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29)

estalydia:


【1】——【28】【29】【30】


——————————————


-29-


 


在《人物》杂志正式刊发之前,斯蒂夫已经搬回了酒店,他包下希尔顿顶层相邻的三个套间,当成自己暂时的落脚点以及身后整个服务团队的作战指挥中心——是的,他很明白即将面临怎样的困境,但不战而降从来都不是斯蒂夫·罗格斯的风格。


 


最初的四十八小时,影迷和民众们显然还处于震惊之中,他的出柜宣言被一次又一次疯狂转载,却始终没有谁跳出来对此明确表态——无论是正面的还是反面的,竟然全没有。


“因为这是破天荒的第一遭,”斯科特·朗向他解释,“这些年好莱坞出柜的人的确越来越多了,但从来没有你这种咖位的,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不过,斯蒂夫,这种缄默持续不了多久的,千万别掉以轻心。”


“我知道,我从没奢望过主流舆论会站在我这边。”斯蒂夫回答。


“路易斯正带人监控社交网络,目前看还算平稳……”斯科特继续汇报,不过斯蒂夫已经无心细听了,他拉开客厅的窗帘,从这个高度望出去,希尔顿酒店大门外近百名徘徊不去的狗仔清晰可辨,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


“我已经接到了几乎所有媒体和各大王牌脱口秀的邀请,不过暂时只和艾伦·德杰尼勒斯(美国王牌脱口秀主持人,公开出柜的蕾丝边)通了话。她对你很感兴趣,非常想要和你聊一聊,她打算请你做个专场(艾伦秀有四十五分钟,一般都会请好几个嘉宾)。艾伦能理解你的遭遇,她的态度毋庸置疑,CBS电视台的观众群体也比较宽容,我建议将这个渠道列为首选。”


斯蒂夫点头同意,伸手将窗帘拉拢:“我会和她聊聊的,斯科特,然后再决定是否要上她的节目……等时机到来时。”


 


暴风雨前的宁静终究过去,从次日早间起,狂风骇浪正式来袭。FOX新闻网不出意料地扛起了反对派的大旗,他们的新闻评论员在电视直播中接连使用“道德败坏”、“虚伪之极”以及“令人作呕”三个词,算是彻底吹响进攻的号角。


到了晚间的黄金时段,炮弹开始自敌方阵地密集射来,从知名媒体人的阴阳怪气冷嘲热讽,到佐治亚州大批影迷“自发”组织抗议活动集中焚毁斯蒂夫电影的周边与蓝光碟,最后竟然连托尼·斯塔克都出了镜:电视上,十七八名记者扛着长枪短炮将他堵在了经纪公司门口,不断用各式各样的问题展开地毯式轰炸:“请问您知道斯蒂夫·罗格斯的性取向吗?”“请问他的欺骗行为是不是违反了合同?”“请问刻意向公众隐瞒是贵公司的一贯策略吗?”“斯塔克经纪公司是不是还存在着其他类似情况?”“能透露一下斯蒂夫·罗格斯的同性伴侣是谁吗?”种种不一而足。


面对这一切,用定制西装、意大利手工皮鞋和限量版太阳镜武装自己的托尼丝毫不为所动,他双手插兜,站在原地定如渊岳,既不迈步也不说话,直到周遭的呱噪声逐渐停歇为止。


“搞清楚,从我这里套消息是要真金白银的,你们付得起么?”他一开口就是群嘲,“真要有舍得花钱的就去和我的公关负责人波茨女士联系,价高者得,穷鬼滚开——行了,都散了吧。”


记者们面面相觑,显然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没有见识过如此“直白”的采访对象。


“还不让开?”托尼·斯塔克挑眉,提高了音量。


就在记者们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群肌肉虬结的保全人员突然从斯塔克公司内涌出,将他们的老板牢牢护在当中。托尼俾睨四方,在保镖们的随扈下好整以暇步出包围圈,坐进一辆开过来的豪车,然后在贴着反光膜的车窗即将完全升起的瞬间,对着乌泱泱的狗仔们飞快竖起了两根中指。人群这才恍然大悟,知道被耍了,纷纷叫嚣着向豪车冲去,可是无论如何也冲不破壮汉们组成的人肉封锁线,只好眼睁睁看着车子卷起一道灰土,尾气逐渐消散于空气之中。


摄影机拍到的内容到此为止,FOX的嘉宾主持开始满脸愤怒地大谈托尼·斯塔克往昔专横跋扈的黑历史,称他为“好莱坞毒瘤”。而在希尔顿顶楼的总统套房之内,望着这发生于当天傍晚的滑稽戏,坐在沙发上的萨姆·威尔逊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都要爱上这老小子了。”他甚至宣称。


大家都笑了,就连斯蒂夫也笑了,在他的私人手机里躺着一条信息,正巧也是于傍晚时分到达的,里面充满了连串大写的F开头的词,纯然是彻头彻尾的废话,完完全全的托尼·斯塔克式浮夸风格,但是这次斯蒂夫并没有像往常般把信息删掉。


“我们也开始吧。”他对斯科特说。


 


第二天下午,斯蒂夫·罗格斯走出了重重保护的希尔顿酒店,这是他出柜后的首次亮相,他和艾伦·德杰尼勒斯在马里布约了晚餐。


尽管坐着酒店租来的汽车从VIP通道直接离开,神通广大的狗仔们照样在半路上凭空出现。感谢大洛杉矶地区从未通畅过的道路状况,它们总算满足于尾随在后,还好没在公路中心上演《速度与激情》。


六点差一刻时,斯蒂夫到达了约定地点,这餐馆是萨姆挑选的,之前他并未过问,此刻坐于车内,隔着窗户望向那绿意掩映中的典雅小楼,恍惚间竟然一阵失神。


他不由自主抿了抿嘴唇,深吸一口气,打开车门走向战场。


 


刺目的闪光灯瞬间亮成一片,狗仔们疯狂从四面八方拥来,仿佛想要将镜头和话筒戳进他的肉里。他们近乎歇斯底里地叫喊着:


“斯蒂夫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弯了的你在上面还是下边还是都可以你喜欢被艹屁股吗你吸JB会有高潮吗你是不是得了艾滋所以才幡然悔悟你依旧信仰上帝吗你平常都跟谁上床你跟谁谁上过床的对吗谁谁谁声称你其实是双性恋因为你和她生了个私生子是真的吗据说你出生于保守的清教徒家庭那你想过没有你去世的父母会怎么说?”


斯蒂夫正在萨姆和其他两名助手以及餐馆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艰难前行,试图对这些声音充耳不闻。他知道他们是在故意激怒他,他们想要拍他颓废、失意、愤怒或者精神失常的样子,如果他能反口回骂夺下他们的相机甚至干脆揍他们一顿那就再好也不过了,那样他们就赢定了。


斯蒂夫的脚步顿了顿,有一瞬间他真的很想停下来告诉他们:“我的父母只会说,儿子,请永远相信上帝与真爱。”


但是多年之后站在此地,物犹是人已非,那句话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好吧,那也许还是什么都不说为好。


如果他忍不住落泪——不管原因为何,那他们都赢定了。


 


他足足花了十分钟才杀出重围,当玄关的门在身后关闭时,那些喧嚣和咒骂依旧如阵阵耳鸣回荡在空气之中。


“罗格斯先生,请跟我来。”满头银发的侍应生脸上毫无惊讶之色,依旧彬彬有礼地将他引至二层。斯蒂夫注视着老人枯瘦却依旧挺拔的背影,忍不住想,也许他已经在这间店里服务了好几十年了,早就见惯了好莱坞的风云变幻——总不过是同样的爱恨情仇一遍遍上演,总不过是你我他人生的剧本一错再错。再过五年、十年,当一切尘埃落定,那时候的人们将会把今时今日的他当成怎样的谈资?他们会如何嘲笑斯蒂夫·罗格斯的愚行呢?


 


艾伦·德杰尼勒斯已在楼上等候多时了。


“阵仗可真不小啊,斯蒂夫。”她笑嘻嘻和他打招呼。


“你好,艾伦,真抱歉让你久等了。”斯蒂夫回答,他并未上过艾伦的节目,但两人曾在金球奖颁奖典礼上短暂合作过,算是有点交情。


“没有,我刻意早到了而已,我就猜你会带着一连串尾巴过来,这方面我经验丰富。”艾伦向他眨眨眼。


斯蒂夫忍不住微笑,能从一个成功的情景喜剧演员摇身一变成为今天的日间脱口秀女王,艾伦·德杰尼勒斯果然在与人沟通方面身负绝技。


“很不容易对吧?”艾伦像个老朋友那样关切地问道,“想当年我出柜的时候也遇到过一堆破事儿,车子被泼油漆,出门被狗仔追,主打剧集被腰斩,足足三年都没人愿意给我一份工作,事业彻底完蛋大吉,而我那时的名气还远远不能和你相比……斯蒂夫,你一定非常不容易。”


斯蒂夫只觉一股暖流自心头涌起,萨姆说的没错,她了解他的困境,她当然能了解。


“那你后悔过吗?在那三年里,当你感觉毫无希望的时候?” 


艾伦大笑起来:“当然后悔过了,在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我几乎天天都会后悔三分钟,哈哈……不过后来当我遇见波西娅(艾伦的妻子)的时候,我就不再后悔了,因为我知道,假如自己没出柜,那肯定是追不到她的。”


“……真希望我也能这样说。”斯蒂夫由衷感慨。


艾伦目光闪烁,脸上甚至挂着坏笑:“同性恋就是好莱坞这间房子里的粉红色大象,虽然人人都想假装看不见,但它的确就在那里。我们有自己的圈子,有自己的‘星期六秘密俱乐部’。而你,斯蒂夫亲爱的,你身上最让我感兴趣的一点是,竟然连我们这些圈内人都不知道你也是俱乐部的成员,当你宣布出柜的时候,你猜那些男孩儿们怎么样了?他们尖叫起来,简直像在庆祝圣诞节。所以……实在对不起,我恐怕得问一句我也许不该问的话,我实在快被好奇心杀死了,你真的还是单身吗?”


斯蒂夫不由笑起来:“哦,艾伦……”


“别担心,我并不想知道那个名字,不管你是想保护他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不过真的,很少有人有勇气独自走出柜中,你的情况真的非常特别。”


斯蒂夫的手指忍不住绞紧了膝头的餐巾:“那真遗憾,要让你失望了,我的确还是单身,我所有想说的都写在那封信里了,不过如此而已。也许……也许将来会有那么一个人出现吧?就像你的波西娅,至少我这么希望着。”


艾伦的神情软化下来,诚挚的眼神中甚至带上了丝丝怜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更加钦佩你了,斯蒂夫。如果你需要一个先行者的经验,那我得说,一定会有那么一个人的,一定会,你要相信上帝自有安排。”


“谢谢你,艾伦……谢谢。”斯蒂夫·罗格斯真心诚意答道。


 


有了这番推心置腹的开场白,他们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相谈甚欢,甚至没有提及太多工作的事,只是天南海北闲聊。分别之时,银发的侍应生再度出现,向斯蒂夫通报聚集在大门外的狗仔人数已经翻了倍。


“坐我的车一起走吧?”艾伦主动提议。


“我们也可以为您安排其他车辆。”侍应生则说。


“不必了,”斯蒂夫摇摇头,“谢谢,但我应付得来。艾伦,你先走吧,我过半小时再离开,让他们等着好了。”


他转头问侍应生:“可以为我找支铅笔,再拿几张便签纸吗?我需要点东西打发时间。”


 


艾伦走了,斯蒂夫独自坐于桌边,在一摞白纸上信手涂鸦,心头的隐痛和思念猛然之间如同荒草般恣意生长。在此时此刻,那悲伤的苦味竟然像是一面坚不可摧的盾牌,替他短暂阻隔了外界的喧闹与恶意,让他彻底沉浸其中,让巴基再一次占据他的全部心绪……斯蒂夫忽然伸手撕下半页纸,似乎想要将之毁去,可是却又舍不得下手。


他忍不住去想——平时他总是刻意压抑自己不要去想的——巴基此时身在何方?他的新电影刚刚上映吧?宣传活动结束了吗?如今是谁正陪在他身旁?


斯蒂夫终究还是将那半页纸塞进了口袋里,拿出手机想要联系等在车子里的萨姆,告诉他该走了。


他总要直面那些混蛋的,或早或晚。


 


可是,却在此时,手机传来“滴”的一声轻响,屏幕闪动,显示收到了一条新短信,来自于一个陌生号码。


斯蒂夫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这是他的私人电话,知道这号码的人寥寥无几,日常的工作联络早都已经转到了斯科特的手机上去了。


他猜这也许是一条发错的短信,虽然看上去似乎并非如此。


——212-616-0813:你他妈疯了是吗?


这一定是发错了。


 


但是,突然之间,某种类似于微量电流的悸动顺着他的脊柱极速蹿升,令他整个人打了个寒噤。


全然不由自主地,他在几近灵魂出窍的诡异状态下键入了回复。


——S.G.R:……巴基?


 


一分钟后,手机再度响起。


——212-616-0813:谁他妈是巴基!


对方回答。




————————————————


我们都知道,会说这句台词的人是谁。

评论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