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15 end)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圆滚滚的水饺:

克拉德美索: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2(3(4(5(6(7)(8)(9)(10)(11)(12)(13)(14)




“这究竟是哪里?”巴基疑惑地看着自己,和史蒂夫。


 


史蒂夫也同样疑惑地看向他。


 


他们处在一个神奇的空间,这里散发着五颜六色说不清道不明的光,空间如同一个漫长得没有尽头的管道,空间壁扭曲而坚硬,巴基操纵机甲向墙壁开炮,却险些被回弹的炮火击中。


 


“我以为我们死了。”巴基说道,“但如果我们死了,这部机甲是怎么回事?我们又怎么会仍然还是全副武装?”


 


“所以,我们没死。”史蒂夫竭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看起来,我们被困在了一个什么奇怪的空间里……等等!巴基,你看!看这些墙壁上的图案!”


 


史蒂夫指向一个画面。


 


“噢,我的天哪……”巴基呻吟出声,“我没看错吧?那不是克里姆林宫吗?”


 


他们向那里进发,扭曲的克里姆林宫近在眼前,红场中甚至能看到有人类在走动,但他们过不去,那里并不属于他们。


 


他们只好继续摸索,又看到了很多他们认得的、地球上的地标场景——有埃及金字塔,有中国长城,有法国的艾弗尔铁塔……还有一些场景就特别诡异了,应该可以肯定地说,根本就不是地球上的景象。


 


他们在每一个地球上的画面前悬停,努力试图突破,却始终不得其法。


 


“所以,这里会不会是……虫洞?”巴基进行了一个合理的猜想,“所有时间和地点都变成了墙壁上的坐标,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依靠准确的坐标回到地球?”


 


“你说的很有道理。”史蒂夫皱着眉头,“但我们上哪儿去找那个正确的坐标?很明显我们已经尝试过了很多场景,却都根本进不去……”


 


“早知如此我小时候就好好学物理了!”巴基抱怨道,“不!不对,这他妈哪儿是物理学?这他妈简直是神学!我看我们不出几天就可以一起饿死了!天哪,饿死?这可真是太窝囊了!还不如死在那场爆炸中!”


 


“嘿,别这样!”史蒂夫安抚他的伴侣,“你看,无论如何,至少我都会陪着你的。”


 


巴基一愣,呆呆地看了他片刻。


 


“你说得对啊,小史迪维……这下我们的誓言铁定会实现了。”他笑出声来,“什么叫时间尽头啊——这里可不就是时间尽头吗?再也没有比这里更符合时间尽头这个词组的地方了……”


 


“嘿!巴基!你看那里是什么!!!”史蒂夫忽然声音抬高了几个八度。


 


巴基顺着他的手指看了过去。


 


他的心脏立刻扑通扑通就跳了起来,几乎要从他的嘴巴里蹦出来。


 


“噢,天哪……”巴基感觉自己兴奋得几乎要爆炸了,“我打赌,绝对就是那里!”


 


无需多言,他们俩一起操纵机甲向着那个地方奋力冲了过去。


 


如果说,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一个标志性的节点,那么他们俩的节点,就一定会是那里。


 


那个坐标点与墙壁上的其他画面都不相同——对于他们俩而言,它显然是一个特殊的坐标。


 


那是一棵树。


 


一棵名副其实的参天大树——它的树冠甚至突破了虫洞的墙壁,一直延伸到了虫洞内部。


 


史蒂夫和巴基当然认得那种树——它不惧火烧、不畏砍伐,就算从水泥缝中也能生根发芽,朝向天空努力生长。


 


那是布鲁克林的天堂树。


 


它向两个布鲁克林男孩伸出枝丫,如同一双温暖的手臂,召唤、邀请他们回家。


 


史蒂夫和巴基操纵着机甲臂想要奋力抓住那棵树的枝丫,试了几次却总是穿空而过,就像是那棵树只是个幻影一样。


 


“或许,我们得出去……”史蒂夫凝重地说道,“如果说每个人能从虫洞中寻找到的节点只属于他们自己,那么显然,只有我们两个属于那里,这具机甲并不能通过……”


 


“那我们可能会死……”巴基眨了眨眼睛,“离开这座机甲,我们的氧气就很有限了,我们将不会受到任何保护,而且……我们也会失去动能。我们只有一次机会,万一没抓住那棵树,我们将会错过这里,然后飘散到这个虫洞的任何地方。”


 


“你害怕吗,巴基?”史蒂夫看向他。


 


“说什么呢小史蒂维,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巴基瞪着他,“你胆子可一向比我小!”


 


“那可能是你的错觉,巴恩斯中士。”


 


谈笑间,史蒂夫将通感线全部钳断,然后将他们俩的腰绑在一起。


 


“这样我们就不会和彼此失散了。”他甚至是有点得意地说道,“要么一起回去,要么,一起在这个虫洞中流浪直到死去——巴基,你愿意吗?”


 


“这算什么?”巴基满不在乎地吹了个口哨,“说起来,咱俩可以算得上是一起死过一次的人了。这一次嘛……大不了一起在这个光怪陆离的地方流浪到死而已,这不足挂齿。”


 


他们深吸了一口气,一同小心翼翼地打开舱门,将自己对准那棵天堂树的枝丫。


 


他们对视一眼后,对彼此点了点头,然后一同向前一冲。


 


“重生号”机甲在他们身后逐渐飘远。


 


而在他们的前方,布鲁克林那棵树正在向他们招手——他们即将获得真正的“重生”。


 


 


当史蒂夫抓住枝丫的一瞬间,那棵树开始收缩。


 


光影飞速变幻,像是坐在一辆以超光速疾驰的列车上,巴基一边祈祷史蒂夫千万不要松手,一边希望自己不要吐出来。


 


最终,那棵树由参天大树,收缩成了普通大小,然后是小树,树苗,最后浓缩成了一颗被埋在土壤中的种子。


 


史蒂夫和巴基一下子掉在了离那颗种子不远的土地上。


 


还好,这土地并不太硬,还不足以令他们屁股开花。


 


他们俩站起来,看着那颗已经被埋在土壤中的种子附近,手拉手肩并肩躺着的那两个小男孩。


 


“果然,现在是2007年。”巴基说道。


 


“原来是这样。”史蒂夫点点头。


 


他们俩毫不犹豫地向那两个小男孩走了过去。


 


“你们在说什么?”两个小男孩被打扰了看天空的雅兴,一起皱起眉头。


 


可是史蒂夫和巴基没有时间理会他们。


 


“是时间。”史蒂夫欣喜地说道。


 


“是啊……”巴基回答,“我们即将拥有很多很多时间——就像偷来的一样。”


 


他们相视一笑,然后一同消失在午后灿烂的阳光之中,就像从未曾出现过一样。


 


与此同时,草地上的两个男孩坐了起来。


 


“怎么回事?那两个人呢?”棕头发的男孩有点诧异地说道,“我怎么感觉自己有哪里不对劲?”


 


“奇怪,我也是……”金发男孩莫名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跟发烧了一样。”


 


“天哪,你没事吧,史蒂夫?”棕发男孩赶紧站了起来,将手覆上金发男孩的额头。


 


电光火石般的情感瞬间在两个人脑海中爆炸。


 


他们像是触电了一般离开了彼此的皮肤。


 


“怎么回事,巴基?”史蒂夫有点惊恐地说道,“发生了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巴基想了想,再次用自己的手触碰史蒂夫——这次是他的手。


 


两个人再一次惊叫着甩开彼此。


 


“天哪,史蒂夫!我们是不是以后都不能触碰到彼此了?”巴基抱怨道,“这是怎么回事啊?那些感觉是什么……我的脑袋要爆炸了!”


 


“噢,那可不行,巴基!”史蒂夫嘟囔道,“我们应该尽早习惯那种感觉,如果它不会带来实质伤害的话——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俩互相触碰才对!”


 


 


20年后,史蒂夫·罗杰斯仍然在部队中任职,而巴基·巴恩斯则成为了中情局培训特工的教官。


 


而早在陆军学校期间,他们俩就已经是军中一对儿著名的“好朋友”了——因为每当他们触碰到彼此,他们之间就会建立一种特殊的、奇迹般的联系。




他们可以感知到彼此的一切,简称为通感。


 


事实上,他们早就习惯了通感的感觉。


 


有什么不习惯的呢?毕竟,他们本来就亲密得像一个人似的,亲密到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俩是一对儿情侣——只有他们俩自己不这样认为。


 


2027年底,全球的航天界迎来了一项重大事件——一架在宇宙中航行了20年之久、承载了美俄两个国家宇航员的大型太空站回到了地球。


 


而令人诧异的是,在此之前,无论美国还是俄罗斯,都对这架科技领先于全人类的太空站没有过任何记载。


 


不久后,史蒂夫和巴基莫名其妙地被上级要求进行一场秘密会见。


 


他们俩一头雾水地推开五角大楼中的一个秘密会议室的大门时,除了他们的长官,里面已经坐了好几个衣着奇怪的陌生人。


 


诡异地是,那几个陌生人看向他们的目光都激动非常,几乎像是要吃了他们俩一样。


 


“这就是史蒂夫·罗杰斯和巴基·巴恩斯。”他们的长官介绍道,“他们俩都挺普通的——我的意思是,相比于你们来说。你们确定这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正是。”为首的那个独眼龙点了点头——他一个劲盯着史蒂夫和巴基瞧,几乎快要把眼珠子瞪了出来。


 


“请问,有什么事吗?”史蒂夫慎重地询问道,“或者是什么秘密任务?同时需要我和巴基两个人?所以,这个任务是需要通感吗?”


 


“你们能通感?”一个金发小子脱口而出,“我的意思是,你们需要借助什么仪器进行通感吗?”


 


“不需要。”巴基笑了笑,“算得上是特异功能吧,大概。”


 


他敏锐地扫了一眼那个金发小子的临时胸牌——克林特·巴顿。


 


令他有点别扭的是,那小子身边坐着一个大美女,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看起来像是他欠了她很多钱。


 


为了小心翼翼地不去迎视那个大美女的目光,他只好去看另外几个男人的胸牌,分别是尼克·弗瑞,山姆·威尔逊和斯科特·朗。


 


真是奇怪,他心想,为什么每个人都那样看着他和史蒂夫?明明他们一个都不认识。


 


“不,没有什么特别任务。”尼克·弗瑞开了口,“我们只是……来看看你们。顺便给你们带了点东西。”


 


史蒂夫和巴基疑惑地彼此看了一眼。


 


山姆拿出两件东西,交到史蒂夫手上,并冲他挤了挤眼睛。


 


史蒂夫纳闷地低头一看——并不是什么奇特的东西,那只是一本书,和一个看起来有点年头了的光盘,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读取。


 


“这是什么?”巴基拿起那本书,疑惑地翻了翻,“《布鲁克林有棵树》?”


 


“那是你的书。”那个红发大美女忍不住开了口,“只不过你可能不记得了。”


 


于是巴基再次向她看去。


 


在他们离开这间会议室之前,巴基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美女,呃……娜塔莎,是吧?”他有些茫然地对娜塔莎说道,“对不起,我发誓这绝对不是骚扰你——但是,说真的,你看起来有点太眼熟了……我甚至怀疑我们以前认识。”


 


史蒂夫和巴基离开了,娜塔莎悄悄抹掉了眼角即将溢出的泪水。


 


一旁的克林特安慰似的抓住了她的手,并向她手心中塞了点东西。




娜塔莎低头一看,破涕为笑。




是两颗крокант巧克力糖。


 


与此同时,尼克·弗瑞冷静地分析道:“等他们看过了那个光盘,就会明白这一切了。到时候,他们俩一定会回来找咱们的。”


 


斯科特不由得吹了个口哨:“令我诧异的是,他们俩竟然仍然还没有交往!我赌美国队长还是个处男,有别人和我赌吗?”


 


“你能不能对曾经拯救过世界的大英雄们尊敬点?”山姆鄙夷地翻了个白眼,“顺便,我赌他今晚就不是处男了,100美元!”




“你干了些什么?”克林特好奇地问道。




“嘿嘿。”山姆阴险地笑了笑,“只是做了点好事。”


 


 


回到布鲁克林合租的公寓时已经是晚上了,巴基立刻就好奇地翻开那本书。


 


令他惊愕的是,那里面满满都是批注——而且是俄语的。


 


还好,身为一个特工,他懂得这种语言。


 


扉页上,有一个龙飞凤舞的俄文名字——雅科夫。


 


巴基当然认得这个字体——因为那正是他曾经伪装成俄国人时经常签署的一个名字,那字迹简直与书上这个名字一模一样。


 


“这他妈好像真的是我的书?!可我有点印象都没有!”巴基惊讶地说道,然后抬头,看见史蒂夫正在费劲地摆弄那张光盘。


 


那古老的格式令他们一起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成功地在电脑上播放出来。


 


如果说,有什么信息能比那些仿佛是生活在异次元时空中的他们更令人惊愕的,那一定是在光盘的倒数第二段视频中,那段“巴恩斯中士”对“美国队长”赤裸裸的表白。


 


“不,别误会,其实我对宇宙没兴趣——我不喜欢宇宙,有限无边,太浩渺了,有时候令我心生恐惧。


但我喜欢你。”


如果我和你一起面对宇宙,我想,我将无所畏惧。”




屏幕上的巴基笑眯眯地眨着眼睛。


 


“要不然……还是别看了吧……”巴基难得的脸红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啊……那是我吗?那不是我吧?那也不是你,对不对?那只是两个和我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只是……”


 


史蒂夫将手挪到鼠标上。


 


“我我我觉得……”他试图跟他最好的“朋友”开个玩笑,假装自己毫不在意这段表白——但很遗憾,他结结巴巴的话语暴露了他内心的澎湃,“继续看完吧,巴基……毕竟,应该不会再有比这段视频更尴尬的事了……”


 


但很快,随着巴恩斯中士表白的段落播放完毕后,屏幕黑了三秒后又转入了下一段视频。


 


于是,比上一段视频更令人尴尬的事就这样猝不及防地发生了。


 


“你真的想这么干吗?”在一具巨大的未来感十足的机甲驾驶舱中,另一个巴基暧昧地看向了他的史蒂夫。


 


“为什么不呢?”那个史蒂夫一脸跃跃欲试,“毕竟我们俩有一个陈年旧案还没解决,而现在,这个问题甚至升级了——已经100%了,那么究竟谁会先射出来?”


 


那个巴基无奈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温柔地笑着摇了摇头:“史蒂夫,fuck you.”


 


接下来的场景非常令人难以描述。


 


但很快,目瞪口呆看着录像的史蒂夫和巴基,就顾不上什么尴尬感了。


 


因为他们俩都不可救药地勃起了。


 


而史蒂夫又说不上是不小心还是故意地,触碰到了巴基的手。


 


通感的好处就在于此——可怜的巴基还没来得及将他此时此刻满脑袋旖旎的画面偷偷塞进他脑子里那道特意为隐瞒好朋友而铸造的钢铁大门,就已经被史蒂夫抓了个正着。


 


当然,史蒂夫忽然就被刺激得开窍并觉醒的感情和欲望,也不可避免地被巴基抓了个正着。


 


最终,他们决定试一试。无论是感情上,还是肉体上……从现在开始试一试。


 


就在他们“试一试”的时候,一道匪夷所思的巨大光能劈开了窗外的夜空,一瞬间令所有星辰都黯然失色。


 


有什么东西在他们的脑海中如烟花般炸裂开来,承载了两辈子的回忆仿佛决堤的洪水般解开时间之神的禁锢汹涌而至。


 


是时间玩弄了他们。


 


但他们也因此拥有更多的时间——就像偷来的一样。


 


史蒂夫和巴基搂抱着彼此,在床上静静看着那道横穿宇宙、跨越了20光年距离、历经20载终于到达地球的光,像是和地球上的他们俩匆匆打了个招呼一样,就头也不回地向前方奔去。


 


“那是我们的过去?”巴基呢喃道,根本顾不上史蒂夫还埋在他身体里。


 


“那是我们的过去。”


 


“那么它现在去了哪里?”


 


史蒂夫轻轻吻了吻陪伴他两世的、命中注定的伴侣。


 


“或许会和我们一样——去迎接一个崭新的未来!”




说完,他就继续动了起来。


 


(全文完)


——————————


感谢大家陪我,和这个心血来潮的太空机甲故事一起度过正好半个月的时光。


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个故事,它满足了我一直以来既想写环太au又想写宇宙au的双重梦想!


全文7w7字,有点想把这篇文做个漂亮的本子,如有具体后续我会在lof贴出来。


再次感谢大家对我的陪伴与支持,好久没有这样疯狂地连续更新一篇文了,隐隐找回了一些一年前刚入坑时候的感觉呢!


找回初心,这可真是太开心了!




最后, @Sylvene_葉子 的图……这次一路与葉子合作,非常非常非常愉快,可能因为我们都很中二吧!燃(二)到一起去了~


说实话第一眼看到这张图我差点哭出来。


这就是他们啊!这就是他们啊!生生死死生生世世,从地球到太空,从太空回到地球……


唯一不变的,是他们永远是彼此的归宿。









评论

热度(451)

  1. sherley克拉德美索 转载了此文字
    感动到cry~愿我爱的他们被时光温柔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