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性格包子的我正在离婚的边缘线上挣扎(S2E08)

撒尿柔丸:

包的甜让桃总鸡儿梆硬:

吐槽君好,大家好!把我最近的经历发上来希望大家帮忙参谋参谋,这婚离还是不离。

  

本人男O坐标LA职业演员,渣男和我是同行,比我大两岁,身材0颜值0性格-1000。已经结婚多年,有一个十六岁的儿子。

  

我和渣男在孩子十二岁的时候曾经爆发过激烈的争吵,确实是我犯错,虽然没有肉体出轨,但是确实给渣男造成了心灵伤害,所以我很诚恳地道歉求原谅,渣男表示原谅我可以,绝对不允许我和暧昧对象再来往。

  

和我发生暧昧关系的正是我的邻居,一个男O,此外,他还是我儿子男友的爸爸。事后我们两个人也好好谈过了,双方都选择回归家庭,保持朋友的关系,看似这件事情已经得到了妥善的解决。

  

然而我把渣男想的太善良。

  

以前渣男在家里偷偷安装摄像机监控我的事被他轻飘飘一笔带过,倒过来反咬我一口说要不是有监控我不见得会做出什么更背德的事出来。

  

我觉得可能真的伤害到他了,所以那段时间也是比较小心翼翼尽量服软,不想再刺激他。渣男因为工作压力较大加上自身的性格原因,心理并不是十分健全,还伴有焦虑症以及轻微的躁郁。他一直都在积极地进行治疗,但是个别情况下,情绪激动的话还是会发病。

  

一个月里他说我我忍了,三个月了,我觉得他心灵脆弱可能还没恢复过来,也忍了,一年里还是在反反复复说我和邻居的事,我真的是忍不了了!

  

拜托,我邻居和人家老公二胎都生出了我还和他藕断丝连?人家老公没弄死我就不错了!

  

我和他说你既然觉得我时时刻刻都在背叛你,那我们离婚好了。

  

渣男直接拒绝并且把我摁到床上折磨了一晚上才作罢,并且威胁我如果我敢再提离婚的事就把监控公布出来大家玉石俱焚。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或者说如果我不是一个爸爸,他想公开就公开好了,你一点旧情也不念,那就无需多言了,大家离婚撕破脸面我一点也不在乎,反正渣男比我名气大,绝对不是我先名誉扫地。

  

但是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受到伤害,他是上天赐给我最可爱的宝贝,我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地长大,而不是让他出门到处被人指指点点。

  

我没说话,点点头就昏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渣男正在殷勤地帮我清理身体,好像昨天晚上折磨我的人不是他一样。

  

“你还好么。”

  

“儿子呢?”

  

“上学走了,早饭我已经做好了,我待会给你端上来。”

  

“谢谢。”

  

“为什么要和我说谢谢,我是你老公,照顾你这不是应该做的事吗?”

  

“......”我放你的二十四个连环屁,一个连内裤都不自己洗的人怎么可能照顾我!

  

突然他把我抱进怀里,凑近我的耳朵说话。

  

“听着宝贝,你只要乖乖听话,我们就当什么事情没发生过好不好?”

  

“我——”

  

“我不能没有你。”每次都是这样,我太容易心软了,他只要打感情牌我就没办法,毕竟我曾经是那么深爱着他。

  

“好了,你别——”

  

“没有你不只我会死,我们全家都会。”我全身的汗毛都因为这句话竖了起来。

  

我被腰上的手掐的痛呼出声,使劲推开他的头。

  

“你疯了吗?你想干嘛!”

  

“乖乖的,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他把毛巾扔给我头也不回地下楼去了。

  

儿子看到我们两个人甜甜蜜蜜地感到很欣慰,渣男以要过二人世界为借口二十四小时把我带在身边,家务请了家政阿姨来做,我每天就天天跟着他,他拍戏我得在旁边拿着毛巾电风扇,他导戏的的时候我也得再监控器旁边思考人生。我的通告也大大减少,除了拍戏,访谈根本就不能接,有一次因为实在推不掉,去了一个朋友的电台节目,回家以后三天没下床儿子以为我快要一命呜呼了。

  

还有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告诉渣男什么让Omega生个孩子就跑不了了,渣男就跟疯了一样,不拍戏的时候在在家里玩命折腾,有戏的时候明明累了一天了,结果二话不说进了拖车就开始脱衣服,动静大的生怕别人听不见。

  

该死的是我的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渣男也就没有停下要二胎的脚步,我只能每天挂着两个黑眼圈接受各个剧组演员和工作人员的注目礼。

  

我觉得我的身体素质还是不错,比较抗艹,所以这些我就不和他计较。让我真正感到无力的是,每次做这种事的原因无非就是两个:1.他想。2.我又“勾引”了xxx让他觉得很不爽。

  

我一个快四十岁的老爷们儿我勾引谁,谁看的上我,我真的一脸问号。

  

和他助理要点热水等他拍完戏喝,他看见了。

  

“你就这么饥渴,已经开始找青壮年下手了?”
社区门口水果店老板老婆怀孕多给我称了一斤李子,他看见了。

  

“你给他抛了多少媚眼,让他摸你了?”

  

街对面修车店老板儿子和我儿子一个班聊了两句孩子上大学的事,他看见了。

  

“就那么想被艹,看见壮汉你的小屁股就开始一扭一扭的了,哈!”

  

每次快要被艹进床头柜里听到渣男各种把我意淫成yin娃dang妇,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他的心理医生和我说,不是什么大问题,至少不牵扯到他的病情,算是他的一种个人爱好。

  

狗屁爱好!

  

我现在连和儿子一起睡都已经被禁止了,理由:万一他分化成怎么办,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这么想要男人吗?

  

这位大哥擦亮你的双眼好吗,你的儿子小胳膊小腿一米六几鬼才相信他是Alpha!

  

可能他也觉得理由太站不住脚,所以我终于有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增进一下亲情。

  

结果儿子真的分化成了Alpha,渣男在儿子分化当天发病直接进了急救室,

  

我也挺意外的,因为儿子的男友已经分化成A了,不过现在什么年代了性别对于我来说无所谓的,但是我怕孩子们心里有负担。

  

果然,儿子叫我帮忙隐瞒他男友,然后开始各种寻找变性手术的资料。

  

这我可就真不能由着他胡来了,于是私下里联系了他男友。

  

有些话先摊开说比较好,小男友有权利知情,而且我相信他们可以妥善的处理好这件事,不至于要变性。

  

小男友知道真相以后确实有些震惊,但是紧接着儿子说要变性,小男友直接坐不住了,开始拼命劝阻儿子。强调自己其实是个O,并且给他老爹打电话要求帮忙作证。

  

结果当然是他老爹正在进行某项我和渣男经常进行的运动,被打断了很不爽继而破口大骂并且之后粗暴的挂了电话。

  

“叔叔,给我爸爸打电话,他也可以证明!”

  

好办法!我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拨完号突然想起,诶,难道他爸爸不是应该也在进行那项运动吗?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传来小男友爸爸就是我那个邻居软软糯糯的声音。

  

“喂,呼呼,有呼,事吗?”果然打扰了人家的第三胎计划。

  

“那个——”

  

“死老头赶紧从我身上滚下去!没事,你说吧。”

  

“就是其实史蒂夫分化成A了,然后巴基一直在说自己是O。”

  

“是,他是O,哇那这样太好了!”

  

“真的吗?”

  

“实在不行你把他俩明天带去医院做个激素检测,巴基虽然壮,但是怎么也不可能硬把自己练成A的!”

  

“好的好的,打扰你了,你先继续,有空过来玩哈!”

  

“最好不要过来。”渣男插嘴。

  

“好的,等老二大一点,我带孩子回去玩。拜拜!”邻居欢快地挂了电话。

  

我向渣男怒目而视,他耸耸肩。

  

“好吧,孩子们今天我们都先好好休息,明天去医院把事情搞清楚,科学最起码不会骗我们。”

  

我不知道两个孩子到底是好好休息还是彻夜难眠,反正我又被渣男差点艹进床头柜。

  

“果然是老情人,热情不减啊。”渣男一边动一边拿走我的手机把邻居的电话和社交网络账号删了个精光。

  

果然第二天检查完两个人是一A一O,小情侣又开始高高兴兴i m with you till the end of line。看着两个人手拉手的背影,再看看我旁边这个臭男人。

  

我累了,我真的累了。

  

折腾了一天回家刚想上床咸鱼一会,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喂?”

  

“喂?塞比吗?我呜呜呜呜我呜呜。。。。。”

  

“怎么啦,怎么哭啦?出什么事了么?”邻居给我打的电话。

  

“我要离婚,我呜呜我不活了!”

  

“怎么回事,你别哭了,平复一下心情。”

  

托马斯平复了五分钟。

  

“我现在不在家,已经让巴基过来接我了,晚上九点左右,社区门口小酒馆见,我再详细和你说。”

  

“哦,好的,”

  

我继续躺在床上玩手机,要是我能说离婚就离婚就好了。

  

【您有一条新消息】

  

【From Control freak:剧组临时有事,晚点回,在家好好呆着。】

  

知道了。我用意念回复了这条信息。

  

托马斯到的要早一些,大概八点半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出门,正好渣男没有回来,懒得跟他扯皮。

  

已经有好几年没和他见过面了,可能生二胎能使人变年轻吧,我觉得他没怎么变,只是精神有些不好。

  

“我要离婚,日子没法过了。”

  

“到底出什么事了?”

  

“今天下午,我午睡完起床,听见老柯(他老公)在门口打电话,你知道这个王八蛋在电话里说什么吗?”

  

“他包养了小情人?”

  

“没有,他不知道和谁说,说Omega关起来艹一艹再怀个孩子就乖乖的了,何须费心!”

  

这话怎么那么熟悉?

  

“。。。。。。”

  

“我当初就不应该相信他,他根本就不爱我,他只是没孩子!”

  

“。。。。。。那个,我不知道,我觉得。。。。。。”语死早天生不会劝人,但是这渣男还留着过年啊!

  

“我真羡慕你,你们都连续三年好莱坞模范夫夫了,我也以为我能过上这样的日子。”

  

“不,不是。”

  

“你看看,他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把你拴在身边,太恩爱了。”

  

“没有。。。”

  

“我真是瞎了眼,为什么要相信他,原谅他,我就知道他一直把我当成一个玩物,生育机器而已。”

  

真是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你知道吗?我宁愿和你换换。”

  

接下来我们有了两个小时各自控诉自家渣男的暴行,两个人抱头痛哭,酒越喝越多。

  

渣男的电话短信我一个没回,烦。

  

“都这样了你为什么还不离开他?”

  

“他说他要公开录像,我不能把你们牵扯进去。”

  

“我不在乎这些,你在乎吗?”

  

“我也不在乎,但是我怕史蒂夫......”

  

“史蒂夫都快要结婚了,他也会理解的。”

  

“我。。。。。。”

  

“我们不能一直被欺负,叫他们俩个渣男身败名裂一起下地狱吧!”托马斯抄起酒瓶子来大喊。

  

“哦,那就,那就下地狱吧。”我又打开一瓶酒。

  

“喂,巴基啊,你在哪?哦,别睡了,把直升机开出来,就和史蒂夫他爹说你爹死了,要奔丧,快出来!”

  

“你叫巴基干嘛?”

  

“咱俩得找个地方醒醒酒散散心。”

  

“恩,有道理。”去他妈的渣男,老子要离开这里!

  

过了一会,巴基赶了过来,托马斯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巴基点点头带着我们上了直升机。

  

“我们要去那啊?”我还半醉半醒着,话都说不太利索。

  

“去一个渣男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耶!!!”我跟着大吼。

  

一觉醒来,天光大亮。

  

“这是哪?”

  

“欢迎来到华盛顿!”托马斯打开机舱门。

  

“好了快下来,巴基待会就得走了。”托马斯把嘴巴大张的我拖了下来,带到大别墅里。

  

说实话我一直以为托马斯是个弹钢琴的穷小子,没想到家里倒是气派十足。

  

“嘿这不是Queen S那个男友!卡特!怎么后来不拍了!”一个坐在沙发上的老头出声了。

  

“你好。”我点点头,觉得那张脸莫名的熟悉。

  

“所以你和布莱克莱弗利结婚了吗?”

  

“这是我爸爸,没有,她嫁给了一个紧身衣变态。”

  

“哦,太可惜了。”老头拿起报纸继续看了起来。

  

   等等,这个老头!

  

“你老爸是前总统?老天!你!”

  

“低调,我是一个靠才华吃饭的人.”

  

“。。。。。。”

  

“我带你见见其他家人,放心,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巴基不说,没人能找的到我们。”

  

“你能保证巴基不说?”

  

“巴基巴不得我再找个好男人。”

  

“好吧。”

  

我和托马斯的家人一一打了招呼,他们也很热情地招待了我。手机叫了一夜早就没电了,我回到客房充电,一开机,信息就滴滴滴不停地蹦出来。

  

【From Control freak:你在哪?】

  

【From Control freak:人呢?】

  

【From Control freak:你没事吧?】

  

【From Control freak:塞比,你别吓我,快回电话!】

  

【From Control freak:要是被我抓到你和别人鬼混你就死定了!】

  

【From Control freak:回电话!】

  

.

  

.

  

.

  

.

  

.

  

.

  

【From Control freak: 我报警了!】

  

【From Control freak:别让我捉奸在床!】

  

【From Control freak:快点接电话!艹!】

  

我按下“回复”

  

【to: Control freak:我受够了,我们离婚吧。】

  

关机,天地一片清静。

  

我没什么脾气,性格比较包子,要让我继续和渣男生活,我说不定也可以,要让我离婚,好像也没什么不行。我还是担心儿子的想法。离婚的话已经说出去,但是觉得有些欠考虑,有点苦恼。

  

大家帮帮忙,谢谢啦!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