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如何对付我那讨人厌的亲戚

桃总的老娘舅:

这是一片十分魔性的吐槽,慎入


换了一种写作方法,实验一下


北美克里斯埃文斯你好!时隔四年又来到这里投稿,说实话从被我大哥打进医院康复以后,生活还是很不错的,小弟上了太空完成儿时的梦想,大哥组建家庭又有了小宝宝,我顺利的出柜,每天嗑嗑药打打官司舔舔桃老师,小日子还是有滋有味的。


除了有一个非常碍我眼的亲戚。


亲戚君和我同岁,没我颜值高身材好,练体操,就不说名字了,虽然现在退役了,但是毕竟拿过奥运金牌,我就来帮他守护一下他可怜的尊严吧。


第一次见面是我嫂子刚生完孩子,他去我家吃饭。虽然我平时不怎么关注体操新闻,但是铺天盖地狂吹体操小王子人设让我对他有点印象,本着有知名人士来家做客,热闹不凑白不凑的精神,我特地回家,还热情的和他打招呼。


结果亲戚君带着墨镜,用鼻孔打量了我一会缓缓点了个头,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不就是拿了几块世锦赛的破金牌吗,有本事拿奥运金牌啊,牛逼个什么!


吃饭的时候我也没和亲戚君多说话,你不是牛逼吗,臭脸吗,谁还不会!


第一印象很差,后来又因为两家人走动多,我们同岁,难免被拿来相互比较,就是有那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七大姑八大姨跑来和你叽叽歪歪要你好好做人,导致我越来越讨厌亲戚君,亲戚君看我也不怎么顺眼。


两个人之前都还是暗流涌动,后来一次聚会亲戚君正面向我发起了进攻。


“你知道吗,我其实特别珍惜和你的每一次相聚。”


“???”


“因为我怕下一次我见到的就是一坛骨灰。”


“。。。”


“Cant fucking wait。”


我:



虽然后来嫂子说因为他是运动员,所以对兴奋剂致幻剂这种东西比较敏感,火力对准瘾君子也只是情绪太激动,叫我不要放在心上。


我知道嗑药不好,但是我在慢慢改,如果我反过头来说迫不及待见到断腿的你了,亲戚君你难道不会扎心么,人生已经这么艰难了,何必相互插刀。


结果人家偏不,我们俩反正见面总得吵两句,小到钻石袖扣,大到纽约房价,反正你只要看一个人不顺眼,他说什么你都觉得不对,本大律师就当免费给他上口才培训课了。


后来这小子奥运会上拿了一金一银,直接变身家族之光,我这种还在戒毒的基佬直接被衬托为阴沟里的老鼠。亲戚君这下见到我更是趾高气昂,跟孔雀一样。露天BBQ的时候A们一起下水游泳,这货直接全脱了用他的鸡儿正对着我,你就说人不要脸能不要脸到什么地步吧,我都没法说,自己看图吧。


 
那天晚上气得我连觉都没睡好,想了一宿怎么对付他。


结果有人先动手了。


他比赛的时候,女队的一个姑娘中途受伤,但是坚持完成比赛还拿了铜牌,被媒体大肆宣传,都夸这姑娘是美国之光,可能亲戚君这种小肚鸡肠的男人就不服吧,有内部人员拍到了二人争执的视频发到网上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于理,我觉得亲戚不服是情有可原的;于情,妈的臭傻逼我终于掌握了你的黑料,没想到亲戚君都膨胀到中二病复发的地步了,我截了一张最中二的大家品一品!



键盘侠果然名不虚传,看到他的推特底下都是喷他的我就放心了,但是作为一家人我应该发个安慰的评论才是。


 Mikesuperawesome:嘿哥们,你在我们心里一直是最棒的,别在意那么多:)。


ALanceA to Mikesuperawesome:嗑药了?有病吧你!


ALanceA to Mikesuperawesome::)


 这种人就该弄死他弄死他弄死他!


 不久以后他就因为旧伤复发退役做教练了,那段时间我们的律所正好在纽约开了分所,哈哈终于在七大姑八大姨间扳回一成!想象着亲戚君面孔扭曲的样子我的心里真是一阵暗爽。没办法,虽然我是个基佬,但是毕竟也是个A,还是有战斗的天性。


于是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只能继续,亲戚君虽然回到幕后,但是疯狂输出优秀弟子又让他重回大众视野。刷个推都是迷妹的热辣告白,我是不是也应该开个直播提高一下全美人民的审美水平了?一个大屁股下巴一群人在底下为他疯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的操作我也不是很懂哦。


最近亲戚君去少儿队了,推上又开始疯狂发亲戚君对小朋友各种温柔各种宠,训练的时候各种耐心的指导动作。陪小孩玩多简单,这有什么好看的,切!


“叔叔,抱窝。”突然我的衣服被拉住,小侄子二宝穿着裙子在旁边看着我,别说还挺可爱的。


宠小孩谁不会,我把侄子抱起来拍了个自拍发推,比亲戚君的摆拍不知道强多少倍了。


结果亲戚君好像发现了我的意图,开始用自己和小队员的合照刷屏。


很好,我接受你的挑战!


从亚马逊上网购了一堆童装假发,店主还贴心的送了两套儿童比基尼,我和侄子开始了华丽摆拍之旅,恕我直言,点赞评论实在太多,我都想开个INS专门晒娃了。


 


 昨天下午,嫂子临时有事拜托我把侄子送到亲戚君那里。


“为什么非要他看孩子啊,我也可以照顾二宝。”不服!


“你如果不想让我把你送到警察局的话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送过去,再说了你一个A只知道玩孩子哪知道带孩子。”


“emmmmmm,亲戚君不是A吗?”


“谁跟你说的?”


“他自己啊!”


“其实他是O,只是喜欢装A而已。”



和我连斗三年的亲戚君居然是个Omega!我仿佛觉得我嫂子在骗我。


开车把二宝带到体操馆,我心情复杂地看着他。


“舅舅,窝好想你!”二宝飞扑过去。


“我也想你,小甜心,今天怎么穿小裙裙啊?”


“好看吗?窝,觉得,好看!”


“可爱死了,二宝穿什么都好看。”为什么我看到亲戚君的身上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你怎么还不走!”刚才是错觉。


“那个,你是Omega?”


“关你屁事!”


“为什么一直要装A?”


“关你屁事!”


好像真的不关我的事?


“哦,那我走了。”


“嘿!”他又叫住我。


“性别性向这些其实都是外在的标签,无法取代内心的真正想法。”


“还有,你这个红衬衣蠢爆了。”


 


 求助大家如何弄死讨厌的亲戚君!抱拳了!

评论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