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魔发奇缘3

云鲤鲤鱼:

ABO,成人童话【


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阿冬才得以从阿尔法身上离开,他长长的头发乱糟糟地垂在地上,皱巴巴的裙子早在半夜就被阿尔法脱了下来,垫在他身下,以至于现在成了湿漉漉的一团,完全没办法再穿。

史蒂夫问完厨房在哪儿后就为他准备早饭去了,阿冬困极地打了个哈欠,想要抱着阿尔法盖在他身上的外套就此睡去,可是屁股老有东西流出来。阿冬皱着眉头伸手去擦了一把,发现那不是透明的水,而是白白黏黏的液体,他一边思考一边把手指放进嘴里舔了一下,顿时嫌弃地往外“呸呸呸”。

阿冬用裙子揩了揩屁股,走到衣柜去拿干净的裙子穿。妈妈为他准备了很多裙子和斗篷在衣柜里,平时他喜欢那条穿起来很舒服的枣红色棉布裙,可是今天不知怎么的,他在几条花纹最复杂颜色最鲜艳裙撑最大的裙子里挑来挑去,挑了其中最夸张的一条。

穿好裙子后,阿冬来到透着熹微晨光的高塔窗口,将长发放下去,吹了声口哨。不到半分钟,一只小鸟儿便出现在他面前了。

阿冬慵懒地撑着腮帮子靠在窗台上:“早上好,朋友,今天你来得真快。”

小鸟惊惧地往塔里瞧了瞧,发现只有阿冬一个人后,才小心翼翼地停在阿冬手肘旁边:“昨天有人带枪和炮上来给你吗?”

阿冬的眼睛飞快地眨了几下,目光落到远处被露水浸湿的森林:“有,我试了一下,他的枪和炮挺好用的。”

小鸟打了个冷战:“我拜托的那个人在森林里迷路了。”

“噢,”阿冬说,“你找的家伙真笨,我从不迷路。”

“你一直在塔里,如果这都能迷……我是说,昨天被你拉上高塔的,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阿冬点头:“他是个男人。”

“除、除此之外呢?”

“他是……阿尔法?他这么告诉我。我不是很懂这是什么意思,是一种职业吗?”

“阿尔法是指……啊,老天,我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小鸟着急地原地飞了一圈,结结巴巴地开口,“他、他有没有咬你的后颈?”

阿冬摸摸脖子:“没有啊,他好像就咬了我的胸口、屁股、大腿还有脚踝。”

小鸟痛苦地啄了一口坚硬的窗台:“那他有没有打开你的、你的那个地方,然后把他的、他的那个东西,弄到你的、你的……”

阿冬不耐烦地打断道:“什么你的他的,我听不懂你在鬼扯什么。”

“总之……总之你要在日落之前吃下小黑花,但是鸟不允许买这种东西……”

“不要再啰啰嗦嗦的了,”阿冬拂了拂长发,“快点帮我梳理好。”

“你在和谁说话呢?”

后面传来史蒂夫的声音,梳了没两下的小鸟受惊一般倏地冲向天际,阿冬一头雾水地看着它消失在天边,才慢慢地转过身来,双手搭在裙撑上:“和我的小鸟朋友。”

柔柔的晨光将阿冬的轮廓照得十分好看,史蒂夫的脸红了起来:“裙子……很漂亮。”

“我知道,”阿冬语气平淡,但得意昂起的下巴出卖了他,“你做了什么,拿过来,我肚子饿了。”

史蒂夫将餐碟放在窗台上,温柔地看着阿冬狼吞虎咽的模样,在阿冬快吃完的时候,他说道:“昨晚的事情很抱歉……我必须要走了,但在今天傍晚我会再来一遍,为你带来小黑花,你拿到之后要马上把它……吃下去。”

阿冬停止了咀嚼,他抬起头来,灰绿色的眼睛宛如上好的宝石:“你不准走。”

史蒂夫艰难地开口:“我不得不走,有人在追杀我,留下来你会受到牵连。”

“那我和你一起走,我正好在计划离开高塔。”

“不行,你不明白逃亡意味着什么……”

阿冬跃跃欲试:“很危险对吗,只要有枪有炮就不怕了,你不用它们,我用。”

“……那你的妈妈呢,你要抛下她吗?”

“妈妈……”阿冬一下子泄了气,缓缓垂下眼睑,“没有魔发之歌,妈妈的脑袋会变成红色骷髅。”

史蒂夫皱了皱眉:“你的妈妈……中了魔咒吗?你的爸爸呢?”

“妈妈一个人生下我,没有去找男人。”

“怎么可能一个人生下你?”

“你太孤陋寡闻了,人是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的,如果妈妈想要伴侣,就去找一个人当宝宝的爸爸,如果不想要,就不找,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吗?”

史蒂夫愣住了:“你的妈妈是这么向你解释的?”

“是啊,怎么了。”

“不,那是不对的,如果要生宝宝,必须要两个人先……就像我们昨晚……”窗外的太阳渐渐升高,史蒂夫说道,“我要走了,不然不够时间去找小黑花,傍晚的时候我会来到高塔前面,到时候你把头发放下来,拉我上去。”

阿冬恶狠狠地盯着史蒂夫:“你在骗我对吗,你傍晚不会来了。”

“我会的,我不能让你傻乎乎地怀上一个逃亡的阿尔法的孩子……”

“你在说什……唔……”未说出口的话被疼惜的亲吻堵回肚子里,等阿冬回过神来,史蒂夫已经顺着他仍然悬在高塔外墙的长发离开了。

阿冬远远望着那个转瞬隐没在树林之中的身影,不自觉地抬手抚摸刚才被亲吻的地方。他的腿有些软,大概是体力快透支了,但他并不想到床上睡觉,他怕傍晚的时候他醒不来。

阿冬慢慢坐下,任由长长的头发垂在高塔之外,他趴在窗台上,顶着金灿灿的阳光沉入了梦乡。

他做梦了。

梦里的场景和他昨晚与阿尔法所做的一模一样,他的裙子被拉到腰间,不停地被进入,不停地高声尖叫,然后肚子被阿尔法灌得满满的。阿尔法握着他的手带到他凸起的肚皮,轻声说:“你的妈妈是骗你的,只有这样才能让人怀孕。”

可是妈妈为什么要骗他?

“……你这个,你这个……!”

妈的好吵,谁啊。

“阿冬!”

阿冬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噢妈妈,是你,你这么早就回来了,不是要出去三天吗。”

女巫大发雷霆,对着无辜的阿冬咆哮道:“我出去不到一天你就让人干了!你这个……!你被他干了多久,味道呛到我想吐!他妈的是什么人,他躲到哪里去了,我要宰掉他!”


TBC

评论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