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必要不充分(一发完)

高产似那啥的咸鱼🌚:

罗杰斯教授是巴基见过最火辣、最正经的教授,而这只是他们交往的必要不充分条件。

 

◆01

 

选课是一门学问,一门需要研究的高深学问。选课期间也是大学最为鸡飞狗跳的时候,不管是大一的新生还是大三的老鸟都不惜大开杀戒只为了选到合适的课。但慌乱和惊恐不是巴基和洛基的选择,他们选课的方式很简单——打赌,输了的人负责选课。

这也是为什么此刻专攻语言学的巴基会拿着一本破旧的《物理化学》坐在一间陌生的教室,举目无亲,不知所措。他早该想到洛基过分友善的笑容预示着什么。如果说洛基是一本书,那么里面肯定只写着简单明了的“阴谋诡计”。

在巴基第五十次咒骂洛基混蛋的时候上课铃响了,他的教授伴随着铃声进入教室。通常巴基不会注意教授的外表,但这一次他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吹口哨的冲动。

耀眼的金发——十分;深邃的蓝眼睛——十分;性感的薄唇——十分;男人味十足的喉结——十分;禁欲的西装——十分;完美的曲线——十分;漂亮的屁股——十分;线条分明的手指——十分;害羞的笑容——十分;打开公文包的动作——十分;磁性的嗓音——十分……

比起选错了课,一见钟情似乎更加令人恐慌,何况对方还是教授……巴基陷入一阵犹豫,但他的顾虑随着罗杰斯教授转过身在黑板写下联系方式而烟消云散,上帝啊他就这样得到了这个金发尤物的号码。

巴基不知不觉把座位移到了第一排,他的旁边坐着一个戴着厚重眼镜、一看就知道是学霸的亚裔女孩,而他唯一注意到的是罗杰斯教授的蓝眼睛、嘴唇、喉结还有……若隐若现的饱满胸肌。

“我打赌他不超过三十岁。”

巴基勉强把如饥似渴的目光从教授身上移开,转向他的邻座,“什么?哦你指的是罗杰斯教授,我猜……”

“查到了,他曾经还是校橄榄球球队的队长。”

巴基看着女孩手机里的照片,被上面的年轻版罗杰斯教授辣晕了,但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十分欠揍地“嗯”了一声,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变回了傻兮兮的恋爱白痴。

“斯凯勒。”女孩伸出手。

“巴基。”巴基伸出手,差点摸到闪着迷人橄榄球队队长的手机屏幕。

罗杰斯教授并没有注意到巴基他们的闲聊,只是用平缓磁性的音调宣布课程的注意事项,仿佛物理化学是一门再美妙不过的课程。巴基确实是这么想的,毕竟这门课的教授足够养眼迷人,直到罗杰斯教授问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学习这门课程需要很高的数学能力,认为自己擅长微积分的同学请举手。”

除了巴基,所有人都举了手。

此刻非常想找个洞钻进去的巴基还不至于不知道什么叫微积分,他只是不会用“擅长”这个词,或许“噩梦”比较合适。

“谢谢你们。”罗杰斯教授用再温柔不过的声音提示学生们把手放下。巴基鼓起勇气抬头,对上教授散发着无限暖意的蓝眼睛,他的心脏十分没出息地罢工了。

如果说他之前在爱河的边缘徘徊,那么这一眼足以把他踹下去。

 

◆02

 

洛基作为“恶作剧之神”,从来没有失手也从来不会因为他的恶作剧而懊悔,但是这一次他败给了巴基,准确来说是败给了巴基的痴心。

他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因为他的虚假兄弟巴基·巴恩斯作为一个恋爱高手居然败在了一个脑子里只有公式的教授……的屁股上。

“他说他注意到我了。”

“因为你是唯一一个没举手的数学白痴?”

巴基伤春悲秋了几分钟,摇摇头,“他说我是唯一一个非理科专业的学生。”

“这和数学白痴有什么区别?”洛基气结,差点把手里的书撕了。这些天他都在忍受性情大变的巴基,看来爱情不止会让人变傻还会给人洗脑,洗得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的那种。

“罗杰斯教授不会用‘白痴’来形容我,洛基。”

“那么他就不是一个严谨认真的教授。”

巴基看着宛如天书的课本,重重叹了口气,“或许吧,我可能真的是一个白痴。”

洛基需要泡一杯伯爵红茶再吞下一斤甜点才能缓解心头之恨,吵不起来的架和拌不下去的嘴才是真正的酷刑。他怀念和巴基斗智斗勇的日子,怀念和巴基一起去酒吧猎艳的日子,怀念和巴基背后捅刀的日子,而那些日子伴随着罗杰斯教授(再听到这个词他就要崩溃了)一去不复返。

洛基并不是没有见过巴基迷恋什么人的样子,他的好友是一个恋爱高手,似乎永远在坠入爱河或者坠入爱河的路上,可“罗杰斯教授”是一个例外,绝对的例外。巴基在开学第一天用一种中了大乐透的刺耳音调向他介绍罗杰斯教授,然后开始荒废学业去钻研什么物理化学,有一天还突然说出“其实吉布斯还是挺厉害”的混账话。

正如洛基所预料的,巴基学不会物理化学也追不到听上去只想和科学结婚的罗杰斯教授。

玻璃破碎的声音打断了洛基的思绪,他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酒瓶碎片和残留的波本酒,感觉世界末日快要到了。

“你居然一个人喝酒?”

巴基死死抱着酒瓶,看上去已经醉得不轻了,“我学不会物理化学也追不到只想和科学结婚的罗杰斯教授。我甚至不能在课后问他问题因为我根本找不到什么值得问的问题。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即使他的嘴唇一张一合看上去是那么性感迷人……”

洛基吐出酸得要命的草莓,恨铁不成钢地踢了巴基的屁股一脚。“要不你干脆把他灌醉然后上了他算了!”

沉默蔓延开来,然后巴基以一种缓慢又怪异的方式将自己的脑袋扭向洛基,模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话。

“什么?”

巴基小声重复了一遍,“用哪种酒?”

那是洛基第一次抛弃形象夺门而出。

 

◆03

 

对前恋爱高手巴基而言,罗杰斯教授就像一个根本不存在幻想对象。哦该死,他讲授理论知识的架势就像在宣读美国宪法,更该死的是巴基还认为那辣得要命。

他都快认不出他自己了。他到底怎么了?

更令人感到挫败的是,除了每周两次的课程,他不可能每天都见到罗杰斯教授,因为外国语学院和理工学院的距离太过遥远。

他和罗杰斯教授的距离太过遥远。

“你要是再哀声叹气这个学期就等着挂科吧。”坐在一旁的斯凯勒用手肘轻轻捅了捅巴基,“如果你想约他就约吧。”

这两句话的跨度实在太大以至于巴基忘了先否定自己深深迷恋罗杰斯教授的事实,而是问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你觉得我们有可能吗?”

“你以为选这门课的女生是为了追求科学吗?”

“可是……”

“学校并没有明文禁止师生谈恋爱。”

巴基差点跳起来,但他好不容易忍住的惊呼还是吓到了罗杰斯教授。

依旧光彩照人的罗杰斯教授看向他,“有什么问题吗,巴恩斯先生?”

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罗杰斯教授叫他“巴恩斯先生”的方式性感到爆炸。巴基咽了咽口水,违心地摇摇头,“没有,罗杰斯教授。”

“下课后请到我的办公室一趟,巴恩斯先生。”

巴基舍不得眨眼睛,因为罗杰斯教授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了很久,等罗杰斯教授又一次把目光转回课本上巴基才猛地发言:“叫我巴基就好,罗杰斯教授。”

有人吹了一声口哨,罗杰斯教授却先红了脸。

 

◆04

 

“我想知道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巴基。”端坐在办公椅的罗杰斯教授一边说一边用手势示意巴基坐下,然后用那双深邃的蓝眼睛锁定局促不安的学生,“不要担心,我是你的老师,我会努力帮你克服课程上的困难……或者生活中的困难。”

“什么?”巴基小心地咽了口口水,尽量不要暴露自己的爱意,但这在罗杰斯教授的深情注视下实在困难无比。

“我不希望你挂科,巴基,可你上课的时候不够专心也从来不问问题。”

“我……”巴基忍着逃跑的冲动,开始努力寻找完美的借口。可平日里能言善道还能和洛基拌嘴的他一时竟找不到一个通顺而符合逻辑的句子,接着看不下去的罗杰斯教授轻声安慰了几句,然后他的脑子就断了线。

“我学不会物理化学也追不到只想和科学结婚的罗杰斯教授。”

罗杰斯教授惊讶得说不出话,于是沉默顺理成章地袭击了他们。

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该死的该死的他说了什么鬼话?他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睁着眼睛说实话呢?

在接下来的三分钟时间里他们只是傻傻地对视着,直到他们的脸被羞愧或者惊吓灼伤。巴基从来不知道沉默还可以这般喧闹,他的鼓膜快要被自己的心跳声震破了,他必须在他的心脏跳出胸口之前结束这一切。

“我的意思是,和科学结婚也不错。”

该死的,不是这一句。

“我的意思是……”巴基狠狠揪了自己的大腿,“我的……”

“那就是为什么你用那种眼神注视我,我还以为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或者穿错了衣服。”罗杰斯教授看上去像是松了口气,可他的脸依然红得可怕,“可是……”

“学校并没有明文禁止师生谈恋爱。”

于是他们又回到了三分钟前的状态。

 

◆05

 

“你们在图书馆约会。”洛基带着怀疑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图书馆。”

巴基痴笑着点点头,然后想起了他和罗杰斯教授的第一次约会和他们的初吻。

他们抱着书本挤在书架之间小声地聊天,就像两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实际上他们有聊不完的天,关于布鲁克林,关于童年的回忆还有家人朋友,尴尬和害羞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很快了解了对方,就像他们万分迫切这么做,而不管罗杰斯教授说什么巴基只觉得自己更喜欢了他一分,然后压抑了整整一个月的爱意就这么决了堤。当罗杰斯教授说私底下巴基可以叫他“史蒂夫”,巴基脑子一热就扣住了教授的后脑同时含住了教授微张的嘴唇。

令巴基惊讶的是罗杰斯教授并没有躲闪,只是不知所措而生涩地回吻了他。

看着罗杰斯教授通红的俊脸,巴基知道那个战无不胜的恋爱高手巴基·巴恩斯正式回归了。

巴基舔了舔唇,“这个吻还及格吗?”

“什么?”罗杰斯教授睁大了他的蓝眼睛,仿佛他才是那个懵懂的学生。

巴基被散发着成熟男性魅力和稚嫩孩童般天真的史蒂夫(是的,他要这么叫他的男朋友)给迷住了,他尽量克制地拽住史蒂夫的深蓝色领带,用恰到好处的速度逼近,直到他的嘴唇抵达史蒂夫微微颤抖的下颌。他轻嗅史蒂夫身上好闻的古龙水香味,将手心按在男友坚实的胸膛。

“你的心跳加速了。”

“我在思考……”

巴基把嘴唇移到史蒂夫的耳垂,“嗯哼?”

“这么做对不对。”

“然后……”巴基这一次将嘴唇按压在史蒂夫的唇上,“你反悔了?”

“没有。”史蒂夫托住巴基的臀让巴基坐在他的腿上,主动吻了巴基的唇……

巴基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这段甜蜜又恼人的回忆,而洛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一次夺门而出了。

“嘿,史蒂夫。”

“过来补习,我在咖啡馆等你。”

“我发誓我会及格,今晚可以干点别的吗?”

“等你完成了学习任务,当然。”

“所以作为教授的男朋友必须考高分?”巴基绝望地把头埋进枕间,因为今晚的约会内容哀嚎起来。

“不是的,巴基,因为你在我心里是满分。”

“回答正确,罗杰斯教授。”




Fin



评论

热度(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