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Oops·04(兽化AU)

不想校对的咸鱼🌚:

*盾虎×冬喵

*当主人忘了喂盾虎,会发生什么事呢(手动黑脸)

 

在恼人的咕噜声中詹姆斯睁开了他的绿眼睛,被早已瞪大了双眼趴在他面前的老虎幼崽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他的睡意全无,却又不忍心责怪头上带着伤口的虎崽。于是他深吸一口气,缓缓站起来,在绝望地发现自己站着并没有比趴着的史蒂夫高到哪里去之后开了口:“你怎么不睡觉?”

史蒂夫忧伤地看着他,那幅可怜兮兮的模样让詹姆斯忍不住怀疑史蒂夫把他看成了母老虎。

又是一阵响亮的咕噜声。

詹姆斯明白了,史蒂夫正饿着肚子。

“主人忘记喂我了。”

詹姆斯的第一个反应是逃跑,这是出于求生的本能,但下一秒史蒂夫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皮毛,他不忍心抛弃史蒂夫。上帝,他什么时候那么婆婆妈妈了?

“主人当时正在给我准备晚餐,结果我被划伤了。”

不管史蒂夫怎么解释,詹姆斯依然想要让他们的主人和这个见鬼的地方一起化为灰烬。

到底怎样粗心大意的人能够忘记喂一头老虎呢?詹姆斯怀疑不需要他出手,主人迟早会把自己的房子点燃。

“现在怎么办?”

“我可以到别处睡,忍忍就好了。”

你是嗷嗷待哺的虎崽,忍一忍就好?詹姆斯气恼地否定史蒂夫的主意,“不,我带你去找吃的。”说完,他鬼使神差地舔了舔史蒂夫的脑袋。

他们来到了厨房,史蒂夫在詹姆斯用后肢站立并用前肢努力打开冰箱门的时候发出了惊呼。

“詹姆斯,你在做什么?”

詹姆斯头也不回,“找吃的,小宝贝。”

“可这是主人的冰箱,没有他的同意——”

詹姆斯气恼地把史蒂夫压在身下,恶狠狠地叫了一声,“听着,乖宝贝,这是我们的家,这里的一切属于我们。我们不需要愚蠢主人的同意,明白了吗?”

冰箱的门在史蒂夫能够回话之前自动关上了。

“该死的——”詹姆斯放开史蒂夫,继续和能够自动关上的冰箱门作斗争。他最终把脑袋挤进了满是寒气的冰箱里,绝望地发现里面并没有现成的牛奶。

他的目光停留在一瓶橙汁上。

“史蒂夫,亲爱的,你可以喝橙汁吗?”詹姆斯一边说一边费劲地顶着厚重的冰箱门。

正在挨饿的虎崽对“橙汁”一点兴趣都没有,露出疑惑的神情并摇摇头。

“啤酒呢?”

“什么是啤酒?”史蒂夫轻声问。

“好喝的东西,但是喝多了会醉,主人把它当水喝。”

“不,”虎崽义正言辞地拒绝,“主人说过我不能喝。”

詹姆斯的耐心正在消耗殆尽,他瞪了史蒂夫一眼,“那威士忌呢?”

史蒂夫似乎屈服在了他的淫威之下,点点头。

可惜詹姆斯在努力把那瓶威士忌抱出来的时候失手打碎了那操蛋的玻璃瓶。

沉默蔓延开来,詹姆斯沉着脸思考自己能不能在主人惩罚他之前烧掉这个鬼地方,希望这不是主人最喜欢的那瓶威士忌。半晌,史蒂夫发出虚弱的叫声,“我闻到了奶味。”

“为什么不呢……”詹姆斯不再说话,因为他确实看到了一袋奶粉。

詹姆斯费劲地将奶粉整包拖出来,虎崽的眼睛在看到奶粉的瞬间闪出兴奋的光芒。詹姆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头虎长大了可能会吃掉他,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吃吧。”’詹姆斯说着,气势如虹地把奶粉袋扔到虎崽面前。史蒂夫热情地闻了闻奶粉,可他的热情渐渐不见了,“没有水,太干了。”

詹姆斯瞪着不知感恩的虎崽,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养宠物——你费尽心力饲养他们可到头来一句“谢谢”都捞不到,他们只会在背地里打碎你最爱的威士忌或者计划着如何把房子烧掉,一群不知感恩的混蛋。

愤怒刺激了詹姆斯,他的力气突然变大了很多,居然可以叼着一袋牛奶跳上料理台。他把奶粉倒进干净的洗手池,费劲地打开水龙头。詹姆斯看着白色的液体逐渐累加,低头冲嗷嗷待哺的虎崽说:“快上来。”

虎崽花了很大的力气跳上了椅子,却始终爬不上料理台。詹姆斯叹了口气,使劲全力去拉史蒂夫,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

“这里很高,我喜欢。”虎崽兴奋地指出。

“快喝——”詹姆斯立刻发号施令。

“什么?”

詹姆斯指着洗手池,却猛地发现里面没有牛奶,他又看了看不断出水的水龙头,意识到可能水把奶粉都冲走了。

“上帝……”

“那是可以喝的东西吗?”

“闭嘴——”詹姆斯狠狠关掉水龙头,绝望地躺下。史蒂夫看得出他很不高兴,只是凑上前舔了舔他的肚皮。

又是一阵咕噜声。

詹姆斯要疯了,是的,就现在,他没法忍受这个。

“如果主人在这里就好了。”史蒂夫忽然说。

主人?詹姆斯猛地坐起来,这个认知让他在黑暗中看到一丝光明和希望,他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这个呢?平时负责喂养史蒂夫的是主人不是吗?即使他粗心大意忘记喂了史蒂夫一顿但是他仍是可以被原谅的不是吗?不管怎么样主人肯定会冲奶粉不是吗?

“走,我们去找主人。”

“可是主人在睡觉。”

詹姆斯热情地吻了吻史蒂夫的鼻子,“再完美不过了。”

他们潜行到主人的房间,一进门就被烟草味呛得不轻,詹姆斯忍着眼泪,带着虎崽跳上了主人的大床。虎崽第一次来到那么柔软舒适的大床,激动不已,同时他的肚子越叫越响。詹姆斯看着睡得香甜的主人,伸出了爪子……

在詹姆斯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主人终于睁开了眼睛,而詹姆斯恰到好处地把吵醒主人的罪过嫁祸到了老实又兴奋的虎崽身上。毕竟这一切因史蒂夫而起不是吗?

“史蒂夫?”

“主人——”史蒂夫欢快地叫了一声。

出乎詹姆斯的预料,他们的主人并没有生气,只是抱住虎崽坐起来,“怎么了?噢詹姆斯,你也在这里。”

“快去冲奶粉——”詹姆斯大叫。

主人置若罔闻,他摸了摸史蒂夫的脑袋,看上去十分心疼受伤的虎崽,“亲爱的,我的孩子,还疼吗?”

“不疼。”史蒂夫立刻回应。

主人热切地吻了吻史蒂夫的额头,死死勒住虎崽的身体,如果这不能弄死史蒂夫詹姆斯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做到了。

“真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受伤,你肯定是太疼了才来找我对吗?”

“愚蠢的主人!”詹姆斯气得浑身发抖,他再也看不下去,疯狂地撕咬主人的被子,结果他被主人一把捞起来。詹姆斯不得不承认主人脸上挂着的甜蜜傻笑让他毛骨悚然。

“哦天啊,詹姆斯你是在吃醋吗?真可爱,那么我得公平一点。”说着,主人热切地吻了吻詹姆斯的脑袋。又短又硬的胡茬把詹姆斯弄得很不舒服,可他打不过人高马大的主人,只能暂时忍气吞声。

绝望、苦恼,熊熊燃起的复仇之火让詹姆斯忘记了一切,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直到一声熟悉的咕噜声打破沉默。

主人按了按史蒂夫的肚子,又在虎崽虚弱地叫了几声后明白了问题所在。

“你肚子饿了对吗?上帝,我居然忘了喂你——我真该死。”

“是的你很该死。”詹姆斯嘶鸣道。

“哦你瞧,史蒂夫,詹姆斯生气了,他一定是在心疼你。”

詹姆斯刚刚举起爪子就被虎崽按在了床上,虎崽热情地舔他,仿佛他才是香喷喷的奶嘴。詹姆斯一下子喘不过气,下意识地伸出爪子阻拦虎崽的热情。

“谢谢你詹姆斯,谢谢你关心我。”

“来吧,小混蛋,该吃东西了。”

 

强烈的灯光照得詹姆斯和史蒂夫睁不开眼睛。詹姆斯被主人夹在腿间,目之所及却是一片黑暗,除了刺眼的黄色光源。

“说,是谁打碎了我的威士忌还把厨房弄得一团糟?”主人一边审问一边给史蒂夫喂奶。虎崽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闭着眼吃得非常起劲,一口气就解决了四瓶奶,现在正在喝第五瓶。詹姆斯被夹得喘不过气,他气恼地扭动身子,甚至开始用爪子挠主人裸露的皮肤,可他的主人皮糙肉厚,对此毫不在意。

“慢点吃,史蒂夫。”主人爱怜地吻了吻正在喝奶的虎崽,下一秒又换上凶恶的表情,瞪得詹姆斯直发毛,“詹姆斯,是不是你?”

“士兵,如果你不说实话我就要把你关在阁楼一晚上了。”

“这有差别吗?!”詹姆斯差点叫破了嗓子。

史蒂夫突然不喝奶了,他露出疑惑、害怕又气恼的神情,在主人试图把奶嘴塞到他嘴里的时候努力躲开。

“哦我的天,我们的小老虎在生气吗,因为我要欺负他的男朋友?”主人乐不可支,用手把詹姆斯捞起来,充满慈爱地抚摸詹姆斯气得快要炸掉的脑袋,“谈恋爱的感觉真好,我也想试试。”

“你不是今晚刚分手吗?”詹姆斯无力地吐槽道。

史蒂夫立刻舔了舔詹姆斯的脸,“什么是分手?”

“我宣布你们是最佳情侣。”主人又一次强迫詹姆斯和史蒂夫亲亲,然后继续给虎崽喂食,消除警报后史蒂夫吃得更加起劲了。主人似乎被史蒂夫和詹姆斯感动得说不出话,他给詹姆斯找了几条小鱼干当做宵夜,还给紧贴在一起的猫和虎拍了一张照。

“真是甜蜜,我要把这个甜蜜的爱情故事分享给我心爱的汉娜。”

詹姆斯警惕地抬头,看到一脸奸笑的主人后意识到他和史蒂夫的“爱情故事”可能会变成主人泡妞的重要武器——他明天就得把这个鬼地方烧掉,没得商量。

TBC

hhhhhhhhh我自己把自己笑岔气了~

汉娜是那个女兽医~~~她会好好照顾虎崽和冬喵的哈哈哈

评论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