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种树种出个.......短篇 一发完

imchrismicah:



巴基在回家路上无意踢到一个深棕色的椭圆物体,骨碌碌往前滚了几圈停下。球?他举起来眯着眼睛在阳光下仔细打量,那东西有皲裂般的条纹,摇一摇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这是种子。”
一个骑自行车路过的小男孩停在了巴基面前。

“我们这里经常会捡到这种种子,不过我没有试过种出来会是什么。”

于是巴基把它带了回家,他也很好奇,这么大的种子能种出些什么呢?

他回到家放下东西,立刻跑到后院的一角挖下一个能完全放进种子的洞,把种子端正的放好,又把松软的泥土盖上,还不忘给它浇水。他真想快点知道这么大的种子到底能种出来什么。

自从有了这颗种子,糙汉子巴基变得细心起来,每天不忘准时浇水,当他休息时还会在它旁边放下一张躺椅,躺一个上午,好好享受阳光浴和威士忌,有时还给它来一口。幸运的是种子在他的“细心”照料下居然还顽强的活过来了,三天后土层中冒出一颗绿色的小小芽。巴基满心欢喜,就像一个刚看见自己新生孩子的父亲,忍不住拍下了照片放到ins和微博,又小心翼翼的用木棍做成小栏栅把小小芽围起来,他怕野兔和老鼠吃掉还不够强壮的小小芽。

每天的下班就是巴基最快乐的日子,他知道家里有芽等他回去,每一天回去,他都会惊讶的发现小小芽比前一天又长高了,他有一把尺子和一本本子,专门用来记下小小芽每天的长度和健康状况。

然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二十天,小小芽已有十五厘米长时停止了生长。这可急坏了巴基,连续几天,小小芽一直保持这种状态,没有生病的迹象,但也没有生长的迹象,愁得他已经要从维基百科四处寻找“孩子不会长高怎么办?”一类的词条逐条逐条的看。

难道是肥料不足?巴基尝试着在围栏外撒下一些混合肥,加水溶解在地里。然而还是老样子,除了叶片变得更绿一些,小小芽还是没有继续生长。

难道说它是像萝卜一样在地下生长所以上面看不见?巴基小心翼翼的在小小芽旁边挖开一层土,才发现原来的种子不知道何时已经越埋越深,已经死死扎根在土里了。他又用手刨开小小芽根部旁的泥土。

“人.........”

他吓得倒退两步,

“人参?”

几条金黄的根须显露出来,这奇怪的种子是人参?巴基赶紧又把小小芽种好,把土重新埋回去。他又上网查找了一番,人参的种子根本没那么大的呀,所以这颗不会长大的芽到底是什么?巴基还是和以前一样习惯性的每天傍晚回家就给它浇水,有时遇上什么烦心事也会说给它听,就算说了它也不会懂吧,巴基笑笑。

“欸,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把你挖出来看看你的庐山真面目?我又不清楚你什么时候成熟。”

巴基蹲下敲敲泥土,又蹲下俯耳倾听地底的声音。距离他捡到种子那天已经过去半年了,现在已进入年末,大概过十几天天气再冷些时就会下雪,他有点担心小小芽承受不了这恶劣的环境。

“咔嚓。”

巴基似乎听见了泥土开裂的声音?他抬起头望小小芽,依然是老样子。“咔嚓”又一声开裂的声音,肯定是从地底下传来的,巴基很确信这次肯定不是自己幻听,难道说,地底有个齐天大圣要蹦出来了?他又往后倒退两步,咔嚓声越来越近,震动使小小芽旁边的泥土变得松散。轰隆一声,小小芽周围整块地面裂开,泥土慢慢往下沉,一坨金黄色的物体突然出现在土堆中。

“人.........”

他吓得赶紧用屁股挪到院子围栏旁,

“人参怪?”

土堆里突然伸出来一只手,巴基捂着嘴才没让自己尖叫出来。那东西伸出两只手把身体撑起来,巴基才发现那金黄的东西是头发,而且是人的头发。什么情况?巴基看着已经完全从土里爬出来的浑身赤裸的男人,强壮得像是健身教练,他拍拍头上的泥土,又想擦干净脸上的土,结果越擦越脏,但这仍然无法遮盖他帅气的脸庞。

巴基呆呆的看了很久,才突然想起来要问这个问题,这个用种子种出来的真的是人吗?

“你......你是什么东西?”

男人拍干净身上的泥土,才有时间打量了巴基一眼。

“I am Groot.”

评论

热度(133)

  1. Samanthaimchrismicah 转载了此文字
  2.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imchrismicah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