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巴恩斯单身日记07

sherry🐱:

电影《BJ单身日记》AU,OOC预警




01   02    03-04   05-06


 


07


 


史蒂夫语气冰冷,周围好些人都看了过来,黛比阿姨虽跟我一样不明所以,好歹还主动转开了话题。


“他叫什么名字?柯克?”


“柯蒂斯·艾弗瑞特,”我正想说话,再次被史蒂夫抢了先。


黛比阿姨问,“史蒂夫,巴基的男友是你朋友吗?”


“不,当然不。”


他说这话的意图我实在不明白,太过莫名其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至于么?以前跟人家男友偷情的不也是你?我不甘心,回了过去,“鉴于你过去的表现,我想柯蒂斯会说同样的话。”


他的金棕色眉毛紧皱,好像我的话很难理解,“你说什么?”


“我想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心情本就不好,此刻更不想跟他多费唇舌,倒了一杯白葡萄酒,兀自走开了。


“爸……”


我在花园一个隐蔽的角落找到了落单的爸爸,他难得地夹着一根烟,看上去竟有些落魄。


“巴基,你看到你妈今天看我的眼神了么?”


“对不起……”我夺过他的烟,吸了一口,在他旁边坐下,“别难过,我知道妈妈还爱你,这只是暂时的……”


“我真不知道这是不是暂时的……”


我再也说不出更多安慰的话,只静静陪他坐着抽烟,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直到酒店前台的客服打电话给我,说从伦敦来接我的车到了。


我跟爸爸告别,推着他到人群中,让他多跟年龄相仿的女士交流。


“找你的男朋友去吧,别担心我。”他跟我微笑道别。


 


来接我的是一辆伦敦市区的出租车,上车后我问司机,“是到哪里的?”


司机报了我家的地址,我头靠着车窗,裹紧了针织毛衣,这毛衣显得我圆滚滚的,不过天气突然降了几度,温暖最重要,我想了想,跟司机报了柯蒂斯家的地址。


到伦敦已是接近黄昏,天又飘起了小雨,我站在柯蒂斯家的门口,等他开门。


为什么要来他家?我虽单身久了,但不至于这么黏人,只是……他是那么耀眼的一个花花公子,我不能不担心,只有过来看一眼,才能满足自己那可怜的安全感。


他响应的速度有点慢,门铃响了快一分钟,才开门。


柯蒂斯穿着居家的衣服,胡子上还有些水渍,并不像开会的样子。


“巴基?你怎么来了?不先回家休息?”他接过我的行李,虽然微笑着,眼里似乎有一闪而过的慌乱,稍瞬即逝,我险些没捕捉到。


“至少看到一张友好的脸了。”我垫脚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有隐隐的香水味,似乎是CK的某款香水,这不是他常用的,CK是美国的牌子,在英国并没有那么受欢迎。


柯蒂斯搂着我的腰,“累不累?要不要你先回家洗个热水澡,休息下?我这边还有点事,快弄完了,一会我们再出去吃晚餐。”


我径直往屋里走,试图找出点什么蛛丝马迹,可房子里干干净净的,跟之前没什么两样。


“好。”我答应他。


砰!


楼上卧室传来物体掉在地面的声音,我推开他的手,快步往楼上走去,“这里还有别人吗?”


“有么?我怎么不知道?”柯蒂斯跟着我跑上楼,语气还很轻快。


“我说了别骗我。”我的心跳加快了,室内的暖气让穿着毛衣的我变得燥热,脸颊和耳后的温度也升高了,我走到主卧的门口,认命似地推开门,如果命中注定他要背叛我,那是躲也躲不掉的——


呼!还好卧室虽然乱一些,但并没有人。


他带着责怪的眼神看我,“看吧,说了没人了。”


“对不起,”我低头说,“是我有点敏感了,我先回家吧。”


他亲亲我的嘴,“好,一会再见。”


我们一前一后准备下楼,我却不经意看到了走廊的挂衣架上,挂着一件既不是我的,也不像他的驼色大衣。


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看到这件大衣的同时,脚已经迈了回去,再次打开主卧的门。


“巴基,巴基——”他在身后叫我,声音听上去有一丝紧张。


我进到主卧,走了几步,用力推开主卧浴室的门。


呵!


一个全身赤裸、只用浴巾遮住关键部位的年轻男人站在浴池前,无辜地盯着我,仿佛我才是打扰他的那一个。


我清晰地感觉到自己颤抖了,眼神像是能射出刀子一样盯着柯蒂斯,似乎要在他身上剐个洞出来。


他的表情很难看,却不得不说,“巴基,这是纽约公司的杰森,杰森,这是巴基。”


愤怒和委屈从心口喷涌而出,我看着他,又看了看这位杰森,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杰森用浴巾把下半身包裹住,只露出结实的上半身,连同腹肌、胸肌,他用最标准的美式口音对柯蒂斯说,“你不是说他很瘦、眼睛很漂亮吗?”


 


天啊。我真是世界上最蠢的人了。居然在他背叛我的时候幻想让他见我的家人。


从柯蒂斯家里出来,我像失了魂儿一样走在大街上,雨滴掉在我的头发上,脸上,衣服上,鞋子也湿了。眼泪一滴一滴地流出来,我不得不摘了眼镜,世界变得模糊,像个盲人一样走在路上。


天啊。坐在家里的浴缸里,我一边哭着,一边想着‘天啊’是我现在唯一能说出来的词了。


明天就是工作日,我该怎么办?应该告诉洛基或者娜塔莎吗?我甚至觉得有点对不起洛基,从新年到现在,他一直帮我,我却在明知柯蒂斯很花心的情况下,跟他上床,约会,甚至一起去乡下度假,想着把他介绍给我父母,想着我会是他人生的最后一站!


似乎是哭着睡过去的,眼泪流干了,早上我不得不换上原来那个厚重的眼镜来遮挡浮肿的双眼。


偏偏早上第一件事就是跟柯蒂斯汇报之前负责推介的一本书的情况。


进入他办公室之前,我跟自己默默念着,出轨的是他又不是你,怕什么!可到了他面前,还是那么软糯无力的声音。


“上周办的活动,媒体反响很好,很多都想采访作者,我想我们可以安排……”


他的气色也不太好,他打断我,“巴基,别说了,我感觉糟透了,我和杰森的事,你知道……”


“我不知道,你得告诉我。”


“其实你跟我一样,巴基,我们都过了三十,试图在对方身上稳定下来,我也是这样想的,说不定我会跟你定下终身,可是杰森……他是美国来的,他很自信,又年轻,我们——”


“你说什么?”我已经无力再跟他多说,但这番话真难入耳,“他昨天才飞过来,你们就有那么深厚的感情了?”


他的表情停滞了,小心翼翼地看着我,我瞬间明白了,深吸了一口气,我真是傻,“你不是才认识他吧?”


“之前我去纽约出差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他的眼神不再明亮,“噢,真要命,巴基,我和杰森在一起了。我不想瞒着你。”


我记不得是怎样走出他办公室、或是怎样完成这一天的工作的了。


 


这个时候,要想马上振作起来,好像不太可行。


我唯一能做的,是掏空冰箱里的食物,就着酒和烟全部吃光。


该做些什么?认命,长期的单身下去,死掉以后被自己养的狗吃,还是,不认命?不过是一个性感的英国男人和另一个性感的美国男人,怎么能让他们打败我?


这一次,我选择龙舌兰。


我没有通知任何一个朋友,请了一周的事假,前两天在家里喝了个烂醉。


第三天,我扔掉了家里所有的烈酒,只留了几瓶葡萄酒,扔掉了爱情电影录像带,留下了报纸上的招牌版面,吃光了所有的垃圾食品,然后办了一张健身房的卡。


我的人生为什么会这样?尽管最近遇到了柯蒂斯和史蒂夫两个都说不上好的男人——毕竟现在他们都是有偷情前科的人了。我能就这样堕落么?不行,巴恩斯!离开那个糟糕的男人!你也不会死!


第四天,我出门面试。


我尽量把简历投向了杂志和电视媒体,面试通知来得出人意料的快,可惜我的电视经验并不多,面试过程说不上太顺利,第一次去一个环保节目,因为对节目内容一窍不通,面试失败了,第二次去一个儿童节目,因为无意中透露了对小孩的恐惧,也被刷了。第三次……


第三次是BBC的一个新闻栏目,面试官很和蔼,可我还是有好多问题没答上来,在我以为又该被拒的时候,那个发际线有些危险,笑容却可亲的男人问我,


“上一份工作为什么辞职?”


我想,反正也过不了,不如过把嘴瘾,“因为我跟老板睡觉了。”


“噢,你周一来上班吧,”坐在对面的男人笑着说,“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在《英国注意》,跟老板睡觉,从来不会被开除。”


就这样?我得到新工作了?还是BBC的?


可能当你人生的某个部分变遭,另一部分就会变好。


 


周五下午,我到了办公室。


“詹姆斯?你回来上班了?”托马斯蒂娜问我,不知道她对我和柯蒂斯的事知道多少,不过,去她的!


“我回来辞职的。”我的声音很大,几乎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听到了,柯蒂斯从不远处走到我面前来,一副纠结后悔的表情,臭男人,还想骗我?滚吧你!


“巴基,怎么了?突然要离职?”


“我来公司好几年了,没给公司做出任何贡献,这几天我思考了一下,决定主动离开,为公司节约人力。”


“你知道离职是要提前一个月通知的吧?”


“公司不是正在危机中么?这种情况下不用提前一个月吧?再说,我这种小人物,哪能跟您这种高层管理人员比。”


我们的对话僵持着,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我俩谈话。


“这……”他似乎很不舍,“巴基,我承认,以前可能公司忽略了你的才华,如果你愿意留下来,我们可以再协商你的职位……”


“不用了,”我果断打断他,“我有新工作了,而且,说实话,我宁愿去擦撒旦的屁股,也不愿意再为你这种人工作。回见了!”


这是我几个月以来最爽的一次!所有人都看着我,好像还有人欢呼!我快忍不住回头看那些人的表情了,可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告诉我,别回头,那样更潇洒!


下一个周一,我准时去了BBC报道。新工作很好,我很感兴趣,虽然我的经验不多,但老板意外地很大方,乐意给我机会尝试。第一周,我就有了跟着另一位同事采访一次突发火灾事故现场的机会,虽然(意料之中地)难免又出了些糗,比如走到摄像机面前却被绊了一下,摔跤了,但总的来说,我还是非常开心。相比起年初的状态,这才叫新年新气象,重新开始!


到了周末前一天,我终于可以把洛基他们约出来,好好聊聊这段时间的变故了,正准备拨通他的电话时,另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我儿时的好友莉莉,我们联系得还算频繁,所以对她的电话我并不意外。


“巴基,你明晚有空吗?”


“怎么了?有事?”


“明天朋友们聚餐呢,有空你也来吧。”


“都有些谁?”


“就小时候的那些朋友啊,他们都想见你呢。”


是么?又没有特别熟,干嘛想见我,心里想着,我还是答应了,“好吧,地点在哪儿?”


“就在我家,如果你有男朋友也带上吧,他们都带的。”


又戳我死穴,我哪来男友?


 


想着晚餐最多九十点就结束了,我还是跟洛基,娜塔莎和旺达约了晚点出来喝酒。一到莉莉家我就后悔了,难怪要叫我带男朋友,餐桌上在座的几乎都是成双成对,无一例外,我居然又看到了史蒂夫,那个阴魂不散的讨厌鬼,虽然他强调杰克不是他的伴侣,可这次他们还是一起出现了。


“巴基,你还是一个人呀?跟出版社的编辑分手了?”一个小时候的男性朋友问我,他的老婆坐在他旁边,已经怀孕了,他的手正放在她肚子抚摸。


他一开口,全桌人都朝我看来,毕竟只有我旁边是空的。


他的老婆说,“是呀,巴基,虽然你不用生孩子,但是也得抓紧哦,毕竟不论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好男人都是可遇不可求哦。”


他们跟唱双簧似的,男人又说,“你说说是为什么一直不找男朋友?大家也好帮你分析分析。”


饶是经常出丑如我,也觉得这场面实在不堪。


“结婚有什么好?现在的离婚率是……每五对还是每四对夫妻就有一对要离婚来着?”我伸出手指假装数了数,“在座的十来对,有两三对说不定过几天就离了。”


“三对。”坐在我斜对面的史蒂夫突然说。


“什么?”


“是每三对里就有一对离婚。”


他看上去很正直,好像这是什么不能出错的法庭证据,可这也算是帮我说话了?我不好当众再跟他起争执,就顺着他的话,“是啊,三分之一呢,所以急着结婚干什么?”


众人脸色不太好看,说说笑笑把话题扯开了,这顿饭我吃得是索然无味,好不容易熬过了前菜,主菜和甜点,我酒都没喝,叫了个车就下楼想走了。


天气还是很冷,我在玄关取了自己的外套,却听到身后的声音。


“巴基。”


“怎么了?”


“你跟柯蒂斯没在一起了?”


“刚才吃饭时你应该听清了。”


“我,我只是想确认下,”一向跟我说话时自信满满,态度傲慢的大律师此刻居然有些结巴,“我想跟你道歉。”


“道什么歉?”


“那天……第一次在你家的时候,我说了一些粗鲁的话,我是说,请,请你原谅我。”


“哦。”我说,同时静静体会着他话里的意思,他在跟我道歉?我看向他的脸,那么认真,他的白衬衫和金头发,同样一丝不苟。


“那天我穿的毛衣,是我妈头一天逼我穿的,我不是故意的。”


“哦。”我再次说道,我并不知道该怎样回应他才是正确的,这时门铃响了,我转过身,“应该是我的车来了,之前的事就算了吧。我也不记得了。”


“巴基,别走,”他站在楼梯上喊我,我回头,好像下一秒他就要冲下来。


“你还要说什么?”


“我是说,你,你知道的,”他挠了挠头,羞涩的笑着,活像个小男孩,“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


 “什么?”我惊住了,很快笑笑,“当然了,如果我戒掉烟,不喝酒,学会怎样得体的说话,摘掉近视眼镜,减掉肥,你还是会喜欢我的……”


他打断我,蓝眼睛如同深沉大海,再次诚恳说道,“不是!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空气瞬间凝固了,我不知道作何表情,作何表现,也不知道说什么话,做什么动作。


“我,我想说的就是这些。”


杰克突然出现在楼梯连接处,他打了个响指,“史蒂夫,我们讨论了很久的那个案子,海伦人权案,杰瑞米刚想了一个很好的主意。”


史蒂夫转身要走,还是回头看了我一眼,见他动作慢,杰克催促道,“快来啊。”


“来了。”史蒂夫应道,再次朝我的方向望了一眼,转身上楼了。


留我在原地。




-TBC-


谢谢喜欢和评论哈,喜欢跟大家互动


PS:这篇文不会很长/傻盾终于表白了~/每一个时空的史蒂夫都不可避免的会爱上巴基呀~

评论

热度(66)

  1.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sherry🐱 转载了此文字
  2. 圆滚滚的水饺sherr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