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第三类报告(连载33)—禁欲年下攻与胡子拉碴糙汉熊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Barnes探员近来表现良好,状态稳定。出警期间的兽化状况均在合格分数以上……”


Steve坐在驾驶位上敲电脑,此时的时间是晚上三点四十分,很快就到四点整。手机闹钟提醒他喝足了水,马上就到深秋,显然史蒂夫的身体对水分的需求量也逐步增加着。今天他与某位漂亮的佳人有约,出于对这位女士的尊敬史蒂夫从三点等到了现在。


他还没有生气,毕竟他曾经等过一次更久的。


Barnes还在冬眠,到今天正好六个月了。起初Steve还心怀侥幸,认为间隔远久的案例不会重现。曾经的确有一位兽化人实验体进入了永久性的冬眠,但那毕竟是遭受过非人对待后的应激反应。


Bucky不会睡那么久,在头两个月Steve对此深信不疑。


但随着一天接着一天的重复,Steve偶尔也会被自己的想法吓得心惊肉跳。如果R血清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不可逆的改变,其实Barnes和那个实验体就没有差别了。


 


Barnes睡着,和之前的每一天一模一样。他睡得很沉,很乖,不再给Steve添任何的麻烦。表弟们的到来给Steve家里增添了很多从未有过的生气,他们毁坏东西的能耐不输任何人,有时会故意给Steve捣乱。偶尔也会邀请Steve一起看看球赛转播。在他们眼中Steve就是个不懂娱乐与体育的土老帽儿,必须手把手地教会他看一场激动人心的球赛。Steve没看过任何一届美国偶像,却在两头熊的威胁下补齐了八季。


现在他偶尔也能跟着收音机唱一两句金曲,说说自己最喜欢哪一季总冠军。他最喜欢第八季预选赛中的一个双人组合,声音沙哑粗狂,自弹自唱老式布鲁兹。但很遗憾在他打电话过去投票支持之后这个组合就被淘汰了。


他给Barnes泡热水澡的事没瞒住多久,表弟们表示对史蒂夫的话一字不信。让自己的表哥昏迷着和这个男人泡在浴缸里,世界上没有比这个更危险了。但Steve拿出有力的书面材料让他们相信最起码自己的努力方向是对的。


于是Barnes泡热水澡的事儿彻底落在他们自家人的手里。聪明的Steve也会为自己争取好处,比如他仍旧可以坐拥美熊在怀,他们还睡在一起。


从排斥到接受,再到现在,Steve彻底习惯了有Barnes的生活。说是报复也不为过,他甚至比John或Jeremy更了解熊的生理常态。毕竟冬眠不是小事,Barnes完全不吃不喝,靠减缓新陈代谢和自身能量维持心跳,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两个大男孩儿终于发现Steve偏执狂的一面,他会在小册子上记录表哥的一切,早中晚的腋下体温、心跳频率和每一天的体重。他们听过经常和罪犯打交道的人会受影响,若不是那一屋子的奖杯勋章,他们几乎要把Steve当变态了。


但犯罪心理学没有告诉他俩,奖杯和勋章往往不代表任何,甚至相反,完美主义者的犯罪几率远高于闲逛懒散的人群。他们更意想不到每晚亲手擦干净的Barnes会在被子里接受体内温的测试,Steve有一支专门测量这个的温度计,从他听了讲座得知冬眠苏醒的前半个月熊会从体内升高血液温度就测上了,并且乐此不疲,就很坚持。


 


遗憾的是Barnes暂时没有要醒的征兆,Steve没看过什么童话故事,却很想幼稚一把。如果能用一个早安吻将这头美人熊吻醒,他这辈子就再也不说格林安徒生是瞎扯淡。


一开始出于负罪感他迫切希望Barnes赶紧醒,现在,Barnes再不醒他可能也想一起睡过去。人的后悔总来得太晚,自责和悔恨裹住了Steve的双腿让他止步不前。他不知道该从哪一天的自己改起,是从嫌弃Barnes用了自己的浴室那天还是给他养仓鼠那天,还是笑话他狼吞虎咽那天起。


当他意识到自己正在发生什么的时候生活已经翻天覆地。冬眠的熊醒来就要喝大量的水,Steve甚至搞了个什么恒温箱以备不时之需。他可以熟练掌握鱼肉与蜂蜜的烹饪方法,这样家里两个小子就省得每顿吃披萨薯条。他觉得自己做好一切准备和熊度过余生了,只是这头熊还没睡醒。


他把这一切当做自己的报应,自己应得的报应。


他现在最怕的就是熊醒了却不要他了。


 


“打扰?”Steve要等的佳人翩翩来迟,敲了下玻璃就跑到车头前确认车牌号码。


Steve把编了一半的虚假报告保存好,这也是他收获的一大技能之一,给上级睁眼说瞎话。


“你好。”Steve走下车,还以为女孩儿穿了高跟靴子,很快他意识到Jennifer就是这样高,果然熊科兽化人都比较高大。


“抱歉我们都在准备,毕业舞会的意义非凡……如果我没有搞砸的话。”Jennifer没有John或者Jeremy那样不认生,虽然Steve和她保持每周一次的通话,但大个子女孩儿还是有些害羞。她指的准备应该是脸上很不熟练的妆,没准儿姑娘们是相互画的。高中毕业舞会在少女的世界比成人礼还重要,她们要离开枯燥的作业,挥挥翅膀变身性感美丽的小鸟。


Jennifer身上的某种特质跟Barnes真的很像,她正处在少女与熟女的交界线,假睫毛和耳环都很性感,可举动骗不了人。特别是骗不了一个当警员的人。


“给,小熊软糖,要吃吗?”Steve早已掌握这招秘诀,“是夹心的。”


“谢谢!我正需要这个!”Jennifer的肩膀瞬间松懈,抓过糖果,一边吃掉一边观察Steve的样子,“……你跟我想的不太一样,让你等久很抱歉。宿舍的女孩儿都很兴奋,也很期待,还有特意去做裙子的。我真得很紧张,Bucky答应过会来参加,我还以为今天自己完蛋了。”


Steve有点儿尴尬地挠挠脸,毕竟人家哥哥不能出席都赖他。“不用谢……你完全可以早一个月说,这样我就不是翘班开两个小时车赶来,换身配你的衣服。裙子很漂亮,也是定做的吗?”


“谢谢,这是Winifred婶婶给我做的。”Jennifer撩了下裙摆的珍珠挂饰,完全没注意Steve那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继续展示Barnes母亲的缝纫手艺,“很漂亮,对吧?我想我该减肥了,Lucas说我再瘦一点儿会更好看。也许就是这个原因他不邀请我当女伴。”


和同龄人比较Jennifer的确不苗条,见识过她整个家族之后,Steve更确定这就是她的标准体型了。“你不需要减肥,别听他的。没准儿他是害怕你穿上高跟鞋比他还高,你不需要。”


“哦,谢谢……”Jennifer的脸很饱满,额头鼓鼓的,看得出来今天小姑娘是精心打扮过,“Bucky他还好吗?还和昨天一样?”


“嗯,我的手机接了监控频道,要不要看?”Steve十分感激Jennifer没有来一勾拳,自己把人家哥哥搞昏迷了确实欠揍,“这个是厨房,这是客厅,然后是楼梯……”他把每个摄像头的频道都点了一遍,最后停在卧室,“……很抱歉,把你哥哥搞成这样……”


Jennifer的眼睛几乎贴在屏幕上:“他在哪儿?”


“就是……床上那个胖胖的鼓包。”Steve指了下,“他还在睡,体重轻了十四磅,我很担心继续下去要怎么办……”


“希望我可以替他瘦……再下去他会撑不住吗?要喂他喝营养液?牛奶?”Jennifer比了个喝水的姿势,跟着Steve瞎出主意。


“这不行,我还考虑过胃部导管。但熊冬眠期的肠胃不太工作了,喂他喝东西恐怕会不消化。”


“所以……”Jennifer开始觉得问题严重了,“如果找不到办法Bucky会有事吗?”


“我不会让他有事。”Steve每一天都这样警告自己,也许是作为一手促成现状的导火索这句话的说服力不大。他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赶去参加舞会的小姑娘高大。


“我很抱歉。”他突然很无力了一下,搞砸了全世界。


Jennifer抿抿嘴巴:“好的,这不怪你。”她不可思议的点头,算是接受了Steve毫无保障的后悔。


“你不怪我?如果你想揍我不用担心,我连你哥哥的拳头都吃过了,扛得住。”Steve搞不清楚她是怎么想的,Jennifer也是一头熊呢,虽然她的卷发挡住了脖子但Steve可闻得出来。这姑娘是头分化没多久的小熊。


每当Steve想到分化,脑袋里就会有自己想象出的Barnes退去人形、膨胀成一头湿漉漉毛熊的样子。瞬间他的喉咙里充满了哽咽感。


“不是你的错。我们从不冬眠,Bucky会这样完全是因为出了事。虽然第三局没有给我们解释但绝对脱不了干系,我只怪让他真正受到伤害的人。”


羞愧从Steve心底蔓延出来,直至占据了他的全身。他最近把自己忙成了个陀螺,现在看上去不怎么样。毫无进展的案情令他焦头烂额,Thor和Loki去了Nina的出生地寻找有关她母亲和她生活过的蛛丝马迹。他敢肯定忙了八个小时的自己早不是出门那样,也许身上还有汗味。


“对不起,我……”Steve收回想拍拍Jennifer肩膀的手,挠起了后脑勺,该死,“你哥哥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我很愿意替他出席你的毕业舞会,只是穿得太糟糕了。如果那个什么Lucas来笑话你的舞伴希望别介意。”


Jennifer十分诚实地肯定了他的说法。“的确,你穿得是不怎么样,现在全校所有人都会知道我的舞伴是个警员了。不过Lucas……他不会在意,去他的。”


“真的吗?”


“如果他笑话我们的组合该怎么办?”


Steve很满意小姑娘的诚恳,给他展示了一下警员衬衫的标准配置。“那就去他的。”他的枪套背带还没有摘呢。


Jennifer第一次见到真枪猛吸一口凉气,眼睛瞪得圆圆的。她有一个小巧精致的鼻子,可爱的雀斑星星点点洒在颧骨上,与脸上的高光亮粉相互呼应。从她的反应来看有过一刹那的害怕,但很快这种害怕就变成炫酷逼人的小虚荣。


“酷!这下我会出名的,她们会羡慕死我。”在她挽过Steve的小臂时,Steve确定这姑娘真的就比自己矮半头啊,了不得啊,Barnes家的基因。


了不得。


 


夜幕降下后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Steve的院子门前,十分娴熟地绕过修改过的围栏和报警系统,领着身后大腹便便的女人进了正门。


“就是这里了?”女人挺着大肚子很不方便,脸上有一些浮肿。齐耳短发有些自来卷儿,走上台阶就开始谨慎起来,嗅个不停。


“真的真的真的是这里,我没有瞎搞女人。这半年公司没有接别人的活儿因为老主顾很苛刻,当你弄好了这里他又说那里,那你弄好了那里他又说Louis这里还能再加强吗?最要命的是还有两头熊当监工,不过还好他们已经开学了。”这半年来饱受Steve摧残的改装工头朝自己的老婆大倒苦水,“我不该带你来但是让你一个人回家太危险,医生说你随时会生孩子的。是每一头熊都像你一样还是我们的熊孩子出毛病了?但愿他们继承了你的美貌和我的英俊上帝保佑。”


“只要他们别继承你的语速我就一千万个感恩,快点儿找到你的手机,下次再找不到你我就变熊给你看。”


“好的好的,哇哇哇,Kate!别拧我的耳朵!”自己的老婆大部分时间相当温柔,但Louis仍旧恐惧她能把自己单手拎起来的事实。


“等下。”Kate放开可爱的丈夫在走廊里左右来回地闻,“我可不觉得你说的监工已经离开了?这屋子里明显还有熊。”


“别逗我了亲爱的,他们去机场都是我开车送的,因为我的口音差点儿被截住当出租车了。Steve就这么压榨我可怜的劳动力,虽然他人不错但就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啊!”


Kate试着上了几个台阶,空气里的气味更明显了。“女人的直觉从不出错,更何况怀孕会让我们的鼻子更好使。”


她一节接着一节登上台阶,一直嗅到卧室门口。接着小心翼翼推开虚掩的房门,冲着床上鼓鼓的大包长大了嘴巴。


“上帝啊。”她指着那边,“那是什么?”


“那是什么我们就不要管了,总之工期快结束了,我们的宝宝也要出生了,拿了这笔钱就可以付房贷买尿片买奶粉。”Louis根本不想管那是什么,这也不该是他管的事情。要不是预产期过了十天还没动静他绝对不会把外人带进客户的家里。


“走吧走吧,工具箱找到了手机就在里面,我们快离开。”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晚上你想吃什么?去吃海鲜还是……”


Louis拉着妻子想离开是非之地,做贼心虚的心让他听到手机铃声响就一阵肝颤。来电人是一毛不拔的Steve Rogers。


“喂……我是Louis……”闭着眼睛祈祷Steve千万不要看摄像头,Louis的声线紧张到开始变调了。


“你在我家里干什么?”电话那边是一阵吵闹,夹杂着音乐和女孩儿的欢笑。


Louis捏紧了老婆的手,要命,该不会是无意闯入了人口买卖的主顾家吧?“我……我……这个……是个误会。”


“呆着别动,我的组员半分钟后到。”Steve已经提前通知了Natasha,确定安排无误才拨了Louis的手机,现在他的声音听上去很恼火,很恼火。


“不要在我家搞鬼,什么都别碰。我三小时后到。”






评论

热度(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