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巴恩斯单身日记01

sherry🐱:

电影《BJ单身日记》AU,OOC预警

主CP:盾冬

副CP:柯冬/柯王子,出场时会打tag

写在前面:故事发生在英国伦敦,人物性格大部分遵从电影,所以会有一定的OOC,巴基的设定是蠢萌傻大哥,史蒂夫正直木讷专一,柯蒂斯邪恶风流,杰克这个人物是我私设的,后面才会出现



01 新的一年

 

整个故事开始于元旦那天。

 

大龄、单身、爱好同性的我,每年伊始都会孤家寡人地回到伦敦郊区的父母家吃着妈妈做的咖喱火鸡过新年。

 

而我妈妈,安娜·巴恩斯,每年都会试图帮我跟一些同样大龄、或单身或离婚的同性恋男人牵线。

 

漫天飞雪中开着车驰骋在郊区小路上时,我有预感,今年也不会例外。

 

今年的伦敦格外冷,在路上将车窗开了一条小缝抖烟灰时,趁机溜进来的冷风都快把我的脸吹冻僵了,冷得我直骂操蛋。

 

终于到了目的地,我将那辆破旧的福特嘉年华停在室外,套上军绿色的羽绒外套,两手提着礼物袋子,敲着父母家的门。

 

开门的是妈妈。

 

“嗨!巴基!你终于到了。”穿着红色针织衫的妈妈给了我一个热情的拥抱,室内干燥而温暖,我偏着脸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耳边传来她小小的抱怨,“怎么不戴我寄给你的隐形眼镜?”

 

我的近视很严重,总是带着厚厚的眼镜框。可我就是搞不定那奇怪的透明物体,没有办法把它弄到眼球上去,这想法让我恐惧。

 

我和她之间的温馨氛围并没有持续到一分钟。

 

“达令,你知道吗,今天罗杰斯夫妇也来了,他们还带着史蒂夫。”

 

噢,我妈又来了。

 

妈妈谈起史蒂夫喜笑颜开,“你还记得他吗?小时候你常在他家的后院裸泳!”

 

“不,我不记得。”我是真不记得了,几岁的事谁还记得?

 

“很显然史蒂夫跟你一样喜欢男人,而且刚刚跟未婚夫解除婚约。”妈妈似乎完全不在意她刚说出口的这一件事,“他现在是个有名的律师呢!”

 

我张嘴,正想拒绝她,我妈妈的好友黛比阿姨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巴基,你来啦!安娜,杯垫你放在哪里了?”

 

“柜子最下面那一层——”妈妈回答着,准备去厨房帮忙,她突然打量了我一下,“巴基,你准备穿什么?”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我就穿这个呀。”

 

“别傻了,宝贝,穿得跟刚从军营里回来一样,难怪交不到男朋友,”她拍了拍我的腰,“我在你的卧室放了一些漂亮的衣服,你去换上吧。”

 

我无语,这可是今年最流行的军色外套!好吧,虽然上面沾了些刚才开车抽烟时留下的烟灰,还有些雪花融化的水渍。

 

二十分钟后,我终于换好衣服,准备好下楼跟客人们打招呼了。老天,妈妈给我准备了酒红色的毛衣,这颜色如果在一个月前,我穿着或许会好看,那时皮肤还很白,可对于现在,刚刚跟好友结束在海岛假期、晒得一身小麦色的我来说,就是个灾难。

 

换好衣服,我对着镜子端详自己的五官,眼睛还是漂亮的,可惜得躲在眼镜后面,而且看上去有些太憔悴了,黑眼圈什么的,我洗了个脸,又喷了一些保湿水,涂了润唇膏,希望自己能看上去精神点——昨天是跨年,我跟几个朋友在酒吧喝得烂醉才回家,还能开车来郊区,已经不容易了,多亏路上那小半包香烟。出于对香烟的依赖,我又点燃了一根。

 

客厅已经来了不少客人了,有些是亲戚,有些是父母的好友,比如罗杰斯夫妇。对了,妈妈提到的那个史蒂夫,现在哪个年轻人新年还跟着父母串门呀!我对他的好感不多。

 

“爸爸!”刚下楼就撞见了站在楼梯口的爸爸,我伸开双臂拥抱了他,“你近来好吗?”

 

我一向喜欢爸爸多过妈妈,他总是支持我,不爱管我的事,不像妈妈,老是念叨我。

 

“你知道的,老样子,”爸爸朝一个方向努了努嘴,作出同情的表情,同时递给我一杯橙汁颜色的鸡尾酒,“你妈妈想帮你跟一个刚解除婚约的男人牵线。”

 

果然,妈妈看到了我,她朝我走来,“来,巴基,那是我跟你说的史蒂夫,你过去认识一下。”

 

背对着我站在飘窗前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他穿着墨绿色毛衣,宽肩窄腰,大腿结实,臀部挺翘(没错,从中学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的我看到男性一定会观察他的臀部),一头金发。

 

“史蒂夫!”妈妈开口叫他。

 

背影也太辣了吧!上帝啊,也许这次妈妈说对了?这就是我等待已久的完美情人?

 

噢,也许不是。

 

史蒂夫的五官很立体,金色的浓密的眉毛,湛蓝的眼珠,直挺的鼻子,我几乎要动心了。可是——他的墨绿色毛衣上居然是一只拉着圣诞礼物的驯鹿!会不会太幼稚了?他看到我的表情是呆呆的,甚至没有一个笑容,这是不是传说中的高IQ低EQ?

 

“史蒂夫,你记得巴基吧?他小时候曾在你家后花园裸着身子疯跑呢!”天啊,妈妈还能不能再说些什么,让这个糟糕的相识更惨一点?

 

“嗨。”我勉强笑笑,夹着香烟的那只手挥了挥,跟他打了个招呼。希望他能理解为尴尬,而不是对他的不喜欢,虽然现在确实是后者。

 

“你好。”

 

“安娜!快来看看这卤汁,需不需要再调下味?”黛比阿姨远远地问我妈。

 

“不用了黛比!再搅拌搅拌就好了”妈妈回答,黛比阿姨跟她使眼色,真是糟糕的眼神,妈妈读懂了,“啊,黛比,那卤汁还差点香料——你们慢慢聊。”

 

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站在那儿面对这一切了。

 

“你会留在父母家过新年吗?”我开口了,总得说些什么吧?

 

“我会的,你呢?”

 

“不不,”我摇头,“昨晚我在伦敦参加party,喝太多了,今天来这里就是一种折磨,其实我更想把头闷在马桶里吐上一场——”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谁会在“相亲对象”面前说这些呀?哪怕这个对象你不喜欢。

 

果然,史蒂夫皱了皱他那浓密的眉毛。

 

“哈哈,”我试图挽回场面,“我的新年愿望就是戒烟、少喝酒。”

 

啊!我看着自己一手夹着香烟,一手端着酒,我怎么能这么蠢?也许这才是我长相尚可却找不到伴侣的原因,不是胖,也不是年纪大了,而是蠢!

 

“哈,还有记得一定要说到做到。”

 

我尴尬地笑了笑,这下是真尴尬了!我看到史蒂夫不耐烦的眼神,恨不得钻到地洞里去,他说,“抱歉,我得去跟父母说几句话。”

 

我一个人站在飘窗边,看着窗外洋洋洒洒的大雪,一口喝光了鸡尾酒,又狠狠吸了一口烟,这感觉才好了一点。

 

客人到齐,正式开餐了,因着客人众多,妈妈弄成了自助餐的形式,大家可以端着餐盘拿自己喜欢的菜,同时和亲朋聊天。我端着盘子,盛了一些餐桌上的咖喱火鸡。

 

“妈妈,我跟你说过了,我不需要你给我介绍约会对象,”耳边传来史蒂夫的声音,我抬头看见他和他母亲站在我前面,背对着我,“尤其是一些不懂穿着,说话还不经过大脑的男人——”

 

我愣住了,来自相亲对象毫不留情的负面评价如同一把尖刀穿过我的胸膛,瞬间夺走了我的呼吸,我无意识地放下舀菜的不锈钢大勺子,勺子在碰到餐具的时候发出清亮的响声,史蒂夫和他妈妈回头看到了我!我的表情一定僵硬极了!

 

只好假装没听到,这是挽回我尊严的唯一方法,我端起盘子跟他们示意,“哈,咖喱火鸡是我的最爱。”

 

然后若无其事的走开。

 

还有比这更想让人骂街的新年吗?

 

当天我就驱车回了伦敦。

 

史蒂夫带着嘲讽的话语像是一头冷水从我头上浇下来,直叫我全身冰凉,头脑清醒。可是难道口出恶言的史蒂夫·罗杰斯又是个好人吗?呵,看来也是徒有其表,你是个大帅哥、大律师又怎么样?难怪你的未婚夫会跟你解除婚约!我真讨厌这个人,他让我对自己的感觉糟透了!

 

我回到公寓,开了一瓶红酒,打开收音机倒在沙发上,这是我的习惯,偏电台今天跟我开玩笑似的,放了《孤身一人》这首歌。

 

年少轻狂时,我不需要任何人

做爱只为欢愉,璀璨日子已过去

孑然一身时,寻遍旧日友人

电话响了又响,唯有影子随形

一时形影单只,一世形影单只

……

 

不!我意识到再这样一事无成、酗烟酗酒下去,我到了80岁仍会孤身一身、形影单只,死了以后无人发现,最终被养的狗吃掉自己的尸体!

 

我决心改变,立下新的新年愿望——改变自己,告别单身! 


很好,就从写日记——记录下这一切开始吧!我翻出了一个新的笔记本,在首页写下:巴基·巴恩斯的日记。


-TBC-

《BJ单身日记》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看过原电影的童鞋应该能猜到剧情走向,没看过的也没关系,后面情节会慢慢展开。

谢谢捧场,爱你们,谢谢喜欢和留言~

评论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