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Twin Flames of Fire(2)太空机甲AU借环太平洋设定

克拉德美索:

伪科幻真傻白甜,谈谈恋爱,打打怪兽


前文:(1)


 


作为拥有“美国队长”这样荣誉称号的战士,史蒂夫·罗杰斯并不是很愿意承认自己的孤独。


 


可孤独并不可耻。在这个除了几百人之外与世隔绝的、在宇宙中浮浮沉沉的太空基地中,谁又是不孤独的呢?


 


作为一名精锐机甲战士,他的住宿条件相当不错,可以从房间的舷窗中看到任何他想要看到的景色——无论是城市、乡村、沙漠、丛林或者海洋,只需要用声控选择即可,舷窗屏幕自动高拟真。


 


但史蒂夫从来不用这项功能。


 


他固执地透过那层玻璃,看着窗外一望无际的黑暗宇宙。


 


星光太遥远,无法照亮美国队长的房间,黑暗的玻璃窗上只倒映出他自己半明半暗的脸。


 


他靠在玻璃窗上,将自己与黑暗融为一体。


 


 


地球上的第一只怪兽出现在塔斯曼海域,从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上岸。


 


尽管体型庞大,但他长得实在像是个大号蜥蜴,因此最开始的时候,人们还以为这只是在海洋中进化得巨大化的远古恐龙登陆了而已。


 


但很快,澳大利亚政府,以及全世界关注这件事的人,都发现他们错得离谱。


 


第一批参与战斗的警员与没有跑掉的平民们一同被这只“大蜥蜴”的呼吸辐射致死。科学家们很快发现,这只怪兽不仅仅是呼吸带有辐射性,同时他的血液也有剧毒和腐蚀性,可谓是走到哪里就污染到哪里。


 


最终,澳大利亚投入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热武器,付出了几千条生命的代价,才一举炸烂了这只怪兽。


 


但这个时候,尚且还只有各国政府组织的专业科学人员在研究这件事——这是怪兽从何而来?他的生物组织结构是什么?为了什么目的突兀地出现在海岸边?


 


而平民百姓们,很快就依靠娱乐明星的种种绯闻覆盖掉了这只巨兽曾带走了几千条生命的伤痛记忆。


 


直到一年后,第二只怪兽登陆日本,全人类才从安全和平的幻梦中惊醒。


 


然后是第三只,第四只……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不同的海岸登陆。


 


怪兽出现的速度越快越快,而人类也绝不会认输——专门对付这类怪兽的巨大机甲就是从那个时期开始,被各个强国飞速研发出来。


 


而第一批驾驶机甲与怪兽战斗的人员,都来自于各国部队中最优秀的战士。时任上尉的罗杰斯和他最好的朋友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就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崭露头角的。


 


机甲操作需要与大脑相链接,需要承受极大的精神压迫力,一个人是无法独自完成的,因此,每台机甲通常配备两名驾驶员,有时候甚至是三个人——他们首先会进行精神连接,使得他们的大脑与体感互通,然后共同操作机甲。


 


两名驾驶员的通感程度越高,机甲的行动力就越高,越灵活。因此,同一台机甲所配备的驾驶员一般都拥有深刻的亲缘关系——通常是血亲最佳,夫妻其次。


 


而史蒂夫和詹姆斯则是其中一对儿令人惊异的例外——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当然也不是夫妻,但同感率竟然可以高达95%以上,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他们俩驾驶着当时美国研制出的最先进、火力最猛的机甲“第一复仇者号”纵横于美国战场,合作剿灭过九只巨兽。


 


“与最好的朋友拥有这么高的通感率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曾经有记者这样采访过这对儿美国的明星驾驶员。


 


当时,巴恩斯中士坏笑着抢答:“怎么说呢……就是当我们连通在一起时,如果我给自己一个手活儿,那么史蒂夫没准儿会比我先射出来。”


 


“绝对不会,你做梦!”尽管涨红了脸,史蒂夫仍然挣扎着小声反驳了一句。


 


全场哄堂大笑——这对儿好朋友的感情到底有多好,无论是收看采访的人类,还是曾被“第一复仇者号”痛揍过的怪兽,恐怕都深有体会。


 


想到此处,靠在舷窗边的史蒂夫不由得在黑暗中轻笑了一声。


 


但随着回忆的继续,他的笑容很快就消失在唇角。


 


第十只即将袭击美国国境的怪兽,被扫描出将会在美洲大陆最西端的威尔士王子角登陆。


 


史蒂夫和巴恩斯中士很快就随着机甲飞抵战场。


 


像往常一样,他们俩之间的气氛颇为轻松——他们已经拥有了丰富的作战经验,甚至在套上链接仪之前,巴恩斯中士还在和史蒂夫争论等任务结束后是先回宿舍睡一觉好还是直接去酒吧泡妞好。


 


“任务结束后我们应该先好好休息,别总去想那些花花肠子!”史蒂夫记得自己当时非常严肃地说道,“身为一名士兵,你也该改改你的生活习惯了。”


 


“噢得了吧史蒂夫,我们这可是特殊时期的特殊工种,没必要活得那么一丝不苟。”巴恩斯中士吹了个口哨,从眼角斜斜看着他,“再说了,抱着美女休息也是一样,不然呢,我可以抱着你睡觉吗?”


 


“别胡闹!”


 


然后,尽管口头上还在争吵,但他们的精神仍旧毫无阻力地连接在了一起。


 


如果早知后面会发生的事,史蒂夫或许不会允许自己和最好的朋友的最后一段完整对话竟然是以争吵结束。


 


那只怪兽模样平平,和他们从前遇到过的九只一样巨大又丑陋。


 


两人按部就班地攻击,作战很顺利——直到那只怪兽的头颅可怖地裂开。


 


头部重鳞甲后所保护的,是一个发着强光的未知器官。


 


史蒂夫和詹姆斯完全没有意识到将会发生什么——就算有,他们也没有时间和能力进行任何反抗了。


 


强劲的有机电磁脉冲从那发光的器官中直接射入“第一复仇者号”胸部,整座机甲在一阵剧烈抖动后停止了所有动作。


 


无需交流,两名驾驶员立刻明白——第一复仇者号断电了。


 


两人一起摘下已经停止工作的传感器,史蒂夫踹开左侧舱门,抓住詹姆斯的手就准备一同撤离,与此同时,巨兽伸出前肢,如利剑般的爪刺轻松破掉金属壳插入驾驶室。


 


一声惨叫,史蒂夫心惊胆寒地看着詹姆斯的腹部被刺穿,整个人被巨兽的利爪牢牢钉在了机甲座椅上。


 


“快滚……”詹姆斯一开口,嘴中就吐出混着内脏碎片的鲜血。


 


“不!”史蒂夫记得自己这样撕心裂肺地大喊。


 


他还想说,你不走,我也不会走。


 


但有时候,在你深爱之人离开之前,你未必能有机会说出所有该说的话。


 


紧接着,詹姆斯一把甩开史蒂夫牢牢抓住他的手,并用尽最后力气将他踹出了驾驶舱门。


 


从高达数十米的地方落入海中,史蒂夫在晕过去之前看见的最后一幕,是那只巨兽一声怒吼,掳着已经熄火的“第一复仇者号”掉头回到了深海海域。


 


当他再次醒来时,已经在内陆医院的病床上了。


 


任务失败,但无人责怪——那当然不能怪他,那是全人类第一次见识到变异升级后的怪兽,而且……所有人都明白,他失去了与他同感率高达95%以上的挚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据官方数据显示,第一复仇者号最后的卫星定位,出现在白令海峡中部。


 


第一复仇者号与巴恩斯中士一起,就这样没有尸体、没有残骸,一声不吭地消失在了史蒂夫以及全美国人民的生活中。


 


但由于有了这一次失败的经验,人类再次升级了机甲,用以应对怪兽可能变异出的种种状态。最终,这种怪兽被越来越远地赶离了地球人的生活区域——从海岸线到深海海域,从深海到太空。


 


至今为止,地球人在太空布防,已经足以将这些外星怪兽拦截在距离地球最近0.3光年的宇宙中。


 


虽然有过巨大牺牲,但如今,地球人对付外星怪兽的入侵已经卓有成效。只是,那些失去的人,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史蒂夫在黑暗中叹了一口气,拉出脖颈中两枚挂在一起的军牌,轻轻摩挲。


 


失去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恐怕无人比他更能深有体会。


 


史蒂夫·罗杰斯上尉,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中士。


 


如今这两个名字,只有在他刻骨的记忆中和温暖的脖颈中,才能够与从前一样,相依相偎,并肩作战。


 


史蒂夫又看了几眼,才将两枚军牌重新放回衣领中。


 


衣领之下,是他一如这舷窗外沉沉宇宙一般的心脏与灵魂——全部丢失在了白令海峡,躯壳之内,只剩一片死寂。


 


 


史蒂夫随意取了几块披萨,一些肉酱面,又拨了一些奶油焗西蓝花在盘子中。


 


最后,他站在咖啡机前,犹豫着今天要不要换一种口味。


 


“嘿,看我瞧见了谁!”山姆两眼放光,在他身后催促道,“是娜塔莎和那个雅科夫!他们俩对面没有人!老兄,快点快点,然后我们就可以去坐在他们对面了——你也对他们俩挺有兴趣,是不是?”


 


“我不是,我没有。”史蒂夫飞快回答。


 


“好吧……我换个问法——你对那个雅科夫还是挺感兴趣的,是不是?”


 


“我……”史蒂夫手下摆弄咖啡机的动作微微一滞,滑到嘴边的“没有”就没能说出口。


 


山姆嘿嘿一笑。


 


当史蒂夫和山姆一同端着餐盘在娜塔莎和雅科夫面前并肩坐下时,他才注意到,不知不觉中他给自己的咖啡加了比平时多三倍的糖和奶。


 


“该死。”史蒂夫盯着咖啡杯低声抱怨,然后他又猛地抬起头来,像是大梦初醒般对桌子对面的两个苏联人摆手解释道,“噢!我不是说你们该死,我是说……呃……我的咖啡。”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噢,我还以为你想以一己之力再次挑拨美苏之间的关系呢。”对面美艳的红发女郎毫不客气地说道,“不过相信你是有那个能力的——毕竟你是你们美国佬心目中的……是什么称呼来着?美国甜心?”


 


娜塔莎故意看向雅科夫。


 


“‘美国队长’。”雅科夫从面具后面发出一声闷笑,“嘿!别紧张,队长,其实你这个开场白还蛮新鲜的——至少我和娜特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搭讪。”


 


山姆郁闷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是他的错,他不该直接带着史蒂夫·罗杰斯来挑战这种难度模式的。


 


但史蒂夫却像是忽然来了精神。


 


“雅……科夫,我注意到……你今天没有戴护目镜。”他看着雅科夫说道。


 


雅科夫微微一愣:“是的,只是来食堂陪娜特吃个饭,所以……怎么了?”


 


“你的眼睛……很……”史蒂夫绞尽脑汁,吞吞吐吐半天,最终有点腼腆地吐出几个字,“很漂亮,简直令人目眩神迷。”


 


山姆惊愕非常地盯向了史蒂夫。


 


“怎么回事?”在阻止自己之前,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小心问了出来,“你是我认识的那个史蒂夫吗?你被什么东西附体了吗?”


 


“呃……谢谢。”大多数面部表情都藏在了面罩之下,但雅科夫眨了眨他漂亮的眼睛,开始以另一种眼光来打量起史蒂夫,“你长得也不赖。”


 


两个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奇怪地纠缠在了一起,史蒂夫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或许还有另一个部位,但他竭力命令自己忽略掉这一点。


 


从脖子根爬起的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升到了史蒂夫的耳朵尖,而在他们周围,气温似乎也变得灼热起来。


 


娜塔莎用诡异地目光一会儿看看雅科夫,一会儿看看史蒂夫,而山姆浑身不自在地挪了挪屁股。


 


“感谢上帝。”娜塔莎忽然开口道,打破了他们之间奇怪的氛围,“托你们的福,今天苏美之间的友好度大约能上升好几个百分点——我吃完了,我们走吧,詹姆斯。”


 


雅科夫像是笑了笑,然后“啪嗒”一声合起了膝盖上放着一本硬皮书——史蒂夫和山姆这才意识到,雅科夫虽然人在食堂的餐桌前,但面前却并没有摆放任何食物,他只是陪娜塔莎来的,而在史蒂夫和山姆前来叨扰之前,娜塔莎在用餐,雅科夫一直在看书。


 


史蒂夫似乎是很想看看那本书是什么,他的目光向下够去,还没来得及看到书名,却先被雅科夫胸前的铭牌吸引走了目光。


 


“ЯКОВ”。


 


四个冷冰冰的银灰色基里尔字母,史蒂夫不认识,但能猜到,这肯定是雅科夫的俄文名字。


 


史蒂夫心中翻起一股没来由的郁闷——不知为何,这令他恍惚间想起了那片茫茫然的白令海峡。


 


仿佛正是这四个陌生字母,就像那片无辜的海峡一样,一下子拉开了他与某个人之间的距离——那样遥远,好像一生都不会再度相见。


 


但他还未来得及去细想自己的这些没来由的情绪,便已经脱口而出:“我可以叫你詹姆斯吗?”


 


“不可以。”三秒钟之后,两个声音同时说道。


 


女声的主人是娜塔莎——她正气呼呼地瞪着他。


 


“听着,美国甜心,我想我大概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但只有我可以喊他詹姆斯,谢谢合作。”她站身来端起餐盘,用目光催促雅科夫。


 


而另一个回答他“不可以”的人,正是雅科夫本人。


 


只是他在拒绝之后,像是有点调皮似的眨了眨眼睛。


 


“其实我不怎么喜欢这个名字——娜特这么叫除外,所以,对不起。”


 


说完,他将书本夹在腋下,与娜塔莎并肩离开了。


 


 


史蒂夫的脑子里如惊雷炸裂般轰然作响。


 


“嘿!嘿!老兄!”山姆不满地看着他,“你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不对劲?”


 


“我……我不知道。”史蒂夫勉强回过神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常,他低头盯住自己的餐盘——所有食物都已经凉透了,包括那杯“该死”的咖啡。


 


美国队长说谎了。


 


尽管他在某些方面一直比较迟钝,但事实上,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


 


虽然他还不明白这一切的诱因是什么——但是,当他看着雅科夫的绿眼睛时,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有什么东西,如同掩埋在死灰之下的幼芽一般,重新复苏起来……并随时准备着破土重生。


 


忍受着自己不寻常的剧烈心跳,他抓起那杯过度甜蜜的咖啡,一饮而尽。


 


这真的是太过于甜蜜了——全世界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三倍糖和奶的咖啡,究竟是谁曾经的口味。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的他,还远不是日后罗杰斯上尉那般迷人健壮的身材。


 


“我可以喊你詹姆斯吗?”他从垃圾桶旁爬起来,看着那个刚刚打跑了恶霸,救他于水火之中的男孩。




他的领口有精致的刺绣名字,所以史蒂夫这样问道。


 


“不可以。”那绿眼睛的男孩回答道。


 


然后,在史蒂夫失望的神情中,他有点调皮似的眨了眨眼睛。


 


“其实我不怎么喜欢这个名字……但你可以叫我巴基。”


 


(下一章)

评论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