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34)

estalydia:

-34-


 


巴基愣在当场,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能假装自己从未幻想过类似的情景,总有某些瞬间让人无端丧失理智:清晨当他在斯蒂夫怀中醒来,或者午夜梦回时于黑暗里聆听对方悠长的呼吸声,至少在那样的时刻他想要去相信所谓永恒的存在——虽然只有刹那,很快那点安宁就像朝阳下的露水般转瞬即逝了——但毕竟是存在过的。


可是,不该是这样啊!无论如何,永恒不该是这样的,不该如此轻易,只需要他点点头便唾手可得。如果不是斯蒂夫的话,换作其他任何一个人,巴基肯定不会将这种滑稽的提议放在心上,但这就是他啊,斯蒂夫•罗格斯绝对是个言出必践的家伙,巴基毫不怀疑,他既然说出来了,就必定会履行承诺。


正因如此,他反而踌躇了。


“斯蒂夫,这不应该……”巴基试图解释。


“为什么不应该?”斯蒂夫的眉头立刻皱起来,显出三道竖纹 ,这是他犯了倔脾气的征兆,巴基再清楚不过。


“这实在……实在太突然,结婚是件人生大事……”


“啊,我明白了,”斯蒂夫恍然大悟,挠了挠头发,“的确,不该这么随便,我太蠢了不是吗?我应该挑一个更合适的场合向你求婚,至少应该有月亮、香槟和玫瑰花……天哪,我真的太蠢,我今天至少该带一朵玫瑰来!”


“这不是花的问题,这是……”巴基发现自己又在鸡同鸭讲了,他差点忘记了斯蒂夫这不知道是永远能抓住重点,还是永远也抓不住重点的奇异脑回路。


“是我不好,”斯蒂夫还在真心诚意道歉,“其实结婚这主意我也是灵光一现,我为什么早没想到呢?我应该事先做好准备的。”


巴基完全不知该如何作答。


 


“你不会听人话呀?罗格斯,他拒绝你了——好了,这个提议驳回,咱们还是抓紧时间考虑下一个方案吧。”斯塔克突然冷言冷语横插一句。


“不是……”巴基想要辩解,他并非不愿和史蒂夫结婚,只是这件事来得太过突然,完全猝不及防,他总觉得一切不该这么轻易,他不希望斯蒂夫因为一时感动决定和他结婚,他不想他将来后悔——这世上没有什么比破碎的婚姻更可怕的事。


但他还没来得及将自己的想法理清楚、讲出来,就被娜塔莎打断了。娜塔莎径直问斯蒂夫:“罗格斯先生,你当真打算和詹姆斯结婚吗?你的具体计划是什么?”


“啊,我还没有考虑那么多,巴基你觉得呢?你家会有很多人出席婚礼吗?你想去哪里度蜜月?我喜欢科罗拉多大峡谷……”


“谁会去那种地方度蜜月?”娜塔莎忍不住吐槽,“算了你别告诉我理由我真的不想知道,我也不管你们要怎么风花雪月,那个不重要。我的意思是,婚前协议怎么签?你们什么时候去做财产公证?”


“等等,小娜!”根据他长久以来对娜塔莎的深刻了解,巴基突然生出了不祥的预感。


“没必要吧?我们又不会离婚……”在托尼、斯科特以及萨姆不约而同发出的反对声里,斯蒂夫•罗格斯笑呵呵回答。


“那你们就在洛杉矶登记结婚可以吗?”娜塔莎步步进逼,“我建议你咨询你的律师,加州的离婚成本是全美最高的。” 


“当然可以,这没关系的,反正我们不会离婚。”斯蒂夫毫不犹豫答道。


巴基己经彻底傻了。“别这样,小娜,”他试图阻止,“我还没有答应……”


“只是暂时而已,他可以慢慢说服你,反正他总会说服你,这点我毫不怀疑,”娜塔莎双手一摊,“只不过作为你悲催的经理人以及保姆,你想不到的东西我要替你想到,今天你奋不顾身跳进这个泥坑里,明天当真失业了呢?或者后天你们两个突然过不下去了,作为经济上的绝对弱势方,到时候谁来确保你的权益?搞清楚,这是现实世界,不是罗曼蒂克的电影情节,如果你俩之间只能谈情说爱,连个‘钱’字都不能摊开来讲,趁早别玩过家家的游戏了,你们走不远的。”


“我同意你的看法,罗曼诺夫女士,”斯蒂夫诚恳答道,“巴基的确因为我承担了不必要的风险,如果能够有所补偿,绝对是我的荣幸。”


 


“我不赞成!你们这是趁火打劫!”托尼•斯塔克立刻站起来表示反对,不过显然没人在乎他的意见。至于萨姆和斯科特,此时相视无言,满脸都是苦笑,在听到斯蒂夫回答的那一刻,他俩就已经放弃抵抗了。


“等等!”巴基知道自己必须力挽狂澜,“重点不在这里,这决定太轻率了。”


“对!”斯塔克立刻随声附和。


巴基不管他,继续说下去:“无论如何,结婚都是一个严肃的决定,不是什么‘解决方案’,路是我自己选的,我能承担一切后果……”


“结婚当然是种解决方案,别忘了这里可是好莱坞,”一直沉默的布洛克•朗姆洛冷不丁发言,“你以为你们是这里第一对用结婚来解决问题的人吗?而且现阶段,它的确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对你们两个都是——你说对不对,斯塔克先生?”


这明显是在挤兑,托尼•斯塔克大怒,他狠狠瞪了朗姆洛一眼,犹自强辩:“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尊重当事人的意愿,我们难道就不该听听巴恩斯先生想说什么吗?”


几个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一句赶着一句,话到这里突然冷场,所有人面面相觑,终于品出不对味儿来。怎么好像斯蒂夫和娜塔莎、朗姆洛是一边的,巴基的盟友却成了托尼•斯塔克?


 


“行了,你们都闭嘴吧,”巴基终于忍无可忍,他径直对斯蒂夫说,“抱歉,但这进展实在太快了,我觉得我们两个谈结婚还是太早。”


“哪里早?”斯蒂夫正色反驳,“我父亲和我母亲约会第三次时,他们就决定结婚了。”


“斯蒂夫,我们……我们不一样,现在是特殊时期,大家都处在一种不正常的紧张状态下,你有没有想过此刻做的决定也许不够理智?”


“的确,现在是特殊时期,我们休戚与共,背靠背对抗全世界——那我们结婚难道不是理所当然?还有比这更充分的理由吗?”


巴基语塞。


斯蒂夫满脸严肃,追问道:“难道你当真不愿意和我结婚吗?”


巴基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斯蒂夫的脸色立刻和缓:“那你在担心什么?巴基,告诉我。”


“我……我不知道,我从没考虑过这个。”


“那你现在开始考虑好了,给我一个你不肯点头的理由。我们找出原因,然后解决它。”


巴基依旧沉默,许久之后,他问:“那你和我结婚的理由是什么?”


“我爱你啊,”斯蒂夫毫不犹豫回答,“而且我知道你也爱我,相爱的人就该永远在一起,这是宇宙法则。”


巴基几乎被他逗笑了。


“你啊……”他叹息着。


“所以我们两个应该结婚,这就是宇宙法则,”斯蒂夫愉快地微笑着,“你死心吧,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你走了。”


 


介于宇宙法则最大,所有人最终反对无效,于是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在巴基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事实的时候,他已经被周遭无数双手抓起来,一把抛进了湍急的漩涡里。


“别想那么多,”娜塔莎告诉他,“你的任务就是专心谈恋爱,然后秀给大家看闪瞎一片狗眼就够了,其他都是我们的工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要相信专业人士。”


巴基哭笑不得:“你俩不会真打着让我等五年然后打官司分财产的主意吧?”


娜塔莎板起一张脸:“你有那本事吗?不是我小瞧你,你以前总是免费大赠送,我们现在只不过替你要点成本费回来。万一他哪天对不起你了,你也不白折腾这一回。”


巴基心头一暖:“谢谢你,小娜,应该不会的。”


娜塔莎的表情和缓下来,伸出手拼命揉乱他的头毛:“我知道不会的,你啊,真是个笨蛋。”她说。


 


发布出柜声明之后的第三周,斯蒂夫•罗格斯首度公开发声,他选择的场合毫不出人意料,甚至可以说是绝佳选择:他上了王牌主持人艾伦•德杰尼勒斯的日间脱口秀。


在足足四十五分钟的专场时间里,他回顾了自己多年以来柜中生活的酸甜苦辣,他向公众忏悔自己为了隐瞒真相说过的那些谎言,以及解释为什么最终下定决心面对真实的自己。


“……其实我当时并没有想太多,”斯蒂夫面对艾伦侃侃而谈,“引发如此大的一场风波也绝非本意。归根到底,喜欢同性还是异性只是我的私人问题而已,我不想伤害任何人,我曾经努力过想要去爱我的‘前女友们’,像合格的情侣那样去爱她们,她们都是那么好的姑娘,但很遗憾我做不到,这是我唯一感觉抱歉的事,我活该一次又一次被甩。”


观众们发出善意的笑声。


“我只是觉得不能这样,太累了,太痛苦了,也许我的抗压能力比较差劲吧,我总会想这真的值得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保持紧张状态,持续演戏欺骗所有人,甚至也欺骗我自己,到最后必须靠助眠药物才能入睡,这一切真的值得吗?”


“我其实没那么高尚,我也不勇敢,如果我足够高尚勇敢,一开始我就不会选择藏身柜中……只是我觉得,这代价实在太大了,真的不值得。如果连觉都睡不好,那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呢?”


观众席响起断断续续的掌声,艾伦也在鼓掌。“虽然你不肯承认,但我依旧觉得这是了不起的勇气,”她评论道,“没有什么比直面自己更困难的了,你知道自己鼓舞了多少人吗?性向是上帝赋予我们的特质,但直到如今还有许许多多孩子不敢正视,是你给了他们勇气。”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我突然感觉压力好大,看来我必须要努力活得更幸福才行。”斯蒂夫笑着说。


“那必须要幸福。”艾伦也笑了。


 


“……好,时间差不多了,感谢你陪我们度过愉快的时光,让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吧,接下来有什么计划,斯蒂夫?”


“我想大家多多少少也能猜出来,我的人生和事业都到了一个关键时刻,所以我打算停下脚步休整一下,顺便处理点私事。”


“哦,我最喜欢这个词了,‘私事’!方便在这里透露一下吗?”


斯蒂夫在电视屏幕中笑得灿烂无比,直欲颠倒众生,满满的幸福感洋溢在他脸上。“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要结婚了。”


 


演播间瞬间沸腾,观众们惊声尖叫起来,甚至连艾伦•德杰尼勒斯本人也讶异到丧失了自控力。


“斯蒂夫,你这坏家伙!”她一边抚着胸口,一边止不住咯咯笑,“你竟然瞒得这么紧!上帝啊,这下子你在惹哭了一群姑娘之后,又让一堆男孩儿心碎了,那个幸运儿到底是谁?”


“其实我没想刻意隐瞒来着,我发誓,”斯蒂夫连忙解释,“只不过我刚刚求婚成功,我也没想到会成功。”


观众们拼命尖叫,吹着口哨,现场一片混乱。


艾伦大笑着:“我不信!那个幸运男孩儿有开心到昏倒了吗?”


“还真没,”斯蒂夫也笑,“事实上我死缠烂打他好不容易才答应的,简直狼狈得要命,我没准备戒指不说,连朵花都没带,然后被他揍了一顿。”


观众们简直兴奋到快发疯了。


艾伦一边大笑,一边看表:“上帝啊,太遗憾了,我们的节目马上就要结束——广告商最大,大家都懂的,不过你等着——斯蒂夫,你肯定是故意的,这种事最后才说,我不会放过你……”


恰恰好,这一期《艾伦秀》就在这种近乎疯狂的热烈气氛中落了慕。不啻于一枚深水炸弹投入了刚刚平静下来的湖面,炸出一片狂涛巨浪。


 


“……这回总算没那么白痴,”针对斯蒂夫在脱口秀上的表现,托尼·斯塔克罕有地给出了一个正面评价——当然,是以他自己的标准。


“你现在还觉得他俩不该结婚吗?”一旁的布洛克·朗姆洛笑道,“你看,好处显而易见,比起受道德感驱使跑出来争当彩虹旗代言人,还是深陷热恋无可自拔才不得不出柜的人设更能博取路人好感,毕竟真爱无敌嘛,大家不都爱这种调调?”


“我什么时候觉得他俩不该结婚了?”托尼怼回去,“我只觉得你们要价太黑,开口就是八位数。”


“赡养费能有八位数?那可真是意外惊喜,”朗姆洛笑道,“不过你真的认为他们有一天会打离婚官司?”


说到这里,两人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房间一角的斯蒂夫和巴基,没有十秒钟又不约而同转了回来,脸上挂满黑线,实在太腻歪了辣眼睛。


“一对白痴。”托尼总结。


“同意。”朗姆洛说。



评论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