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如何将基佬掰的和单杠一样直(S2E05)

包的甜让桃总鸡儿梆硬:

吐槽君好,分享一下自己的经历,希望大家都能找到真爱。


基佬就叫M吧,是我表哥的小叔子,已经出柜的A,颜值身材都还可以,工作律师,有房有车,我给个五分吧,勉勉强强能配得上我。


刚开始其实对他无感,甚至有点讨厌。因为个人工作我对药物比较敏感,甚至是厌恶。家里人八卦的时候说M是个瘾君子,我是一向看不起这种人的。虽然没有见面,但是一直印象都不太好,觉得他大概就是那种身体被掏空的肾虚男。


后来表哥结婚的时候有了二胎,我去他家看宝宝的时候和M进行了第一次会面。


一进他家门就有个小伙子像个哈士奇一样和我打招呼,还以为是我的粉丝,结果我哥说这就是M。


???


你仿佛在逗我笑,胸肌这么大,膀子这么粗,长得还挺帅,怎么可能是M那个瘾君子。


“表弟你好啊,哇终于见到真人了,很不错的嘛。”一拳差点捶死我。


谁TM你表弟,什么叫很不错,是TM酷毙了好吗,果然嗑药磕的脑子不太灵光。


“哼。”


确实是一次不太愉快的交谈,不过无所谓,又不是天天碰面,这种亲戚觉得好就聊两句,不喜欢怼两下呗。


结果该死的我表哥和他老公两个人结了婚以后就和疯了一样各种家庭聚会,其实怎么看怎么觉得像那种世纪X缘网办的群X派对,我们家一堆未婚男女,他们家一堆,这难道真的不是强制配种吗?


我本人是体育圈的,还算有点名气吧,奥运冠军而已,年轻人里知道我的挺多的,难免每次聚会都成为焦点,姑娘们都是我的迷妹,未成年接受过爱国主义教育的都知道我TM的是美国之光,讨人喜欢实在没办法。


虽然是O但是实在不想每次都被他们家姐姐妹妹拉去聊八卦,织毛衣,所以干脆直接说自己是A避免麻烦,一般都是和A们一起玩。


然后每次都能碰到M,Fxxk。


看见他那个死样子心里就麻烦,对我爱理不理的,我大发慈悲和他说两句又要怼,这怎么行!我决定给他点颜色看看。


反正我现在装A,无所畏惧,既然他是个基佬,吓吓他好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说我拿了金牌以后十分开心,所以在私密地带纹了一个超级man的纹身,当时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热对着M就把裤子脱了,可能想说哥哥的又大又粗快来食?我忘了,反正M立刻就露出那种菊花一紧的表情。


我脸上挂着邪恶的微笑下了泳池游了好几圈,愉悦。


结果愉悦了没几天不知道哪个傻逼把我们体操队内部撕逼拍了下来传到网上,一群键盘侠跑到我推特下骂我,忍住了回骂的冲动,一直刷评论,自诩心理比较强大,但是身边的玻璃制品基本都被我摔了,突然间看见M的评论,他只说了什么相信我之类的具体我忘了,反正没有插刀。


其实M人还是不错的,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就变好了,然后去怼了他两下。


事件很快就平息了下去,我和M因为工作都开始忙起来,大多数时候私信较量。伤病的折磨让我开始考虑是否放弃我钟爱的事业,那段时间挺消沉的,家里人一直就不支持我练体操,但是看着我的成绩也不再多管。这次旧病复发医生说再训练的话面临残疾的危险,我爸反过来责怪说我糟蹋自己身体,又开始数落我说什么练体操学也没有好好上,Omega婚前培训也一直拖着不去,不找对象不结婚,跟别的亲戚孩子比起来简直一无是处。


呵呵,我都快三十了,不是十几岁的青少年,懒得吵架。拿起手机刷推,全程躺在病床上一个大写的冷漠。


私信图标上有小红点,我点开一看,M又TM给我分享阿拉斯加撕家的搞笑视频。


“不想看你光屁股满屋乱跑的视频,谢谢。”


“你TM才满屋乱跑,周六BBQ来么,却斯说他钓了好多鱼。”


“你怎么知道我表弟去干吗了,不该碰男人的不要碰知道吗!”


“我只是去警局碰见了,,,周六来不来???”


“不去,在做治疗,不能吃海鲜。”


“结扎了?”


“。。。。。”


“可怜哦这位小宝贝。”


“我可能要退役了。”


“伤病?”


“嗯。”


“那还是退下来比较好,你还可以做教练啊,也挺好的吧。”


“是。”


“emmmmmm,其实周六晚上有一个大/麻派对,要不要试一试,,,很爽的。”


“滚!!!!”


刚想放下手机耳朵就被老爸揪起来。


“我跟你说话你不听就算了,还抱个手机笑,我叫你笑!”


都怪M这个臭傻逼,我被我爸捶了一顿。


退役以后的生活闲了下来,导致表哥经常喊我帮他带孩子。


其实我是超级喜欢小孩的,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我调到了少年队,每天在推特开始疯狂晒娃吸娃。结果M这个戏精也TM跟中了毒一样,给我外甥穿女装各种乱拍,搞得自己跟LIAN童PI一样。我和表哥说了一下,表哥说老二不知道为什么对女装特别狂热,M就是个傻的,不用在意。


估计就是闲的,实在不行你把他送过来练体操吧,累累他他就不想穿什么衣服的事了,我和表哥说。


表哥表示还没考虑这个问题,但是明天下午他要上课我得帮他带孩子。


完全O几把K!


一大早我就去超市买了一大堆好吃准备迎接外甥,没想到是M把他带过来的。


结果上来就问我为什么要装A,一脸我被你伤害欺骗的表情,但是看起来就像个吐舌头的哈士奇。


我怼了他两句就专心带娃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吧,一个基佬知道我是O难道还能日我不成?


晚上M过来接娃的时候喊我去吃饭,反正没有约会,我就坐着他的小破车走了。


重新认识了一下以AO的身份一起相处还是头一遭,之前披着A的皮,两个人乱讲骚话下流话垃圾话,现在掉马竟然感觉到一丝丝羞耻。


我把脸贴在车窗上,有点热。


“嘿,别睡了,天天吃了睡睡了吃。”M捅了捅我。


好无力,我和这种傻逼脸红个什么鬼。


M带我去了一个环境优雅的高档餐厅,里面客人不多,我们选了个角落入座。


“今天为什么突然叫我来吃饭。”


“恩,,,,”M挠了挠头。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装A,但是你肯定有自己的苦衷”


“我不——”


“我以前没想到,你居然是O”


“闭嘴。”


“我觉得我们还是会成为好朋——唔。”


平时怎么话没有这么多,好烦,把他的嘴堵住好了。


突然间全场欢呼!吓得我赶紧松开M的嘴,两个人皆是一脸蒙逼。


“尊敬的顾客,恭喜你们成为第100对在本餐厅接吻成功的情侣。”


“我们不是——”
“四季酒店总统套房燃情一夜,包含酒水,香薰SPA服务,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夜晚。”服务生甩给我们两张房卡就走了。


“耶!我还没住过总统套房!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抽大/麻了!”


这位哈士奇,关注点错了吧。


作为M的铲屎官我吃完饭就直接被脱缰的他拉到了四季火速开房。


你确定这是总统套房不是洗头房?粉红色也太下流了吧?


M直接把包打开,拿出水烟刷刷刷拼好。


“我,我不吸啊我可和你说。”


“我知道,但是你也不能干看着啊,我给你弄点普通水烟。”


“哦。”我走过去摆弄水烟。


“洗澡。”M拦住我。


“洗澡干嘛?抽个烟而已。”


“尊重一下总统套房好吗?”


我生无可恋的抓着水烟看M躺在我旁边吞云吐雾,表情迷幻。


“这玩意真有那么好抽?”水烟都受不了的我抓起一瓶威士忌喝了起来。


“酒有这么好喝?”他喷了一口烟在我脸上。


我可能真的喝多了,直接喝了一大口酒喂到了M的嘴里。


最后的印象是我抓过大/麻烟狠狠地抽了两口扒掉了M的浴袍。


一阵尿意迫使我睁开了眼,M一只手搭在我胸前趴在旁边睡觉。


居然和哈士奇,,,果然配种了。


我把M的手拿开想要翻身下床,结果下半身使不上劲。


“别睡了,你TM快醒醒。”我摇了摇M。


“干嘛,啊!!!!!!你居然日了我?”M立即爬起来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


“。。。。”M真的不是一只会说人话的哈士奇吗?


我一把拉过M的手往我后面捅。


“自己感受。”后面黏糊糊的难受死了,想上厕所。


“卧槽我怎么可能对着Omega硬的起来这不科学!”


“M先生。”


“恩?”


“可以先把我抱到厕所吗?我被你日的起不来了。”


“哇,我还挺厉害的!”


“快点!”


“好好好。”M赶紧把我抱起来。


我们又在浴室里干了个爽。


不要仗着我是练体操的就随便掰啊大哥,我感觉我要被玩坏了,死基佬diao还挺大。


后来我们俩吃了个早饭就各回各家了,脑子里挺乱的,是得好好想一想。


周六的海鲜烧烤聚会我还是去了,然后和M在后院的跳马上,又,又,又,唉。


“方圆一公里内的野猫都被你俩的味道刺激的发情了。”却斯坐在墙边吃着面无表情地吃着烤鱼。


有没有告诉过你偷看长辈啪啪是要被捆在高低杠上拿彩带棒打屁股的呀。


我和M好像开始默认了这段关系,至于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也没说,让我有点失落。虽然吃饭,旅游,看电影情侣之间该干的都干过了,但是M就是没有任何表示,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缺乏安全感的人感觉真的仿佛只是和行走的哈士奇配种了。


表哥不知道和他老公又去哪里了,把我喊过来看家加看孩子,大外甥去看自己的男朋友了,M回LA了,一个人在纽约带娃真是寂寞如雪。


等陪着娃闹够了把他抱到楼上哄睡着,已经晚上九点了,我伸了个懒腰,打算下楼看会电视再睡觉。


结果听见楼下隐隐传来狗叫声,我心想这怎么还进小狗了,赶紧跑下去。


结果M一个人躺在地上身边围了一堆哈士奇幼崽嗷嗷乱叫。


忽略蜡烛玫瑰的话简直是大型作妖现场。


“娃在上面睡觉你不要把他吵醒了。”


“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M走到我面前,郑重的问道。


“睡都睡了,搞这些。”


“我知道你一直在等这一刻,我也是。”


勉强算你表白过关好了,傻狗。


 现在PO主已经和哈士奇订婚了,小哈士奇也在我肚子里两个月了。如果大家遇到真爱,别管直不直。


先日了他再说。


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一生生一窝



老麦:婆娘!来嘛来嘛!


兰斯:不生了!



评论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