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罗大盾与巴大壮之险象环生4(乡村AU设定)

晒豆酱:

目录:

罗大盾与巴大壮第一部分完结公开篇章  1  2  3  4  5 

婚后续篇之甜蜜蜜  1  2  3

风波乍起  1  2  3  4  5

险象环生  1  2  3


正文:

说时迟那时快,洞里憋闷难闻的泥腥味被洞口挤进来的风丝丝缕缕吹乱了。它们争先恐后地涌来再灌入人的袖口,找不着出路。

这阵换气的阴风一过洞口便地动山摇,拳头大的泥块儿噼里啪啦从头顶掉,像是吸了这多年的地下水埋怨再也撑不住这偌大的山,随时塌在村民眼皮子底下,砸他个地动山摇。

罗大盾手疾眼快,薅着珍妮花的滚边荷叶领儿就往里跑,脚下虎虎生风,好像鞋底贴地飞行,跟哪吒似的。“快!跟我来!”

“罗……罗……”

“别罗了!先跟我跑!”大盾揪着往里撒丫子跑,生死关头哪儿还顾得上听她说什么。

珍妮花的脸蛋儿灰扑扑一层泥巴渣,跟个泥人儿似的,只觉得嗓子眼儿快被她罗大哥勒断了,一个劲儿地挣蹦。

“噫!这都啥时候了你还闹!就这么不懂事儿呢!”罗大盾拖着个大姑娘往里奔命,扭身一瞅,哎呀妈啊,可不是得闹,跟大壮过日子过惯了手劲儿可大,劈山劈树,把人姑娘眼珠子都憋红了。

“罗……罗……罗大哥……咳咳……”珍妮花就后悔怎么出门儿穿了个套头的衣裳,连个扣儿都没有,被罗大盾胡天海地揪着跑差点儿把皮蹭掉一层。好在现在停了,要不这命是保住了,脑袋瓜子没了。

“这、这……对不住对不住!我……我……哎呀!庄稼人手劲儿大,是我的不是!下回我指定揪着你慢点儿跑,不过你姑娘家家的得锻炼身体啊!”罗大盾寻思这块儿暂时塌不了,也得住脚歇歇,指不定后面还有多凶险。

珍妮花揉着勒出血印儿的喉咙,杏眼一瞪,要哭不哭的。“哈?还有下回……不跑了不跑了,下回让山直接把我压了吧!刚才我有几步都被你带腾空了,飘着晕……我说罗大哥,你这都牵过啥啊?手劲儿这么大,要死人了……”

罗大盾想都没想就答:“给我巴基牵过牛,他爱干净,不爱往泥里跑,每回都是他骑着,我牵。”

“呃……还、还牵过别的吗?”珍妮花立马把自己和老黄牛的模样掂量掂量,敢情儿刚才罗大盾是用牵牲口的劲儿啊。

这回罗大盾还真想了几下,老实地摇头:“没有了,我家没牲口,地也是巴基的牛耕起来的。最多一手牵牛一手牵我巴基,最多最多了。他老实可牛不老实……”

“好好好,总之下回再跑,大盾哥你给我个信儿,牵着我跑也轻着点儿,成不?”珍妮花赶紧让他打住,好嘛,合着大盾哥真把她当牛了,她可没有大壮哥那么经得起操干,能跟着他疯跑,啧啧。

“那成,到时候我给你个口信儿,你看我眼色!还是揪着你领子不?”

罗大盾皮肉本就比盾村儿的人白些,些许是打小吃不饱饿贫血闹的,现在蒙上土,整个儿人就灰白灰白的,看着可瘆人。再加上出口被落石移了位,罗大盾尥蹶子拉珍妮花一通跑,早就不知跑出多少丈多少米。

也不知外头黑天白夜,到底是娇姑娘,珍妮花待不住了,愁得小脸儿像菜青色的苦瓜条子,止不住地问:“罗大哥,你说他们会救咱吗?这洞都要塌了不会不挖了吧?”

“指定挖的!你把心放肚里,咱不会死的!再说我一个汉子在还能让你出事儿了?女同志,咱都是要入党的人了,这点儿觉悟还是有的。就算是我死,也要……”

“姓罗的!”趁着开洞不顾阻拦钻进来的人是巴大壮,正深一脚浅一脚地探路走着呢,身后跟一个小跟班儿,晃着一把5瓦的小手电筒,耳朵就听罗家汉子在顶那头跟人家山盟海誓呢,脚下一滑真想把手电筒朝着那边金光闪闪放光芒的入党积极脑袋瓜子砸过去。

“老子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你敢死一个试试!”

嗬!这声音比万金油儿还要管用,正对着党章起誓的罗大盾当下跟打了鸡血一般,大臂一挥大腿一迈,噗嗤噗嗤朝着他的党跑了过去。

“巴基?小心石头!”罗大盾那样子极其傻,就差再牵一头老水牛。

珍妮花揉了揉发酸的脚脖子,认出跟着大壮哥的是伯伦,可算见着个亲人似的一瘸一歪走过去。好嘛,这回倒好了,根本没有轻点儿揪着跑这回事儿了,她罗大哥直接颠儿了,正在一百米开外搂着党可劲儿地香香抱抱呢。

此时此景珍妮花忽地同情起那头老牛,谁知道可怜的牲口从小被这俩小娃儿的腻股劲儿酸掉多少颗牙。这边儿耕地正热火朝天呢,老牛挥洒着盾村儿风行的勤劳热情,尾巴赶着牛虻,一抬眼那边儿两个人跟眼前一样搂得如日中天,啧啧,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罗大盾连着香了几口还觉得不过瘾,大壮呢在气头儿上,偏不让他逮着嘴儿亲,来回躲他。于是罗家汉子继续梗梗脖子追着要香他,终于如愿以偿,饱腹般嘬了一口之后大壮的嘴唇都麻了。

“嘛!”罗大盾又在大壮脸上香一个,跟盖章似的,“巴基你咋来了!”

“谁他妈是巴基!我不来还能谁来!早知道就不来了!洛二哥的蛋羹还给我热着呢!”巴大壮平日柔软惯了,早忘了跟他如何拿捏凶狠,可急起来也怪唬人的。不知道是不是怀了铁牛的缘故,明该着是他有理,谁知话音刚落心里头那个委屈啊那个滔天啊,直接从嗓子眼儿蹿上鼻梁,妈啊想哭。

罗大盾又是个不怕山压不怕水淹不怕饿不怕苦,就怕大壮掉金豆子的主儿,被凶巴巴的招子含水一瞪,膝盖登时就软了,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我呸!没瞅见大壮都委屈了!天可怜见的!

巴大壮就是难受啊憋屈啊,肚子里翻江倒海,一会儿觉得自己生不出来了,一会儿觉得生了也没人要。自己火急火燎地开山铲土,还傻乎乎钻进来寻他。谁乐意啊?铁牛都不乐意了!人家倒好,在山洞洞里边儿有个千金,都不顾他这个千斤了!铁牛都要出来打人了!

“老子才没哭!”他猛地拿袖口往眼皮一抹,另一边袖口紧着贴上来,左右开弓捂着眼,“是肚子里那个想哭!他哭不出来才让我替他哭,看老子把他瘪回去……”

“大壮!”罗大盾一眨眼功夫人没了,敢情儿是背向蹲下了,跟个土地公似的。只要能把大壮哄住了,别说跪砖头啥的,跪火炭也得跪啊。

“嗯!干啥?”回完真想抽自己嘴巴,巴大壮朝着眼前的屁股就是一脚,“叫我干啥!你要解手也得挑地方!”

罗大盾被踹得趔趄,差点儿把手指头杵了,一个轱辘坐起来。“啥?谁说我解手了?我这是要背你,先上来,快点儿,地上湿呢。”

珍妮花这时恰好磨蹭到跟前,接过伯伦塞过来的手电筒,照了照自己湿透的鞋子,唉,世风日下啊。

“没事儿吧!可把队里给急死了!”伯伦扶着她的胳膊给她照着路,这要是把她伤了,整个儿打井队都要受处分的。

“没啥事儿,就是脖子疼。”珍妮花瞧着前头,大壮哥先是推了罗大哥一把,怎么也不肯由他,怎奈拗不过他,这才勉勉强强地把胳膊圈在大盾的膀子上。

罗大盾不知跟他说笑些什么,像模像样地念了声儿“起!”,就没起来。

这好,大壮哥立马不干了,挣扭着要下来,罗大哥赶忙又赔不是,把腰一弯,背一直,双手捞过大壮哥的膝弯,顺着劲儿猛地一蹿,大壮哥就像被架上了一般,屁股绷绷得被背了起来。

就是别人家背媳妇儿都是那样儿的,细细白白的手腕拢在自家汉子结实的肩头,跟小娃娃似的。珍妮花怎么看大壮哥那架势……那和罗大哥一般粗的胳膊,那两条夹住人的大腿,那铁青的脸色……就跟立马要给罗大盾来个锁喉似的。

怪不得罗大哥手劲儿大了,珍妮花庆幸着,还好揪着自己飞跑的人是罗大哥,要是大壮哥,估计衣裳跑了人还在原地呢。

巴大壮紧巴巴搂着他的汉子,半天儿没见他心里头是想的,反正那一脚也踹了,气也撒了,这会子只别扭一件事。

地上深一脚浅一脚的泥坑,他生怕被掉下来,紧紧往大盾后背贴,一会儿打着手电筒又问:“……沉不?我可沉了吧?”

罗大盾把他往上一颠,大腿根儿卡在腰上。“可轻,你爷们儿有得是力气,再说以前能背,现在也背得动。你刚说索大哥亲自去开挖掘机了?”

“嗯。”大壮腾出一只手,给他头发里的石渣子往外摘,仔仔细细的,又说:“现在这不是肚儿里有铁牛了吗?这几天我裤绳儿都紧了……这咋办啊?大盾,再过几个月份我怎么出门啊!”

“那不也挺好,炕上歇着,有事儿我跑。裤子紧了咱扯布做新的,你再壮能壮过我?”罗大盾歪头正好鼻尖儿怼上大壮的下巴,寻思大壮准是急疯了没刮脸,硬硬的胡茬都冒出一小层了,“嘿嘿,挺好,我瞧着你可俏,能生生把我俏迷糊了。”

“这话你等过几个月再说,到时候别嚎着嫌我吃粮多,还得吃山核桃。”刚刚的心神不定又没音儿了,只剩下一股喜滋滋的美。虽然身子舒服了可巴大壮是真迷糊了,怎么怀个球这么麻烦这么矫情,跟小娘们儿似的,一会儿要哭一会儿要哄的,不行不行,赶紧把球生下来吧,这神神叨叨的没法下地干活了。

罗大盾不知道吃山核桃的事儿是洛二哥偷摸和大壮说的,一心以为巴基馋嘴又怕长肉,所以忍着哩,心里不知埋怨自己还是埋怨铁牛,立马应下了。“吃吃吃,你啊只管吃,你变成啥样儿我都稀罕,挺着大肚儿在炕上要我喂都是好的,谁让你是我小祖宗呢。”

巴大壮朝着前头有亮的地方指。“真的?我可真吃。”

罗大盾刚要张嘴,冷不丁后背上就被什么东西一踹,股凸凸的一下子又不像大壮,吓得他往前跳了一脚。

“这这这……这咋回事儿啊!”罗家汉子心道不好,难不成磨蹭磨蹭就让巴基有感觉了?这哪儿成啊,先不说这是啥险地方,半神仙说过暂时不能干那事儿的。

巴大壮苦笑着夹紧大腿催他走,自己也被惊着了,等又来一回才捶了一下又跳脚的大盾。“你再颠就把咱铁牛颠吐了!你儿子踹你,你颠腾老子干啥!”

“啥?”罗大盾的嘴咧着歪住,一琢磨,对啊!这不正是那个球的动静吗,“真是咱的球动了?真是铁牛?他……他干啥踹我?有啥事儿?”

“保不齐是替他爹踹的,谁让你一肚子坏水儿,十五岁在田里偷着摸我屁股。那年看你跟苦豆芽儿似的没舍得踹你,这不铁牛替我还了。”

被揭了老底儿,罗大盾腮帮一红,亏着外头响动大,后面两个指定听不清,不然打井队里他可丢大人了。“……我这不是从小苦嘛,没碰过好东西,瞅见你那个软软圆圆的好摸就……”

还未落地的铁牛再也看不过眼了,像模像样地又动了一次,连大壮都哎呦一下,就跟连之前一个月没成形儿就被戳掇好一通的父子仇一起报似的,精神头儿足足的。

“怀个球儿真苦,生完这个就再不生了,刚四个月就折腾,也不知道随谁。”巴大壮明着没说,暗着就是指这小王八羔子没准儿就是随你,这么小就折腾老子。

“好,咱再也不生了啊,别愁,等他一落地我就收拾他,然后你再收拾我俩。”罗大盾也看出方才塌方的地方越来越亮堂,加快了脚步,临了回头悄悄儿地说:“大壮,咱能商量个事儿不?这个你真得听话。”

巴基朝后招手,叫后头那俩快跟不上的城里人加把劲儿。“说,啥?”

“就是吧……往后你可别再说我是你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那原话是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你这一说,别人寻思我打小都吃的啥啊……”

 

洛老二正跟外头等着呢,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在百米开外的地方支了个小灶儿,蒲扇哗哗一扇,紫米粥咕嘟咕嘟地冒着香泡儿。他可不像那个傻子,一门心思进去找人连身子都不顾。洛老二打小就精得很,再加上他家大锤有点儿那个,也就乐意愿打愿挨。

反正他是绝不会跟巴大壮一样样的,人啊,活到什么时候了都要先把自己整舒坦了。

再说肚儿里还有个小锤子呢,得好好补补血气。想着洛老二又往粥里撒一把红丝儿蜜枣,盖上了盖儿等着起锅。趁着这时候他站起来一听,得嘞,洞口口那边有响动了。

有他家大锤在,万事论不上自己操心,里面的人也指定能救。只是这时候了,他咋没瞅见大锤啊?


图源来自微博………………很想像大家求乡村配图啊,谁让我连ps都不会开呢……



评论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