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Oops·09(兽化AU)

又丧又甜的咸鱼🌚:

*盾虎×冬喵

*两个月大的盾虎迎来虎生的第一次失恋和复合

*这个锅冬喵不背

 

“你让我们蒙羞了,詹姆斯,”一条名叫亚历山大·皮尔斯(光听名字就知道他有多么虚伪傲慢)的丑陋、皱巴巴又苍老的灰色蜥蜴慢慢爬到森林猫面前,吐着同样丑陋的舌头,“你居然让一头虎崽爬到你的头上。”

这本该是一个愉快的早晨:汉娜带着海岸的阳光回来了,昔日的美味三餐随她而至。愚蠢的主人花费所有的精力讨好汉娜,很久没有骚扰詹姆斯和虎崽的生活。但是偏偏是这样一个早晨,有一条不知好歹的蜥蜴不愿意让詹姆斯好过。

詹姆斯亮出爪子,语气十分不善,“闭嘴,皮尔斯。”

蜥蜴缓慢爬了一步,他说出的话仿佛毒药,“我还以为你是这个家的老大。”

“我当然是这个家的老大!”森林猫咆哮道。

“但是主人更爱史蒂夫,你也沦陷了,你甚至让他压在你身上舔来舔去。”皱巴巴的灰色蜥蜴吐着那条该死的舌头,“我听说所有的母猫都不愿意靠近你。”

“那是因为她们没有发情。”詹姆斯努力克制咬死皮尔斯的冲动(如果这么做他会恶心很久),“你少管闲事,否则我会让你吃一吃真正的苦头。”

这时候不谙世事的虎崽兴奋地跑向森林猫,“詹姆斯!”

森林猫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可他太过骄傲,他才不愿意逃跑。结果可想而知,虎崽用相对于森林猫而言十分粗壮的前肢勒住森林猫的脖子,顺势把森林猫压在地上疯狂舔舐起来。詹姆斯立刻拼命挣扎起来,他痛恨自己因为思考如何反击皮尔斯而放松了警惕,不过他似乎很久没有制止虎崽把他压在身下了。

“放开我——”森林猫咆哮,他用余光捕捉到阴暗角落里的蜥蜴射向他们的嘲讽目光,气得浑身发抖。不,他在发抖和虎崽的舔舐没有任何关系。

“放开我史蒂夫!”

虎崽意犹未尽地停下,过了一会儿又忍不住轻轻舔了舔森林猫的脑袋,“你不高兴吗,詹姆斯?”

“不高兴”已经不能用来形容詹姆斯此刻的心情了。他痛恨皮尔斯挑拨离间,痛恨皮尔斯得到了证据。别看蜥蜴爬得很慢,传播绯闻的速度可是一流的。很快所有的母猫就会放弃他,詹姆斯痛苦地想,不仅因为他的肚子变圆了还因为他和虎崽混在一起。在虎崽温柔的舔舐中詹姆斯痛苦地得出一个结论——他失恋了。莉莉、朵拉丝、凯瑟琳、康妮……她们会很快就会忘记他的存在。要知道他们曾经有过很多愉快的时光,而那些欢笑和甜蜜将一去不复返。

詹姆斯被突如其来的失恋击倒,他失声躺在地上用前肢捂着脸,拼命忍着失恋带来的巨大冲击。

“我失恋了,史蒂夫。”詹姆斯痛苦地哀嚎道。他期待这头不停舔舐他的虎崽能够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没想到虎崽只是停下了动作,转而用硕大的脑袋挤压他的脖子,“什么叫失恋?”

詹姆斯猛地想到眼前这头不解风情的虎崽便是导致他失恋的罪魁祸首,恼怒瞬间吞噬了森林猫,他跳起来用尽全力把虎崽拍到地上,在虎崽的毛皮上一通乱踩,“离我远一点!”

 

*

史蒂夫不知道詹姆斯为什么那么生气,更不知道詹姆斯为什么要拒绝他的吻。詹姆斯已经好几天没有拒绝他的吻了,有时候还会好心地舔掉他胡子上的奶汁甚至主动送给他一个吻。

他抓不到能够跳上冰箱顶端的森林猫,只能无助地在地面呼唤詹姆斯的名字。

可詹姆斯似乎铁了心不去理他。

“詹姆斯快下来,我们去玩……”

“原来你在这里史蒂夫。”汉娜温柔地抱起虎崽,吻了吻虎崽的脑袋。这时史蒂夫发现原本坐在冰箱顶端俯视他的森林猫不见了。

史蒂夫非常想念汉娜,在汉娜离开的五天时间里虎崽总会抽出不少的时间思念他们的女主人。他想念汉娜冲泡的甜蜜又解渴的牛奶,汉娜的手艺比主人的好多了。他想念汉娜身上混着葡萄籽和玫瑰花的淡淡清香,虽然现在的她身上还残留海水的咸味和阳光的气味,但那依然是他们心爱的汉娜。

汉娜回家这件事令虎崽兴奋了很久,但现在虎崽开心不起来,因为詹姆斯已经整整一天没搭理他了。

“什么叫失恋?”史蒂夫问汉娜。

女主人笑着揉揉他的脑袋,“你的声音真可爱,史蒂夫。”

“詹姆斯说我的声音奶声奶气的,什么叫奶声奶气?”

汉娜并没有回答虎崽,她误以为虎崽兴奋过头又被活泼的虎崽轻易俘虏,决定带虎崽去玩水。

史蒂夫看到了清清的池水,却丝毫没有玩耍的心情。

“怎么啦,亲爱的史蒂夫?”汉娜一边问一边坏心眼地揉着虎崽的白肚子。虎崽克制地挣扎着,他想告诉汉娜他所有的烦恼可汉娜并不会听懂他在说什么,这令他十分难过。

“我找了你们好半天,看我的——”主人猛地跳下水,溅起了巨大的水花。往常这足以逗乐兴奋的虎崽,可这一次虎崽并不配合主人的表演。

汉娜放开虎崽,心事重重的虎崽直接漂浮在水上,并没有开始游动。

“史蒂夫怎么了?”主人不解地问,但很快他就被汉娜饱满的胸脯吸引,缠着汉娜交换了好几个吻。

被吻得喘不过气的汉娜轻轻推开过分热情的男朋友,“嘿,史蒂夫还在呢。”

“他有詹姆斯。”主人用短短的胡茬不死心地磨蹭着汉娜光滑的脸蛋,惹得他的甜蜜女友咯吱咯吱地笑。

“说起来我很久没看到詹姆斯了。”

“上一次我见到他他正坐在冰箱顶端,史蒂夫在地上不停叫唤。”

主人若有所思,“史蒂夫该不会是失恋了吧?”

听到“失恋”这个词虎崽立刻来了精神,“什么叫失恋?”

“你的男朋友不理你了吗,史蒂夫?”主人抓住虎崽的前肢,看着虎崽忧郁的眼睛问道。

虎崽委屈地点头。接着他被主人抱起来,很快就被勒得喘不过气。主人抱紧了他的宝贝同时在心里狠狠斥责花心的詹姆斯,眼下他必须好好安慰受了情伤的虎崽。

“别担心,母猫们在发情的时候总是让猫难以拒绝,你要相信詹姆斯依然爱你。”

“可是他不理我了。什么叫发情?”虎崽把脑袋重重埋在主人的颈窝,这让他找到了一丝安全感。

“我可怜的虎崽居然失恋了。”主人开始伤春悲秋,直到一旁的女朋友好心地分别给了他们一人一虎一个甜蜜的吻。

“别难过了,亲爱的。”汉娜安抚她的男朋友,“再说史蒂夫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他可能只是玩得太累了。”

 

*

无所事事、为了失恋而烦心的一天又接近了尾声。

詹姆斯尝试不回窝睡觉,因为他知道虎崽肯定会不遗余力地烦死他,但是除了他的窝他在其他地方睡得并不好。于是他只能在半夜三更之时偷偷返回自己的窝,他打算多睡几个小时然后继续不理那头害他失恋的虎崽。

没想到虎崽还保持着精神,这是詹姆斯又一次被虎崽压在身下之后才意识到的——该死的史蒂夫。

“主人说我失恋了。”虎崽委屈地说。

詹姆斯不想理这头别人(尤其是愚蠢的主人)说什么就信什么的傻瓜虎崽,干脆开始躺尸。

“主人还说发情期的母猫总是让猫难以拒绝……”

“操你的——”詹姆斯恼怒地跳起来,他恨虎崽这样一脸天真地戳中他的痛处。

“你是不是更喜欢母猫?”

“操你,”詹姆斯推开庞大的虎崽,发了疯似的伸出了所有的爪子,“我没有母猫,她们都不要我了!我现在只有你,史蒂夫。”最后一句话狠狠地刺痛了詹姆斯自己,他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头傻里傻气的虎崽。这个认知让他显得孤立无援、可怜又弱小得不像样子。

“你只有我了。”虎崽重复了一遍,然后是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失而复得的兴奋和甜蜜充满了他的胸口,他不顾一起地压倒森林猫,“我也只有你,詹姆斯。我会给你很多很多快乐,还有很多很多的爱。”

詹姆斯不知道虎崽为何突然因为他的痛苦而快乐起来,但是恼怒和悲伤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他最终放弃了反抗并在虎崽火热的舔舐下睡着了。

虎崽才睡醒不久,他并不困,何况他刚刚收到了森林猫咬牙切齿的告白。满得快要溢出的爱意令史蒂夫保持了很久的兴奋感,舔舐森林猫显然是打发时间的不二选择。现在森林猫正睡得香甜,连带呼出的气味都是香甜的。

不管怎么样詹姆斯不再不搭理他,所以他并不是在“失恋”,他还要给詹姆斯很多个火辣辣的吻。



TBC

失恋之后十分难过的虎崽



冷漠又英俊的冬喵



评论(1)

热度(3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