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漫威大乱炖】霍格沃茨——新校史 (21)

噗噗:

45.流感

比圣诞节来得更早的,是一场盛大的流感,在大家意识到它的来临之前,医疗翼就已经挤满了人,班纳教授早就分光了他私存的感冒魔药,可大部分学生还是蔫头耷脑的,就连格兰芬多的午餐长桌都不再一片鸡飞狗跳。

要说还有什么好事,就是天天埋伏在通往礼堂的必经之路上,伺机朝学生们扔水球的幽灵奥创,被他的兄弟幻视教授忍无可忍的关进了某一间不为人知的密室里,短时期内是休想出来了。

“最好一直关着他吧,直到永远!”托尼揉着由于打不出喷嚏而又酸又胀的鼻梁,憋红的眼睛含着泪,看起来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

然而事实上,斯塔克家的人是永远也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此时,他正在医疗翼内的一见间清净又布置温馨的单间里,以最舒适的姿势倚靠在柔软的大床上,即便一门之外,斯特兰奇医师不得不因床位有限而把发烧烧得迷迷糊糊的学生们赶回他们自己的寝室里去。

但话说回来,当谁的家族为学校无偿捐赠了两个天文台和一多半个图书馆,他自然就有理由得到一些与众不同的对待。

“恶作剧不该是被终身监禁的罪行。”同为幽灵的贾维斯替奥创开脱道,“何况他已经是个幽灵了。”

“不如说,所以他才会变成幽……”话说一半,托尼因感冒而有些迟钝的大脑才反应过来他此刻谈话的对象是谁,懊恼的咬住了下唇。

贾维斯是幽灵,而没有一个幽灵愿意提及他们的死因,也不喜欢旁人以此来开玩笑,即便他们中的一些是真的死得很好笑……

斯特兰奇医师适时的推门进来,他看上去只差将“烦”字写在脑门上了。

“把它喝了,小少爷。”他塞给托尼一杯还温热着的魔药。

托尼干脆利落的将它一下灌进喉咙,吞咽下去,然后才皱起五官抱怨,“你是故意把药弄得这么苦吗?我记得感冒魔药的配方不应该这么苦才对。”

“没错,我就是故意的。”斯特兰奇一点儿也不内疚的说。

在托尼发作之前,贾维斯抖开毯子劈头盖脸的遮住了他,转回身礼貌的向斯特兰奇道谢,“辛苦了,斯蒂芬。”

斯特兰奇早就累得一句话也不想多说,摆摆手便出去了。

“等等!”托尼扑腾着从毯子的里钻出个脑袋,恼火的瞪向他的宠物幽灵,“你为什么叫他斯蒂芬?”

贾维斯不明所以,“因为我们偶尔会一起下盘巫师棋,姑且算得上是朋友?”

“你们还一起下棋?”托尼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不行!我不同意!说好了你是我的宠物!”

“当然。”贾维斯平静的回答,“我将永远是你的,先生。”

“那我不允许你和别人下棋,如果你想下棋,我可以陪你下,你不能主动去找别的什么人!”托尼小心打量着贾维斯的神色,见他丝毫没有不高兴,就更加的得寸进尺起来,“你也不可以称呼别人的教名,只除了,偶尔可以,叫我托尼……”

贾维斯充满包容的笑了,他见托尼的脸色似乎更红了一些,不知是因为情绪激动还是烧得更厉害了,便伸出无形的手掌,覆盖在他的额头上。

幽灵没有触感,却能带给他一丝凉意,让他在高热中感觉舒服一些。

托尼果然嘟囔了一声,像只渴睡的猫一样眯起了眼睛。

“你凉凉的,真舒服……来,再多一点,进到我的身体里来。”托尼在迷糊中提出了邀请,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言语中的歧义。

贾维斯独自纠结了好一会儿,才遵照指示从背后拥抱住他,他透明的身躯一半陷在床垫间,一半融进了另一个人的身体里,只余下一颗脑袋悬在托尼的头顶,垂着眼睛温柔的注视着他,看着他渐渐睡去。

他的小少爷,骄傲而又任性,却始终保持着一颗热忱的心,还有善良的品格。

46.陌生

特查拉将不该出现在斯莱特林地窖的格兰芬多男孩儿带到了哈里·奥斯本的寝室外面,再一次叮嘱道:“如果你吵醒了他,不要说是我放你进来的。”

彼得用力的点点头,在迫不及待的推开门之后,他顿了一下,转过头来费解的问:“为什么你会帮我?”

特查拉耸了耸肩,“因为我正处在幸福的热恋期,快乐的人会希望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快乐,然而很遗憾,低压气团已经完全占领了我们的地窖,我只想尝试看看能不能稍微改变这种情况。”

“不管怎么说……”彼得的目光真挚又诚恳,“谢谢你。”

他是个好男孩儿。特查拉是真心这么觉得,任何兄长都会愿意将妹妹托付给他照顾的那种好男孩儿。

彼得花了几秒钟来消化他正站在哈里寝室里的事实,他的心脏扑腾的飞了起来,而在他草草打量过这间房间——空荡荡的几乎什么也没有,他的心又猛的坠落下去。

这不是他所认识的哈里,哈里喜欢古董艺术品,喜欢优美的插花,还有毛绒绒的可爱的小动物……

而现在,他昏睡在颜色深暗的床上,厚实的羽绒被几乎淹没了他,他怎么会看起来那么小?

彼得踟蹰着走过去,在床边蹲下来,凝视着哈里仅露出了四分之一的面孔,他苍白的皮肤泛着病态的青色,睫毛垂落在眼底浓重的阴影上,微微颤动,即便在睡梦中都纠结着眉头,像是正在梦里抵御着凶恶的怪兽……

彼得的心脏针刺般的痛了一下。

这不是他的哈里,他的哈里即便沉睡时都在微笑,就像仲夏夜迷梦里的精灵一样闪闪的发着光。

“哈里……”他张开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他不想吵醒他,更不敢吵醒他,他害怕面对他睁开的眼睛,如同记忆中的美丽,却是冰冷的,满含怨恨的……那会令他感觉像是中了钻心咒,疼到不能呼吸。

“哈里……”彼得守在床边,停不下来的呼喊着。

沉寂无声。

47.恶作剧

凛冬终于熬过了一节二年级的黑魔法防御课,头晕脑胀的朝医疗翼走去,他得在史蒂夫发现他中招之前多灌两瓶感冒魔药,将它治好,不然他准又得紧张兮兮,啰哩啰嗦,没完没了……用罗根的话说,就像一只护蛋的母鸡,而凛冬并不满意这一形容,他更愿意将他比喻为守护金蛋的巨龙……至少好听。

在快要经过某一拐角的时候,阴影中突然伸出一条手臂扯住了他,眼前闪过了一抹月光般的金色,凛冬放软了僵硬的身躯,克制住本能的没有反抗,而下一秒,他被推压的墙壁上,目光沉静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由上帝之手精心雕琢后的天神一般英俊的面容。

阴影由上而下不由分说的压了下来,在接触到彼此的前一秒,凛冬按着他的额头将他推开了。

“别开这种玩笑,达克霍姆。”他十分严肃的说。

对方愣了一下,歪着头笑了——这可不是史蒂夫能做出的动作,“你怎么知道的?”

或许因为他的猫鼻子,或许只是单纯的爱与了解……凛冬才不想多做解释,“我就是知道。”

“真无趣。”瑞文不开心的抱怨着,一阵白光过后,重新出现在凛冬面前的,是一位面容精致,身形窈窕的金发女郎。

“哇哦!”凛冬毫不掩藏目光中的赞美,他挑起一边的嘴角,露出一个看起来邪邪的笑容,假装正经的说,“如果你用这幅模样来索吻,其实我是不会拒绝的。”

“这是我本来的样子。”瑞文大方的坦白道。

“那你怎么还舍得变成别人?”

瑞文眨了眨眼睛,悦耳的恭维令她忍不住由心而笑,“天啊!查尔斯怎么会说你不善言辞?你根本就是个……梅林的胡子!校刊不是唬人的,你这个坏男孩儿,花花公子!”

“我确实不善言辞。”凛冬维持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几分无辜,几分羞赧,诚恳极了,“我只会实话实说。”

“呵,是吗?”

凛冬一下子僵住了,因为说话的不是瑞文,而是像个幽灵一样,突然间出现在他身侧的史蒂夫。

史蒂夫握住他的肩膀用力一拉,凛冬踉跄着倒下来撞在他的胸膛上。感觉到怀中过于热烫的温度,史蒂夫抬起手覆盖上凛冬的额头,他的掌心宽大,就连眼睛都一带给他遮上了。

“是谁给你的胆量,生着病还与别人调情?”史蒂夫低着头,嘴唇贴着凛冬的耳朵低声问道。

他的音量恰巧控制在瑞文也隐约能听清的范畴,同时还抬起眼皮,仿佛不带任何感情的看了她一眼。

“绝对没有!”“绝对不是调情!”

向来我行我素,无法无天的两人,齐齐打了个冷颤。

所以说恶作剧做得多了,总有孽力回馈的一天,奥创早就用实际行动给过他们警告了。

评论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