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Evanstan】超模3

sherry🐱:

写在前面:

摄影师桃×模特包

题目的超模指的是Sebastian,我曾觉得Seb的美貌会让人忽略他的演技,那么做模特却是再合适不过了。故事主要发生在巴黎,是一个纠结的爱情和成长故事。


1   2


3

Sebastian坐在门外的走廊,他穿着品牌提供的试镜的衣服,有些紧张地绞着手指。

‘四大时装周’通常指的是纽约、伦敦、米兰和巴黎,每年初春会举办当年的秋冬成衣发布会,初秋举办次年的春夏成衣发布会。男女装是分开的,男装比女装提前几周进行展示。品牌们会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举行几百场时装发布会,尽管女装才是全世界关注的重头戏,但那时男模的工作机会少,通常只有一些顶级的秀会要求几个男模出现在女装发布会上。因此,男装周成了男模们争取走秀机会的主要战场。

Sebastian到巴黎的时候,其他几个城市的男装周正进行着,面试早已结束,Anthony就给他安排了巴黎的面试,面试通过的话,意味着你得到一份临时的工作,可以在一周后走进那个品牌的秀场,穿上他们这一季最新的衣服,展示自己,虽然模特够多,出众并不容易,但如果你足够有个性,打动了品牌的主设计师,今后为该品牌拍成衣广告,香水广告什么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往往听上去很诱人,可问题是,模特实在太多了。有时候,阻止你得到那个光鲜亮丽的工作机会的障碍,不是你脸不够好看,身材不够性感,性格不够独特,仅仅是你运气不好,因为很多设计师在面试时,几乎只凭10秒钟就决定一个模特是否能上他的秀。

Sebastian的确有些紧张,这是他参加面试的第二周,前一周已经去过快二十个品牌,不乏名字响当当的大牌,他全部被拒了。他用Anthony的话安慰自己,新人总会遇到些挫折,不是吗?

 

他身上穿着品牌提供的黑色皮外套、西裤和绒面牛津皮鞋,看上去俨然一个迷倒富家小姐的翩翩少年,这算是比较隆重的了,大多数品牌不提供衣服,模特自己穿什么就是什么。他们是按组进去的,一组十来个人,Sebastian排在最后一组,他站起来,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头发,想放松一点。

这感觉不对,所有人都在告诉你,你很美,很迷人,可这美带不来工作,带不来收入,那算什么?他想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笑,打打气,可在场的人没一个笑的,都是严肃的表情,所谓的‘高级’和‘时髦’?他泄了气,也不愿意笑了,一屁股坐回长凳上等待。

许是坐下的动静有点大,坐他旁边的男人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他一会,说,“你知道他们不会订你走秀的,对吧?”

“什么?”这话不太友好,Sebastian反问道,怕自己听错。

“我是说,甜心,你可太瘦了,衣服都撑不起来,”那男人看他的眼神越发轻佻,说的话也更难听了,“你这张脸,啧啧,设计师要选能把他家衣服卖出去的人,又不是选小白脸。”

Sebastian瞪他一眼,可他的眼神一向没有太多威慑力,后者反而更不屑的笑了,他想说些什么来反驳,最终还是闭嘴了。

很快轮到他们这组了,他跟在刚才那个男人的身后一起进了房间。跟之前经历的差不多,设计师和其他几位工作人员在最后面坐着,模特们房间最前面站成一排,像走秀一样,一个一个往前走,走到设计师面前时,有可能会被问几句话,有可能走一圈就算结束了。

他排在最后一位,走到设计师面前时,停留了两秒钟,就在他以为按着常规转身转回去就算完的时候,设计师把他叫住了。

“等等,Sebastian,是吧?”

“是。”他惊喜地回头,一双眼睛燃起希望之光,设计师愿意跟你多说几句话总是好事。

“来自?”

“我来自罗马尼亚,”Sebastian答道,发现对方没说话了,他又补充一句,“来自Elite.”

“你的眼睛,情感很丰富。”

Sebastian不由得低头微笑,露出几颗门牙抵着下唇,这笑竟有几分憨态,“谢谢。”

“不过这场秀不太适合你,”设计师对他说,“我会跟你的经纪人保持联系,希望以后我有适合你的东西。”

那点燃起来的希望又被浇灭了。

Sebastian并没有因为对方说的‘今后’的机会而感到高兴,说不定只是他的客套话罢了,就是人家是当真的,可能过几天就忘了这茬。

他不太开心地走了出去,发现一个工作人员正在把装有秀场细节的信封发给被预订走秀的模特,其中就有先前出言羞辱他的人。

那人看见他,居然又凑过来,“小猫,怎么样?被订了吗?”

Sebastian心情正低落,斜睨他一眼,开口骂了他到巴黎以后的第一句脏话,“shut your ass.”

“shut your ass!”对方模仿他的东欧口音,竟厚脸皮地要伸手来抓Sebastian的脸,“这猫还会抓人。”

Sebastian猛地往后一躲,不愿再跟这样的人纠缠下去,他转身快步出了走廊,还得赶着去今天下一个面试,他一口气憋在胸里出不去,很想做点什么来发泄一下,饭是吃不下的,思来想去,还是去街边买了一包火柴,点燃了一支放在外套内兜的香烟。那烟是前两天同公司的Chase在一次面试后塞给他的,他一直没抽,现在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站在路边一个垃圾箱边,烟嘴叼在嘴里,一手拿着火柴盒,一手用火柴划过盒身点火,火点着了,这会儿天气还冷,他秀气的手掌向内护住火苗,送到嘴唇前点燃了烟。

他吸了一口,烟草味渐渐充斥了口腔,却没敢咽下去,烟气在嘴里跑了一圈就吐出来了。他不甘心,很快吸了第二口,这回烟气下到了喉咙,还是被吐了出来。

“你要这样——”一个男人过来抢走了他的烟,是Ben.

这里是巴黎第8区,时尚业的中心,在这里碰见Ben没什么奇怪的,自上次的事后他们偶尔通过Sebastian公寓的电话联系,就像普通朋友一样。

Ben把Sebastian吸过的烟含在嘴里,深深吸了一口,烟气很快进到肺里,他的表情看上去像是在享受,没两秒,一道灰白气息从他的鼻间呼出,形成一圈朦胧的雾气。

“试试?”他把烟递回给Sebastian.

Sebastian用手接过,他的手指白嫩纤细,夹着烟的时候看上去有一丝病态美感,Ben静静盯着他,示意他再尝试一口。他再次把烟嘴含进两片唇瓣里,吸进一口气,中间再不停下,任那股烟草气冲进他的肺叶。

“咳……”他很快咳了几声,只觉得一阵头晕,头皮都发麻了。

“Seb,你抽烟的模样真是艺术品。”

Sebastian缓了一缓,说,“你老说这样的话,我们还怎么做朋友?”他的眼神微眯,带着一点嗔怪,有着他还没有意识到的青春风情,“谢谢你教我,我得先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依旧每天穿梭在巴黎的几大主要城区跑着面试,有一点值得高兴的是——或者他也不知道这该不该高兴,他被一场秀订下来了,虽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设计师的个人品牌,但这至少意味着这一季的男装周他没有挂零蛋,总算有了第一份工作。男装周开始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他去了Hermès 的面试,这是他的最后一个面试。

Hermès这一季走20世纪初改良后的侦探风格,模特们试镜时通通穿着品牌提供的皮外套、驼色或灰棕色的长大衣、窄脚西装裤,有些还搭配了卷边帽、长雨伞和公文包。 

Sebastian穿着驼色的羊羔毛外套配黑色宽裤脚皮裤、尖头皮靴,他对着镜子整理时摸了摸裤子,手触摸上的瞬间有一丝凉意,竟跟最娇嫩的皮肤的手感一样,柔软、丰满带有弹性。

他不由得暗自感谢Anthony,能为他安排到Hermès这样大牌的面试,连试镜时穿上身的衣服都这样高级,让人光是摸一摸就能产生不想放手的迷恋。

他对镜端详自己的脸,被这件厚厚的羊羔毛外套称得有些小,室内暖气足,他的鼻头已冒出微微汗珠。

“小猫,你又来了?”

又是那个羞辱自己的男人。Sebastian暗骂一声,他真的很渴望拿下今天的面试,不希望再惹是生非。

他只当充耳不闻,那男人不喜,更凑了近来,“你怎么还没死心?今天的设计师是个老爷子,就是看上你,也干不动了。”

这话有些露骨了,愤怒和委屈同时充斥了他的胸腔,回击道,“滚一边去。”

“我不滚你能怎么着?”那男人哼笑一声,伸手来扯他的一缕鬓发,又捏住他的下巴,“老子就是看不惯你这种基佬,以为脸好看就能上秀了?”

Sebastian想张嘴反驳,我不是基佬,可他转念一想,我就是基佬又怎么了?就能任你欺负?他试图撇开那男人的手,无奈对方力气太大,在座的模特们跟没看见似的,各说各的话,没人来帮他,工作人员都在房间里面……使不出力气反击,Sebastian越发觉得生气,眼睛更用力地瞪着,那人也被他的眼神激怒,出言讽刺,“用这种眼神看我干什么?你就是现在给我来一发口活,我也……”

他话说一半,被房间里出来的另一个大个子扯开了,Sebastian望着那人半天,才意识到这个穿着棕色大衣的男人是Chris.

Chris右手一挥,拳头狠狠地落在那人脸上,“别恃强凌弱!”

这一拳力气极大,那人靠着镜子跌了下去,Chris欲在上前补上一脚时,里面出来几个工作人员,“干什么?!这又不是学校操场!打人的那个!趴地上那个!衣服脱了出去!”

Chris尤不解气,狠狠瞪了那人一眼,又回头对Sebastian轻声说了句“加油”,径直朝后面换衣服的房间去了。

 

“嘿,”有人开了他房间的门,带进来走廊一点微弱的光,“我知道你没睡。”

“Chris……”Sebastian轻声喊来人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听到你马桶抽水的声音了,”Chris笑着说,他一手夹着披萨盒子,一手拎着一打啤酒瓶,“所有面试都结束了吧?要不要吃点东西奖励一下自己?”

“两周了,几十场面试,我只book了一场,你说我有什么好奖励的?”躺在床上的Sebastian翻了个身,用枕头压住自己的脸,声音听起来有些泄气。

Chris把酒和披萨放下,开了他床头的暗灯,“那庆祝一下好不好?”

“庆祝什么?”Sebastian的声音被枕头压住了,传到Chris耳朵里已是软软糯糯的,听上去更像一只‘小猫’了。

“嗯……就庆祝今天我的照片被一本杂志买了吧?”

“真的?!”Sebastian一个翻身起来,神色带着惊喜,他猛地扑上去抱住Chris,“恭喜你呀!”

Chris被他抱得心也软下来了,“是啊,要么我们去河边转转?”

Sebastian动动嘴,想说这会儿这么冷,去河边干什么,又觉得这实在是一件开心的事情,还是应了,他撑着床起来穿衣服,其实无非是在白色的睡衣外套了一件每日都穿的深蓝色棉服外套,嘴里还是念叨了一句,“不是说这附近晚上很乱?”

Chris回他,“有我在,你怕什么?”

Chris开着那辆摩托,Sebastian笑他,说他的摩托和那台宾得LX相机是他最值钱的家当了。不过十来分钟,他们就到了塞纳河边。

两人沿着河边一处台阶坐下,Sebastian扭着Chris的胳膊,要他说说照片被买的细节。

Chris咬下一口披萨,又喝了口啤酒,“无非是我经常把自己的作品寄给他们,他们这次终于决定用了呗。”

“是哪家杂志?”

“L'OFFICIEL.”

L'OFFICIEL是法国最早创刊的时尚杂志,地位很高,Sebastian听了以后喜上眉梢,“那是真的很好啊!应该好好庆祝才行!”

Chris咕噜咕噜喝下半瓶啤酒,他的喉结上下滑动,“这不是在庆祝?”

Sebastian望着Chris的脸,月光柔和,称得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也温柔了几分,今天他穿着Hermès大衣为自己挥拳的样子又在脑海里重演了一遍,他的心跳得稍稍快了一些,突然嘴唇一撇,暗暗愁起来,记起这人是有女朋友的,虽不愿破坏气氛,嘴里还是问了出来,“Kelly呢?怎么不跟她庆祝?”

“我回来时她已经睡了,不想叫醒她。”Chris轻描淡写,他已经解决掉一瓶啤酒和四分之一分的披萨了,发现旁边的Sebastian什么都没动,就再拿了一块,把匹萨尖对着他的嘴递了过去,“我发现你不爱吃饭,是不是厌食了?”

Sebastian两手缩在袖子里,只露了指尖,他不愿把手拿出来,就这Chris的手咬下一小块,“我就是吃不怎么下,这叫厌食么?”

“严格的说,你生长发育都还没完全停止,怎么会不爱吃东西?”Chris的手也没缩回去,停在Sebastian嘴边,见他咽下了,又递过去让他咬。

Sebastian嚼着披萨饼,软软说道,“你说为什么没品牌要我走秀?”

“嗯……”Chris沉吟,想着该怎么说话才不伤了他的自尊心,手里的动作没停下,又喂了一口过去,“有时是这样的,才来,运气不好也有可能。”

Sebastian又咽下了,Chris再递过来,他摇头说,“披萨边上这一条面包没有馅儿了,干瘪瘪的,不好吃。”

Chris不在意,一口塞进自己嘴里,过会儿,他听到Sebastian声音低沉沉地说,“他们老不让我笑。”

Chris恍惚,“谁?”

“经纪人、摄影师、设计师……”他的声音带着一贯地黏糊,“我一笑,他们就会愣住,然后马上就会告诉我‘不要笑’。”

Chris明白了,他摸了摸Sebastian露在外边的手指,“Seb,听着,有时候,时尚圈里有些人会对你提一些要求,这些要求会压抑你的个性。很多时候你没办法,只能照做,时间久了,你会忘记自己是谁。”他几句话描述出了问题,接下来该讲解决的办法了,可惜Chris也不算什么‘成功人士’,没有办法对症下药,他在Sebastian的眼神中凝思半天,终于笑着说,“不过你在我面前,永远不用压抑自己,想笑就笑,想哭就哭。”

Sebastian望着Chris的眼睛发呆,那里真好看,就像没有乌云时巴黎晴朗的淡蓝色天空,他回他,“好,”他想伸手去摸摸那人的脸,那人的眼皮,那人的眉毛,那想法出来了一会,被他硬生生压了下去,手指换了个方向,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和一包火柴。

划火柴、护火苗、点烟……他这些天已经做得熟了,Chris倒是惊了一下,下意识地要去拿开他的烟,“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

“最近。”Sebastian说,“不开心的时候,抽烟比吃饭管用。”

Chris的脸色沉下来,“抽烟不好。”

“你不是说,在你面前不用压抑自己?我喜欢抽烟。”Sebastian睁大眼睛望着他,即使在黑暗中那里依旧亮得可怕。

Chris叹口气,败下阵来,他看着Sebastian的火柴似乎要被风吹灭了,伸出手去帮他护住火苗,“至少少抽点。”

Sebastian成功将烟点燃,两根手指已经能很自然地夹住香烟了,他的指节分明,抖烟灰的动作都比一般人好看,Chris看着他含住烟嘴的薄唇,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他感觉自己不受控制地说,“Kelly介绍给你的那个波兰女孩,Vanessa,你跟她约会了一次,感觉怎么样?”

“还行,”Sebastian吐出烟圈,两边脸颊已经被风吹得泛白了,他的眼底藏着一点忧思,“你怎么这么热衷于我跟谁约会?”

Chris脱下自己的围巾给Sebastian围上,“怕你被坏人捡了去。”

“那这么说的话,你安排我们四人约会吧?”Sebastian任他弄,不管是围围巾,还是喂吃的,就是眼睛再不看他了,“也得让你看看我的约会对象呀。”


-TBC-

谢谢大家的喜欢和留言,作者全程脑补塞包的美貌,补血去了~


评论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