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授翻】【stucky】致我所逝的记忆(冬兵和二战吧唧互穿)第一章 下

冥冥咩:

原文:AO3

上一章

随缘

————————————————

不知什么时候他再次陷入了睡眠,当Steve把他的手臂搭在自己宽阔的肩膀,半拖半抱的带他出了飞机,钻进汽车里时,Bucky醒了过来。他有点反抗,但基于他发出的声音都是些恼怒的咕哝而不是语句,他并不奇怪Steve直接忽视了他。他努力的好好看了眼飞机,被上面闪亮巨大的“Stark工业”震惊到了。

汽车是黑色的,以一种一眼就能看出很重要但却又故作平常的方式低调着。他惊讶于他和Steve被单独分配进了一辆车,队员们——他很确定Steve的朋友们事实上也是他的队员,他察觉出了某种战友情谊——当然是应该平均分配到两辆车里,但他们中剩下的人都朝另一辆车走去。

Steve以名字和司机打招呼——至少,Bucky希望“Happy”是这个人的名字——然后确认他们要去“大厦”。

Bucky挪离Steve的手臂,跌靠在座位的窗户旁,Steve并没有说些什么,就只是立刻靠得更近,把手放在Bucky的后背上。车子的内部很漂亮,如果不是皮革有点太繁重了,但Bucky对窗外的一切更感兴趣。

机场附近的区域全是树,沥青跑道干净而平整,Steve告诉他这是个私人地方,主要由Stark工业使用,而商务机场则是完全不同程度的大,汽车驶过宽广的道路,道路上修建着道路,遇到过几次红绿灯,进行了几次惊险的转弯,似乎要保持激动的氛围。

Bucky时而清醒时而迷糊,他的身体想要他休息,但他仍坚持在把他和外界世界隔离的棉花般的软墙中保持清醒。未来的纽约城迎接他的景象是半数的视野都是金属巨人从灰色雾霭中挺立,车流奔驰,汽车前灯述说着神秘,图像闪烁,单词在半空中眨眼,灰色的水泥皮肤,如同居住着沉睡的机器般的弥漫着嗡鸣,豪华座椅和Steve的手掌处传来阵阵热意,缓慢的减轻了他身体的疼痛。

如梦幻般的来到这个世界让外界的一切都显得奇异的容易令人接受,部分的他还记得,或者说永远都不会忘记,尽管他努力去遗忘,当他被九头蛇在身上做实验时所见到的东西,他的内心深处仍埋藏着深切的或许永远都不会消失的恐惧,害怕他们可能会再次抓住他,或者他一直陷在梦境当中,但那些梦境从来都不像是梦境,因为他们当然会想让他以为那是真的,只是最后总是证明所有的都是虚妄。所以这倒体现了如果一切真的像是做梦的话,要么这真是一个梦,要么这至少不是九头蛇的把戏,这样就好。

有时候他想他应该告诉Steve的,曾有一段时间他会毫不犹豫,当Steve知道他所有的噩梦内外,知道Bucky在夜晚所见的每一道阴影时。

但Steve有足够多的需要考虑的事情,而且总有可能他会认为Bucky受损过多,他会把他送回家,让他不会伤害到别人,或者,更可能的是,为了保护他。而Bucky不会先于Steve离开战场的,他不会。

而且,疑虑总是存在,九头蛇对他做的最可恶的事,就是让他总是怀疑他是否还在那里,在那张桌子上,而自那之后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美丽的虚幻,他们是否在监听从他嘴里说出的每一句话,事实上不是Steve在和他说话,而是某个九头蛇的科学家。在他发现他们在玩弄人的大脑有多擅长之前,他将可以用来对抗自己的武器拱手相让。当他保持繁忙活跃,和人们进行交谈时,被怀疑扼噎纠缠的感觉就会更少 ,但另一方面,现在的他对沉默既爱又恨。

所以他对抗九头蛇,不管他们是什么,只是因为他们是九头蛇,敌人从不消失,他们自己也这么说——总会有另一个头。他不认为Steve意识到了这点。好吧,他的Steve,或许更年长的Steve知道,他有那种神色。

Bucky无法忘记他们做过什么,他不能停止战斗,因为战斗仿佛是他的所有,他不能告诉Steve他头脑中的东西,就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以防万一,九头蛇在他大脑里留下了什么,但他可以同他并肩作战,战斗并希望当他倒下时,能连带恶魔随之灭亡。

好吧,如果这就是未来,似乎他已经做到了。

“我们到了,Buck,”Steve轻声说道,Bucky睁开了眼睛,他并没有意识到在什么时候他睡了过去。他看了眼Steve,以防他还想要抱他,然后依靠自己的力量蹒跚的钻了出去。

“哇。”他倒吸了口气,往上看去,再往上。

“果然是大厦。”他恍惚的想到,每次来到城市里他都会看到摩天大楼,钢筋铁骨直插云霄,所以看见现在它们的数量增加了这么多并不足以使他有多惊奇,但这仍然很壮观。

他360°转了个身,Steve没有催促他,只是安静的向他们的司机道了谢,挥手告别汽车。外面现在并没有多少人,他看了看天空,意识到现在才是早上。但道路上已经有很多汽车了,以及自行车、公交车。他不确定这些道路是怎么塞下这么多的车的,更不用提它们在哪儿停。没有谁多看他们一眼。

他吸了吸气,“空气变差了。”

“是啊,”Steve说道,“今天还不是高峰日呢。”

Bucky再次看向大厦,微微皱了皱眉,“那个大‘A’是什么意思?”

“嗯,你知道,有时候你会被取个名字,然后那就跟着你了?”Steve露出他最闪亮的美国队长牌微笑,“发生了一些事……说来话长,以后再告诉你,你会喜欢的……然后,我们,你遇到的我的队友,现在被称为Avengers。这是复仇者大厦,但是明面上,它还是Stark大厦。”

“Stark,哈?”Bucky说,“看来Howard挺享福的。”

“的确,但这多数得归功于Tony,Howard起的头,但Tony……但他接管了整个联盟,所以也算不上多大成就。”

Bucky含笑的斜看了他一眼,“戳到痛处了?当你说了什么让你后悔的蠢话时就是这个表情。”

“是啊,最开始我和Tony相处的不是很好,但我们现在没事了。”Steve朝大厦扬了扬头,“你觉得怎么样?”

“不算糟,在我进一步观察之前先保留意见,需要从其他建筑物之间再看看。”他斜睇了眼Steve,“但我猜你不喜欢它。”

Steve嘴角抽动,咧嘴一笑,“越来越喜欢了。”

“别假装,Rogers,别忘了帝国大厦在建时是谁不得不成天听你几个小时的念叨。”

新鲜的空气——好吧,自由流动的空气,不管怎样——让他清醒了一点,但他的身体仍在提醒他在过去的十二小时内,他穿越了70年的时空,并且历经一堆水泥的洗礼。他再次深吸了口气, 在欧洲的森林里呆了数个月后,他爱上了每一丝尾气、垃圾和尘土混合的味道。然后他对Steve说道,“我准备好了进去。”

在见过那艘飞机后,大厅看起来就像是豪华酒店并不那么令人惊讶了。Bucky辨认出不显眼的站在战略位置的安保人员,他的眼神已历经磨炼。

基地没有教会他这个,和美国队长一起铲除九头蛇做到了。

一位穿着制服的漂亮女士坐在一张大桌子后,当Steve和她打招呼时——自然的称呼名字——她微微一笑,并友好的回应起来。她的目光看向Bucky,当Bucky朝她露出他招牌的“早上好”,仿照Steve一样不再称呼女士而只是微笑时,眼睛一下大睁。

“早上好,Barnes先生,”她回应道,但是当然啦,Stark一定提前告诉过他们了,“请上楼。”

“谢谢,”Steve带头走向电梯井,“事实上如果你有权限的话,有个私人入口可以让你完全绕过前台,我们通常走那边,但我想让你从前面看下它。”他示意了下前面的半打电梯门,其中一扇门在一声活泼的叮声中打开,走出一些人来,少数目光扫向Steve和Bucky,但多数人都直接忽视了他们,“哦,我本该早作解释的,大厦的多数部分是Stark工业的办公室和实验室,住宅区和与复仇者相关的内容在非常顶层,只有最后的两架电梯可以到达私人楼层。

“早上好,Rogers队长,Barnes中士。”当他们走进电梯时,一道冷淡的电子声音响起。

“嘿,JARVIS,”Steve说道,“请到我的楼层。”

“当然,Captain。”电梯门关闭,微弱的嗡嗡声响起,声音甚至比豪华飞机的发动机都轻,Bucky几乎感受不到他们在移动。

“Sir让我通知你队员们已经在公共客厅里集合,当你安顿好Barnes中士后,他们欢迎你的到来。”

“好的。”Steve歉意的看着Bucky。

“没事,”Bucky说道,“你最好的朋友才从过去穿越过来,当然你需要开个会,我猜这不是军事会议,除非在我们那个时代之后军队变得更加活跃了。”

  看着电梯的数字往上跳有种催眠的感觉,现在是两位数的楼层了,他之前就只去过摩天大楼两次,他确信那时每上一层楼需要花两倍的时间。

“我知道你等会儿会告诉我哪些是我需要知道的,别担心了,你会长皱纹的,我会安静的坐在你的公寓里等你回来,如果时间长的话,或许可以给我一本书或者是收音机什么的打发时间。”

当他看向Steve时,Steve情不自禁的朝他露出丝柔和的微笑,毫无例外的激起Bucky内心的一阵激颤,“我想我能做得更好,Buck。”

电梯柔和的叮鸣了下,然后打开,Bucky站了出去,他本以为会看见一条连着数个门口的走廊,但却发现他走进了……一间巨大的客厅?

“准确来说不是公寓,”Steve说道,“更像是我们都拥有自己的楼层。”

“卧槽,”Bucky吹了声口哨,“见鬼的你怎么会拥有这个?”

“Stark,”Steve说,似乎这解释了所有,“我尝试过向他支付租金,但他说他拥有这栋建筑,所以他可以决定谁可以住进来,而且他是专门为了我才建的这层楼,不是为了收益……额 ,他大概的确是为了我建的……但我至少让他同意了让我自己花钱买家具。”

在他说话时,Bucky来到了沙发旁,他盯着它,因为,在见过了那艘飞机和所有穿着制服的人员以及楼下前台的样子,他半以为会看到什么豪华时尚的东西,皮革或毛皮外套,黄金扶手什么的,但这把沙发却……不完全像他们以前老公寓里的旧的那把,这把更宽大,坐垫更厚实,而且大概也不会有如果谁喷嚏打得太大的话就有散架的危险,但你能一眼就看出是Steve选的它,以及为什么要选它。他吞咽了下,踢掉鞋子,伸展四肢瘫倒在沙发上,他几乎都快要忘记了这一回家的习惯性动作。

天啊,他都不记得上次他坐在那把沙发上是什么时候了,甚至都不记得上次坐在任何沙发上是什么时候。回想一下的话,大概是在咆哮突击队为了战争而临时性征用的某间废弃的房屋里,他们待的时间也就一两个晚上。

没有弹簧刺戳他的屁股,没有不详的嘎吱声在他脑袋后面响起,只有欢迎他后背的舒适垫子和柔和布料的触碰,而其中最棒的是,它闻起来就像是Steve,安心稳定,让他温暖到骨子里去了。

“Bucky。”Steve的声音里有一丝怯意,他温柔的挪了挪Bucky的双腿好能够坐下,如往常一般,Bucky把脚塞进Steve的大腿下,或许Bucky需要再弯曲下双腿,这样才能够埋得更深,但这也很好,这也是家的一部分。

天啊,他好想家,该死的想念从前的无数东西。

“忘了未来吧——能从那堆淤泥里出来就足够高兴了,”Bucky叹息道,如果他的声音里有一丝哽咽,他知道Steve不会在意,“说道这个,我大概需要先洗个澡再跑你家具上来,打赌我闻起来糟糕透了。”

Steve拍了拍他的膝盖,“我带你去看哪儿可以洗澡,但你知道我不会在意的,我只是……”他清了清嗓子,“我真的很高兴见到你,Buck。”

是啊,他老是忘记,他想,如果他失去了Steve,又意外的找回了他,他会是什么感受?

好吧,首先他会很愤怒这只是暂时的,Steve坚忍的冷静赤裸裸的展示出他已经见识了足够的生活不公。而对于Bucky来说——害怕失去,害怕失去Steve,很熟悉,就如同他们的友谊一样长久,但Bucky明白害怕失去和真正失去仍有不同。

“洗澡,”在他俩之间无须言说的想法的重量变得更沉之前,他填补了空中的沉默,“既然提到了这个,我真的想变干净一点。”

“我带你去看浴室和柜子在哪,在你洗澡时我会找些食物出来。”

“如果你愿意的话,Rogers队长,我可以寄送一些东西来。”他在电梯里听到的电子声音说道。

Bucky朝天花板眨了眨眼:“机器人?”

“我想JARVIS更倾向于人工智能,”Steve说道,“这是JARVIS,字母全大写。”

“的确,”JARVIS同意道,听起来带着愉悦,“比如我并没有物质形态,但我存在于大厦的所有角落,运营着环境控制、基础设施,私人住宅的安全,当然,还有满足Stark先生的突发奇想或有所需求。”

Bucky眨了眨眼睛,“你刚才在调侃Stark吗?”

“我更喜欢把这看做员工福利,比如说小费。”

Bucky朝Steve露出丝开心的笑容,“看起来你很适应这里嘛。”

一旦专注于洗澡、洗澡、洗澡,Bucky没有被Steve领他走进的客房分心——

“Steve,这房间也太大了吧,”他站在门口说道,“你确定你没有把我拐进主卧?”

“欢迎参观我的房间,如果你想确认一下的话,”Steve冷幽默的说道,“但我让Tony把我楼层里的卧室都建成一样的大小,严格来讲,最大的房间属于Sam,嗯,Sam是我的一个朋友,他曾经也当过兵,现在他在帮助退伍军人回归正常生活。官方上,他不是复仇者联盟的一员,但他有时候会来帮忙,他在这里和华盛顿DC两头跑,现在他正在华盛顿工作,但一旦他听说了你,可能明天他就会来这里。”

意识到Steve一定和这个家伙特别亲密,以至于到了和他分享房间的地步,Bucky感到心里一痛,愤恨之情油然而生。Bucky讨厌自己这样,Steve值得所有他能拥有的朋友,这并不是说Bucky想让他独自一人,Steve绝不应独自一人。况且Steve没有任何隐藏他有多思念Bucky,他对失去Bucky有多么难受,Bucky应该高兴Steve在未来有朋友,他需要照顾,由其需要不会容忍他的莽撞的人。

“但Sam得和人共享浴室,”Steve继续道,“而你和我都是套房,”Steve紧跟着Bucky进入了卧室,然后Bucky踏进了浴室的门槛——

——或者说是塞满了干净松软毛巾的柜子。

“有多少人住在这里?”

Steve困惑的看着他,“三个,包括你,但所有的浴室都有自己的柜子。”

Steve把两条厚实的毛巾塞进他的手臂里,过了一会儿Bucky承认这大概是个好主意,考虑到尘土在他身上安了多少个月的家。

“把你需要洗干净的任何东西放在洗衣篮里,那是热毛毯架,”Steve说道,指向支出墙壁的金属架,“能非常快的烘干毛巾,我知道,热毛巾听起来没什么,但一旦你用过,你就会知道为什么它是现代世界的伟大发明。”

——或者说不可思议的成排的香皂、洗发水、须后水……

“Steve,我都不记得上次看见芒果是什么时候,但现在我可以让自己闻起来都像芒果?”

“芒果味的是身体乳,杏子味的是洗发水,如果你想要这么区分的话。”

“你没在打算吃了我,对吧?”他打开一个抽屉,发现了把装在塑料包装里的剃须刀,它的旁边是另一把看起来才拆封的老式剃须刀,另一个抽屉里是吹风机。

“这些须后水,嗯,挺好的。”

Steve声音里的奇怪语调让Bucky从装着梳子的抽屉里抬起头来,“等等,你在脸红?”

“没有!”

——或者说浴室本身,比他们在布鲁克林的老公寓都要大。

靠在对面的墙壁上有个浴缸,看起来像是那种四角浴缸,却配有能方便进水和排水的管子。喷头位于从墙面突出的波纹玻璃格里。Steve滑开玻璃门,向Bucky展示怎么取下莲蓬头,怎么选择水温,以及用来擦头发擦脸擦手的额外毛巾。

这就是他所想象的豪华酒店的样子,而不是某个他以为会称之为家的地方,Steve双手插在口袋里斜靠在门框上,“如果你有任何事不确定的事,就大喊一声,或者叫JARVIS,他会回答你的问题。”

“等等,他也在浴室里?”Bucky问道。

“恐怕我无处不在,Barnes中士,”JARVIS说道,“如果有用的话,在私人住处里我只有在专门呼唤时才会留心,或者发生了紧急情况。”

“哈,”Bucky耸了耸肩,“还好我在军队呆习惯了。”

在Bucky选出了一块简单的白色香皂和他所能找到的味道最淡的洗发水时,Steve在门口徘徊不定,真的,Steve仍不敢相信Bucky是真的,就仿佛如果他移开目光的时间太长,前几个小时发生的事就会突然变得虚假起来。

他走进莲蓬头下,放下洗漱用品,检查了下毛巾在外面可以轻松取到,他脱下他偷来的夹克衫,当脱衬衫时他瑟缩了下,他又忘了他的肋骨。

Bucky仔细看了眼Steve,“帮点忙,Rogers?”

“好的,”Steve说道,摇了摇头,“当然。”

他温柔的剥开Bucky的衬衣,然后帮他脱下绷带,Bucky深吸了口气,然后发现伤口处并没有之前那么疼。毕竟之前大概就只是淤青而已。

Steve仍然在门口逗留,Bucky朝他眨了眨眼,勾唇一笑,“欢迎欣赏,Rogers,或许你可以帮我擦擦背。”

他低下头解开皮带,随意的让裤子掉落下去,他听到一声扼噎的,“对的,抱歉,”然后是关门的声音,他笑了出来,摇了摇头。

直到他涂抹第二轮洗发水时,地板上的水流才不是黄褐色,他发出声有些失望的嘀咕。

他的双手在颤抖,他想应该是因为寒冷,所以他调节了下热水,直到蒸汽让他无法看清自己玻璃里的倒影。

很长时间都没有感到过这么润湿和干净,或者可能从没有过,Bucky把他的旧衣服和其他他用过的所有东西扔进洗衣篮里,然后抓了条干净的毛巾裹住自己,走进卧室,(Steve有关热毛巾的说法果然正确)他朦胧的想要在床上打个滚,因为那该死的看起来就像是云朵被精心摆弄成立方体的形状,但他最终却静止不动的站在房间中央,凝视着眼前的空无一人。

太安静了。

他呼气吸气,突然庆幸肋骨上持续的疼痛,他对皮肤上尘土消失的感受比有沾有尘土的感觉更强,手掌脚掌上的老茧被流水柔软。

他朝四周看去,所有的一切都很干净,他能透过宽阔的窗户看见外面的城市,他甚至能听到下面遥远的交通嘈杂,和上方至少一架的直升飞机。

但仍然太安静了。

突然间,亲眼看见Steve变得亟不可待,一套为他准备的衣服正放在床边,他快速的穿上了它们。

(如果他的大脑还有空间思考除他紧迫需要见到Steve之外的事的话,他惊讶于这套四角内裤,裤子和衬衣是有多么合身。)

当Bucky打开卧室的门时,Steve几乎从厨房里的长脚凳上跳了起来,由此看来Bucky并不是唯一一个因这短暂的分开而受影响的人,他们凝视着彼此,不需用言语表达什么,氛围有些微尴尬但主要还是松了口气,无须小题大做,一切照常进行。

Steve向他展示了这层楼里剩下的空间——一整栋楼——然后把他安置在厨房坐下,拿出比他们俩曾经拥有过的还多的平底锅来,Bucky以为Steve会对他老是向他确认他的公寓真的是一整栋楼而感到恼怒,但每次Steve就只是朝他微笑着再说了一遍,他也每十秒钟就会看一眼Bucky。

Bucky能体会这种感受,但,“你再不把注意力放在鸡蛋上,它们就要糊掉了,Steve。”

羞涩的笑了笑,Steve把两个鸡蛋铲进了盘子里,然后再往平底锅里敲了两个鸡蛋,他从闪亮的烤面包机里取出两片吐司,把它们也放进了盘子,然后把盘子朝Bucky递来。几瓶不同的果酱已经摆放在了柜台上——Steve称呼它为橱柜岛台,但Steve仍拉开了扇高高的金属门——

“我勒个去,那是你的冰柜吗?”

“差不多,冰箱现在有隔离出来的空间冷冻东西……不,Bucky,你可以等会儿再看它,现在趁热吃掉它们。”

“遵命,妈。”

——然后Steve拿出一罐黄色的黄油,把它放在了Bucky的盘子旁,Bucky看向火炉上的第二个平底锅,里面正代表希望的滋滋作响,让厨房的空气里充满培根的香味。Steve抓起一把亮蓝色的架子,移了移培根。Bucky想Steve现在是不是习惯了给很多人做饭,因为他看起来就像能同时干多种活计的样子。在家里,他俩之间更多的是Steve下厨,那只是因为Bucky的工作时间更长,但这不是说他们有过什么人来拜访。

那时总是只有他们两人。

当Steve把一片培根和另一个鸡蛋加进他的盘子里时,Bucky的第一个鸡蛋已经吃了一半,蛋黄正如同他喜欢的那样流动。培根恰到好处的松脆咸酥,或许他不得不眨眨眼睛,深呼吸几秒钟,但他一下把半个吐司塞进了嘴里,因为他的下巴已经被流出的口水弄得酸疼了。他甚至都没有抱怨Steve给他倒了橙汁,因为那是橙汁啊,又甜又冷,就直接灌进了他的喉咙。

之后他并没有怎么注意它,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狼吞虎咽上,就仿佛他们仍在急匆匆的军队里。Steve轻声说“慢点吃”了几次,但并没有真的阻止Bucky,当所有食物都端了上来后,他坐在橱柜岛台旁加入了Bucky。

当Bucky重新抬起头来时,他盘子里就只剩下些了食物碎屑,“哇,我们吃得可真多。”

他已经停止计算吃了多少培根,但他非常确信他至少吃了半打的鸡蛋和同样多的吐司,既然培根多数都是一片片的吃的,他就并没有怎么注意数量,他半以为即使没有把食物完全吐出来,他的胃也会疼,但事实上他感到……满足,那种很长很长时间都没有感受过的满足,他告诉了Steve。

“是啊,新陈代谢增加的痛苦,”Steve说道。

“不,我知道那个,”Bucky说,“我花了数个月强迫你吃额外的军粮,或者你忘了那次你昏倒在沼泽地里了吗?我是在说我。”

“哦,”Steve朝他眨了眨眼睛,“嗯,你之前才在服役,军事行动,不奇怪你会饿。”

Bucky在他的凳子上略微尴尬的动了动,“就只是别让我把你吃穷了,”他无力的玩笑道,告诉自己Steve的冰箱看起来还是满的。

“我不认为我们俩再加上所有咆哮突击队的成员能够做到,Buck,”Steve微笑着说道,“而且我们还有更大的吃货住在这栋建筑物里呢。”

“我相信,那个穿着红披风的大家伙估计能把两个我都吃下去,”Bucky在凳子上打着转儿,“得了吧,Rogers,告诉我更多你的新朋友们。”

  

 

评论

热度(54)

  1. 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冥冥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