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au}小气鬼(轻松校园)

Waiting森森:

落灯斋:



 




巴基巴恩斯是整个布鲁克林最优秀最了不得的孩子,无论什么他都可以做到最好,可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只要一句咒语就可以轻松地降服他,这句咒语区区几个字并不难念对于巴恩斯却有惊人的效用。这句咒语就是,“不要那么小气嘛”。




 




是的,就是这句话。巴恩斯小少爷自小就知道自己是幸运的,他们说他漂亮健壮、聪明可爱,体面富有的爸爸、美丽温柔的妈妈,巴基巴恩斯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运的小孩。这个小孩一出生就拥有了别人梦寐已求的一切,他拥有那么多那么多,如果连一点点都不肯分享给别人,那巴基巴恩斯该是一个多么小气多么自私的孩子呀。巴恩斯老爷和夫人豁达而善良,他们教育自己的独子要学会分享的美德,感受给予的快乐,不要小气吝啬更不能自私自利。




 




“不要小气”这句话根植于巴基的脑海里融化在巴基的血液中,身体力行从不懈怠。无论是小男孩多么心爱的玩具多么喜欢的糖果,只要对方念出那句咒语,小男孩就算含着眼泪也会松开攥紧的手心让出自己的珍宝。不能小气呀,男孩缩进没人的角落一下一下抹掉大眼睛里涌出的亮晶晶,可是他的睫毛又长又密老是有调皮的泪珠藏进去让他总是擦不干湿漉漉的绿眼珠。巴基抽噎着在心里一遍遍重复,自己做得是对的,是好的,是大方的,是慷慨的,尽管,难过依旧没有变少。




 




 




改变,从那个叫史蒂夫罗杰斯的孩子出现开始。明朗的上午,巴基揉着惺忪睡眼从课桌上爬起来,大大的呵欠在望见讲台前的瘦小身影时顿住。小个子的头发比透过窗户的阳光还要闪亮耀眼,瘦小的身体始终站的笔直,他有巴基见过的最蓝最蓝的眼睛,可是当他目光转动和巴基对上视线,巴恩斯却又觉得那其中有一抹璀璨的绿。




 




一整天巴基都没找到和小个子说话的机会,罗杰斯端坐在座椅上目不斜视地盯着黑板写写画画,像一棵风雪中刚刚开始冒头的小松树,看得巴基既好奇又羡慕。没有和史蒂夫说上话的巴基小朋友闷闷不乐地一步一磨蹭地走在回家的小路上,然后,他就见到了他心心念念了一天的男主角。




 




“累死我啦,这小不点真他妈抗揍,我先歇一会,不老实你们就接着打!”三四个隔壁班的男生正半包围着史蒂夫,鼻青脸肿的小豆芽尽管已经摇摇晃晃还是努力站直身体毫无畏惧地面对身高体重远胜于他的对手。“住手!你们在干什么?”巴基胸膛里的怒火顷刻之间就被点燃,冲进包围圈里挡在小个子面前,就像一只炸毛的花猫。“哦,是巴恩斯呀。哈哈,我们哥几个正闹着玩呢。”领头的男孩是巴基的远房亲戚,随然对巴基有些忌惮但终究不太害怕。“闹着玩?你为什么不去找一个和你一般大小的闹着玩?”




 




“咳咳,我没事,对付得了他们!”身后小瘦子剧烈的喘息声无异于火上浇油。“道歉!向你们欺负的罗杰斯同学道歉!”领头男孩在自己的跟班面前有些挂不住了,可是家里有人靠着巴恩斯家吃饭又不敢撕破脸“巴基,用得着这样吗,我们只是随便开开玩笑,谁知道这个男孩这么不禁逗,大不了下次不跟他玩喽!”史蒂夫想从巴基背后冲出来但筋疲力尽的他还是被挡了回去“那不是玩笑!我决不允许你侮辱我的母亲!”巴基的拳头因为竭力克制而发起抖来“最后一遍,道歉!向罗杰斯和他妈妈道歉!”男孩不屑地嗤笑一声,“巴基老兄放松一下嘛,不要那么小气······”




 




这一次,咒语失去了效力。巴基的拳头像雨点一样落在他的远方表哥身上,拳拳到肉力道十足,几个半大男孩拉都拉不开,直到身下的始作俑者嚎啕大哭用缺了一半的门牙漏气说出对不起三个字,巴恩斯喘着粗气从他身上爬起来,“这一次就这样算了,再有下一次,我打到你妈都认不出你来。”尽管这件事让巴基蹲了半个月的禁闭但他始终认为物超所值,毕竟从此以后再没人敢名目仗胆地欺辱小史蒂夫而他自己也有了最最最最了不起的好朋友。




 




至于那句咒语,怎么说呢,还算有用吧,但只要涉及到史蒂夫·豆芽菜·罗杰斯,那么完了,不但没效果还会加倍反弹。巴基巴恩斯对于自己的作业、零食、玩具依旧大方,甚至还想方设法没完没了地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塞给他瘦小却正直的朋友,不过老是被拒绝弄得他很不开心。而史蒂夫,是巴基巴恩斯的底线和禁区。为什么一向慷慨的巴恩斯会对自己和罗杰斯双重标准呢?因为,巴基想了很久很久,因为他自己比任何人都明白,不小气往往意味着受委屈,而那是他瘦瘦小小恨不得护在身后捧在手心的史蒂夫,谁想让史蒂夫受气自己会先打到他断气。




 




 




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巴恩斯和罗杰斯一直都是要好的朋友,对于罗杰斯巴恩斯总是小气得不得了,可是一切似乎都在慢慢改变。罗杰斯长高了,长壮了,越来越多人不再嘲笑他孱弱的身躯而是注意到他俊朗的五官,军衔提升的父亲和开办医院的母亲积累着罗杰斯家的名望和财富,再也没人敢欺负他再也没人能欺负他,他好像,也不需要比他矮比他瘦的巴恩斯来保护了。




 




 




这些改变并没有对小伙伴的感情带来什么影响,他们还是会在对方家过夜还是会分享彼此的秘密,只是史蒂夫再也穿不进去巴基的衣服,巴恩斯能被史蒂夫打闹似的轻易按在床上。这些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可是,确实有一件事情让巴基烦恼,就是,他,好像不能再对史蒂夫小气了。




 




 




“巴基巴基,求求你告诉我罗杰斯的电话号码啦”、“巴恩斯,这封信帮我带给史蒂夫,人家不好意思。”、“拜托拜托,帅哥史蒂夫到底喜欢吃什么了,告诉我吧,我都会做给他吃”,巴基不想告诉别人史蒂夫的电话号码,也不想让史蒂夫看那些奇奇怪怪的情书,更不想让史蒂夫赞美爱慕者的手艺,可是他却拒绝不了,因为他已经不能对史蒂夫小气了。因为,他们想给史蒂夫的不再是戏弄、嘲笑的恶意了,那些人喜欢史蒂夫、赞美史蒂夫、向史蒂夫表达喜欢,还想和史蒂夫发展一点也不纯洁的感情,可这些能让史蒂夫受益而不是受气,所以,再也没有理由小气了。




 




 




 




“巴基大帅哥,你就帮帮我吧,人家会感谢你一辈子的,你是我唯一的希望,求求你不要拒绝我,我会抱憾终身的,你难道真的忍心吗”美丽火辣的女孩拉住巴基的手言辞恳切,可是巴基大帅哥只觉得头痛“可是,芭芭拉,史蒂夫每年都是和我一起过生日的,他不太喜欢和不熟的朋友独处。”女孩的眼睛里已经有了水光巴恩斯吓得手足无措“呜呜,不接触怎么会变熟悉,巴恩斯,人家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史蒂夫,只有你能帮我了,谁都知道,只要你开口他是什么都会答应的,就只有你能做得到!”巴恩斯挠挠头,决定狠心拒绝“史蒂夫不会同意的,所以······”“你居然真的这么小气!你们是朋友不是吗,难道你想阻拦你好朋友的幸福吗?”······




 




巴基找到史蒂夫的时候他正被橄榄球队的几个壮汉围着,其中个子最高金发最亮(当然比起史蒂夫差远了)的那个似乎很激动正在和史蒂夫争论着什么。“你们在干什么?想欺负人吗?”生怕史蒂夫吃亏,比眼前猛男们小两个号的巴基毫不犹豫地往前冲。高个子表情有些慌乱想对巴基说什么却被史蒂夫挡住了,两人轻声说了几句话那人就愤愤不平地离开了,还不忘一步三回头地看向史蒂夫的保护者。




 




哼,挑衅吗,别以为我会怕你,巴基冲他挥挥拳头,那家伙捂着脸跑了。我已经威名远赫了呀,漂亮的大男孩自我陶醉。“(。・∀・)ノ゙嗨,巴基”史蒂夫不着痕迹地挡住巴基的目光, “你们没什么吧,他们要是敢欺负你······”抬手捡起朋友脸颊上的睫毛,“没有没有了,他们知道有你,不敢欺负我的,只是想让我加入他们的球队,我拒绝了。”“最好是这样!”巴基的包子脸噘嘴撅得能吊起油瓶,“我爸妈刚好不在家,所以今年还是咱们单独 过我的生日吧”史蒂夫笑着说,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那个,那啥,我不太方便,那个,芭芭拉,你知道吧,拉拉队长,”看着史蒂夫不悦掺杂着迷惑的表情“就是最漂亮的那一个,她想陪你过生日”。史蒂夫冷哼一声,“我知道谁是最漂亮的那一个,绝对不是什么粑粑拉。所以,你希望我去吗,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过从来都是我们一起度过的我的生日!你舍得吗!”本来巴基有些心虚,但是史蒂夫最后的话激怒了巴基某个点,男孩斩钉截铁似的“舍得,当然舍得,我可不是什么小气鬼,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越多人喜欢你我越高兴!”史蒂夫也被巴基的态度激怒了“那太好了,我简直迫不及待去见那个漂亮得一塌糊涂的粑粑拉!”巴基一把把手里的舞会入场劵塞进史蒂夫的手里“是呀是呀,我就是这么大方的好朋友,你和粑粑拉,呸,芭芭拉玩得越高兴我就越开心!”说完男孩转身就走,生怕自己的眼泪掉得太快。




 




 




史蒂夫的生日是美国的国庆日,小镇上一片欢歌笑语灯火辉煌,马戏团、游乐场、烟花大会所有人都是那么快乐,除了史蒂夫的好朋友,巴基巴恩斯。仆人放了假,父母要过二人世界,巴基只能从家里出来,要知道往常每年的国庆日他一夜都不会回家。




 




街上那么热闹,巴基却只觉得孤单,那么多人邀请他他却连敷衍的兴趣都没有,只是漫无目的地在喧闹幸福的人群中走过。走着走着巴基抬起头,原来自己又走回了史蒂夫的家,或者说原来的家。




 




自从罗杰斯家的境况好起来之后一家就搬离了这里,从此就成了男孩们的秘密基地。钥匙依旧压在半块砖头的下面,巴基打开房门走进黑漆漆的屋子,毫不费神径直走到从前他和史蒂夫挤在一起的小床上躺下。然后,好像身体里掌控泪水的开关被打开了,眼泪哗哗里从那双月光下分外美丽又分外忧伤的眼睛里涌出来,无论如何也停不下来了。




 




“我这是怎么了?我明明是为史蒂夫好,我没做错呀,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难过。我不是个小气鬼呀,我的朋友招人喜欢我应该高兴呀,可是为什么我现在只想回到芭芭拉面前堵住她的嘴巴,把那些喜欢史蒂夫的人都用火箭炮送去外太空这辈子都别想看到我的史蒂夫一眼!怎么办,原来我是这么自私得混蛋吗,史蒂夫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再也不理我了,我真是这世上最卑鄙的小气鬼!”浑浑噩噩中巴基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就在将要在抽噎中睡去时一双大手紧紧地把男孩搂入怀中。




 




“史蒂夫!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熟悉的气息很快就让巴基放松下来,可是浓重的血腥味立刻又让整颗心绷紧,接着朦胧的月色巴基终于看清他的史蒂夫衣衫凌乱、血迹斑斑。“天哪!史蒂夫你伤到哪里了?痛不痛?是谁干的!我知道了,一定是那天那帮混蛋!我不会放过他们·······”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的嘴被一个热烈而急切的吻堵住了。直到肺部的空气耗尽史蒂夫才终于放过怀里的男孩,“嘘嘘,放松下来,巴基,我没事,只是有点皮肉伤,身上的血也不是我的,好吧,不全是我的。”巴基还沉浸在刚刚的吻中,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嘿,看着我,我的巴基”史蒂夫舔了舔他最好朋友的嘴唇似乎有些意犹未尽。




 




 




“对不起,我来晚了。我和那个粑粑说清楚之后就准备来找你的,结果被耽搁了。”“是芭芭拉,不是粑粑拉更不是粑粑!额,不对,那你是怎么······”史蒂夫揉了揉对方的软发,颇为懊恼的叹了口气“你还记得那天那帮橄榄求队员吗?他们不是想让我加入,而是,而是他们的队长,那天和我说话的那个,他让我替他约你出来。”巴基楞了一下,恍然大悟“你拒绝他了。”史蒂夫点点头“不止如此。我告诉他,这不可能,让他离你远一点,要是他敢对你有非分之想,我就狠狠地踹他的屁股!”




 




“哦!我的小史蒂夫居然会威胁别人了。”巴基企图转移话题来缓解自己的尴尬,“我对他说,过去现在都是我陪在你身边,以后也会这样。那天他们回去了,谁想到今天晚上会又碰见。他说看在我是你朋友的份上不和我计较,但是如果我阻拦他约你或者说他的坏话就教训我。”“你怎么这么傻!你让他来好了,我不会喜欢他的!怎么还······”“可是,万一你喜欢上他了怎么办!我怎么办!”巴基没料到史蒂夫会说这样的话,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说我小气又自私,是最糟糕的朋友。那就是好了!我就是受不了你对别人好,你对别人笑,你的眼睛里头装着别人!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我敢保证,我的巴基,他绝对绝对比我严重得多!”“我不会。我不会的·······”史蒂夫的眼睛在夜色里形成一种深邃的暗紫色,美丽又危险“我就是这么斤斤计较,我就是这么自私自利,我小气又吝啬,嫉妒又贪婪,巴基巴恩斯,你愿意和我这个小气鬼朋友交往,永远永远和我在一起知道时间的尽头吗?”




 




 




后来,那句束缚巴恩斯王子的咒语彻底失效了,巴基再也不会违背心意而把喜爱之物拱手相让了,而且再也没有人会说他是小气鬼了。为什么?因为巴基的男朋友简直把比他小气一百倍,跟他相比巴恩斯简直就是最慷慨的慈善家。






评论

热度(85)

  1.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Waiting森森 转载了此文字
  2. Waiting森森落灯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