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冬盾AU】Betrothed Before Birth 指腹為婚(授權翻譯/ABO)part1

撒尿柔丸:

carolchang:

原本被屏蔽的這篇我改了幾個字之後竟然被放出來了,lof還真是可愛。(這篇跟後面那篇內容是一樣的,不過是直接上文,隨時有可能被屏,哈哈!)

  


  

在湯上看到一位湯主幫這篇文章畫了Steve穿著透明蕾絲罩衫的圖,循線去AO3看了文,整個被辣到,剛好最近寫不出東西,煩躁,翻個肉文自娛娛人一下,首次嘗試,歡迎大家指正。
原文地址:Betrothed Before Birth

  

配圖食用效果更佳:穿蕾絲罩衫的Steve

  


Alpha!Bucky,Omega!Steve

前言:
要說史蒂夫在新婚之夜感到焦慮嘛...那真是輕描淡寫。
這二字並不足以形容作為一個順從的兒子、負責任的王子此刻巨大的壓力。這令人喘不過氣的責任還包括努力成為一個合適的聯姻對象,為他的土地帶來安穩和繁榮。
假如他是個Omega,那麼就會嫁給詹姆斯王子,因為王子是個Alpha,而如成果他是個Alpha,那麼還有與另一個家族的交易。很顯然他不是個Alpha,因為他們現在在這裡了。
這次聯姻將為他們這個小王國帶來有力的軍事支持,此機會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史蒂夫可不希望把這整件事搞砸。


正文:

Part1

要說史蒂夫在新婚之夜感到焦慮嘛...那真是輕描淡寫。

焦慮二字並不足以形容作為一個順從的兒子、負責任的王子此刻巨大的壓力。這令人喘不過氣的責任還包括努力成為一個合適的聯姻對象,為他的土地帶來安穩和繁榮。他的身體,他的血統是唯一維持他的領地和平的籌碼,否則他們就得面對一場毫無勝算的戰爭。

作爲一個夾在相互間非常不友好的三個强大國家之間的邊界小國,他們所處的位置實在是個緊張的地方。而這個結盟,提供給他們這個小王國有力的軍事支持,此機會是他們唯一的希望。而讓這整件事順利進行是他的義務。

清楚自己的責任對於這揮之不去的尷尬狀況沒有任何幫助,因爲直到婚禮之前他與他的丈夫素未謀面,而婚禮僅僅是幾個小時之前的事,更別說他得單獨與他相處 - 裸著的!他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人赤身裸體,也沒有被任何人見過沒穿衣服的樣子,因為他的父母從他出生之前就安排好了今天,真的,不是開玩笑!假如他是個Omega,那麼就會嫁給詹姆斯王子,因為王子是個Alpha,而如果他是個Alpha,那麼還有與另一個家族的交易。很顯然他不是個Alpha,因為他們現在在這裡了。

當他穿著選定的衣飾坐在那等待,無法抑制的羞恥感湧上心頭。因為,以一個Omega來說,史蒂夫太大隻了,他的肌肉太多,也太高,但他仍然盛裝打扮,就像所有的Omega新娘在新婚之夜一樣,穿著從頸子一直覆蓋到膝蓋的蕾絲罩衫。然而,要說這罩衫有任何遮蔽作用那就是鬼話。它完全是透明的,一邊開衩直到胸前,當然,其上裝飾著鑽石,在燭光中閃閃發亮,還有螺紋狀的金色紋路,伏貼在他的皮膚上。客觀說來,這景象應該是華麗的,他心中的一小部分期望他的丈夫會同意這想法。而另一方面,他希望他能够穿上更多的東西,好面對第一次單獨與他丈夫同處一室的狀況。更令他不安的是,覆盖在他sin器上的,只是一輕薄短小的蕾絲內褲,根本藏不住任何東西。史蒂夫知道這些都是在美化並展示他的身體。

上帝!聽聽那些僕人們的竊笑。

史蒂夫做了個鬼脸,試圖静静地坐下。無論剛剛他們抹了什麼在他的zu頭上,那都把它們揉了起来,而且變得該死的敏感,在蕾絲罩衫的摩擦下感到些許疼痛。假如他安靜地坐著,這並不困擾他,但他可以想見它們的模樣,在鏡子看起來鮮紅欲滴,腫脹又堅硬地挺立在胸前,與他蒼白的肌膚形成強烈的對比。這一切在透明的蕾絲下清晰可見,比直接袒胸露背還要更加糟糕。

至少,不幸中的大幸,史蒂夫安慰自己,他没有在熱潮期,而他的丈夫没有在發情期。他希望他們的第一次是在清醒的狀態下度過。

當他的新臥室的門 - 他與丈夫分享的那扇門打開時,史蒂夫猛地站了起來。透明的蕾絲罩衫讓他喘不過氣,因为他腫脹的zu頭豎立了起來,這令他尴尬地脸红了,試圖隱藏它。史蒂夫欠身,畢竟,詹姆斯現在是他的丈夫,維持禮貌是必須的。


"陛下。"史蒂夫坦然地说,就像他們在法庭上,而不是在臥室裡 - 等會詹姆斯就會在這裡X他。去他媽的,詹姆斯就要在這裡X他了!史蒂夫覺得全身血液都被抽乾,變得蒼白,然後在血液回湧下再次滿面通紅,為這即將發生的一切。

"我希望我丈夫能叫我詹姆斯就好。"他的丈夫說,一步跨越了他們之間的距離,並且將史蒂夫拉回現實。

“詹姆斯,”史蒂夫用氣聲說,目不轉睛地看著他的丈夫。詹姆斯王子驍勇善戰的名聲遠近馳名,他的國家參戰並且贏得不只一次的衝突。儘管如此,史蒂夫仍沒有完全準備好在這麼近的地方看他。

一直以來,史蒂夫總是被認為太大隻,對於一個Omega來說,他的身形太過高壯,相較之下,詹姆斯簡直是完美Alpha的最佳典範。

寬闊的肩膀,漂亮地撐起身上黑金色相間的長袍。他站得筆直,走路的樣子虎虎生風,就像史蒂夫他父親麾下那些戰士一般。他的馬褲是相同材質的黑色布料,邊緣鑲著銀色和金色線條,那布料看起來非常細緻柔軟,引人遐想地服貼在他肌肉發達的大腿和小腿,往下收進高筒馬靴裡。他的腰上繫著沈重的皮帶,厚重皮帶扣環上描繪著他的家徽 - 好吧!現在他們結婚了,所以那也是史蒂夫的家徽啦!視線繼續往下被那凸起吸引住,柔軟的黑色布料完全掩飾不了它的大小。

史蒂夫雙眼圓睜,並且忍不住臆測 - 詹姆斯王子是否像他所知道的那些臣僕那樣用一些小玩意去填滿他的褲子。他暗自祈禱,因为如果他没有...(這裡是暗示史蒂夫被某個大傢伙嚇到了嗎?)

“史蒂夫,”詹姆斯溫和地提醒,史蒂夫倏地收回瞪視,並且在看向詹姆斯的臉時發現他一邊嘴角捲起一個小小的微笑。而,這張臉 - 令人驚嘆!雖然他們早些時候見過面,事實上史蒂夫在婚禮儀式時根本沒有足夠的時間仔細看清他的丈夫。現在他面對著驚人的濃密長睫,燦爛的灰色眼眸和飽滿的嘴唇。詹姆斯銳利的顴骨可以切割玻璃,一個天使的指印使他的下巴凹陷,讓他看起來更加英俊瀟灑,強壯迷人。史蒂夫第一百次心存僥倖他現在不是在熱潮期,因為他知道等到下一次熱潮來臨,他會把自己扔在丈夫身上,像爬樹一樣緊緊扒住他。

“嗯!”史蒂夫隨即回應。

詹姆斯笑了起來,低沈又性感,讓史蒂夫為之顫抖。當他再次睜開眼睛時,他意識到詹姆斯不再盯著他的臉了。他正盯著史蒂夫的胸口 - 盯著史蒂夫透明脆弱的新娘裝束下被完全展示的zu頭。他能感覺到它們在王子的凝視下挺立起來,史蒂夫梗住呼吸。令人恐懼的瞬間,他以為詹姆斯並沒有在看他,因為他很震驚,或者他認為史蒂夫是醜陋的。但是不,他專心盯著,就像他想把史蒂夫生吞活剝了一樣,這個認知讓史蒂夫全身彷彿都活了起來,既敏感又刺痛並且像隻煮熟的蝦子從頭紅到腳。

“你是,”詹姆斯說,但是語音弱下並且來回舔著他的嘴唇。 “是的。”

“是的?”史蒂夫復述,他的聲音粗嘎得像是十三歲正在變聲的男孩。

“是的,”詹姆斯再次說。 “你很完美。”

若說之前他覺得熱潮洶湧,現在史蒂夫能感到一股興奮的刺激從他的背頸一路划過脊椎。感到興奮的不僅是他的脊椎,他不安的扭動,清晰的感受到他的sin器在僕人們協助下穿上的蕾絲內褲中抽動。他不確定他丈夫是否准許他產生這樣的反應,尤其是現在,他丈夫準備要X他之前。

“詹姆斯,”他低聲說,丈夫的目光盯著他的臉。

“我想吻你,”詹姆斯說道,靠近史蒂夫。


TBC.

 

评论

热度(61)

  1.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撒尿柔丸 转载了此文字
  2. 撒尿柔丸carolcha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