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10)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克拉德美索: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2(3(4(5(6(7)(8)(9)

 

破布被揭开,下面巨大的“破烂”露了出来。

 

深灰色的机身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除了少数需要传感与链接的地方,其他地方甚至连光学薄膜都没有,螺丝接口还暴露在外面,粗暴地将大块零件们链接在一起,看起来并不像是一架精密的机甲人,而更像是一具沉默寡言的钢铁巨兽。

 

“这倒是挺有苏维埃风范的……”娜塔莎忍不住说道,“希望驾驶起来也一样——粗粝没关系,耐用就好。”

 

“你喜欢吗?”克林特惊喜地看向她。

 

“随口说说而已。”娜塔莎把头转开,“又不是我驾驶。”

 

克林特仍然在后面眼巴巴地望着她。

 

“嘿,小伙子们,没时间了!”弗瑞举起探测仪,看着逐步毕竟的怪兽忧心忡忡道,“你们最好动作快点,我不知道那头怪兽会不会有敲门这样的好习惯……”

 

“OK没问题!”克林特终于把目光从娜塔莎曼妙的身姿上收回,兴致勃勃地一边帮美国队长和冬兵拧开驾驶舱门一边介绍,“就是做工还比较粗糙,很多传感线我还没来得及好好打理,都横七竖八的露在外面,但是你们放心,我保证这些玩意都很结……”

 

话还没说完,驾驶舱的门把手掉到了地上。

 

“实……”

 

山姆和斯科特爆发出一阵不合时宜的干笑。

 

克林特尴尬地顿了顿,决定还是尽量挽救一下现场的气氛:“呃……只是舱门这样而已,舱门从内部也可以锁死的,我保证传感系统和操作系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你拿什么保证?”巴基凛冽地瞪着他,“你的手还是你的脚,还是你对我女搭档一腔赤诚的心脏?没有大问题?那小问题会是些什么?”

 

“走吧,巴基。”史蒂夫拍了拍他的肩膀,既像是鼓劲,又像是在哄他,“没时间了,我们上去吧——你看,至少我会陪着你的。”

 

“真会说大话啊小史蒂维……”巴基一边不情不愿地往驾驶舱中爬一边嘟囔,“明明是我在陪你。”

 

避开那些看起来摇摇晃晃几乎快要掉下来的零件艰难坐好,在彻底关闭驾驶舱前,尼克·弗瑞带领全体其他驾驶员们向他们敬了个礼。

 

“加油!”他郑重说道,“全体空间站成员都在看着你们!”

 

史蒂夫回了个礼,然后深吸一口气,拉起杠杆。

 

在克林特兴奋得无以言表的眼神中,随着一阵启动的噪音,这架铅灰色的钢铁巨兽缓缓抖落身上的灰尘站立起来。

 

人类全部退回主控室,按下几个按钮后,一道道阀门开启,钢铁巨兽即将出舱迎接自己艰巨的使命。

 

就在此时,史蒂夫和巴基隐约听到了娜塔莎的喊叫声。

 

他们打开通讯器并一同向主控室看去,那个红发姑娘挥舞着拳头的尖叫声从耳麦中传来。

 

“罗杰斯!如果詹姆斯掉了一根头发,我发誓我会把你……”

 

“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再弄丢他了。”史蒂夫平静地说道,“他在我在,生死与共。”

 

言罢,他切断了与主控室的通讯链接。

 

“嘿?”巴基惊讶地看着他,“你这是干什么?不准备听指挥了?”

 

“这架机甲对精神强度和连通率的要求太高,我们不能被任何人分心。”史蒂夫解释道,“而且,按照克林特说的,我们现在可比主控室里那帮人掌握的技术更高精尖,完全有能力自己打这一仗。”

 

巴基没有再说话,任由史蒂夫主驾驶着这台看起来很笨重的机甲向舱门走去。

 

起初还有点跌跌撞撞,但美国队长很快凭借丰富的经验迅速掌握了这台钢铁巨人的动作模式。史蒂夫发现,这台机甲虽然看起来粗糙凌乱,但实际操控起来的手感却非常稳重。他不由得对克林特的技术增添了一些信心。

 

而巴基一路上也没闲着,一直在试图和那堆一团乱麻似的传感线作斗争。

 

但他失败了——直到这架还没有名字的机甲人在太空中悬浮,直到太空站大门在他们身后缓缓关闭,乱麻仍旧是乱麻。

 

“算了。”巴基无奈地丢下乱麻,“没时间了。”

 

“帮我和你自己戴上传感器,巴基!”史蒂夫一边全神贯注地驾驶机甲一边命令道,“小心一点,我们太久没有进行过联结互通了,起初这可能会令你有点疼,但请不要拒绝我的进入,我会帮你一起克服痛苦,不用害怕!”

 

巴基正在整理传感线的手顿了顿。

 

“为什么你说的这句话听起来有一点dirty?”他皱皱眉,“是我想多了吗?”

 

史蒂夫唇角微微上扬:“看来我们已经很有默契了——相信我们一定能很快就找回当年的状态。”

 

这机舱内连座椅都有那么一点松动,巴基为史蒂夫和自己佩戴上传感器,又索性一股脑地将那一大堆线路缠绕上自己和史蒂夫的身体,然后把两个人的上半身一起固定在座椅上。

 

“只能这样处理了,万一出什么意外……”他无奈地看着将他们两个绑定在一起的那堆传感线说道,“我们恐怕被怪兽干死之前就被这堆传感线勒死了。”

 

史蒂夫将手覆在他手上,轻轻捏了捏。

 

“不会有意外的,我们能赢。”他侧过头来看着他,温柔说道,“相信我……相信我们,巴基。”

 

深呼吸后,两人一同按下联结按钮。

 

尖锐的刺痛感袭来,巴基觉得自己的脑子几乎要炸开了,他不由自主地嘶吼出声。

 

史蒂夫在他身边,用力抓住了他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与此同时,传感指数显示仪上的数字一路上飙到50%后,忽然停滞不前了。

 

这当然不够,远远不够。

 

精神世界中,史蒂夫的一切都已经完全向巴基开放了——非常普通的一个房间,阳光懒洋洋地透过窗帘洒在地板上,墙边陈设着画具,画具上的画看起来仍旧墨迹未干,依稀可见那上面画着两个在夏日的微风中相互追逐的少年。屋子正中央是一条看起来很是温馨舒适的沙发,而沙发垫被主人特意摆在了地上。

 

巴基惊愕地看着这一切。

 

他认识这里,他想。

 

他曾经亲自来过这里,从史蒂夫的精神世界中来过这里,以及在分开后的恍惚梦境中来过这里究竟有多少次了?

 

千千万万次。

 

在那七年多时间中,这房间曾是一个迷,一个令他目眩神迷、流连忘返的迷。

 

而此时此刻,他知道,这个美丽的谜底解开了。

 

“原来是这样……”巴基喃喃说道,“原来这里是……你曾经的房间——你的家。”

 

但紧接着,头部仿佛被劈开般地痛苦瞬间击中了他,巴基双腿一软,跪倒在面前的沙发垫上。

 

史蒂夫温柔地从后面搂抱住他。

 

“我知道这很痛苦,巴基……”他轻轻抚慰他的后背,“但你还得加把劲,这还远远不够……”

 

巴基抱住头,牙齿因为身体的颤抖而相互碰撞着,“多少了,我们……连通率……多少了?”

 

史蒂夫轻叹一口气,将巴基的身体转过来面向自己:“只有一半——巴基,这样不行,你看着我!”

 

巴基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恍惚,他有点茫然看着眼前这个金发大个子。

 

“集中精力,巴基!”史蒂夫严肃地盯住他的眼睛,然后指向另一边的一团黑色雾气,“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你的精神世界一直在屏蔽我的进入——为什么你的潜意识会拒绝我?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我……我无法信任你,史蒂夫……”他有些抱歉地说道,并躲闪着史蒂夫的目光,“你无法说服我信任你,就算我口头信任你,但我的精神世界仍然在自作主张地拒绝你的进入。”

 

史蒂夫微微惊讶,但很快,他捏住巴基的下巴,强迫他直视自己。

 

“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导致了这种失去信任的误会,也不想和你讲什么整个空间站都面临生死存亡的大道理……巴基,我现在不是在哄骗你,而是在命令你!我是曾经和你一同长大的人,是此时此刻与你生死与共的人,是将来会与你共度一生的人!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巴基!你可以对任何人建立精神屏障,但你绝对不能拒绝我进入你的世界——永远不能!”

 

巴基直直地看着美国队长那双不怒自威的蔚蓝色眼睛。

 

透过那双眼睛,他第一次看到了精神世界中自己的模样。

 

令他惊愕的是……那并不是冬兵的模样。

 

那是一头利落短发,二十岁出头的巴恩斯中士。

 

“明白了吗,巴基?”史蒂夫温柔又坚定地说道,“你无法拒绝过去,也无法拒绝我。”


原来,他的灵魂一直都在精神世界中替他保管着曾经的自己——那个被他的大脑遗忘的自己。

 


于此同时,更多的回忆夹杂着情感的漩涡汹涌而至,巴基甚至还未来得及仔细去分辨那巨大的信息量,守护着他精神世界的黑色浓雾就四散开去,冬兵的房间彻底向美国队长展开。

 

停滞的数据再次迅速飙升,然后牢牢卡在了94%。

 

94%——已经逼近了他们曾经的最好成绩,也是许多别的组合望尘莫及的一个连通率数据。

 

但他们都知道,这还是不够好。

 

史蒂夫走到巴基精神世界中那扇紧闭的铁门前,低头看向那个密码锁。

 

“曾经我不明白你的精神世界中为什么有这样一扇大门。”他苦笑了一声,说道,“当我后来明白过来这代表了什么时,你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史蒂夫,我得坦白。”巴基无奈地耸耸肩,“我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这玩意的密码——你以为我没尝试过吗?自从我在苏联人的病床上醒过来,我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了……在那些没有记忆的岁月里,我曾经试图从这里找到自己身世的答案,可是……显然,我无能为力。”

 

与此同时,像是在为他们俩的处境添乱一般,整个机甲遭受到重重的一击——“咣”的一声巨响过后,史蒂夫和巴基将自己从全情沉浸的精神世界中抽离出来,飞快进入战斗模式。

 

“遭遇了!”巴基咬牙切齿说道,“我猜……这就是以前那个家伙!”

 

他看着驾驶舱外的那头怪兽熟悉又狰狞的头颅,曾经令他陷入绝境的回忆涌上心头。

 

“你还记得怎么打他吧?”史蒂夫飞快问道,一面操纵机甲躲过对方的一记爪击。

 

“那简直是本能!”巴基熟练地向射击轨道中填充弹药,“七年前也一样,如果不是被切断电源,他不是我们的对手!”

 

很快,在颤抖中,巨兽的头颅再次裂开,那个曾经致命的光源露了出来。

 

这一次,史蒂夫和巴基都早有准备——二人合力一同开启了克林特预设好的量子能量盾牌。

 

强光之中,电磁脉冲的大部分攻击力都被量子能量盾牌吸收,但仍有小部分泄露出来,整个机甲微微震动,史蒂夫和巴基感到全身过电般发麻,但又很快平稳下来。

 

“太棒了!”他们欣喜地互相看了一眼。

 

巴基兴奋地说道,“看来对付他,94%连通率也够用了!”

 

“我们还是得小心为上。”史蒂夫谨慎地说道,“不能再出任何差错了,七年前我们也以为能稳赢,结果……”

 

话音未落,机甲外传来一阵不祥的咔咔声。

 

紧接着,那个刚才还对他们发了一记电磁脉冲的大家伙,在宇宙中闪烁了几下,就消失在了史蒂夫和巴基眼前。

 

“操!”巴基大喊一声,“史蒂夫你这个乌鸦嘴的混蛋!他是不是隐身了!”

 

史蒂夫冷静地打开反隐形雷达,一遍遍扫描他们周围的区域。

 

但是那没用,屏幕上什么都没有。

 

“他以前不会隐身的……”史蒂夫高高皱眉。

 

“这家伙又他妈的进化了!”巴基愤怒地说道,“七年了!死敌又他妈的进化了!而我呢!我甚至退化了……”

 

还未说完,一记重击从机甲的背后传来,整具机甲被打得头向下脚向上整个颠倒过来。

 

巴基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剧震令他险些咬断自己的舌头,内脏仿佛都移了位置,头晕加呕吐感令他下腹部那个老地方再次隐隐作痛起来。

 

史蒂夫勉强操纵机甲掉过头来,并迅速飞离了刚刚遭到攻击的区域,但还未来得及彻底稳住身形,一道电磁脉冲就从根本看不见的身体中发射出来,直直打向机甲人的前胸。

 

史蒂夫和巴基已经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和反应能力去偏转机甲,但还是晚了一点——电磁脉冲虽没有直接击穿机甲心脏,却仍然击中了机甲的左臂。

 

尽管这已经不会令他们陷入断电的致命困境,但机甲的左臂仍然如同人类脱臼一般垂了下去,再也不听使唤。

 

“这样下去不行!”巴基有些焦急地高喊道,“克林特那小子不是说这副机甲配备了最新的反隐形系统吗?为什么仍然扫描不出来?”

 

史蒂夫的声音听起来比较冷静,但实际上后背也已冷汗涔涔,他一边疯狂调试一边无奈地说道:“那恰好就是需要99%连通率的功能……”

 

“操!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巴基看起来像是彻底被这只七年前就曾令他“死”过一次的怪兽激怒了,他紧紧抓住史蒂夫的手腕说道,“看来我们必须将连通率提升上去……”

 

“巴基!这里我来操作,尽量躲避他的攻击!”史蒂夫当机立断地说道,“回去你的精神世界!你必须让自己想起那扇该死的门上的密码!”

 

巴基也知道,他们没有什么时间可以耽搁了。

 

他闭上眼睛,再一次来到那面铁门前,将手放在冰凉的门把上。

 

“想起来!想起来!想起来!”他拼命地对自己吼道,“你不能死在这里!更不能连累史蒂夫和你一起死!快他妈的想起来!”

 

一连串密码信息从大脑中飞快飘过——电脑开机密码,邮箱密码,推特密码,甚至他十多年前的银行卡密码……

 

可就是没有关于这扇门密码的任何记忆。

 

“操!”他愤怒地摇晃那扇铁门,甚至试图强行拆除。

 

铁门纹丝不动。

 

显然,精神世界并不能用暴力解决问题。

 

过度的思考与回忆令他本就还不够稳定的脑袋越来越疼,这份焦躁几乎就要将他击垮。

 

“史蒂夫,怎么办!”他本能地大声呼唤这个世界上他最信任的人,紧紧抱住剧痛的头颅,“我真的……真的完全想不起来……”

 

“冷静一点,巴基。”史蒂夫的声音传入脑海,“要不然,我们来换个思路……”

 

“什么?”巴基在精神世界中迷茫地抬起头。

 

“我记得,当我们第一次一起操纵机甲时,你脑子里就有这扇门了。”史蒂夫轻轻说道,“当时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我问过你,我说我也想进去看看,因为我理所当然地想了解全部的你,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可是你拒绝了。”

 

“我当时有点不高兴,可是你说,正因为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所以有一些东西才不能让我看到,或许永远都不能。”

 

“所以我猜,你门后的那部分秘密回忆,或许和我有关,而且……你一直是一个精神能力方面的天才,那道门应该早在我们触碰到机甲之前就已经被你建立好了——能够接触到你精神世界的人只有你的搭档,也就是我本人,那么,那道门后面一定是你特意不想让我看见的那部分思想。”

 

“所以,我想你应该能猜到,它们大约应该是什么内容?”

 

巴基渐渐睁大双眼。

 

“我会瞒着你的东西……”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为什么偏偏要瞒着你,我……”

 

他忽然想起史蒂夫精神世界中的那副未完成的油画。

 

夏日轻快的微风从许多年前的街头轻轻袭来,逐渐将巴基头脑中的迷雾吹散。

 

他想起了许多与史蒂夫一同长大的过往,一同在军校受训的岁月,第一次一同进入机甲的兴奋与喜悦,以及……那卷被他修复好的,却又令他再一次想向史蒂夫隐瞒内容的录像带。

 

他想,他已经知道在那扇大门里,究竟是什么样的记忆会令巴恩斯中士拼命想要对挚友隐瞒了……

 

那么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打开这份属于巴恩斯中士的回忆。

 

他必须完全将这些展现出来——给史蒂夫,也给现在的他自己。

 

“那是一些美好的东西。”他对史蒂夫诚实地说道,“美好得令从前的我只想一个人小心翼翼守护起来,连给你看都不愿意——可能是因为怕以前的那个你不经意间就弄碎它们。”

 

“我?弄碎你的好东西?”史蒂夫微微一愣,“那怎么可能?我从来不会想要伤害你。”

 

但现在肯定不是为过去的自己抱不平的时候——那头隐去身形的巨兽还在不时的从各个角度冒出来对他们进行偷袭。

 

史蒂夫继续循循善诱,“那么问问你自己,如果你想将一件宝贝藏起来——你最珍贵的宝贝,连我都不能看见的那种……你一定会把它放在你心目中最安全,最美好的地方,对吧?那么,在你心目中,这个地方是哪里?”

 

“我心目中,最安全,最美好的地方。”巴基在心中重复道。

 

如果我有一份需要被珍视的回忆……如果我只想将它埋藏在一个最安全、最美好的地方……

 

如果那就是门锁的密码——那个特殊的“地方”会是哪里?

 

他难以置信自己的思路就这样畅通无阻了起来。

 

巴恩斯中士心目中最安全,最美好的地方?这答案简直呼之欲出。

 

当然就是那个地方——他与史蒂夫一同在那里出生,在那里成长,也一同扎根在那里,向天空努力生长……

 

如果将来,他的尸体没有被抛弃在宇宙中化作尘埃,那么他希望自己能够被埋葬在那里——毕竟,所有战士都希望自己如果战死沙场,至少还能够魂归故里。

 

巴基将手指覆上密码锁,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坚定地按了下去。

 

“B-r-o-o-k-l-y-n.”

 

嘀的一声过后,铁门应声而开,史蒂夫的身形也瞬间回归精神世界,出现在了他身旁。

 

与此同时,传感指数再次升级,机甲驾驶舱的仪表盘上,许多之前还是红色禁用的功能亮起了可操纵的绿光。

 

连通率99%达成。


评论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