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柯王子】从前有个大魔王

一襟袍泽:

后来他胜利了。


一发完。ooc预警!




01




小王子嫁到雪国的时候正值难得的夏天。


道路两旁剩着春天没化的积雪,这一坨那一簇,粘着守卫军靴子上的泥,在太阳光下闪闪发亮。


小王子瞥了一眼,在车后座里撅起了嘴。坐在一旁的柯蒂斯心想,到底是正规王室里养出来的,娇气中不失高贵,纵惯里不乏优雅,可谓翩翩公子如玉佳人——


操他妈的。小王子骂。


柯蒂斯打嗓子眼里闷咳一声。


小王子挤着眼睛毫不顾忌的审视坐在他旁边的人。毛线帽,大胡子,黑色大衣,双手放在膝盖上,戴着蠢爆的黑手套。


你们结婚都这么敷衍的吗?小王子问。


这只是次以联姻为幌子的人质押解,他的父亲没有告诉他吗?他穿的这么好看,脸上也干干净净,一看就是认真梳洗过的,难不成他是认真的?他真想嫁给我?天啊,他的眼睛真大,写满了无辜。虽然他是人质,但我是不打算伤他的心的。


外交还要走个形式呢。小王子说,不看柯蒂斯了,把眼珠子转到窗外边,又撅起了嘴。


我该安慰他吧,我该怎么做?把手搭到他的肩膀上?


你不要多想,我们雪国人向来——


粗鄙的人都有种奇怪的自信。小王子说。


柯蒂斯悬在半空的手就跟外边的山似的冻住了。




车子一路开,入目都是雪山皑皑。路过某个空旷的地方,小王子眼里一亮。


柯蒂斯顺着他目光看过去,看见一片红色连亘。


是曼珠沙华。他说。


那种彼岸花?小王子说的第一句不带刺儿的话。


是啊!柯蒂斯逮着机会迎难而上。


现在的雪国是起义军从老君主手里夺过来的,为了纪念那些死去的士兵,我们把他们的尸体埋在城市的周围,夏天的时候,墓地里就开这种花,成片成片的,跟坟上冒血似的。


小王子盯着柯蒂斯的大胡子瑟瑟发抖。


纪念烈士,倒也不枉这样炽烈的花选择了你们这片冰天雪地。


嗯?不,我们拿他用药。止疼化痰,还挺管用。你来了,要冻感冒,嗓子难受了就可以管艾莎要这个。


小王子挤着眼看他,表情说,你别再是个傻子吧。


车子驶进城区,车外一阵哄闹,雪国人民无比热情,看不见车里的人也都在奋力挥手振臂。


雪国夏天很短,它们落得也快。车里的人一袭黑衣,大胡子邋邋遢遢,抬起食指,表情阴郁,所以你需要的话,我可以现给你薅哦。


小王子鸡皮疙瘩霎时起遍全身。


太可怕了!谁他妈需要你去坟头薅草!你个大魔王就不要在这里卖萌了好吗?来人啊!快带我走!




02




小王子发现,姓埃弗雷特的除了在着装上不走形式,其他都要走一走,还走的无比认真。


下了车直奔教堂,拉着他就要宣誓。


你愿意……


愿意!牧师还没说完,柯蒂斯就吼了一声。


牧师愣愣的和小王子对视,不知道这誓词该不该念。


那这位……


小王子盯着他。抬起没被牵的右手。我他妈还能说什么?


没遇着过结个婚这么横的,牧师委屈,但牧师不说。他让新郎和新郎交换戒指。


柯蒂斯傻了,他没准备啊。转头一望小王子,正一脸失措无辜的看着他。


这眼神一下给柯蒂斯看化了。能不满足吗?不能!


从大衣里掏出支钢笔,抓过小王子的手端在眼前,在无名指的第三根指节上画了条线。


小王子第一反应是把手拽回来,攥得紧,没成功。想骂,看见柯蒂斯突然抬起头跟他四目相对了一下。


倒也不是对视,小王子心下疑惑,像是柯蒂斯在观察他的眼睛。


然后就看见自己的手指上多了一个青蓝色的图案。钻石形状的边框,里面画了三道波浪水纹。笔画简单但是画在手指那块狭窄的地方,就显得古老神秘,像个图腾。


柯蒂斯的手指叠在他的手指下,指腹温暖有力。小王子突然发现,除了母亲没人这样温柔的牵过他的手。


柯蒂斯画完,满意的直起身,把自己的手递上去。


小王子慢吞吞的接过来,往那上边随意画了个圈儿。画的太快,圈头和圈尾错了位,像小孩子的恶作剧。


柯蒂斯抬起手看,咧开大胡子笑了笑。


小王子脸就红了。




晚上的宴会是私人的,来的都是柯蒂斯的亲信,故对联姻内情心知肚明。小王子露个面就一个人跑到了寝宫,把手指放在水龙头下哗哗的冲。


没反应,又按了拇指在上面揉搓,白嫩的皮肤上泛起一片红,那图案还是完完整整殷都没殷。


小王子气的要哭。




晚上快睡着时候,被子被人掀开了。


小王子在床上一个激灵,卷着被子滚到了床那边。


你干嘛?


柯蒂斯一脸无辜,睡觉啊。


谁他妈要和你睡觉!


这屋就一张床。


小王子盯着柯蒂斯的胡子老半天,心里盘算在这跟他打起来自己有多大胜算,人质弑君会叛多大的罪。


柯蒂斯把手扶上了床头柜。小王子定睛一看,那人握的不是别的,正是一把黑黝黝油亮亮的斧头!


柯蒂斯睡觉有个习惯,一定要把斧头放身边。他本想拿了就去睡沙发,还没动身,只听见床上人瑟瑟发抖。


我走,我走。


柯蒂斯说,他们不让你走。放我身边就是为了时刻监视你。后半句他没说,但小王子懂。


小王子咬了下唇,眼里闪了泪光。


我睡,我睡。




小王子睡不着。


被柯蒂斯握过的那只手还发热。


大概是洗手的时候搓的太用力了,他想。


柯蒂斯在他眼前浅浅的打呼,眉毛和眼睛离了老远,胡子中间的嘴巴咧了一条缝。


不是说打仗的人睡觉都浅,这个怎么跟个乡下老汉似的。一国之君,顶了项大脏帽,邋里邋遢,板着个脸,哪有个新皇的样子。


什么玩意做的?小王子想。戳了戳柯蒂斯的大胡子。


柯蒂斯蹭的睁开了眼,蓝色的眼睛在黑暗里一闪,旋即又灭掉。柯蒂斯深深吐出一口气,抹一把脸,莫名其妙的俯眼看杰克。


我当谁呢,吓我一大跳。


杰克还保持着戳他的手势,咬着下嘴唇,眼睛鬼鬼祟祟又灵动好奇的往上抬着,睫毛守卫似的密密围了一圈。


柯蒂斯就着看他的姿势咽了口唾沫。


那个戒指,为什么擦不掉?


杰克的声音在幽暗里软的不得了。


那是雪国一种特殊植物的汁液。


对不起啊。杰克低头说。


嗯?柯蒂斯心里痒痒。


小王子:我给你画那个太丑了。


柯蒂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王子:???


柯蒂斯:不是,我是说,没啥,我还挺喜欢的。


半晌,杰克抓过柯蒂斯的手,给他套上个细细的圈,刚好盖住那条玩笑的线。


他是准备了戒指的。基立波那边安排好了一切。他知道会有这么一出,故意拿了个廉价简陋的银环,想以此给柯蒂斯一个下马威。


谁想他更绝,连准备都没准备。


小王子心里气,教养又告诉他自己错了。盯着那手指老半天,才赌气一甩,背了身睡觉去。




片刻,柯蒂斯反应过来后,一个人在床那边冒起了烟。




03




埃德加,我问你,埃弗雷特不喜欢吃鸡蛋,这事是不是真的?


埃德加被吩咐过,基立波的小殿下鬼头的很,要是想从你这打探消息,一个字儿都别告诉他。


埃德加虎啊,怕招不住。比他聪明不了哪去的卷毛给他了个建议。


是真的就说是假的,假的就说是真的。这叫以假乱真混淆视听。


埃德加煞有其事的点头,表示精辟,精辟。


所以当小王子坐沙发上抬眼叫住他的时候,他一点没在怕的。


假的。埃德加说。心道科特现在见到蛋白质就想吐,这么重要的军情我会告诉你?


那,埃弗雷特喜欢玫瑰花,是不是真的?


埃德加皱皱眉,雪国没有玫瑰花,柯蒂斯上哪喜欢去?


真的真的。埃德加说。


杰克急了,啪把书一合,从沙发上跳起来。


那传闻埃弗雷特曾经十七年没洗澡,这事真的假的?!


埃德加心里大罕,怎么可能!脱口就喊,假的假的!


埃德加看小王子表情不对,嘴唇紧抿眼角带泪,觉得事有蹊跷,转身就跑。




第二天,小王子把柯蒂斯的黑呢大衣和毛线帽通通扔进了壁炉里。




-




雪国人民民风淳朴。


知书达理善解人意。


在柯蒂斯把杰克领回来的第一天,就露出了老母亲般的笑容。


我们家老柯还是有审美的。


每次柯蒂斯无意开早会时候,也露出了老母亲般的笑容。


我们家老糙开窍了开窍了。


民间流传着起义军首领和王子的传说,传的缠绵悱恻催人泪下,版本许多,什么首领早就认识王子,默默奋斗最终称王抱得美人归,什么摆脱世俗的阻碍历尽千难险阻也要在一起。


结局倒是只有一个,就是二人情意相通终成眷属。毕竟这现世正美,民间美,自然以为皇宫里更美。


然而他们的钢铁糙汉柯蒂斯先生至今连小王子的嘴都没亲到。


小王子每天都在不高兴,嘴角往下掉着,沉静的眼尾一抹红。




埃德加想这不行啊。这进度堪比当年起义了,一帮散兵游勇偏偏要拿刀叉斧戟对抗御林军的枪铳火炮。虽然也赢了,但怕是要把科特憋坏。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埃德加在柯蒂斯外出的时候做起了侦探,誓要发掘出小王子的秘密来,让科特有机可乘,不对,让科特对症下药。




小王子喜欢玫瑰花。


玫瑰花是什么花?


我也不知道,红色的,一层一层的。


收到。




当天晚上,小王子进房间的时候一片黑暗,床头燃了两根蜡烛,虚虚晃晃的摇晃。墙上打了一个黑沉沉的巨大影子,圆头顶,宽身板,在黑暗里蛰伏着。


小王子瑟瑟发抖。


走进了才看见是柯蒂斯。


他手上拿了株花,红艳艳血淋淋,张牙舞爪的勾着瓣子。


小王子倒吸一口气。




曼珠沙华,地狱之花,墓地宠儿。这是留不了他了的意思?




小王子心下悲愤的想,只道你平时板着脸是不善言辞,没想到你的心地也这么阴沉!


太狠了柯蒂斯,我不过烧了你一顶毛线帽。小王子睁大眼睛委屈说。


柯蒂斯听他不叫自己埃弗雷特,开开心心搂过小王子睡觉了。


小王子害怕了一夜,愣是没敢闭眼睛。




04




你要敢穿那身去夏伊洛,我就从城墙上跳下去信不信?


柯蒂斯无奈,换了件三件套,梳了大背头,胡子也刮得齐整了许多。人高马大往那一站,英俊逼人。


小王子把他的领结摆正,嘟着嘴说,人模人样的。


柯蒂斯偷偷搂了小王子腰一把,怎么说也是你合法丈夫。


柯蒂斯故意把合法俩字咬重,想说个俏皮话逗逗小王子。


小王子却不开心了,挣出来就走。




一开始柯蒂斯以为,小王子好面子,想光鲜的回去,也算在这帮民众面前体体面面。没想夏伊洛不像雪国, 他们都知道小王子是干嘛去的。


踏着红毯一路往台阶上走,周围人的碎语一句句跟散弹枪一样,朝小王子射过来。


懦夫。


基立波不需要你这样的王子。


宁肯打仗也不去卖身。


语言越来越粗俗,甚至不堪入耳了。


他的小瓷娃娃怎么能忍得了?柯蒂斯低头看杰克。


只看他眼眶用力睁着,大眼睛飞快的忽闪一下,嘴唇往里抿。再往下看,拳头都握成了白色。还在挺直了腰板,大步往前迈着。


柯蒂斯愣住,距离就拉开了,杰克仿佛忘了他的存在,还在闷头往前走。


柯蒂斯只觉得心疼坏了,三两步跟上,一把攥住了杰克的手。


写好的演讲稿在话筒下摆着。柯蒂斯看一眼,皱着眉抬起头,没有按那上面写的念。




人民不该祈盼战争。


第一句话就让喧闹的人止了沸,所有人齐齐仰头,看向这个贫民窟里走出来的君王。


小王子也抬起头,疑惑他没按说好的发言,也惊讶他语气里的沉稳坚定。


雪国无意与贵国为敌。贵国将你们最珍贵的礼物送给了我们,我们已经不胜感激。


如果你们担心雪国恶劣的环境,会怠慢了你们珍贵的王子,甚至做出玷污他人格的事情。那我,柯蒂斯埃弗雷特,向你们保证,我绝不会。




我会将他待他如珍宝,视如神灵供奉,以我全心全意尽一个爱人,一个使者的全部职责。


希望诸位明白,我同意和贵国联姻,除了是真的喜欢杰克本杰明,再找不到第二个原因了。




05




小王子不相信。


回去之后他不愿意理柯蒂斯,更加的沉默寡言。绿色的眸子像颗宝石,剔透的壳子里时常泛着冷冽的水波。


柯蒂斯偷偷翻小王子的本子,有一页打得特别开,不用翻就到了。可见它的主人眷顾了它多少次,宠到书本都有了记忆。


干了的花瓣形状恣意旁逸斜出,如火在纸上跳跃,暗红的颜色像生命,也像爱情。


柯蒂斯抚过书页,知道小王子不是不相信,只是害怕相信。




即将离开的那天晚上柯蒂斯从背后搂住了杰克。


杰克没躲。


温软的手指在柯蒂斯的手背上游走,一下一下,眷恋温存。


戒指带久了,那根手指就会变细。杰克说。


为什么?柯蒂斯在身后问。


因为爱总是折煞生命。


柯蒂斯笑了。因为血液循环不顺畅。


嘁。小王子撅起了嘴。


你为什么不摘?这破玩意夏伊洛路边一刀能买仨。


我还挺喜欢的。柯蒂斯说。




之后的几日,小王子经常仰面躺在床上,把五指摊开,高高的举到头顶。


青蓝色在白皙的指节上盘踞。


这戒指是假的,抑制不了什么混账的血液循环。可小王子还是仔仔细细的看,然后问。


细了吗?


细了。


你瞧,还是我对了,科特。




科特。他没这样叫过他,只觉这音节清脆好听的紧,像子弹上膛的声音。




-




柯蒂斯失联了。


夏天早就过去,雪国边境只剩了银衣素袍,山脉连亘。地平线尽头有一团雾霭。小王子认得那地方,是一片墓地。


小王子的手指枯槁的快要攥不紧缰绳。解了一只驯鹿,顶着风雪一个人上了山。


蹄印错乱,大体却直奔着一个方向,柯蒂斯的战场。


一个尸体一个尸体的翻,一个山洞一个山洞的寻,小王子白嫩的手指破出了血,热化一颗雪花,又被新的冰片盖住。风把他的头发吹乱,睫毛上沾了冰渣,鼻头红红的,像刚哭过的人。




山洞的光线被一个纤长的身影挡住,柯蒂斯警惕疑惑的看过去,只看到一个影子。


下一秒那影子就铺了过来,裹狭着满袖的风雪,栽进他的怀里。


小王子不出声,脸埋在柯蒂斯的肩膀上一动不动。


柯蒂斯一手搂过他后背,一手在那头被冰雪吹冷的头发,闷声说。


不哭了。




柯蒂斯把大衣披在小王子身上,转身要走。


你去哪?小王子的声音被眼泪黏在了一起,稠稠的。


找些干柴。乖乖等我好不好?


恩。小王子肿着眼睛应。


柯蒂斯转过肩膀。


科特!


柯蒂斯楞了一下,回头问,你叫我什么?


小王子的声音软了。柯蒂斯。


不对。


大魔王。


也不对。柯蒂斯笑的很有耐心。


科特。


乖。




小王子坐在柯蒂斯怀里烤火。柯蒂斯攥着他的手,宽阔的身子刚好把他整个圈住。


火光把小王子的脸照成奶黄色,空气里飘着干柴的土味。


柯蒂斯把脸埋在小王子的脖颈。


你身上怎么这么香?


小王子皱了皱鼻子。不知道,玫瑰精油吧。


柯蒂斯想了想,边回忆边说,原来。


小王子笑了。知道他说的是送错花的事。


他转过头看柯蒂斯。那你猜猜真玫瑰花是什么颜色?舌尖在下唇上虚晃一过,把唇瓣勾进嘴里咬住,在慢慢放出来。水渍在火光里亮晶晶。


该死的,打完这仗,雪地里我也让他开出玫瑰花来。


柯蒂斯说着,大胡子侵上来,吻上那两瓣玫瑰色的嘴唇。




-




传说什么都假,但总有一些百闻不厌。什么王子战胜恶龙,救出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什么将军鏖战终捷,佳人在怀史册留名。


怎么偏偏我就栽这个大魔王怀里了。小王子噘嘴说。


柯蒂斯亲他一口,大胡子在脸上扎出红印。


嘻嘻。


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评论

热度(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