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孕期注意事项 (上)

鬼畜了天下:

●今天写比较丧的盾和冬




●OOC






————————————————




A区外郊公路上飞驰过三辆厢式卡车,从外面看密不透风,如果有红外线扫描仪便可以发现它们其实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灰色硬钢的卡车车厢里载着八十名特战队队员、两个超级英雄外加一个密封在真空罐里的宇宙魔方。


 


美国队长和猎鹰在纽约曼哈顿机场成功完成任务对接,他们现在要做的是把这颗神盾局费了大力气打捞起来的无限宝石护送回复仇者大厦,它将在那里得到看管和研究,无疑都是秘密的。没有人知道这颗宇宙魔石能够带来什么,也许是灾祸,也许是人类期望已久的革新。


 


事实证明派遣超级战士守卫宝石是个明智选择,因为神盾的死敌九头蛇发动了蓄谋已久的截杀,像循腥而至不顾一切的野狗,三架80毫米单兵火箭筒摧毁了第一辆厢卡的发动机,并且把这个庞然大物从地面上掀高30厘米,热浪混合着燃油炸开,警报在所有人耳麦里拉响。


 


“带着魔方直接走!”Steve把真空罐塞给Sam,利落地跃出车厢,子弹擦着他的大腿飞过。猎鹰展开两只翅膀从燃烧弹的灼热高温里一飞而起,紧接着一道抓索扣上他的飞行器凹槽,巨力把他掼下来摔在车顶上。


 


一瞬间Sam和Steve心里都升腾起了熟悉的战栗,不过前者是对这种熟练扯翅膀的手法的恐惧,后者......后者明显可以称为惊喜的表情穿透了5mm的战斗护目镜并且给予了猎鹰灵魂层面的暴击。


 


“瞎了老子的鹰眼!Cap你看清楚他在抢魔方!”Sam吼了一声,十几公里外的Clinton缓缓打了个寒噤。


 


“Bucky!”美国队长劈手甩出盾牌,角度刁钻来势汹汹,冬兵条件反射用手上的罐子一挡,据说能扛下一吨压力的超级纳米真空罐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缝。在十几秒内裂缝冰花般扩散,魔方爆发出刺目的蓝光,它在急速缩小,似乎拥有了某种智慧一样窜出罐子钻入冬兵体内。


 


时间仿佛在那个瞬间停滞了,所有人被一股能量波掀翻在地,巨大的风压让人难以呼吸和睁眼......


 


“事情就是这样。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Bucky和我已经坐上了回神盾的车,而且他好像忘记了之前发生过的事。”镜面般干净的会议桌倒映着每个人神色不一的脸,他们在开大会,目测是个批斗大会,因为Fury的表情好像刚刚吃了一只苍蝇。


 


“你反射弧长成这样也就算了,你就是这么解释冬兵隆起来的肚子的?Steve!他好像一个三月怀胎的孕妇!”


 


“魔方在他肚子里,你可以理解为他怀了一个魔方。”Steve好似暴君般冷峻。


 


“我的意思是要怎么才能把魔方搞出来。Barnes怀孕只是个比喻!”


 


“据我推测超级战士在怀孕方面跟普通人差不了多少,等待十个月Bucky自然分娩就可以拿回魔方了......当然具体我们还是得询问Bruce博士。”


 


“都说了怀孕是个比喻,该死的‘自然分娩’!”


 


美国队长脸上写着理直气壮四个字,“连我都想让Bucky有个宝宝,为什么他不能有?”


 


“......”这句话里的主谓宾和因果关系击垮了Fury所剩无几的理智,他活了这么多年头一次知道美国队长是说冷笑话的一把好手,临近爆发前Natasha揽过了话题。


 


这位美艳的前苏联女特工以雷厉风行果断决绝著称,她的目光落在Steve脸上,如同芒刺。“我知道你肯定拒绝移交Barnes的看护权。”


 


“所以。”


 


女士面无表情地摇了摇手机,“......所以我把孕期注意事项发你邮箱了,记得解压,顺便想想孩子出生后上哪家幼儿园。”


 


“Natasha!!”局长怒吼。


 


“吵什么吵,不知道我站盾冬吗。”黑寡妇冷笑着挖了挖耳朵。


 


***


 


生活一向艰难,冬兵不知道自己脑子里为什么会跳出这么一行字,但他就是知道生活的确不容易,尤其要跟这个肱二头肌令人发指的猛男抢东西,生活不得不更艰难一点。


 


“我觉得可以。”他死死拧着那包巧克力冰棒,可以保证的是冰棒肯定已经碎成渣了。


 


“我觉得不行。”猛男也死死攥着他的手腕不让这玩意儿进购物车,“Bucky!你不可以吃太多冷食,别以为我不知道今上午趁我打扫房间你吃了一桶冰淇淋。整整一桶,而且一勺都没分给我!”


 


“你说过我可以吃,那还是你买给我的。”冬兵咬牙切齿,对方不为所动。


 


“我说的重点是——你一勺——都没分给我。”


 


Barnes皱起眉,车厘子颜色的嘴唇紧紧抿了一下,“你他妈怎么这么小气......”


 


“你住我的公寓吃我的点心看我的电视还怀着我的宝宝,结果一勺冰淇淋都不给我留,你觉得到底谁小气?”


 


“等会儿......”冬兵喃喃道,“可是那位博士说我肚子里有什么魔方,他说技术成熟了就帮我取出来......而且我是男人怎么会怀——”


 


“两个人既然相爱为什么不能有结晶?”美国队长的逻辑至强至暴,“我们相爱,Buck,所以你才会怀孕。”


 


“......我甚至都不认识你,你的名字我几个小时前才知道。”


 


“你失去了记忆,等你回想起来就不会这么说了。”Steve把他拉过来亲了亲发顶,手不轻不重地搁在后腰上,无可避免地传达来一种温和的侵略感和占有欲。“......再说你怀什么我都喜欢。”


 


冬兵好半天没说话,Steve隐约听见心脏咚咚的响动,不清楚到底是谁的,但那声音确实有些过大了。Barnes这会儿摸起来又软和又发热,如同融化的蜂糖,换句话说手感非常好,但再好的手感也到头了。冬兵趁他松懈猛地抽出手冲着肚子就是一拳,随后抢过购物车的控制权,潇洒地把冰柜里剩下的、他看得上眼的冰棍全倒进去。


 


“你他妈别想转移话题,我说要买就要买。”


 


Barnes气鼓鼓地推车走了,没忘带走他的钱夹。


 


美国队长捂着肚子深刻认识到生活是多么的艰难,试图掰正冬兵的脑回路更是加难上加难。


 


***


 


美国队长的公寓和他本人一样干净整洁,以至于多少有些一板一眼,就算是冬兵也看得出来Steve在这儿住,仅仅是在这住而已,跟他自己住过的一些快捷旅馆和短期出租屋差不多。这种环境简洁而生硬,更多时候会让他产生一种神经绷紧急切期望离开的身体反射。


 


那是他千百次执行任务时建立的反射——很多时候他甚至还住不上有屋顶不漏雨雪的房子,但Barnes自己没有回想起这一点,他已经被洗脑过太多遍了。


 


冬兵把电视声音开得很大,裹着两条毯子缩在一团吃薯片,活像一只巨型仓鼠。Steve发誓那两条毯子能够藏下至少两吨薯片渣,冬兵还打算伸手去够汽水——说实在的他对垃圾食品这么热爱简直出乎Steve的意料,


 


“Bucky,吃点水果行吗?我给你削的桃子你一点没吃。”Steve靠过去,牙签插了一块水果送到他嘴边。冬兵象征性张了张嘴,避开这块果肉喝汽水,一口气灌下三分之一后打了个甜腻的嗝。


 


“吃水果,你至少得把这个果盘吃干净。”Steve夺走了剩余的汽水。


 


“这是任务吗?”


 


Steve怔了一下,“不是。”


 


“那我吃个屁。”冬兵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往远处挪了一点,他的手在毯子下窸窸窣窣。


 


“又在摸你的肚子。”


 


“没有。”Barnes立马不动了,Steve不由分说地把他扯回来,扯到紧紧贴着自己大腿,然后手伸进毛毯里摸到他鼓鼓的腹部。冬兵显然是想提拳揍人,但美国队长力气比他更大,一时间他只能老实地被摸肚子。


 


这感觉太奇怪了,无论是Steve抚摸他肚子的行为还是怀孕这个离谱的事实。Steve的手很暖和,非常暖和,一寸一寸地顺着弧度摩挲上去,像能流出实质的暖流一样熨烫他的皮肤——该死,中间还隔着一层睡衣,怎么还这么烫。冬兵感到血一阵一阵地往脸上冲,喝下去的可乐好像发生了化学反应。


 


“......我不舒服。”


 


Steve立刻停住了动作,如临大敌。“肚子不舒服?他有什么反应了吗?还是说疼?”


 


“你摸得我很不舒服。”冬兵皱着眉说,声音很低,“我不喜欢......你他妈别摸了。”


 


“对不起,我弄疼你了?”他很快撤走了手,盖在肚子上的温度消失了,Barnes竟然有点怅然若失。


 


“没有弄疼,只是不喜欢。”


 


“有多不喜欢。”Steve淡淡地问,看不出情绪,Barnes紧张地舔了舔下唇,“和不喜欢‘怀孕’一样。”


 


厨房传来烤鱼的香气,夹杂烤化的芝士浓香,那袋芝士是Barnes自己选的,除了某些垃圾食品Steve对他可以说是有求必应——其实垃圾食品他也买了小小的一堆,不然冬兵连薯片都没得吃。


 


想到这Barnes难免有些惴惴不安,Steve对他隆起来的肚子表示了相当的喜欢,那句话对他来说并不中听。


 


一只手臂忽然揽过他的肩膀,Steve一下一下地吻他的发心,动作轻柔又有着一种不能忽视的强硬。他有一副演讲家的嗓子,放低声音说话的时候会让人晕乎乎的,冬兵恍恍惚惚听他说:“你以前说过想怀宝宝,你忘了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


 


“我们干得太过火了,你在床上一边哭一边说的。”


 


“............”冬兵不知道话题为什么突然黄暴,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想动手,最好能把那句话揍回某人肚子里。


 


他也这么做了。


 


整个晚饭期间Steve都在拿冰块敷脸。


 


 


————————tbc————————







评论(1)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