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复合信号灯(一发完)

撒尿柔丸:

高产似那啥的咸鱼🌚:



与前任男友兼最好兄弟一起工作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巴基不会愚蠢到无法看清这点,可史蒂夫还是一如既往的恼人和甜蜜。




◆01




茶水间是绯闻的滋生地。




忙着出轨和无所事事的上班族会在茶水间传递绯闻,他们使眼色、作手势、耳语,议论甚至时不时尖叫。他们一般不在当事人面前这么做(毕竟他们只是肤浅麻木不是愚不可及)。




今天是个例外,因为绯闻就是在茶水间爆发的,并且两位当事人正准备冲煮咖啡。




一切起源于山姆吹的那声口哨。




史蒂夫朝山姆示意的方向看去,对上了巴基的绿眼睛。巴基·巴恩斯是他的初恋、前任男友以及从小到大的好兄弟,而巴基出现在他们公司茶水间的理由只有一个——他们成了同事。




史蒂夫清楚巴基对他而言有着特殊和尴尬的意义,而在山姆低声对他说了一句话之后整个楼层的白领们都知道了他们的秘密。




“你的前男友依然很辣。”




在场的男性面面相觑,在几番眼神交流后相信他们不是山姆口中的“前男友”而唯一的可能是那个新来的男人,嗯,确实很辣。




在场的女性目瞪口呆,她们的眼神交流一共包括三种意思:那个又帅又容易害羞的史蒂夫是同志?!那个又辣又甜的史蒂夫是基佬?!那个又英俊又阳光的史蒂夫喜欢男人?!然后她们将目光转向史蒂夫的“前男友”,英俊潇洒、又辣又绅士得不可思议的詹姆斯,于是她们的脑子断了线——这信息量实在太大了。




史蒂夫花了一秒钟时间意识到他的好友山姆·威尔逊炸掉了他的柜子,然后向巴基伸出手,“你没告诉我你会过来。”




“你没告诉我你换了工作。”巴基愣了一下,随即笑着向他张开双臂。




他们像往常一样(好吧这不是准确的词)拥抱,然后茶水间炸开了锅,鸡飞狗跳,不见天日。




巴基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众人的目光和耳语还有突然多出来的二十多号人,他把脑袋埋在史蒂夫的颈窝,“我们多久没见了?”




“半年。”史蒂夫回答,硬生生把“六个月零三天零九小时五分”吞进腹中。噢该死,巴基闻起来的味道还是那么好,就像童年和记忆中的布鲁克林,总之是一切美好的东西。




他们拥抱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兄弟、情人或者前任的标准,于是他们非常有默契地放开了对方。




“我知道我应该先给你打电话,我今天是打算这么做的。”




“不不不,”史蒂夫立刻原谅了巴基,“你可以休息几天再打过来,不,我的意思是,你今天晚上愿不愿意和我……”




“巴恩斯先生,请过来我的办公室一趟。”




红发经理娜塔莎·罗曼诺夫突然出现在她从未踏足过的员工茶水间,阻止了史蒂夫和巴基的亲切会晤。她用冷冰冰的语气说完那句话便绝尘而去。




巴基捏了捏史蒂夫的肩膀,用嘴型告诉他晚点再说便跟着经理离开了。他没想到这么做的后果便是留下孤立无援的史蒂夫面对那些对绯闻饥渴无比的“同事们”,而史蒂夫实在无法忍受众人看透一切的目光,匆匆冲完咖啡便落荒而逃。




人们好像在说,你这个前任当得太失败了。




平心而论,那是事实。




◆02




巴基升职了,在他到职的第一天。




当严肃认真的罗曼诺夫女士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以为她指的是别的“詹姆斯”。




“为什么?”




“噢,只是因为你是史蒂夫·罗杰斯的前男友而他对你念念不忘。”罗曼诺夫女士转了转椅子,“你永远猜不到绯闻传播的速度有多快。”




“我和史蒂夫依然是最好的兄弟。”巴基立刻反驳,甚至忘了问这算是什么升职理由。




原本冷若冰霜的美人差点笑岔了气,“快去吧,咆哮突击队的组长。”




“咆哮突击队?”




“史蒂夫给他们组取的名字,很有意思是不是?”




巴基认同地微笑起来,完全没注意到这句话的讽刺意味多么明显。他浑浑噩噩地离开了经理办公室,走了一段路才猛地跑回去问他们的经理这是什么意思。




“好吧,让我把话说得清楚一点,”罗曼诺夫女士叹了口气,“你负责利用职务之便和史蒂夫·罗杰斯沉迷恋爱,因为他的业绩太好,快要爬到我的头上来了。”




于是巴基升职了。




*




当他出现在咆哮突击队的组会,被原组长以现任组长的身份介绍给组员的时候,所有人立刻会心点头然后把不怀好意甚至幸灾乐祸的目光投向无辜的史蒂夫。




而史蒂夫只是看着巴基。




山姆的表情十分微妙,类似恨铁不成钢、幸灾乐祸和预料之中的意思,他只是翻了个白眼。而那个白眼立刻作为一手资料被组员们热烈讨论了一番。




人们一致得到的结论是,史蒂夫和巴基曾经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缠绵悱恻的恋情直到巴基单方面提出分手,史蒂夫选择尊重巴基只好独自吞下失恋的苦果,而他们再次重逢之时,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亲亲史蒂夫毅然决然想要追回巴基的心。鉴于他们的目光总是交缠在一起分也分不开,估计巴基也十分心动悸动蠢蠢欲动。




综上,这是一出不容错过的好戏。




“史蒂夫,你留下来一下。”




点头的是除了史蒂夫之外的人们。




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之后巴基放松了紧绷的神经,“我没想到会这样,我对你们的业务一点都不了解,你才应该是组长。”




“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提,不管是作为上司还是……”




“不,别这么说。”巴基立刻打断史蒂夫的话,他不知道怎么向史蒂夫解释他升职的原因。




然后史蒂夫又给了他一个再黏糊不过的笑容,“我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是一个人。”




“这不是个好主意,我们一起工作。”




史蒂夫惊讶而有些受伤地看着他,“为什么?我觉得这很好,再好不过了。”




因为我们曾经约会过而且所有人都把我看成你的前男友并翘首以待等着看好戏而你似乎根本没有觉察事情的不对劲之处再说和前男友一起工作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虽然我们依然是最好的兄弟但是情况还是改变了如果你再这样对我我就要吻你了。




最终巴基只是像个傻子那样摇头晃脑,“我只是随便说说。”




◆03




旺达是跟着咆哮突击队(巴基喜欢这个组名)的实习生,她有着一头柔顺浓密的红发,茶色的大眼睛和散落在颧骨上的可爱雀斑,她看上去又酷又充满活力。




巴基喜欢旺达,因为她十分有能力也很可爱,可即使再怎么喜欢这个女孩他也无法将他的史蒂夫拱手相让。




存放在巴基心里已久的复合信号灯第N次被点亮。




“你和史蒂夫没戏了?”




巴基从文件堆里抬起头,对上女孩兴奋狂热的眼睛,“什么?”




“告诉我吧,亲爱的组长,你要知道我很喜欢史蒂夫。”




巴基手里的签字笔抖了一下,差点毁了一份重要的文件,可那并不是他心烦意乱的原因。




“我和史蒂夫……”巴基看着女孩天真无邪的表情,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只好把事实说了出去,“依然是最好的兄弟。”




“有多好?”




“你在质疑我们的友谊吗?”巴基站起来,“我和史蒂夫从小一起长大,我们是彼此最好的兄弟,就像亲人那般。”




“所以我可以追求史蒂夫了?”




巴基哑口无言,他说的并不是那个意思可又好像可以被解读为那个意思。在他可以解释之前女孩蹦蹦跳跳地离开了,他不会承认自己认为那非常刺眼。




巴基心烦意乱地埋头继续工作,可他忍不住想到史蒂夫和旺达约会的画面,然后切换到史蒂夫和旺达结婚……旺达穿着婚纱对他说“谢谢”……




好在史蒂夫打破了这个可怕的幻想,他的好友推门而入甚至没敲门,却给了他极大的安全感。




“怎么了?”巴基故作镇定,然后开始担心史蒂夫会询问关于旺达的问题。




“没什么只是,只是今天的工作结束得很顺利,我想和你庆祝一下,就我们两个人。”




“怎么庆祝?”巴基按捺着心中的兴奋,颇为克制地站起来走向史蒂夫。




“只是晚餐,我们经常去的……你还住在原来的地方吗?”史蒂夫看上去十分紧张,这让巴基心里的复合信号灯更加闪烁了。




“是的,我们可以一起回去。”




“我想这么做很久了。”史蒂夫说,又绽放了一个黏糊而甜蜜的微笑。巴基花了很大的力气才阻止自己不去亲吻那张上扬的嘴唇。




*




他们早早下了班,在整个楼层的注目礼之下一前一后离开了写字楼。




一路上史蒂夫很安静,这很不正常。并不是说史蒂夫是一个聒噪的人,只是和巴基在一起他总会打开话匣子,而他今天就像变了个人。




“你为什么不说话?”巴基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




史蒂夫轻轻踢开一颗石子,“我只是不知道说什么。”




史蒂夫对他无话可说了吗?巴基感觉那盏复合信号灯“啪”的一声灭掉了。可他不能因此难过,因为是他提出的分手,因为是他愚蠢到放走了史蒂夫。




“我担心自己说错话或者不管说什么都显得别有用心。”




巴基愣住了,他回头看身后的史蒂夫,对方就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他心疼地走回去拉住史蒂夫的手,“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不知道,我怕你又一次不辞而别飞去加州。”




巴基松开史蒂夫的手,心痛和愧疚瞬间袭击了他,“那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做错……”他想到了自己是个多么混蛋的人,他根本不配拥有史蒂夫,于是他强迫自己扯出一个看似大方的笑容,“旺达是个不错的女孩。”




“你不能看上她。”




巴基被突然生气的史蒂夫吓到了,他刚想道歉或者解释,史蒂夫便扣住他的肩膀,义正言辞道:“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原来是这样。”巴基不受控制地笑起来,而史蒂夫被他莫名其妙的表情弄得一头雾水。巴基只觉得史蒂夫的表情太可爱了,他情不自禁捧住史蒂夫的脸,然后一声不耐烦的喇叭声打断了他们。




他们挡了某个人的道。




巴基强迫自己忽略闪闪发亮的复合信号灯,放开了史蒂夫。




◆04




巴基和史蒂夫是在某次难以避免的错误之后在一起的。当你从你最好的兄弟床上醒来而你们确实狠狠干了一晚上,你的选择确实不多。




巴基谈过很多次恋爱,每一次的结果都不是特别好,但没有哪一次他的对象是他最好的兄弟。他可以失去甜蜜黏人的女孩,但他绝不可以失去史蒂夫。即使是世界末日来临他也无法失去史蒂夫。




在他们第一次作为情侣吵架之后巴基吓坏了,他写了一封信然后把自己扔进飞往加州的航班。




史蒂夫尊重巴基的想法,实际上即使是迟钝的史蒂夫也能发现他们作为情侣的相处方式十分诡异,时而火花四射时而平淡如水,他们会自然而言忘记他们是情侣的事实。而且作为情侣需要承担的风险太大,他同样无法忍受失去巴基。




他们慢慢开始通信视频又慢慢结束这样类似异地恋的行为。




然后巴基回来了,他想要靠得更近一点,却发现无法像他们在一起之前那样对待巴基。他无法自如地靠近,然后他开始埋怨巴基的离开。




他怨恨巴基这样放弃他们的爱情,又因为怨恨巴基而怨恨自己。他进入了一个死循环。




可当他真正面对巴基,他无法生气,一心想要靠近却怕自己又一次吓跑巴基。半年不见的惩罚已经足够了,他忍了足足两天才敢约巴基一起共进晚餐。




“说点什么,史蒂夫。”




“你这次还会……”史蒂夫闭了嘴,因为他知道他又说错话了。




“你在埋怨我。”巴基得出结论,这并不让他难过,因为他早在飞机起飞之前便后悔了。他是个懦夫。




可他们都不甘心今天就这么结束。巴基鼓起勇气和史蒂夫对视,“旺达问我我们是不是没戏了,因为她喜欢你。”




“她在撒谎。”




“所以她得到的也是谎言。”




史蒂夫花了一点时间意识到巴基因为旺达的话吃醋了,他不受控制地靠近,直到他把巴基逼到了路灯,“你怎么回答她?”




“我说我们依然是最好的兄弟,可我甚至不知道你换了工作。”巴基的呼吸变得急促,他的心跳已经出卖了他。他知道史蒂夫越过了界线,越过了很多条界线,而他只是放任史蒂夫这么做。




“你下飞机的时候就该给我打电话,可是你没有。”




“对我仁慈一点史蒂夫,你知道……我没法见你,”史蒂夫的须后水香味令巴基心烦意乱,他别过脸躲开史蒂夫的靠近,“我很抱歉。”




“不是这一句。”巴基发誓他感觉到了史蒂夫的嘴唇。




深吸一口气,巴基小心在史蒂夫的手心写下三个数字。他亲手打碎了复合信号灯,因为他根本不要提示。




他们甚至没有坚持到卧室,齐心协力将通往二楼的楼梯弄得一片狼藉。




◆05




“你是……故意的。”巴基喘着气,侧过脸看那个把他狠狠压在凹凸不平的楼梯上半个小时的男人,“我觉得我的脊椎要断了。”




史蒂夫的回应是亲吻巴基的后颈,肩胛骨,脊柱,一路而下……




“不要……在这里。”巴基勉强出声阻止,然后史蒂夫听话地停下,抱起手脚酸痛的他走向浴室。




像是要补偿六个月的损失,史蒂夫把他折腾到了后半夜才愿意放过他,而巴基十分不客气地睡着了。




巴基是被饿醒的,当他完全睁开眼睛,只见史蒂夫露出被子的乱糟糟的金发。他小心把史蒂夫扣在他腰上的手拿开,吻了吻史蒂夫的手背,然后史蒂夫就醒了。




巴基还来不及说话,他的肚皮抢先一步叫唤起来。




“我知道我们还有很多话要说但是我真的很饿,”巴基又吻了吻史蒂夫的手,“有什么吃的吗?”




“给我十分钟。”他们交换了一个吻,然后史蒂夫翻身下床走向厨房。巴基看着史蒂夫完美的身材和他亲自抓出的痕迹,想不通自己当初怎么就放跑了这样的尤物。




好吧,准确来说是他从这样的尤物身边逃跑了。




巴基一闻到香味就下了床,裹着床单跑了出去,十分悠闲地靠在料理台,迅速吃掉史蒂夫做好的东西,同时不忘吻了吻大厨的手背。




“别闹。”史蒂夫并不是真的很生气。




巴基转身想要搜刮冰箱里的食材,却发现了他最爱的甜食之一,草莓拿破仑。他刚要伸手便被史蒂夫制止,“那是三天前买的,可能已经坏了。”




他当然知道史蒂夫为了谁这么做,因为史蒂夫不喜欢甜食,那大概是他们能够和谐相处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们不会为甜食打架。




史蒂夫想要阻止巴基一口吞掉可能导致拉肚子的甜食已经太迟了,巴基一边吮手指一边吻史蒂夫的嘴唇,“不迟,才三天。”




“半年也不迟。”




“二十年也不迟。”巴基漫不经心地补充道。




史蒂夫又一次将巴基拉进他的怀里,“你不担心我们会分手吗?”




“别干蠢事就好。”巴基舔舔唇,似乎还在回味。




“怎么可能,你把所有的傻气都带走了。”




史蒂夫说着,解开了裹着巴基的床单。




*




身处绯闻风暴中心的两位主人公在一前一后离开公司之后又同时请了假(准确来说是史蒂夫替他们请了假),罗曼诺夫女士真的开始担心咆哮突击队的业绩了。




*




*




*




Fin




巴基在史蒂夫的手心写下的数字是143=I LOVE YOU🙈


评论

热度(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