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日蚀(2)黑白盾x冬,强强年下

克拉德美索:

双盾夺冬,非3p,放飞文慎入!


 前文:(1)


巴基,史蒂夫和史提芬三个人,已经认识了足足二十年。


 


90年代的洛杉矶有点混乱,12岁的史蒂夫带着9岁的弟弟在街上被一群年龄相仿的坏孩子堵住想要抢走他们的零花钱。


 


两个孩子父亲的早逝令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遗传自难产而死的母亲的羸弱身体令12岁的史蒂夫发育不良又疾病缠身,因此看起来几乎跟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差不多矮小瘦弱。本着“为什么要惯着这样一群坏孩子”的原则,史蒂夫当然不愿意乖乖掏出零花钱。于是,这样的兄弟俩面对一群坏孩子,几乎没什么还手之力就被揍得趴在了垃圾桶边。


 


而巴基·巴恩斯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罗杰斯兄弟。巴基仗义出拳按住一个小流氓往死里揍的英姿,怕是罗杰斯兄弟两人一辈子都忘不掉。从那时起,巴基·巴恩斯就成了罗杰斯兄弟最好的朋友和最强大的保护者。


 


巴基比史蒂夫还要大一岁,也就是说,他比史提芬足足大了四岁。在青少年成长时期,四岁的差距和本就健壮的身姿令巴基足以被史提芬仰望。


 


尽管史蒂夫对史提芬也关爱有加,但在史提芬心目中,真正代表了“长兄如父”那个角色的,不是自己的亲哥哥史蒂夫,而是那个富人家的孩子、勇敢又仗义的朋友巴基·巴恩斯。


 


史蒂夫其实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弟弟更敬爱的人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这件事的,但他对这件事没有丝毫的嫉妒与介意。


 


“如果我是史提芬,我也会希望自己的兄长是你。”15岁那年,史蒂夫曾这样偷偷告诉巴基,“我们的父亲早逝,他其实并没有享受过几天父爱,而我自己又身体太差,不能给他一个真正的兄长该有的安全感。巴基,其实我真的很想谢谢你,让史提芬在成长阶段有了这样一个高大正义、可以被仰视的榜样——要知道,一般对于一个男孩来说,这个角色的扮演者通常是父亲或者兄长来着。”


 


“噢别胡说八道了小史蒂维。”巴基用力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差点让史蒂夫仰头栽了过去,“怎么可能呢?他永远是你的弟弟!你们是血亲,是密不可分的!当然,我其实挺高兴可以当他另一个哥哥的,那令我们关系更亲密了不是吗?”


 


“是的,你和我们就是亲人,本来也没什么区别。”史蒂夫诚挚地说道,“其实我有点好奇,你心目中有那样一个高大正义的榜样吗?是你的父亲巴恩斯先生吗?他的确很优秀。”


 


“噢,我很尊重我的父亲,但我得偷偷告诉你——不是他呢。”巴基眨眨眼睛。


 


“那是谁?”史蒂夫好奇极了,“你也没有兄弟,难道……不会吧,难道是你总看的漫画里的哪个超级英雄?拜托,你也和隔壁班的乔治一样幼稚吗?”


 


巴基静静看着眼前的史蒂夫。


 


尽管通过这几年的锻炼已经摆脱掉了童年时期时常卧病在床的困扰,但史蒂夫仍然矮小瘦弱得像一根只有脑袋还算大的豆芽菜,肩膀窄小单薄得好像风一吹就会倒,连如今只有12岁的史提芬看起来都比他要强壮。


 


但他曾经那样勇敢、那样坚定地护在他的弟弟身上,忍受那些坏孩子们没轻没重的拳打脚踢——那是史蒂夫最初吸引到他注意的原因。


 


后来,通过不断的接触与熟悉,巴基又发现,史蒂夫是一个只做他内心认为正确的事的人。为了他心目中的正义,他可以不顾任何自身危险而仗义执言,尽管这曾为他招致很多谩骂、羞辱与拳脚,但史蒂夫向来打起架来不会跑,也拒绝向任何恶势力低头。


 


他那样瘦小,实际上却比任何人都高大又坚忍不拔。


 


史蒂夫从来都不会知道,在巴基眼里,豆芽菜一般的他却如同天上的太阳一般明亮闪耀。


 


“对啊!”巴基对史蒂夫笑嘻嘻地说道,“我的偶像是美国队长啊!天哪,你都不知道,我真的特别爱他!”


 


17岁时,巴基被迫挑选了自己的第一个新年宴会舞伴。


 


“别担心,史蒂夫,你也能找到舞伴的,我一定会帮你也找一个。”他黏在史蒂夫身边劝慰着,却被那个叫杰西卡的女孩子一把拉进舞池。


 


“只是陪她练习一下舞步!我去去就来!”巴基还不忘回头解释。


 


“其实我不需要舞伴啊……”史蒂夫只能对着空气摊摊手,“没有合适的舞伴,不跳舞也无所谓。”


 


而那时候,13岁的史提芬就坐在史蒂夫身边。


 


他看着巴基搂着那个女孩跳舞的身影,对他的哥哥史蒂夫埋怨道:“你为什么不阻止他呢?他看起来也并没有那么想陪那个姑娘跳舞。”


 


史蒂夫一愣:“为什么要阻止他?天哪,史提芬,你还小,又不懂这些交际——别看你现在不喜欢和姑娘们玩,可早晚有一天你也会长到我和巴基的年龄,到时候你也会找到自己的舞伴。”


 


“我不会。”史提芬脱口而出,“我不需要任何女孩。我有巴基哥哥……和你就够了。”


 


史蒂夫有点诧异地看向他。


 


史提芬气鼓鼓地看着巴基,与自己相似的蓝眼睛中写满了不高兴。


 


这个孩子气的赌气令史蒂夫失笑出声:“噢,史提芬,你又说胡话了——早晚有一天我们都会有自己的女孩,然后我们结婚生子,组建各自的家庭。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仍然可以住得很近很近,还是可以像一家人一样亲密。”


 


“你不明白我的意思。”史提芬咬牙说道,“巴基哥哥不会有老婆的。”


 


“为什么?”史蒂夫奇道,“难道巴基长得还不够帅吗?学校里很多女孩都梦想嫁给巴基呢!”


 


史提芬没有回答他。


 


之后他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闷闷不乐,一直到巴基和杰西卡大吵一架之后分手。


 


史蒂夫把史提芬的情绪归咎为某种daddy issue而导致的对“巴基哥哥”这个保护者角色的过度依赖。他想,他可能是害怕巴基把过多的精力放在女孩们身上,从而不再有时间回来做他的兄长,保护他,陪伴他。


 


因此,史蒂夫忽略了很多史提芬真正应该被注意到的情感问题。


 


比如,他从来都不知道,史提芬曾经不小心撞到过巴基洗澡。


 


巴基当时不以为意,还让史提芬帮忙给他递沐浴露。


 


半张帘子和一层薄薄的水雾挡不住少年时期的巴基那仍然处于成长时期的精壮裸体。


 


史提芬强迫自己将目光从他的“巴基哥哥”诱人的小腹处挪开。他不小心将沐浴露的瓶子掉在了洗浴间的地上,然后有点惊慌地跑掉了,身后还传来巴基的劝慰声“噢,没关系亲爱的,我可以自己捡到。”


 


那是他第一次在一觉醒来之后选择自己洗内裤。


 


在那个奇特的梦里,他看到了许多令他既羞愧又忍不住心脏剧烈跳动的糟糕事情。


 


再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史提芬逐渐明白了自己对“巴基哥哥”真实的情感。


 


比他的哥哥史蒂夫明白得多得多得多。


 


那根本不是什么该死的daddy issue导致的兄长般的依赖。


 


那是欲望。




最简单,最原始,最野蛮,最邪恶的欲望。




对巴基的欲望如雨后的野生藤蔓一般攀附着他青春期的身体,与他一同飞速生长。


 


而史蒂夫欣慰地看着弟弟在青春期蓬勃的成长——史提芬完全不像自己那样悲剧,他青春期的身体几乎一天一个样,在短短几年时间内甚至飞快地赶超了巴基的身形,并成为了他们高中的四分卫,全校最受人欢迎的大帅哥。




史蒂夫将史提芬引以为傲。但是他并不知道,在史提芬阳光帅气的外表之下,痛苦地压抑着一份多么令人绝望的欲望。


 


好在,很快巴基和史蒂夫也一起考上了他们梦寐以求的封闭式警官学校,暂时远离了史提芬的生活。


 


虽然鬼知道史蒂夫是怎样凭借那副小身板考上的。


 


但发育真的是一件神奇的事情,或许是警官学校严苛的身体锻炼令史蒂夫的身体骨骼终于开窍,四年后,当史蒂夫和巴基一同毕业回到家中时,史提芬几乎差点没有认出来自己亲哥哥的模样。


 


不,怎么可能认不出来呢?他简直和自己一模一样——高大英挺,帅气逼人。


 


可那不该是史蒂夫的模样,不是吗?


 


难道史蒂夫不应该一直是那副瘦小可怜的模样吗?为什么他忽然变得几乎像是自己的镜中影了?


 


他知道,其实他应该替他的哥哥高兴的。


 


于是他笑着,装出一副理所应该的惊喜。


 


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发现,自己不仅没有那么惊喜,甚至……甚至还有一丝不悦。


 


那感觉就好像……史蒂夫偷走了他的模样。


 


当然,史蒂夫和巴基对史提芬隐藏在阳光之下的阴影丝毫不觉。


 


巴基大概也觉得这对儿兄弟有趣极了,他让两个人并肩站在一起,然后笑嘻嘻地在他们俩周围绕来绕去。


 


“你在看什么,巴基?”史提芬有意无意地问道,“在比较我和史蒂夫谁更帅气吗?”


 


“噢,当然是你,亲爱的史提芬弟弟。”巴基漫不经心地回答道,“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呢,你从小就是小帅哥呀,哪像你这个豆芽菜哥哥,他小时候可压根没有女孩搭理呢!可是现在呢?哼,学校里对他抛媚眼的姑娘竟然比我还多。”


 


“不要瞎说,巴基。”史蒂夫看起来有些羞涩。


 


每次提起姑娘什么的,史蒂夫总是会显得有些羞涩,但那是他小时候,他比绝大多数姑娘还瘦小的时候……而如今,当他已经成为了一个金发蓝眼的大个子甜心之后,他再做出这样羞涩的表情,就不免显得有些可笑了。


 


“噢,天哪,史蒂夫!我发现你现在甚至比咱们的四分卫还要壮一点呢!”最终,巴基停下了脚步,“明明一年前你还是一颗豆芽菜来着……天哪,这真是不可思议,我简直怀疑你背着我偷偷注射了美国队长的血清。”


 


尽管口头上在埋怨,但实际上巴基脸上挂满了骄傲又甜蜜的笑容。


 


他站在史蒂夫身后,用力捏了捏他的肩膀。


 


史蒂夫没有回头,手却搭向肩膀上巴基的手指,轻轻拍了几下,轻笑道:“好了巴基,不要再在史提芬面前揶揄我了。”


 


他们亲密的动作那样自然而然。


 


史提芬忽然想起,自己似乎从来都不曾与巴基那样平等的亲密过。


 


诚然,巴基对他不错,但那与他和史蒂夫的友谊并不一样。


 


他一直都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年幼的、需要被照顾被保护的弟弟。


 


史提芬微微侧过了头,看向正在灿烂说笑的史蒂夫和巴基。


 


眼神中的落寞与不甘一闪而过。


 


“如果史蒂夫还是那颗豆芽菜就好了。”脑海中,忽然有一个罪恶的声音这样说道,“那样的话,巴基就不会用那么欣赏的眼光看着他,他就不会抢走我的巴基。”


 


这个念头把史提芬吓了一跳。


 


但很快,年少时曾经拼命克制过的邪恶欲望,似乎又开始蠢蠢欲动,几乎就要破土而出。


 


他猛然想起五年前的新年宴会上,看着巴基搂着杰西卡翩翩起舞的身影,史蒂夫最后问自己的那个问题。


 


 “为什么巴基不会有老婆呢?难道巴基长得还不够帅吗?学校里很多女孩都梦想嫁给巴基呢!”


 


他当时没有回答史蒂夫。


 


但现在,这个问题的答案,几乎可以令他脱口而出——


 


“因为巴基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他只能和我在一起。”




(下一章)

评论

热度(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