋友了,听明白了吗?” 

“但是——” 

“没有但是,姑娘们,就是这样。”父亲说话的声音很轻柔,带着清晰的是非观,现在他谈话的语气就好像巴基做了什么很坏很坏的事情。“我感到很遗憾,但是现在决定权在他那,只要他认识到自己的过错,我们就欢迎他回来。” 

这才不是关于钱的问题,这绝对和亲吻有关,那是个大罪孽。她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知道那一定是个大罪,大到值得用说谎这种小罪来遮掩。 

贝卡感觉糟透了,她大半夜都躺在床上睡不着,想着该如何是好。 

第二天贝卡如常去上学,当她步行回家的时候,突然被萨莉拖进了一个僻静的小巷子,“我们得谈谈。” 

“谈什么?” 

“别装傻了!这才不是因为巴基偷了钱,他不会从爸妈那偷钱的,他不是那种人。爸妈为了隐瞒别的事情骗了我们。我看见妈妈怎么看你了,你一定知道什么。他到底干了什么?加入了黑社会?杀了人?你得告诉我,他也是我哥哥,我必须要知道。” 

贝卡把萨莉又往巷子里拽了拽,环视四周确认没有别人偷听才开口道,“我看见他亲了史蒂夫。” 

萨莉停了一会儿,“怎么亲?” 

“像电影院后排亲吻那样。” 

萨莉瞪大了眼镜,“巴基是个基佬?” [7]

“什么?” 

“噢天啊,你这个蠢货,好吧,如果结婚,必须是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对吧?有些男的,他们不想亲姑娘,他们想亲其他男人,他们就是同性恋,而且这是犯法的。” 

“真的吗?” 

“蠢货,你告诉了妈妈是不是?” 

“当时她在拧我的耳朵!” 

二人又沉默了一会儿,“我打赌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你知道,那俩人,他们看起来一直不对劲。” 

贝卡撅了撅嘴,“这不可能是错的,他们没错,巴基是你能拥有的最好的哥哥。” 

“他们会下地狱的。” 

根据她在周日的教会学校里听来的,看起来很多人都命中注定要下地狱,这个街区至少有一半人,不止,有些人是犹太人,或者不是正经的基督徒,还有其他几百号不同的原因。 

“伯克维茨家也会下地狱的,但妈妈仍然请他们来喝茶。” 

“巴基和史蒂夫与伯克维茨不一样。” 

“为什么?” 

“你才八岁,什么都不懂。” 

“那就告诉我为什么他们不一样。” 

“你太笨了没办法理解。” 

“你也不知道对吧?你只有在不知道的时候才这么说。” 

“闭嘴。” 

贝卡双手抱胸。“我不管巴基和谁亲吻,他仍然是最好的哥哥,我不在乎你怎么想。” 

“那我也不在乎你脑袋里有什么蠢注意。” 

她们一起走回家。家里的饭桌气氛仍然很紧张,没人说话。所以吃饭刷碗完毕之后,她很高兴可以出家门,让她有理由从房子里的奇怪氛围中逃开。她正走在去莉莉安家的路上,但是又被萨莉中途拦下,拽向另一个方向。 

“我们去哪?” 

“形如影,保持低调,我们去巴基那。” 

这很让人兴奋,偷偷在小巷子里穿行,一旦听到有人经过便躲在垃圾桶背后,最终二人到达了巴基和史蒂夫的房门前,走上了台阶,萨莉迅速的敲着门。 

史蒂夫打开门,惊讶的看着她们,“你们不应该——” 

“所以在别人看见以前赶快放我们进去。”萨莉不等史蒂夫回答就挤进了屋里,贝卡跟在她身后。 

巴基坐在沙发上,看起来很疲惫,看见她们进屋便站起身,“嘿,你们两个得快离开,如果爸妈知道了——” 

“她们不会知道的,”萨莉说,“所以这是真的?” 

“什么是真的?” 

“你是个同性恋?” 

巴基单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看向窗外,“我猜是吧。” 

贝卡咬着下嘴唇,因为这一切糟糕的状况都是她造成的,她太傻了,分不清什么罪过大什么罪过小。“对不起——”她突然不能自已的大哭起来,大滴大滴的眼泪掉下来。 

她哭得太厉害,以至于无法看见巴基走到她身边,但是她能感到哥哥的拥抱,她的眼泪渗进哥哥的衬衫里。“嘿,你为什么哭起来了?” 

“都是我的错!我告诉了妈妈,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对不起巴基,真的对不起——” 

“哦这不是你的错,不是,听见了吗,快,把眼睛擦干。” 

她从兜里掏出手绢,用力的擤了擤鼻子。 

“贝卡,”史蒂夫安静但坚决的说道,“这不是你的错,你控制不了别人的言行。” 

“但是我给你们添了大麻烦。” 

巴基耸耸肩,“我们应该在门前挡把椅子。” 

“你仍然呆得像块石头,巴基!”萨莉说道,“但是你是我们的呆石头,我们不在乎爸妈说什么。” 

“哎,但是别为了我们让自己陷入麻烦好吗?拜托了?这不值得。” 

“如果我仍然能过来听棒球赛实况就值得。”萨莉说。贝卡对棒球不感兴趣,但是萨莉对棒球却和巴基还有史蒂夫一样狂热。 

巴基笑道,“当然没问题。” 

“你应该有个敲门暗号,就像电影里那样。”贝卡说, 

“我只是需要以最快的速度进门,不需要什么暗号。”萨莉说,她停顿了一会儿,“那露丝呢?” 

“露丝是全家最聪明的那个,她早就知道。” 

萨莉歪着头看向巴基,“无论如何,你是怎么变成同性恋的?” 

巴基看看史蒂夫,史蒂夫耸耸肩,于是巴基也耸耸肩告诉她们,“反正就是这样了。” 

所以说伯克维茨一家是犹太人,巴基和史蒂夫是同性恋,世界就是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为什么所有其他人还要为此大惊小怪呢? 

TBC next

---------------------------------------------------------------

注释:
[1]葛丽泰嘉宝:瑞典女影星(1905-1990)
[2]原文为Respectable,“加粗”原文为“Capital R”,为符合中文改为加粗,后文同。
[3]贝卡用了“gonna”,母亲纠正为“going to”
[4]萨莉用了“This ain't”,母亲纠正为“isn't”
[5]埃罗尔·弗林:澳洲男演员(1909-1959)
[6]魅影奇侠:1930年开始的广播剧,后又漫画发行。[7]文中都用的“fairy”,是对同性恋者的蔑称,但是因为语言问题所以不想一直用“基佬”所以后文都改称同性恋了。

评论

热度(89)

  1.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Erix 转载了此文字
  2. 腐则天Erix 转载了此文字
    为什么我才看到这篇啊啊啊!简直可以列入让我哭得最凶的盾冬文前三!(我猜另两篇是<审判>和<d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