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配合你的表演(一发完)

深爱塞包的咸鱼🌚:

巴基曾经以为史蒂夫是剧组请来的临时演员,直到他发现史蒂夫是一个贴心的绑匪。

 

◆01

 

这是山姆·威尔逊第五次被威亚吊着撞到墙上。

这也是整场演出里巴基最喜欢的部分——他恼怒地大吼“离我远一点”然后山姆立刻“飞”了起来并毫无悬念地撞到身后的墙上。山姆扮演一个受害者,而他是一个能力失控的变种人,可以这么说。

人们立刻买账,相信他们的故事并尖叫着迅速逃离现场,连咖啡都顾不上带走。

然后巴基继续他的表演:抓扯自己的头发、瞪大双眼、像个十足的疯子、对突如其来的“能力”感到恐惧、无法控制自己、然后他身旁的桌椅会在他的“能力”作用下移动,尖叫声此起彼伏。

巴基知道他们的表演非常成功,如果观众看不到前期的准备和山姆身上的绳子,多半会相信他们的故事——拥有超能力的人真实存在。

这很考验演技,尤其是看着人们四下逃窜,哭泣尖叫,颤抖地拿着手机拍摄录像的时候,巴基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不笑,唯一的办法是沉浸于表演中,比无知的观众还要相信自己确实拥有超能力而且濒临崩溃失控的边缘。

就在巴基被一位女士撕心裂肺的尖叫声逗得快要笑场的时候,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出现在他五米之内的地方,大叫着“控制你自己”然后猛地将他扑倒在地。

巴基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磕破了,下意识地挣扎,结果男子狠狠地将他按在身下,用自己的身体把他包围起来,同时对围观的群众大喊“躲远一点”、“离开”。

“放开我!”

“请控制你自己……”

操,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巴基觉得自己快无法呼吸了,那男人把他当成了什么,快要引爆的手榴弹吗?

拜托,这样的剧情连他都不愿相信。可剧组的人并没有上前调解,在混乱中巴基突然想到死死压着他的男人很有可能是剧组请来的临时演员。

这下,那些抱着一丝理智不愿相信这个故事的人们都开始窜逃了,这个鲁莽的男人一定在扮演一个鲁莽而悲壮的英雄角色。

但是有必要那么逼真吗?巴基晕乎乎地想,他快要喘不过气来,挣扎也是出于人类本能。然后他被拉起来,远离了片场,努力挣扎了一番(他大概揍了临时演员一拳)然后陷入了黑暗。

那是他和史蒂夫初遇的全部过程。

 

◆02

 

伴随着头晕目眩的宿醉感,巴基睁开了眼睛。这感觉真是糟糕透了,他的脑袋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碾过而他的手臂有明显的淤青。

等等,这是哪里?

巴基甚至没有力气睁大眼睛观察这个房间,他只想好好拼凑他的脑袋然后睡一觉。他下意识摸了摸他的口袋,唔,他的手机哪里去了?

“你还好吗?”

巴基认得这个声音,不久前他才差点被它震聋双耳,只不过这一次听起来非常友善和温柔。

“还好……这是哪里?”巴基勉强坐起来,用无法完全睁开的眼睛看到声音的主人——那个临时演员。哇,他的身材真的很辣。就是这样,少穿几件衣服,那肌肉的手感一定非常棒。

“抱歉,我正要找衣服穿。”临时演员可怜兮兮地为自己的衣不遮体道歉。然后巴基注视着那件普普通通的白背心如何覆盖住带着水汽的蜜色饱满肌肉,他不合时宜地咽了口唾沫。

“这是哪里?”

“我们还在纽约境内。”

不好的预感瞬间涌了上来,巴基跳下床,顾不上头疼,拉开了窗帘——操,这是哪里?郊区?什么鬼?

“我不能让你伤害他们,你太危险了。”

男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刺痛了巴基的心,所以这根本不是什么临时表演,他眼前的人就是一个热心的市民,热心又愚蠢的市民。

换一种说法就是,他被绑架了。

“你不能这么做,这是绑架。”

“我想把你交给有关部门但是……电影把它们描写得很黑暗。”

“什么?”

“你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你不想伤害人。”

“什么?”巴基是一个健谈的人,但此刻他真的需要一本厚厚的剧本。

“我相信我可以帮助你,如果你愿意。”

巴基的心怦怦直跳,他知道自己应该立刻和这个男人打一架然后逃出这栋房子,也许有人可以帮助他……也许他打赢的机会不大,因为他正饿着肚子。

是的,巴基的肚子替他做了回答。

“你饿了。”

“是的。”

“我准备了晚餐。”

作为一个被绑架的人,巴基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要求晚餐,但他还不至于蠢到听不懂绑匪的暗示。

“你喜欢披萨吗?”

 

◆03

 

这大概是史上最奇葩的绑匪和最美味的披萨了。

巴基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这么感叹。他们在饭桌上进行了一番谈话,包括诡异的自我介绍,而巴基看着那双真挚的蓝眼睛,不知怎么回事便说出了自己的真名。

“我相信我们可以找到有效的办法。”

“有效的什么办法?”

“控制你的能力。”

巴基觉得自己被黏糊糊的芝士呛到了,“你真的觉得我有超能力。”

“我亲眼见到的,你没有接触便把那个男人甩到了墙上。”

“山姆,那个人叫山姆。我们是朋友。”

史蒂夫的表情瞬间忧伤起来,“你一定也很自责。”

“什么?”

“伤害自己的朋友。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巴基是故意的,他从头到尾都是故意的。但这位甜蜜的绑匪先生似乎认为他是一个受害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确实是。好消息是,史蒂夫相信他有超能力,而且处于失控的边缘。

恐惧,面对未知力量的恐惧是人类的本能反应,而那也是巴基必须利用的,他的秘密武器。

“如果你不放我离开我会伤害你的,史蒂夫。”巴基停止进食,努力摆出一副“我拥有足以毁灭地球的超能力”的姿态,“即使我不想。”

史蒂夫的表情也严肃起来,“我不能让你伤害其他人,他们也是无辜的。”

“你不能拯救所有人。”

“我知道。”

操,该死的,他的演技快要消耗殆尽了。

“你为什么不把我绑起来?”

“我不会这么对你,巴基。”

哦不,绑匪先生叫他名字的方式就好像他们认识了一辈子。巴基感觉自己被剥了一层皮。

“我可以给我的朋友打电话吗,只是……”巴基感到口干舌燥,胃液翻腾,毕竟他提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要求,“只是确认他没有大碍。”

绑匪先生露出了莫名而欣慰的微笑,“当然。”

巴基拨通山姆的电话,他惊讶于自己居然可以背出山姆的电话号码,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山姆·威尔逊……”

“是我,”巴基看了史蒂夫一眼,转过身去,压低了声音,“我被绑架了。”

电话那边传来怎么也止不住的笑声,巴基忍着大吼大叫的冲动,耐心等山姆笑完。

“我是认真的,我不敢相信你们就这样看着我被带走。”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巴基,”山姆依然忍着笑,“我还以为他是剧组的演员。”

“很明显不是!他相信我有超能力而且正在想办法控制——该死的你能不能别笑了?!”

最后巴基恨恨地挂断了电话。

在他的大脑恢复运转并选择报警之前,史蒂夫开了口,“他还好吗?”

“从没有那么好。”

史蒂夫收回了手机,而巴基眼睁睁看着他这么做。因为巴基确定对方的肌肉不是塑料做的。

 

◆04

 

晚饭过后他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影。这是史蒂夫的提议,而巴基因为过分沉浸于自己的思考,鬼使神差地同意了。

根据山姆的笑声和目前的情况来看,巴基似乎并不是被绑架了,除非他遇到了天底下最不务正业的贴心绑匪。

巴基这么想着,接过了史蒂夫递来的爆米花。

嗯,味道不错。

巴基小心观察绑匪先生的表情,在对方被电影情节逗笑后提出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我可以离开这里吗?”

“当然。”绑匪先生轻松作答。

巴基接过史蒂夫递来的苏打水,“你可以开车送我回家吗?”

“当然。”

“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史蒂夫露出了一个窘迫的表情,就好像他不是那个把人打包带走的“绑匪”,他吃爆米花的速度像是在慢放。

“我当时没想那么多。”

“我不需要你的帮忙,史蒂夫,”巴基凑近了一分,他觉得史蒂夫有点怕他,准确来说是怕他的“能力”,“如果我明天不能回到家……”他原本想像一个真正的坏蛋那样狠狠扼住史蒂夫的喉咙,但出于蓝眼睛的诱惑,他忍不住把手往上移了几分,然后成功将这个本该充满威胁性的动作变得可笑无比。

操,他为什么要掐着史蒂夫的腮帮子?

他原本的台词是什么来着?

史蒂夫没有挣扎,只是顺着他的动作调整身体,顺便睁大那双深邃迷人的蓝眼睛。

“我会……”

“你是一个善良的人,巴基,”史蒂夫用一种黏糊糊的、蛊惑人心的甜蜜语气说,“你不想伤害我。”

巴基的手抖了抖,目光也变得躲闪。是的,他不会伤害史蒂夫,因为他没有超能力,他可能打不过史蒂夫而且他享受了披萨、爆米花还有苏打水。

噢,史蒂夫的嘴唇看起来非常性感——不,别看那里!

“难道你不怕我吗?”

“有点害怕。”史蒂夫承认,可他依然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一张俊俏迷人的脸上大写加粗地写着“正义”二字。

“如果你当时就要爆炸我也会那么做。”

“即使我是一颗手榴弹?”

“即使你是一颗手榴弹。”

巴基猜想,自己可能被感动了。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斯德哥尔摩吧?

 

◆05

 

他们对峙了几秒钟,然后巴基想到当务之急是让史蒂夫相信他根本没有什么超能力。

“如果……不,不是如果。史蒂夫,我必须告诉你,我没有超能力我也不会爆炸我只是个演员。”

史蒂夫脸上的表情让巴基觉得他说了一句比“我其实来自氪星”还要扯淡的话。

“你看到的不是真的,是道具组……特效组……总之不是真的。”

“我们只是想观察路人的反应。”

“我们……”

“你可以打电话给山姆,那个被我甩出去的倒霉蛋,他会解释一切,我真的没有超能力。”

“我不会伤害你的,巴基,和别人不一样并没有那么可怕。”

巴基的大脑又一次断线了。

比起证明自己拥有超能力,证明自己没有超能力似乎更难一点。

“你可以不要压着我吗?”

“什么?噢……对不起。”

巴基慌乱地起身,阻止自己看上去更像那个施暴的人,在混乱中不小心按到了史蒂夫的关键部位……

“我要去洗个澡……你可以调你想看的台。”

巴基突然感到羞愧,因为他欺负了史蒂夫。

在水声响起后巴基想到自己应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他看了卫生间一眼,确定史蒂夫还在洗澡后跳起来走向史蒂夫的卧室。他记得书桌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求上帝保佑那里有一台笔记本……

巴基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但他的手抖得厉害,试了两次才把笔记本打开。

操,需要密码……

巴基屏住呼吸,试了“美国万岁”还有“17760704”,根据之前的聊天还试了试“布鲁克林”。该死的,他为什么要猜一个他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人的锁屏密码?

试试“世界和平”?

“你在干什么?”

史蒂夫的声音响起的瞬间巴基差点把那台脆弱的笔记本撕了。他的心跳迅速飚到了可怕的水平,冷汗直冒的他努力暗示自己史蒂夫并不可怕,是的,史蒂夫并不可怕。

“我在……”

“你想上网?”

如果史蒂夫真的是个绑匪,这句话的意思和“你是不是想吃子弹”差不多。

“是的……”

史蒂夫走向他,巴基花了很大的力气才阻止自己把那台脆弱的笔记本当成武器。

然后史蒂夫输入了密码,巴基没有大胆到看着史蒂夫这么做。

巴基在史蒂夫的眼皮底下搜索他们剧组的账号,拜托了拜托了拜托了……

巴基松了口气,因为皮尔斯,他们那个为了演出效果不择手段的导演上传了今天的视频。

那足以证明他的清白。

 

◆06

 

“我觉得自己是个傻子。”史蒂夫在沉默了一分钟之后得出这个令人心碎的结论,他看向巴基,眼里满是歉意,“我一定吓到你了。你的朋友们也一定都在找你。”

巴基想起了山姆爽朗的、没心没肺的笑声,摇了摇头,“不,他们没有。”

巴基很想把自己此刻产生的爱意和同情归结到斯德哥尔摩情结,但他知道那根本不是一回事。他似乎被史蒂夫的善良、正义、贴心还有无所畏惧迷住了,非常不合时宜地被迷住了。

“我明天就送你回家。”

噢,那真是巴基听过的最浪漫的话了。

等等,浪漫?

巴基咽了口唾沫,也许……也许警报解除后,他们可以做点别的?巴基想起了在之前的亲密接触中抓到的家伙,凭良心说确实不错。

等等,他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

“你需要去洗个澡吗?”

等等,等一等,这听上去就好像史蒂夫在邀请他做什么不得体又十分令人心动的事情。巴基的目光从史蒂夫的蓝眼睛顺着史蒂夫的鼻梁滑到那性感得恰到好处的唇峰,又从唇峰移到下巴、脖颈、锁骨、难以忽视的胸肌……巴基真希望史蒂夫没有穿上那件背心,那简直是对他完美身材的一种亵渎。

“巴基?”

“我这就去!”

巴基落荒而逃,否则他就要被绑匪先生散发出的荷尔蒙迷倒了。

热水总能帮助放松紧张的神经,但如果有人在你洗热水澡的时候敲门就另当别论了。

“……怎么了?”巴基努力睁开眼,“有什么事吗?”

“衣服,你没拿衣服。”

巴基看着史蒂夫笨拙地打开门,闭着眼笨拙地放好衣服又笨拙地离开(史蒂夫差点撞到了脑袋),一板一眼的动作成功逗笑了他。

上帝呀,史蒂夫真的非常可爱。

 

◆07

 

史蒂夫坚持睡沙发,巴基倔不过他便顺理成章地霸占了主人的床。

失眠似乎也成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这张床充斥着史蒂夫的气味,巴基没法形容,是一种清新凛冽的,混着薄荷和葡萄籽的香味。这感觉就好像史蒂夫正在拥抱他。

巴基猜想史蒂夫一定在自责,那个甜蜜、恼人又不称职的绑匪先生心地太善良了。史蒂夫是一个非常善良和勇敢的人,否则不会不顾危险将他带离人群密集的市中心。而他似乎也没有明说自己原谅了史蒂夫。

他一开始不该欺骗史蒂夫。

巴基兴奋得立刻跳起来,意识到自己应该先道歉居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解脱感,他疯了,他一定是疯了。

他等不及要和史蒂夫分享这个好消息,不……他不是这个意思。

可现在是凌晨两点半。

巴基强迫自己冷静,把窗全部打开,让夜风吹散自己的兴奋和激动,但他似乎越来越激动了——该死,管他的。

他没有打开灯,蹑手蹑脚地来到客厅,他的直觉告诉他史蒂夫并没有睡着。

“史蒂夫?”

躺在沙发上的史蒂夫动了动。

“你睡了吗?”

“不,没有。”

史蒂夫坐起来,让给巴基一个位置。

巴基忍着揉搓那头乱糟糟的金发的冲动,往史蒂夫的身体靠了靠。

“我想……我欠你一个道歉。”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演得太逼真了。该死,不是这句。他是一名演员,为什么要为了自己的演技好而道歉呢?

“因为我们让你误会了。事故因我们而起,请你不要自责。”

史蒂夫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皱着眉,似乎在思考这个道歉的合理性。

“披萨很棒,爆米花也好吃,电影很不错……你也很不错。”

等等,等一等,他是在和史蒂夫调情吗?巴基很确定剧本不是这么写的。

他们靠得那么近,近得巴基可以看清史蒂夫的睫毛在他的颧骨上投下的阴影,近得巴基可以闻到史蒂夫独有的气味。

作为一个恋爱高手,巴基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

史蒂夫似乎被他吓到了,却也没有推开这个吻。巴基不记得自己那么耐心地亲吻一个人是哪辈子的事,他只知道史蒂夫的反应就好像这是一个突如其来的初吻。

过了很久巴基才知道那真的是史蒂夫的初吻。

直到史蒂夫结束这个吻,慌乱而笨拙地道歉,巴基才发现自己被史蒂夫压在了身下。平心而论,他是一个帮凶。

“你瞧,”巴基喘着气舔了舔唇,“我不仅不会爆炸,还会给你一个吻。”

 然后巴基又给了史蒂夫很多的吻。

 



Fin

 

◆小番外

 

“天呐你终于回来了,我真的很担心你,伙计。”

巴基不止一次想要提醒山姆他的演技真的很浮夸。

在巴基可以说什么之前,一条摇着尾巴的哈士奇从他们合租的公寓里跳出来,热切地舔着山姆的脸。

“噢詹姆斯,你是最棒的。”

“这是什么?”

山姆把兴奋的哈士奇圈在怀里,抬起头,“我收养了它。”

“它叫什么?”

“詹姆斯。真巧,不是吗?”

“我消失了一天,就一天,你居然想用一头哈士奇代替我!”巴基大吼,“我永远不会舔你的脸,做梦去吧!”

如果不是史蒂夫拦着,巴基一定会狠狠踢山姆的屁股的。翅膀长硬了是不是?

“你不是被绑架了吗?”山姆无辜地指出。

史蒂夫突然羞红了脸。

巴基把史蒂夫推出来,“这是我的男朋友……也就是绑架我的甜蜜绑匪。”

山姆立刻换上了另一副嘴角,“噢,我看出来了。又是金发碧眼的……”

这次史蒂夫没有成功拦住巴基。

 

 

 

Fin


非常sweet的绑匪先生



写出来的东西永远和脑洞有天差地别的距离,大家凑合着看吧(手动黑脸)。灵感来自一个视频,就是一个剧组在一间咖啡店布景然后一个演员假装自己的能力失控,路人都吓傻了。那个视频找不到了,sad。如果史蒂夫在场一定会奋不顾身地……抢走自己的未来男朋友(不是)。

用了队一的梗,希望有人能够看出来(手动黑脸)。

比心心。如果觉得这个故事很扯,不要告诉我,我知道的(手动黑脸)。


短篇和一发完合集(持续更新)

本子


评论

热度(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