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日蚀(3)黑白盾x冬,强强年下

克拉德美索:

双盾夺冬,非3p,放飞文慎入!


前文:(1)(2)


我想提前申明一下,这个文的剧情会越来越像脱肛野狗一样放飞,原谅我只想不管不顾地写一个超级恶俗狗血文而已。不管大家留什么样的评论我都会回复,但我不能保证自己说的一定是真话,如果剧情引起不适请点X并见谅。





高中毕业后的最后一个暑假,史提芬看到自己的哥哥站在二楼窗沿边,窗帘挡住了他半截身体,他正向下看,面色略有不悦。



直觉令史提芬凑了过去,然后他看到了巴基。


 


巴基正在和一个女孩接吻。



巴基看起来不甚专注,蜻蜓点水般擦过女孩的唇就想离开,却被那女孩抱住脖子,试图加深这个吻。



“那个啃着巴基的嘴唇不放的婊子是谁?”史提芬丝毫不想掩饰自己的心情,他脱口而出。



史蒂夫看了看史提芬,脸上泛起颇为奇妙的神情,既像是在责备他不该说出那样过分的话,却又像是有那么点想认同他。



这令史蒂夫的眼神有一丝闪烁,看起来像是有两种情绪正在他灵魂中打架。



“那是杰西卡,你小时候见过。”终于,大约是理智战胜了别的什么,史蒂夫尽量平静地说道,“巴基的前女友,她要搬家了,特意来向巴基告别。我想那只是一个告别吻吧——她好像一直都喜欢他。”



正说着,楼下的巴基终于坚决又不失礼貌地挣脱开了这痴情女孩的怀抱。他们又交谈了几句,然后巴基冲她挥了挥手,就转身走回这栋房子的大门。



罗杰斯家的房子不大,兄弟俩一起听到了巴基走进一楼大厅并且关上大门的声音,一起思索着恐怕过不了几十秒他就会回到楼上。

“你在这里看了多久?”忽然,史提芬问道。



“什么?”史蒂夫看起来有些猝不及防。



“你们本来在一起,然后巴基被那个贱人叫了出去,是吗?”史提芬气定神闲地说道,“你呢?你就一直在这里看?把自己藏在窗帘后面偷看他们?这种事你小时候是不是也做过挺多次?”


 


史蒂夫有些愕然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史提芬脸上那像是想要窥破秘密的表情令史蒂夫莫名有些恼怒。



“史提芬!”他摆出一副兄长模样,语气严厉起来。



与此同时,巴基的脚步声已经到达楼上,由远及近与他慵懒的声音一同在门口响起:“史蒂维~让我们继续讨论……”



门随之被用胳膊肘撞开,看到房间内还有另一个人,巴基明显地愣了愣。



“嗨!”他对史提芬这个不速之客打了个招呼,手里还拿着两听刚从楼下冰箱里取出来的啤酒,此刻正在滋滋冒着凉气。


 


“我以为屋里只有史蒂夫呢。”他解释道。



“你们要讨论什么?”史提芬假装很感兴趣地问道,“我可以参与吗?”



“当然!就是你的事,反正早晚得让你知道。”巴基看起来有些喜气洋洋,他将啤酒向前方递过去。



但史蒂夫只是抬了抬手,还未来得及做出动作,史提芬已经抢先一步接过了饮料。



他的手指有意无意地触碰到了巴基的手指,但巴基的手指已经被冰镇啤酒浸润得冰凉又麻木,似乎并没有感受到那一丁点儿碰触。


 


他只是因为递给史蒂夫的啤酒被人半路“截胡”而愣了愣神。


 


“那……史蒂夫,这罐给你……”他准备将剩下那罐递过去。



但就在他的胳膊刚刚想要抬起的一瞬间,史提芬向前挪了一部,完完整整地挡在了他和史蒂夫之前。


 


巴基的眼睛睁大了。


 


史提芬专注地看着巴基的嘴唇,发现那里有一点肿,并且还有一点杰西卡蹭在他唇角的口红残色。



“巴基,你的嘴唇怎么搞的,流血了?”史提芬像是有点迷惑似的指了指巴基的唇角。


 


巴基隐隐感觉有些奇怪。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送走杰西卡重新回到这个房间之后,似乎想要做的每一件事都无法顺利进行下去。



但他没有多想,只是顺着史提芬的问题回答:“噢,这是……”



又一次,没容他说完,史提芬忽然飞快地将手指伸向了他的脸。



几乎是本能地,巴基躲闪了一下。



但他没有躲过去。


 


史提芬的指尖停留在他唇角一秒钟,然后不轻不重地擦了一下。



“不是血,但我帮你擦掉了。”他对他露出了一个孩子气的天真笑容,像是对他的闪避动作浑不在意似的。



那种怪异地感觉再度袭来。



巴基暗想,或许是因为史提芬如今的块头已经比自己还大了的缘故吧?如果他把他当做一个成年男人,那么史提芬刚才的举动似乎有点过于亲密了。



但看着史提芬无辜的眼神,巴基不由得腹诽: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史提芬的个子再大发育再好,也终究还是他和史蒂夫的弟弟而已。




但如果刚才的动作是史蒂夫做的,他还会躲开吗?



思及此处,巴基下意识地看向此刻被结结实实挡在史提芬身后的另一个大个子。



更令人奇怪了,在史蒂夫盯着自己弟弟背影的眼神中,他看到了一丝不满的情绪。


 


为什么整间房间都弥漫着奇怪的气氛?巴基心想。



几乎是本能的,巴基受不了这种隐隐之间剑拔弩张的压抑,他想要活跃一下气氛,于是从史提芬身前挪开,走到两个兄弟之间的侧面。


 


“嘿史蒂夫,快告诉史提芬你的决定!”他不由得伸手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总归是他自己的事,趁他人在这里,不如直说了吧!”



史蒂夫这才缓和了目光,脸色稍霁,说道:“史提芬,我们打算送你去大学。”



史提芬的表情看起来像是遭了当头一棒一般。


 


这太令人诧异了,巴基心想,难道送他去上大学不是一件该令他喜形于色的好事吗?


 


史提芬飞快说道:“我可以不……”



“不可以!”史蒂夫严厉地打断了他,“我和巴基马上就要工作了,所以钱的事你不必操心。你不是一直都想学商科吗?据我所知,你的成绩一直都很优秀,所以我想送你去宾夕法尼亚大学。”



“我不想出去。”史提芬坚决地说道,“我在加州念大学就可以了,我不想离开家!加州理工也很好!”



“加州好几所大学都不错,但它们都不是最好的商科学校。”看着自己的弟弟,像是想要循循善诱一般,史蒂夫放缓了语气,但听起来却仍然不容拒绝地说道,“史提芬,你知道我们一向日子过得不容易,但现在终于有了机会和能力,你一定要去最理想的大学——这难道不是你从小的梦想吗?”



“可我现在认为待在家里也很好!”史提芬的声音忽然尖锐起来,“史蒂夫!你这是在逼迫我离开加州——你是在赶我走?!”


 


“你怎么能这么想?我这是为你好!”史蒂夫的语气听起来有一些暴躁了,“男人早晚得离开家乡出去闯荡!更何况你每年暑假都可以回家!你怎么能认为你的哥哥会故意赶你走?”



“巴基!”史提芬忽然调转矛头,看向巴基声嘶力竭地质问,“你也这样认为?你也想让我走?”



他看起来甚至有点绝望了。



巴基困惑极了,他不明白为何史提芬竟然会反应如此强烈却并不能拿出一个值得信服的不离开家的理由,因为史提芬看起来肯定不是一个恋家的人,而且今天他们兄弟之间的气氛……


 


他们以前并不是这样的吧?


 


当自己不在时,难道这对儿相依为命的兄弟之间竟然是如此相处的?



虽然其实身为一个“外人”本不应该卷入这场兄弟之间的纷争,但巴基毕竟是看着史提芬长大的,他感觉自己有义务对他负责。


 


他只好对史提芬温言说道:“史提芬,听着,我同意你哥哥的观点,如果你想学商科,既然条件允许,为什么不去试试呢?其实你知道史蒂夫确实是为你好,对吧?你在任性什么呢?”



在这一瞬间,史提芬的眼神忽然一黯,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眼睛中熄灭了一样。



但他仍然用幽深的眼眸盯着巴基看了很久,久到巴基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竟然会被一道目光盯得浑身发毛,甚至差点想要后退几步。



“好。”史提芬忽然说道,“那就如你们所愿。”



他低头看看手中那罐尚未打开的啤酒。



此时,那罐啤酒已经失去了曾在巴基手中时凉爽的温度。



史提芬赌气似的将啤酒用力丢在史蒂夫的床上,最后回头看了巴基一眼,冲出房间用力甩上了门。


 


在他离开的一瞬间,巴基感觉自己仿佛从一场窒息中缓了过来。



“你弟弟今天怎么了?”他不由得松了口气,同时疑惑地看向史蒂夫,“他以前脾气没这么差吧?上最好的商科学校不是一直都是他的梦想吗?我本以为他会挺高兴来着……”



史蒂夫低头看了看被丢在床上的那罐啤酒,又抬头看了看满脸疑惑的挚友。



史提芬在窗台边对他的奇怪质问,和他刚才有意无意抢走啤酒又伸手去擦巴基嘴唇的动作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青春期而已吧。”他终于还是对挚友笑了笑,“可能是咱们俩从小给他的依赖太多了,他变得任性了。唉,他也是时候脱离我们自己出去闯闯了,毕竟他是个男人。巴基,随他去吧,不用担心。”

但谁也没想到,这一句“随他去吧”,就是整整四年的大学时光。



史提芬终究还是听从了史蒂夫的话,离开家乡远赴费城。


 


但整个大学期间,史提芬赌气似的从来都没有回过加州,只是偶尔打电话回来淡淡地问候几句,顺便报个平安。

而史蒂夫和巴基则被分配到了洛城警署的特别行动队。由于两个人工作十分努力,他们的职业生涯可以说是十分顺利。

本来三个人的人生都可以继续平静无波下去,直到变数出现在四年后史提芬的大学毕业典礼上。

作为亲属,史蒂夫和巴基一同去参加了这场毕业典礼。


 


史提芬对两个哥哥神情礼貌又淡漠,史蒂夫有些不满,但在毕业典礼当日他并不想找麻烦,只是想着或许回家之后兄弟俩应该来一次促膝长谈,解开这个长达四年的心结。


 


但在仪式开始之前的等待过程中,史蒂夫注意到,有个在与史提芬说话的同学,一直神情古怪、眼神躲闪地偷看巴基。

“嘿,这不是你钱包里那个……”他的同学话说一半,就被史提芬猛地抓住,两人一起走了开去。

巴基对此浑然不觉,史蒂夫没有惊动他,只是让他留在原地等自己去一下洗手间,然后他几乎是动用了工作中跟踪疑犯的手段飞快又悄无声息地跟上了史提芬和他的同学。

他们在一个拐角处停下了,史蒂夫躲在拐角另一侧,屏息听到自己的弟弟恶狠狠地对他的同学说出了一句令他心惊胆战的话。


 


他说:“敢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你。”

可怕的是,由于工作原因接触过很多罪犯和极端分子,史蒂夫完全能够分辨出这句威胁并不是一个大学生之间的耍狠玩笑——史提芬是认真的。

史蒂夫无法再让自己继续躲藏下去了,他直接从阴影中走了过去。

哥哥的突兀出现令史提芬一时之间僵在原地,与此同时,他那个被吓坏了的同学趁机溜走了。

甚至都没有过多询问什么,史蒂夫像制服罪犯一样只用了几招就将史提芬从背后用力压在了墙壁上,然后从他的裤兜里粗暴地搜出了他的同学提到过的关键词——“钱包”。


 


“嘿!史蒂夫!”史提芬忽然大力挣扎起来,“我劝你最好别乱动我的东西!”


史蒂夫当然不会听他的,他立刻打开了那枚钱包。


 


一张不同寻常的照片轻飘飘反面朝上掉在了草地上。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史提芬猛地挣脱开史蒂夫的钳制,闪身过去想要抢先捡起那张照片。


 


但史蒂夫矫健的身手令他没有任何机会——他一把就撞开了史提芬并捡起了照片。


 


“别看!”被史蒂夫撞到一边的史提芬大喊了一声,“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但已经来不及了,史蒂夫已经将照片翻了过来。




那种滋味史蒂夫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但那绝不是后悔。可确实,他多么希望自己不曾看到过这样一张照片。


 


照片里是巴基。


 


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巴基。



照片中的巴基看起来似乎是裸体——至少上半身肯定是。


 


他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是睡着了,脸色和身上的皮肤却红润得有些不正常,而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身下睡着的床单和枕头都明显是宾馆里常用的那种。


 


而且,那些床上用品看起来有点凌乱,配上巴基身上不同寻常的红晕和昏黄的灯光,整体气氛看起来有一丝诱人的淫靡。




“怎么回事?”史蒂夫压抑地问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丝颤抖。


 


他给了史提芬大约三秒钟时间解释,但史提芬保持沉默不语。


 


三秒,显然已经是史蒂夫此刻能够忍耐的极限了。


 


下一秒钟,史蒂夫暴起,拎起史提芬的领口再一次狠狠撞在了墙上。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在哪里?你怎么会有他的这种照片?”像是审讯犯人一般,史蒂夫尖刻地质问自己的弟弟,“你留下这张照片的目的是什么?”




出乎意料地,之前看起来还有些紧张与害怕的史提芬,此刻看着史蒂夫眼睛中燃烧着的灼灼怒火,却忽然轻轻笑了出来。


 


“我没在和你开玩笑,史提芬·罗杰斯!”看着史提芬诡异的笑容,史蒂夫从心底窜出一股无明业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这是一个宾馆。”史提芬顿了顿,刻意欣赏了一会儿哥哥脸上的表情。


 


“噢,可怜的‘史蒂维’,你为什么还要继续问下去呢?我以为这件事挺明显的了。”他恶意地学着巴基对史蒂夫的昵称,再次对史蒂夫丢出一个惊雷,“我真奇怪,你养了我这么多年,竟然对于我其实是一个同性恋这件事一无所知?”



“你是同性恋?”



“我当然是。而且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是了。”


 


史蒂夫的脑海中闪过千言万语。他眼神可怕地瞪着弟弟近在咫尺的脸,剧烈的喘息令他健壮得夸张的胸肌上下起伏,平日里温和坚定的蓝眼睛此刻几乎暴躁得几乎要冒出火来。


 


终于,他又咬牙问出了下一句。



“巴基也是同性恋?”



史提芬不由得一声冷笑:“你和他那么亲密,为何不当面问他自己?”


 


史蒂夫看起来像是非常想要揍史提芬一顿,而史提芬则是一脸挑衅地看着此刻如同炸毛雄狮一般的哥哥,似乎并不在意史蒂夫会对他怎么处置。



又过了好一会儿,史蒂夫才又问道:“你们……睡了?”




史蒂夫并不知道,自己纠结万分问出的这个问题,史蒂芬已经等待已久。



“天哪!”史提芬故意恶劣地笑出声,“我真想不到,正气凛然的史蒂夫竟然会问他的弟弟这种问题。”



“所以你们睡了?!”史蒂夫又问了一遍,他暴躁得简直不像他自己了。



“你有什么资格问这个问题?这是我们的隐私——我和巴基的,我们两个人的隐私。”史提芬故意将重音放在了“我们两个人”上面。



“我他妈是你哥哥!”史蒂夫气急败坏地说道。



“哦?你的意思是,因为你是我哥哥,很关心我,所以才会在现在揪起我的衣领像审犯人一样对付我?”


 


“你想说什么?”


 


“我只是很想知道,如果这张照片里的人不是巴基,我平日里一本正经的哥哥还会不会这样激动不安?”



“史提芬!”史蒂夫手臂上青筋暴出,气得浑身发抖,“别耍花样!回答问题!”



“好吧好吧,史蒂夫·罗杰斯,如果你非要求到一个答案的话——听好了,我们睡了。”



史蒂夫脑子里发出嗡的一声闷响,同时感到一阵眩晕。


 


这阵眩晕令他松开了对史提芬衣领的钳制,甚至还倒退了几步。



“怎么?无法接受了?不能相信你最好的朋友和你的亲弟弟睡了?”史提芬终于得以站直,他随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看着一脸震惊的史蒂夫,不由得牵起了唇角。




他故意对着史蒂夫舔了舔嘴唇。




“而且,是我睡了他!对,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史蒂夫,我睡了你最好的朋友巴基·巴恩斯!你都不知道他的滋味有多甜……”


 


所有理智在一瞬间消失。


 

手中的照片被撕得粉碎,紧接着,当史蒂夫终于反应过来时,他的拳头已经狠狠挥在了弟弟脸上。


评论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