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漫威大乱炖】霍格沃茨——新校史 (19)

噗噗:

40.浣熊

如果使爱人永不变心的方法是保证自己一直新鲜有趣,那么凛冬绝对做到了。

将人比作一本书的话,即便是史蒂夫,都永远不能完全看懂名为《詹姆斯·巴恩斯》的这一本,在他的身上融合了太多叫人难以理解的矛盾的特质。

他懒起来能整日窝在床上,甚至不下来给自己找口水喝;兴起时,又可以为了学习一个冷门的没什么用处的魔咒而几天不眠不休。他可以冲动得像只被砍到尾巴的龙,毫不留情的朝身边的任何人发泄自己的怒火,不给任何理由;冷静时,又像个孤独的作者,在万籁俱寂的黑夜里,绞尽脑汁的,勾画他所愿望的世事发展的线络。

他曾成熟的背负着如山的使命,坚定的独自前行,也会幼稚的同镜框上的雕塑吵嘴……似乎还吵不赢。

他有一流的说谎技巧,却总会在与人争辩的时候败下阵来……

“花脸猫。”仰着下巴立在镜框顶端的浣熊雕像,环抱着双臂声色尖锐的说。

“闭嘴!”凛冬不耐烦的吼了回去。

“你真的不打算脱掉你的黑衬衫,换上一件颜色鲜亮一点儿的吗?你看起来像只大头乌鸦。”貌似挖苦得还不够,浣熊又补充了一句,“花脸大头乌鸦。”

“我的头一点儿也不大!”突来的惊讶和气愤差点儿害得凛冬语死早的毛病发作,“我都不知道一只穿着橘红色工装服,用两只脚站立的浣熊怎么还能有脸评价别人的着装!”

浣熊彻底被惹恼了,它跳着脚——连带着与它黏在一起的落地镜框“咚咚”的砸着木质地板,“卑鄙的格兰芬多小子!道歉!必须立刻给我道歉!”

“卑鄙?”凛冬不屑的翻了个白眼,“那不是专属于斯莱特林的形容词吗?”

“学院偏见,亲爱的。”史蒂夫提醒道,“你已经是个教授了。”

凛冬猛的转过身来,“你就打算站在那里提醒我注意学院偏见吗?难道还要我开口求你?你知道我并不擅长这个,过来再给我个治愈咒或者美容咒,我不能顶着一脸抓痕去给学生们上课,我也是要面子的!”

“在你同罗根一路从禁林撕扯到格兰芬多塔楼的时候,你就该考虑到你的面子问题。”史蒂夫冷漠的说。

凛冬狡辩着,“那是你的猫,不是我……”

虽然这根本不是重点,然而……“你以为你可以一直隐瞒下去吗?泽维尔知道,罗根知道,而且你能保证在你每次变身的时候周围都没有一只幽灵一座雕塑?或许真相在下一期的校刊上就会被揭露。”

“不会的,我跟幽灵们有约定。”

史蒂夫没有进一步询问他约定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他从背后环抱住凛冬,单手抬起他的下巴,给他脸上基本已经愈合了的伤口多加了一道治愈咒,他的脸色依然接近苍白,粉嫩的伤痕凌乱的遍布其上,刺疼了史蒂夫的眼睛。

“暂时只能这样了,一会儿我去找班纳给你要点魔药再抹抹看。”史蒂夫说着放开了他。

就在刚刚,凛冬还以为自己会得到一个吻,而他揉着被掐得很痛的下巴,终于意识到,史蒂夫对他和罗根打架的行为有多么的生气,忽然间,他感觉胸闷气短,好像空气不够用了。

“说好的爱呢?”他小心试探的问,“还有剩吗?”

史蒂夫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生气之后就会不再爱他,詹姆斯·巴恩斯分明是个自信到有点儿自负的人,只除了在自己面前,他的不安总是来得莫名其妙。

“一直没有减少,未来也只会增多。”史蒂夫满心无奈的又将他拉回怀里,亲吻唇角,“拜托你,用心感受。”

不等他们将这个安慰的轻吻深入发展下去,被受冷落的浣熊雕像又不甘寂寞的插进话来,“肉麻死了,先生们,我的毛都要竖起来了!”

“你是一座雕像!你哪里来的毛?”凛冬一把推开史蒂夫,神情严肃的说,“认真的,史蒂夫·罗杰斯,你的郝奇帕奇古董,和我,这间房间里只能留一个。”

要知道,赋有原则是史蒂夫·罗杰斯广为人知的最主要的优秀品质之一。

于是,从这一天起,在郝奇帕奇的入口处——小树格鲁特的旁边,多了一座穿着橘红色工装服,用两只脚站立的浣熊雕像,它也像萌萌的格鲁特一样喜欢和路过的学生们打招呼,只是听起来并不那么友善。

“乌鸦要在你的脑袋上下蛋了,先生,你还不如剃个秃瓢。”“格鲁特!”

“衬衣扣子系错了,你是五岁的小娃娃吗,还是有巨怪的血统?”“格鲁特?”

“裙子可以再短一点儿,小姐,我还看不到你的屁股沟,话说,你是在过南半球的季节吗?”“格鲁特……”

终于,连素来好脾气的郝奇帕奇们都忍不住发出了怒吼,“到底是谁把这个多嘴多舌的雕像摆到这里来的?”

但至少,凛冬和格鲁特都对此表示非常满意。

41.家养小精灵

作为古老的纯血巫师家族的继承者,凛冬当然拥有自己的家养小精灵,在他不愿意顶着一张花脸去礼堂丢人现眼的时候,他忠心的仆人便会为他将早餐送到寝室里来。

“但你还是要去上课的。”史蒂夫严肃的提醒他。

“我知道!”凛冬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表示好走不送,“这是影响面积的问题,我可以跟课堂上的学生们当面解释——这是被你的猫抓的,但我不能把礼堂中所有的孩子都拎过来说一遍。”

“这是我听过的最悲惨的谎话了,就为了保住你迟早会失去的面子?”史蒂夫啼笑皆非的又在凛冬身边坐了下来。

“我绝不会放弃面子的!”凛冬坚定的握拳,接着疑惑的看了史蒂夫一眼,“你也不去礼堂了?”他顿了顿,“我很愿意同你一起早餐,亲爱的,但你得向我保证,绝对不跟凯普坦和阿斯特罗提要给他们新衣服!我可不想再损失一件袍子给阿斯特罗擦鼻涕和眼泪了。”

凯普坦和阿斯特罗正是凛冬最常带在身边的两只家养小精灵,它们同史蒂夫的关系,非常的一言难尽。

(凯普坦=captain 阿斯特罗=Astro=铁臂阿童木……不许吐槽我!)

阿斯特罗虽然常常被自己可能会被主人抛弃的假想吓得哇哇大哭,但他还是非常喜欢史蒂夫的,或许因为他是唯一一位会关心它更喜欢樱桃还是李子的巫师。

而凯普坦则认为劝说家养小精灵们争取更多权益的史蒂夫非常的邪恶,毕竟,它们生来的使命就是为主人服务,对他们来说,唯一需要争取的就是主人的信任,这也是最重要的。

魔法界并不像麻瓜社会那样主张平等,杜绝歧视,血脉所代表的阶级烙印在他们的灵魂里,违背它,便是违背自己存在的意义。

凛冬没办法向史蒂夫解释清楚这么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即便他已经是一位优秀的巫师了,可他的思想里,更多的还是麻瓜们制定的规矩,并非不好,只是不适用而已。

史蒂夫常常抱怨他在学生时代没有将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然而想想看,他都已经做到生生撕掉自己纯血家族的脸皮,同他一起,忽悠同学们加入他那不知所谓的“家养小精灵权益促进协会”了……

他已经表现得不能更明显了,难道不是吗?

42.改变

“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

看着窝在沙发里百无聊赖的玩着自己的手指头的瑞雯,泽维尔再一次感慨道。

瑞雯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部,“哼”了一声,一阵白光过后,她由十五六岁的女孩儿模样变成了一位前凸后翘的成熟女人。

泽维尔心情沉重的捂住了额头,“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别把你心情糟糕的原因算在我的头上。”瑞雯摇了摇手指,走过去面对着泽维尔趴在他的书桌上,“要我说,你只需要改变一下你的生活。”

“比如说?”泽维尔伸手帮她系上敞开到胸口处的纽扣,直到最上面的一颗。

“比如结婚。”瑞雯满眼狎昵,“你已经四十好几了,查尔斯,即便对象是埃里克,也到了你该把他娶回家的时候了。”

“不许打趣你的兄长们。”泽维尔弹了一下瑞雯的额头。

“梅林作证我不是开玩笑的,告诉我,至少你有邀请他来参加霍格沃茨的圣诞晚宴。”

泽维尔垂下头,羞愧的摸了摸鼻子。

“哦!你们可真是……梅林的胡子!”瑞雯彻底被他们打败了。

“埃里克不喜欢圣诞节……”

“他还不喜欢感恩节,复活节,元旦……有他喜欢的节日吗?或者我们可以创建一个‘反对庆祝日’来跟他一起庆祝。”

“呵呵,很有趣。”泽维尔白了她一眼。

“你不能一直纵容着他,按照他的节奏去进展你们的关系,你知道,他处理感情问题的能力简直糟糕透顶!”瑞雯认真而又真诚的说,“他需要推动,甚至是逼迫!”

“这些我都清楚……”泽维尔笑着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可我不能那么做。”

他不能,更不敢。

所有迫使埃里克付出感情的人,最终都令他失望了,而他最不想要的,就是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

“你知道吗?查尔斯……”瑞雯并不是第一次提出类似的注解,“你所有的不幸,都来自于你的温柔。”

你温柔的,不在你们相处时带给他任何一点儿压力,那么他又怎么知道,你是多么需要他呢?

评论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