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影

撒尿柔丸:

F局长:



很早就想尝试一下了,以盾冬为主角的灵异或者悬疑故事集,一篇一个故事。第一篇-影











1.




这幢楼总是灯火通明。




因为汇聚了全城的4A广告公司,即便到凌晨,哑白的织灯仍亮着,印着所有人的脸色都发青。




在最后一班地铁快要结束前,Steve从座位上站起,匆匆将电脑和文件放进背包,踏进电梯。




 




他一团浆糊的大脑终于得到片刻休息,边在无人的电梯中转动肩膀和手臂,边思索夜宵,他饥饿的胃现在可以容纳整张九寸肉丸披萨,抹足了酱汁的那一种。而食物的香味似乎也随着想象可嗅闻了,Steve退后两步倚在身后的栏杆,猝然间,就觉得颈部窜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这幢大厦有数部电梯,每一部都宽广敞亮,可以容纳多人,正对出口的那一面则做成了镜墙。这是女士们的最爱,她们习惯在步入电梯时微微侧目自己在镜中的靓影,检视衣衫,拢一拢发丝,等到走出时已经全副武装,艳光夺人。




 




“这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Steve的某位男性同僚曾经点评。但是现在,这面Steve所熟悉的镜墙让他冒出了冷汗。




他暼到了镜墙上的那个人影。白衬衫、袖管挽起,灰色工装裤,脖子里挂着一枚工牌,抹了发油的头发开始无精打采地垂下来。




那就是他自己,没有任何问题,Steve只瞥了一眼就知道。




只是他正背对镜墙,怎么他瞥见的是人影的正面呢?——




 




电梯还在下沉,那个闪亮的小小数字标识是五,五层到一层的距离,却让他的整个背部开始发麻。那只是错觉,Steve默念,他每日工作十小时,今天中午只来得及吞了个三明治裹肚,头昏眼花产生幻觉。




他其实可以回头再看一眼,Steve很想回头,他不算胆小的人。但是今天,他露在衬领外头的脖颈像被什么冰冷的东西固定住了。




他背后的那个“自己”,正在盯着他。




 




“叮——”电梯到了一层,大楼的接待已经下班,所以整个大厅空荡又安静。Steve没有立刻冲出去,他只是一步步慢吞吞地挪出电梯,听到身后再次响起“叮——”的一声,紧接着是梯门慢慢合上的声响。




他仍旧走的很慢,额头上都沁出了一层汗。




那一定是幻觉,Steve想。但如果万一,仅仅是万分之一的几率不是,那就一定不能让那个人影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它”,所以Steve没有跑。




 




2.




那天以后,Steve有意避开了那部电梯,倒数第二、右手边的电梯。偶尔深夜,他从其它几部电梯中走出来,看到那一部安安静静地闭着门,光洁簇新,同其余的没有区别,似乎在提醒他那一夜镜墙上出现的只是幻影而已。




因此,当Steve的同事Sharon小姐友好地挡住电梯门,招呼他进入时,Steve只犹疑了一刻便再次踏入了这部电梯,它同两周前一样宽阔敞亮,稳健地下沉,也没有讨人厌的噪音。




“太棒了,九点还未到,我还来得及去酒吧嗨一轮,你要一起么?”




“不,谢谢。” Steve腼腆地笑了一下,“但我明天有个重要的晨会要参加——”




“好吧,原谅你第三次拒绝我的邀约。”




“Sharon——”Steve摸摸鼻子,对方大方地做了个鬼脸。




Steve的冷汗滴下来。他又看见了“自己”。




今天他穿的是条纹衬衫配浅灰色的西装裤,没有打领带,并且因为起的急,也没有抹发油,刘海软软地搭在前额,Steve不知自己工作了一天的脸色如何,但是镜墙中的那个“自己”脸庞灰扑扑的,没有任何血色,熟悉的蓝眼睛睁的很大。




Steve通常不将眼睛瞪那么大。




“怎么了?嘿?”Sharon拍了他一巴掌,Steve猝然向后倒退一步。




“你吓到我了。”女郎蹙起眉头,然后又俏皮地点了下脑袋,“我的鬼脸还没那么糟糕吧?”




Steve没法告诉对方,自己看到了真正的鬼脸。他定了定神,看到了Sharon的镜像,黑色的连衣裙衬的她曲线优美。




是正常的背影,所以只有他的不对而已,Steve握住了拳头。




 




3.




Steve决定搞清楚这桩怪事。




 




“所以你是希望电梯公司整修一下?”大厦的一名黑人接待员在电脑上记录下Steve的反馈,“怪声?唔…也许是缆绳的关系?或者通风口,之前还没有人反馈过这座电梯会出怪声。”




Sam Wilson站起来,“来,来,我陪你一起乘坐一回。”




Steve提了提双肩包的背带,“好吧先生,谢谢你。”




他们决定坐一个来回,先到最顶层,再返回一楼。而电梯上行时,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Sam,那个黑人接待员愉快地同他打哈哈,“无论如何我会再请电梯公司来查看一下,但我知道你们这些广告公司的小可怜儿——个个都有神经衰弱的毛病。”




每回怪影现身,都是在下行时间,Steve佯装向物业报告电梯出了故障,但并没指望他们能弄清楚这里面的隐秘,他只是想测试一下,那个怪影究竟会不会第三次出现。




并没有,电梯一路下沉,Steve和Sam的身影“正确”地印在镜墙上,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怪声——这仅是Steve报告故障的噱头,Sam甚至悠闲地吹起了口哨。




然而电梯落到五楼时发生了一点儿意外,整个箱体先是轻微晃动了一下,Sam抓住栏杆不满地“啧”了一声。随后,一阵金属摩擦的刺耳轰鸣让两人捂住了耳朵。




“看来真的有问题。”Sam不大好意思地瞧了他一眼,大概是为之前的揶揄抱歉,“我今天就会联络整修。”




可是Steve的注意力不在那儿,他紧紧盯着镜墙,一切无异,可是这个怪声,是Steve之前从未听到过的。真有趣,就好像这箱体知道他报告了电梯有怪声而配合演出一般。




“是从里边发出的。”




“什么?”Sam回头瞧他。




“刚才的声音像是从这里头发出来的。”Steve自言自语。




“是么?总之让电梯公司的人仔细检修比较好。”




 




4.




Sam在检修的那一天换休,所以接待员又更替了一人。




“下午三点。”对面的男人抬起头,绿色的眼睛眯起来,“到时这部电梯可能需要暂时关闭。”




“没问题,谢谢提醒。”Steve点点头,然而所有指向灵异事件的网络案例都告诉他,这种情况下,维修公司并不会真正解决问题。“这部电梯以前出过问题么?”




“什么?”




“我是说,”Steve咽了一口口水,这名接待员非常年轻,皮肤光洁,一双绿眼睛非常大,像含着翠绿的池水。“以前没人反应会出问题?”




“我查了之前的记录,似乎没有。”年轻男人回答,语速很慢,每一个词组像是在柔软的嗓子里搓揉过才吐出来。




Steve无奈地点头,回转身准备上楼。




“先生——”那个年轻人从接待台后走出来,“介意一同坐那台电梯么?”




“嗯?”




“你报修时我不当班,今天可以试一试,等会儿才方便同维修公司沟通。那个,我叫James。”




Steve握住对方伸出的手,柔软温热,他的耳朵有一点点烫,“你好James,我是Steve Rogers。”




 




James的个头和他差不多,姿态挺拔,即使站在电梯中脊背也绷的挺直,白衬衫和黑色背心的制服也意外的好看,腰线窄且结实,看得出经过良好锻炼——




James突然转过头对他笑了笑,“我们再坐下去?”




原来已经到了顶楼,Steve忙别过脑袋盯着自己的脚面。James已经越过他的身体,按下了一层。




“你在这儿工作?我之前很少见到你。”




“我在这里实习,只有二个月的时间。”




“原来如此——那你一定经常加班,因为我通常是下午的班次,所以我遇不着你。”




“也许…——”




那个鬼影又现身了,悄无声息的,和James的影子并排站在镜墙之中,衣着打扮也同他今日一样。灰色衬衫,白色卡其裤,黑色皮鞋——




Steve终于明白哪里不对了!




之前的每一次,他都看到了哪里有问题,但是却指不出来,就像一场梦境,在梦中的一切都清晰可见,可是醒来时却无论如何记不起来。




是鞋子。




每一次的鬼影都和他当日穿着一模一样,除了鞋子,镜墙中的自己穿的一直是一双黑色皮鞋,皮革已略有陈色,似乎还蒙着一层灰,并且那双脚,也太小了些——就像在一双脚上移植了他的身体一样。




“Steve?”James的胳膊扶住他,“你看上去不太舒服,是气闷么?”




Steve勉强撑住栏杆,他拉住James,不希望对方回头,不希望对方也牵进这毫无头绪的怪事。




“你还好么?”James捧住他的脸,“我们先出去——别担心,我在这儿呢。”




Steve拉住接待员的胳膊,尽力让对方背对镜墙,所以他不得不变成了正对镜墙的姿态,那个“自己”,灰扑扑的脸,蓝色的眼睛睁的极大极大,胳膊一伸,突然挽住了James的镜像——Steve晕了过去。




 




5.




“你感觉好些了么?”男人的声音飘过来,像一团轻柔的云朵覆在他面上,Steve抬起手想要留住这片云,然后他握住了一双手,Steve猛地睁开眼。




“太好了——”正凑在他眼前的男人咧开嘴,“你可吓到我了Rogers先生。”




“James?”




“是我。”年轻的接待员轻声答到,随即Steve发现了尴尬的境地,他正躺在James的怀抱里,James的一只手掌拖住他的头颅,另一只则被他紧紧握住。




James无辜地眨眨眼,“我的力气只够将你弄出电梯,只好委屈你先在地上躺一会儿。”原来,他们正在三层电梯的门外。




“不——”Steve已经收回手,在自己的裤腿上抹了两把,James注意到了他的动作,不可置否地抬抬眉毛。




“谢谢你——James,我想我只是没吃早饭,然后加班太多,所以有些头晕。”




“再加上你在电梯里所瞧见的,所以你被彻底吓懵了?”




Steve顿住,James还半跪在他身前,年轻的接待员贴近他的脸压低声音,“说实话Rogers,我也被吓到了,虽然我还没晕过去,但是不代表你比我胆小哦——我可以叫你小Stevie么?喂——你别生气嘛!”




Steve突然觉得那个鬼影一点儿也不可怕了,可是讨厌透顶!




 




6.




“所以你看到那个影子已经三次了?”Steve同James坐在距离大厦不远处的酒吧,对方正抓着一只柠檬鸡腿啃,唇瓣边沾了一点儿油腥。




“今天是第三次。”他想了想才继续说,“你不用担心,你的影子,是正常的。”




“你说上次你和同事一起乘坐电梯的时候也是这样?”




“没错,Sharon小姐的影子没有任何问题,所以那只是针对我。”




James眯起了眼睛,“我又查了一遍近十年的记录——”




“这幢楼已经有十年历史了?”




“你是说布鲁克林大厦?没错,当然它曾经返修过。”Bucky展开一本本子,“更早一些就是纸质版的记录了,幸好电梯报损一年也没有很多回,所以并不难查,但是没有什么异常。”接待员一边说,鼻尖边蹙起了小小褶皱,“但是我发现了一件奇怪事。”




“什么?”




“和电梯并没有关系,只是在七年前,在这所大厦工作的一名员工的儿子失踪了。因为他的儿子在失踪前曾被人目睹出现在大厅,所以警察有来盘问当时的接待员,因此被记录在了接待手册上。”




“这听上去似乎和我的故事没什么关系。”Steve撇撇嘴,然后他想起了那双鞋,或者说是那双脚。




那双像是接驳在身体上的脚,明显小于成年男子,是青少年的双脚,但是却穿了老气横秋的黑色皮鞋。Steve的太阳穴跳了跳。




“那个大厦员工失踪的儿子几岁?”




“唔…档案里没有仔细记录,但是——”James掏出手机歪了下脑袋,“但是我根据记录查阅了当时的新闻,”年轻男子轻轻吐出一口气,“他还很年轻,是个十四岁的男孩儿。”




“有照片么?”




“什么?失踪时的照片,或者描述,应该会有。”




“这里有写,Darmian David,十四岁,穿深蓝色短袖衬衫,灰色长裤以及一双——”




“黑色皮鞋?”




James讶异地抬起头,“你怎么知道?”




“那个影子,”Steve低身喃喃,“它总是和我穿的一样,或者说和我一模一样,但是只有一点不同,就是它脚上的鞋子,是一双黑色皮鞋。James,那双脚是Darmian David的脚。”




 




7.




“你真的准备再进去?”




“你可以在外头等我。”




“为什么,我不害怕,它只针对你——”




Steve不满地瞥了一眼身边的年轻人,今天James将自己的棕色头发扎了一个小髻,因此显得额头更加饱满,刻痕深邃的眼皮垂下来,专心致志地吮吸一小盒牛奶。




“你确定它不会伤害你?”




“它有三次机会,但是却都没有。”




James一边的腮帮鼓出一些,吐出吸管,“也许不是它不想,而是它不能。它变作你的模样,也许是想夺取你的身体,像传说中的那些妖怪一样——它只是被封在那面镜墙之后,一有机会,他就会变成你,而你,变成了它——”




Steve一个激灵,不由自主想象当自己变作一团阴影只能生存在镜子中的模样,镜子里的世界是怎样的世界?




“嘿,电梯来了——”James打断他胡思乱想,一巴掌拍在他的脊背上,将他推入电梯。




 




上行的时候通常没有问题,但是这次不一样——




他们听到一声呜咽,是少年还未发育完全的声带所发出来的,颤抖,孱弱。




Steve知道James也听到了,因为后者缓缓靠到他身边握住了他的手,Steve暗暗叹口气,将年轻人的手掌握得更紧些,Jamse抖着嗓子开口,




“别害怕,小Stevie——”




 




电梯突然变黑了。




他们原本都正对着镜墙,于是现在只能依稀看到镜中的影子。两人的眼神都汇聚在一处——Steve镜中的鞋,今天他穿了一双蓝色跑鞋,白色的鞋缘很干净,同蓝色牛仔裤也很合称。




电梯攀爬到了顶层,一切都没变,然后开始下行——




那双皮鞋出现了,而灯重新亮起来。




Steve不敢抬头去看自己的脸,他知道那已不是自己。




那双鞋是全黑的,皮革陈旧,甚至可以看到上头些微的裂纹,没有经过打蜡,还有些灰尘,埋在他蓝色的牛仔裤下头,那么不匹配,那么怪异。




James的指头已经陷进他的掌心。




“你是Darmian,”Steve开口,“你在七年前失踪了,再也没有出现过,警察搜索过,你的父母从没放弃,但是你在哪儿?为什么你在这幢大厦的这座电梯里?为什么在镜子里。”




没人也没“东西”回答他,那个影子站在镜中,脸色灰暗,眼睛睁的极大。




“你在看哪里?你为什么要变成我的模样?”




“Steve!”James突然大叫一声,“他的鞋!”




Steve低头,那双鞋子上的尘土变多了,或者说简直像是洒了好些尘土要掩埋这双鞋一样——




“咯,咯,咯,”镜子里的怪影发出细碎的声音,脖子伸长,James惊地后退两步捂住脸,Steve忙揽住对方的肩。




“叮——”电梯到了一层。




 




他们在一层电梯厢外抱在一起愣了五分钟才缓过神,James慢慢将遮住脸的手掌放下,绿眼睛有点发红,“Darmian死在这儿,死在电梯里。”




“你怎么知道?”Steve用指头抹了抹对方的眼眶,换来James一个白眼,“事先声明,我可没有哭——”接待员的脸庞又露出些骇色来,“那个影子,他伸长了脖子,脖子上有抓痕——他想让我们看到这痕迹。”




“有人掐死他?”




“不,那不是掐痕,那是他自己留下的,他在抓自己的脖子,是因为窒息。Darmian David是被闷死在电梯里的。”




 




8.




电梯整修或者断电,似乎经常发生,对于布鲁克林大厦也是一样。




“但是七年前的那次检修,没人记得去这个金属牢笼里确认是否还有人,而检修通常又在周末进行。”Steve的声音里有隐忍的怒气,James拉了拉他的袖管。




“所以一个孩子留在里面,最后因为缺氧而死。他的父母误以为他失踪了,一直寻找多年始终没有结果,你是来举报这个的?你有什么证据么?如果孩子真的死在电梯里,尸体去哪儿了?”




警察局负责记录的警官用圆珠笔敲着桌面,若有所思地翻看案卷,确实是七年前的案子,而那个男孩也确实像人间失踪一般再无音讯。




“谁应该确认电梯中是否有人,又是谁会在所有人之前打开电梯——”James冷冷地指出来。




“这是个很严重的指控,先生。”警官抬了抬眉毛。“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可以直接起诉你造谣和诋毁。”




“如果你们愿意查一查,就一定能琢磨出一点线索。”Steve倾身向前,白皙的脸有点发红。




“那部电梯——”James再次开口,“那部电梯比别的所有都新,因为电梯公司重新整修过,可是这十年大厦通报的电梯故障寥寥无几,为什么单单要翻修那一部?——”




警官的眉头蹙到一块儿,Steve有点惊讶地回头,James正在对他挤眼睛。




“唔...这点,是可以确认一下。”




“拜托。”Steve神色恳切,“无论如何,我只希望他的父母能知道他的下落。”




 




无论Darmian在哪儿,无论Darmian的皮鞋被埋在哪一堆尘土里,这个男孩在七年前的某一天一定是兴冲冲地穿上了出席正式场合才会穿的黑色皮鞋,因为他要到父亲的公司去玩耍,可以充作一个成年人,可以在形形色色的上班族中简单发一会儿梦,构建自己的未来。然后,他便永远停在了十四岁的那一刻,变成了一团影,再也没有长大过。




 




9.




“我一直弄不明白Darmian为什么要变成我的模样。”




今天是Steve实习的最后一天,他乘午休时间溜出来,找下午班的James一同吃三文治。顺便告诉对方对于七年前的那桩失踪案,警方已掌握足够证据来立案调查,而对象正是电梯维修公司。




“你见过Darmian的照片么?”James将黄瓜吐出来,不太满意地瘪嘴。“我讨厌黄瓜。”




“不...我没有,”Steve咬了咬嘴唇,“不知道为什么,我没办法去搜索那个孩子的信息。”




“你应该去瞧瞧,你就会明白。”James转过来,用指头画上他的眉毛,“那孩子有一头金发,蓝眼珠,五官很端正——当然比你瘦弱的多。他一定希望自己长大后是你的模样Steve,虽然他再也长不大了,但是他贴在那面镜中,看来来往往的人群,他看到了你,你的人生是他在十四岁时期望的样子。”




Steve握了握三文治,他突然想起,在此之前当他故意报电梯有怪声时,那个影居然真的制造出了怪异声响,就好像知道Steve心里所想的事一样。而当他和James一同在电梯中时,影则挽住了James的镜像——




“那个...”Steve默默思索着该如何开口。




“什么?”




“今天是我最后一天实习,”




“所以?”




“所以能请你喝杯咖啡么?我是说感谢你——对我的帮助,还有对Darmian的。”




James露出了嫌弃的神色,“那是五十岁的先生和女士的约会用词了,”接待员甚至摆了摆手,“我才不要喝什么咖啡。”




Steve有点生气,但他犹豫了一秒还是决定继续邀约,“那,黄油啤酒如何?”




“哟——”James居然状似害羞地抿了抿嘴,低头用手掌遮住半边脸,“小Stevie怎么就想着要灌人家酒了——喂!你不要生气嘛!”




 




Steve真的很生气,但是他还是决定请James Barnes喝杯酒。




 




第一篇完






评论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