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35)—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第三局第九层武装保卫科会议中心。


Naireth局长刚从旧金山分局总部回来,刚踏出机场就看到一辆很熟悉的警车。


“局长,Steve派我来接你,请务必先回局里一趟。”Sam抓着车钥匙说。


 


武装科在酝酿一场大动作,走廊被一盏盏高亮的白炽灯照得晃眼。Naireth忽视那些为下一步行动奔走相告的警员,直直地推开了会议中心的感应门。


他的体态健硕,两鬓些许斑白。第三局的高层一向对外封锁了档案信息,谁也不知道这个凝重且威严的男人究竟有多大。


“我希望接下来能听到实质性的进展,另外我还没有拿到Barnes探员这一周的详细报告。”局长开口了,缓缓走向自己的位子。


“行动结束后我会把报告送去你办公室的,局长。”Steve在投影屏前站直,深深地锁着眉头。


再把风衣搭上椅背之后,Naireth和Steve相关的组员坐在会议室的圆桌外。


“那就开始吧。”


 


“本月二十五日晚十七时,也就是一天之前,我组派向波兰的两位檀香山分局特派员归队。”Steve看向一侧的Thor,“他们的归队证实了之前我组的猜想,血清部门确实另有阴谋,涉案足迹不仅仅在美国本土。”


除却Steve本小组的知情人员以外众人一片哗然,这是第三局首次将血清部门摆到桌面上来,而Steve队长显然已经将拳头对准了它。


“为了方便接下来的阐述,请Peggy先为各位梳理一下主要的时间线。”Steve偏过身体给女士让了个道。血清实验的开端就是兽化人横空诞生的根源,作为第三局创始人之一的后代,Peggy收集的资料足以让每个人重走一回历史。


“诸位。”Peggy难得穿了件裤装,弱化了柔美线条后她与自己的祖母一样英气,“我的家族从祖辈就与血清部门打交道。事实上它出现的时间比越战还要早,大家请看投影屏。这张,还有这几张的拍摄时间是一九一九年初。我们可以推断在一次大战的末期,有一部分人注意到最大限度地开发士兵战斗力就能掌控战局的成败。同年血清部门初见雏形,但并不在美国境内,而是在现在的俄罗斯。”


“看吧。”Natasha托着下巴磕轻轻说,“试验最初就是在俄罗斯搞的。”


“没错,这也是为什么越战期间陆军战斗力陡然攀升的主要原因。他们在俄罗斯境内研制出了一种类似于病毒的生化武器,激发了战士的杀戮欲。但很快就有新的问题产生了,这种人造的再创能量不受控制,像飓风一样感染了平民及正常态的美国大兵。”


“那时候的士兵还不能兽化,只是处于感染期。”Natasha又补充一句。


Peggy歪着头颇为赞许,同时也很疑惑。“看来这里有人早就知道了。最早的生化士兵寿命很短,高负荷的新陈代谢不足以撑到返乡。但生命总会自己找路子,那些被感染的健康大兵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到处留情,一九七五年撤兵回到美国本土。下面来看这个。”


 


投影屏的内容快速一换,是一份某个不知名的小镇医院的出诊报告。所有人都为Peggy所拥有的庞大资料库发出一声惊叹。


“进入病发期会有严重高烧和脱水症状,伴随着一种非常罕见的皮下出血症,本土首起有记载的病历就是这份,时间是一九七五年六月。同年年底首批疫苗问世,针对病毒免疫的动物基因研究出的抗体血清,至此全美国感染人数已超过全人口的19%,越南有超过五十万。这批疫苗一经问世就投入量产,药到病除,可怕的副作用在两年之后。”


不知道为什么Steve想起了Barnes的祖母,于是问:“第一批兽化人出现了?他们都是病毒的首批感染者?”


“感染后再接种疫苗的人类都在三年内出现了兽化,这也是纯种兽化人罕见的原因,三代以上的同动物基因限制了纯种兽化人的祖辈必定是首批感染者。兽化人的出现造成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动乱与游行,这些诸位都有了解,略过不提。至此可以说血清部门的实验基本不算成功,他们想要创造动物一样的士兵,兽化人只是他们想要的雏形。”


“在此打断一下,抱歉。”Steve突然站起来,胳膊支在桌面上,“生化病毒的扩散有可能就是计划中的,小数量的人体实验不足以撑起足够庞大的数据。先感染病毒再注射抗体,得到的就是他们计划中的第一代实验结果。”


“我也有同感,这里面太多巧合了。”Peggy暗示Steve先等她说完,并且加快了投影屏的换页速度,“直到一九八五年人类与兽化人爆发了最大规模的动乱,多地有战斗报告出现。一九九一年底暴动结束,社会呼吁人人平等。至此我们将时间拉回到两年前,而在这期间,血清部门没留下任何活动痕迹,它淡出了民众的视线。”


 


Steve走过去接替了Peggy的位置。“下面由我来说,毕竟涉及到本人及本小组一名重要组员。一九九一年后血清部门彻底转为地下实验,他们的野心并没有满足,反而随着纯种兽化人的诞生与日膨胀。纯种兽化人成为他们最想得到的实验体,于是他们将实验速度加快,在三年前卷土重来。他们创造了兽种基因,还想要凌驾于基因之上。”


局长将在座每位的深沉表情都看过一遍,意识到这场密谋的可怕性难以想象。“那他们想要什么?”


Steve果断回答:“想要操控它,兽种基因已经如他们所愿与人类合二为一,但他们无法控制兽化的时间。他们想要士兵拥有野兽一样生长速度,出生就可以兽化,新陈代谢惊人,几年后就可以投入战场。这些是特派员从波兰带回的若干照片复制品,是一九九一年后血清部门在波兰的实验记录。”


“这些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来源可靠?”局长一页接着一页翻看会议报告。


Steve和Thor同时抬头互望,举止传递出对彼此的信心与信任。“这个是我小组的个人行动,所以没有上报。明天会有一份行动报告和Barnes探员的报告一起交给你,局长。”


Naireth的脸色已经开始不好看了。“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先斩后奏,Steve队长。Barnes探员的真实情况上头还不知道呢,我不能替你顶太多的黑锅。”


突如其来的实锤让Steve在组员面前无地自容,但很快又把握了节奏。“下面让我们将时间拉到两年半前。血清部门沉寂多年再次出现,公开召集自愿参与血清实验的志愿者,我通过层层筛选最终注射了三支C血清,试验成功。而Barnes探员几乎在同一时间被绑架,在非自愿的状态下被注射一支R血清,强制处于兽化形态十一个月。半年后一名波兰籍女性遇害,而她的独生女躲过一劫。再过半年,我正式调入第三局武装科,而Barnes探员获救归队。”


说到这里Steve不得不停下,装作只是缓口气的样子。他的演技令在座都相信这是真的,但若是有人上前一步,听听他愤怒的心跳,就知道这位队长努力装出的平静多么不堪一击。


“……四个月后,一具被伪装成枪杀的人类男性尸体被发现。在Barnes探员及情报科的支援下小组顺利摸到了Pierce名下的皮毛染色工厂,并且在地下室找到血清部门的实验痕迹。本案嫌疑人Pierce在审讯的口供中对曾经为血清部门效力的事实供认不讳,但无奈证据不足,我……让他逃了。”


“Steve?Steve!”Sam扭了下脖子,最早看出他的不适,“还好吗?”                                                                                                                      


“我没事。众所周知纯种兽化人极为罕见,出现几率大约为亚种的万分之一。他们的兽化行为更稳定,安全级别全部在B级以上,兽化优势和劣势也更明显。所以他们成为了血清实验的牺牲品。Barnes归队后本组人员整理了十年内的未结案数据,纯种兽化人的失踪率不仅在北美而是在全球性飙升。这也是特派员从波兰带回的一些复刻胶片,我们略过采集过程……先看看这些。”


局长捏住牛皮口袋的线绳往下一扯,数十张黑白复印照片掉了出来,像素不算太高。“如果你们拿到了足以出庭的证据我会很欣慰批准搜查令。”


“那我现在申请来得及吗?”Steve严肃的蓝眼珠闪闪发亮,“这足以再告他四五次了。”


 


Steve的心脏跳得很厉害。照片里的黑白灰乱作一团,拍摄时间全部在他和Barnes接受血清注射之后。一团一团像是人类幼儿坯胎的造影让恶心又头昏的冲动在每个人身体里翻江倒海。显然照片处理成黑白是明智的。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好像被某种强烈的幻觉所淹没,手心烫得几乎烧起来。


“Steve!”Sam又一次叫了他的名字,他们相识已久,每当设定给自己的完美底线被现实挑战或摧毁就会令Steve严重不适。他永远都把自己的攻击性藏得太深,只为了更好的融进人类他的假面具只能越戴越厚,将那些躁动不安的火山熔岩压进地心。


“我很好,我没事。”Steve拍了下额头好让它快凉下来,只有他自己知道刚刚差点儿发生什么。他对血清部门的信任在一年内被撕得一塌糊涂,站错队的罪恶感与自我良知形成两股相互攻击的力量,将压抑进地心的那只西伯利亚猛兽唤醒了。


但他已经不能兽化了,永远不能。哪怕前兆反应仍旧强烈。


“显然那位波兰籍女性的死亡并不是意外车祸,她受聘一家医药科技公司。各位现在看到的才是血清部门真真正正的目的,从一战末期开始计划的每一步都是为了实现它。”


“这是什么?”局长现在相信Steve的确抓住了证据,照片当中Pierce的脸格外好认。而他在录口供时承诺血清部门解散后自己就彻底从商了。


“打个比方,我们将兽化人的诞生比作大计划的第一阶段,C血清和R血清的试验为第二阶段,现在看到的就是终结的第三阶段。他们可能已经得到了想要的基因片段,或重组或修复或者用什么去他妈的手段,他们在制造兽化士兵,像真正的动物一样,不需要等到青春期而是天生就达标的怪物。甚至跨过两性结合,这些胚胎就是证据,他们要的是爆炸性的人口增长。”


Naireth局长将一切尽收眼底,而在他周围,Steve的组员连同本人就像等着圣诞老人分发糖果的孩子,屏住呼吸将双手架在桌上。


“行动目标的地点确定了吗?通知情报科的人没有?”他问道。要是这时候他抬头看一眼,一定会被Steve无限放大的竖瞳吓个够呛。


“Pierce在市郊的据点。上次我们只是潜入。”Steve的嗓子好像很哑,“那次行动有一名特派员伤到了腿部。开会前我已经通知了情报科和后援部随时待命了。”


“所以你这又算是先斩后奏了吧?”局长坐着盯了他一会儿,最终在光滑的桌上敲定了局面,“好好干一票,搜查令会给你们补上。”


“谢谢!”Steve和他的组员一应即合,终于轮到他们给老狐狸好看了。


 


Steve的声音听着特别急促,他来不及等电梯了,顺着楼梯一路飞奔,一边将警员配枪塞进黑色的枪肩套一边把对讲贴在脸上。“所有人员注意,我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允许有伤亡,再重复一边,不允许伤亡,情况有异优选撤退,不用等待命令下达。兽化警员在车上提前做好准备,把防弹衣都加上。”


“嗨,Steve队长,这次你的判断还算准确吗?”情报科的人待命完毕,Rumlow斜靠在车门上,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朝他吼道。


“我现在的情绪不是很稳定,你不想行动前就和我干一架吧?”Steve平息的兽性又打了转回来了,尽管他的理智还在,但动物性决定了这时的他完全忍受不了另一头虎的挑衅。


独断独行的Rumlow适时见好就收,头也不回地踏进车后厢,车门砰地一声响动令人怀疑是否撞碎了玻璃。随后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两分钟后顶着忽红忽蓝警示灯的车队已经完全就位,第九层几乎倾巢而出了。从不同的房车里传出一阵阵野兽焦躁不安的咆哮和低吼,夹杂着在金属车体上磨爪子的声音。


“Steve,你的防弹衣呢?”Peggy开着车与Steve的警车并列一排,探出头问他。


“我不需要。”


“别跟自己赌气,穿上它。”Peggy从车里扔出一件砸到Steve身上,“如果你殉职了,没人能像你那样照顾他。你不想他那样子被别人接手吧?”


Steve抓住防弹背心钻进车门,胸口仍旧砰砰砰地不安,仿佛在借此平息让他悔青了肠子的刺痛。十几名警员都从车里望着他呢。


“注意保持与情报科和后援部的连线,行动一致,别掉队。”Steve踩着油门的脚在颤抖,“出发。”


 


这简直像一阵飓风般的行动。


对讲机里的声音在互相确定着每一号车辆的位置和兽化警员的精神状况。Steve能从另一频道听出情报科的无人侦察飞行器已经到了指定地点,无时无刻不在向武装科传送对方车辆和活动目标人数的热感应编码。


后援部的电话铃声接个不停,连线人员快速敲打着键盘,医疗车的线路汇报与机械校对的声音汇成一团,重复提醒每一位搭档带足兽化警员收工后的必需品和医疗品。


他听到里面有人喊着什么心率监测仪,不耐烦地等着红灯。该死,他明明也有兽化搭档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在确定倒计时足够的情况下Steve仰头看了一眼那该死的红灯。然后取出了自己的手机。他不该在这时候分心,这不是他该做的事情。


但今天自己古怪到反常,他需要给自己来一针镇定剂,或者什么安慰剂。他需要看到Barnes,他需要他。是的,他需要Barnes。


 


Clinton的车跟在Steve车后,满载着后车厢里母狮子的不爽怒吼。


“宝贝儿我知道要你待在黑漆漆的地方很不对但红灯不是你冲我发火的理由,我们不可以闯红灯,知道为什么吗?你如果闯了红灯就会被Steve念叨一辈子的,真的,他真的会哦妈的!Steve吃错药了吗!”


他抓起自己的对讲大吼:“路线改变了吗!汇报你的位置,Steve!”


Steve哆哆嗦嗦的手指几乎不能扣住方向盘,闯了红灯又超速并道,车尾甩出一连串的刹车声。拜托拜托拜托,拜托。他想把手指搭在一起默念。


“……Clinton,是我,Steve,Bucky不见了,他不在屋里。拜托,拜托。”


“什么?你搞什么?”Clinton拿起另一只通话器,嘈杂的呼叫声乱成了一片。


“我说Bucky不见了!他!”Steve的声音不像开玩笑,“拜托……我得去找他,一切按照计划来,你领队!”


Clinton将上身探出窗口,试图寻找队友的踪影。“你搞什么!所有人都在等着你!”


“你也可以!他们没有我在场有你也可以!我现在任命你为临时队长接管此次行动!我得去找他。”拜托,拜托,不要这样,拜托。Steve终于将僵硬的手指勾到了一起,一个完美的掉头加速而去。车载定位接连响起的滴滴哒哒警告一号车已经偏离既定行线,宣告Steve彻底甩开了他的工作、他的队友、他的行动,为一名叫做James Barnes的人。


Steve的身体几乎没有浪费时间就做出的决定。


 


(坚强的树枝)




评论

热度(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