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漫威大乱炖】霍格沃茨——新校史 (18)

噗噗:

38.邀请

克林特希望自己看上去没有太紧张,虽然他感觉快要吐了,并且在更早的时候似乎就已经烧掉了一层脸皮。

他所梦寐以求的女孩儿就近在眼前,神情动作中透着一丝不耐烦的样子,就像他们初见的那天一样。加油!你可是个格兰芬多!勇敢点儿!内心里的声音在责令他,好吧,我可以的!克林特深吸了一口气。

“那个……你,你圣诞,圣诞节,是打算回回回家,还还还是……”

“不,我会留校。”娜塔沙干脆利落的回答。

克林特的眼睛里亮起了一道光,即便它来得为时过早,“那么,你,你会参加,那个圣诞舞舞舞,舞会吗?”

娜塔沙挑了下眉毛,换了只胳膊抱她那一罗沉重的课本,她真希望这个傻小子能快点把他想说的话说完,这些书沉极了!而且,他以为自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吗?这也太傻了!

“当然,我想不出我还能去哪里。”她说。

或许是他太过自信,可是,这个感觉不错,是的,只还差一点儿!一步之遥的紧迫感使得克林特兴奋得四肢都不得安放,他用力的将手指搅扭在一起,不叫它们挥动起来,两脚却不受控制的颠来颠去,好像尿急。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娜塔沙空余出一只手来,不忍直视的捂住了眼。

“可以了,巴顿,可以了。”她拿下手掌,有些好笑的看着脸红得像猴子屁……不,文雅一点,姑娘,红得像番茄酱一样的男孩,“如果你保证不再像只正要下蛋母鸡一样'喔喔'叫,我就考虑做你的女伴。”

其实就这么简单。

———

不管别人信不信,斯莱特林的小蛇们其实并不像传言中的那么冷漠,只不过来自于纯血贵族的教养自小就告诫他们,不对旁人不愿启齿的事情刨根问底。

他们的关心恰恰就表现在他们的避讳与沉默中。

在上一堂有关大脑封闭术的黑魔法防御课之后,顾及到他们的级长洛基如黑湖湖底一般墨色的心情,斯莱特林们心照不宣的杜绝了任何红色,金色,狮子,魁地奇……总之能够令他联想到格兰芬多——更主要的是他哥哥索尔的事物,甚至艾玛都带头将自己的头发弄成了银白色,更有贴心的孩子用墨绿色的天鹅绒布将看守地窖入口的地狱男爵雕像遮了起来,这可惹恼了它,若不是罗杰斯教授的爱猫过来安抚的挠了挠它的断角,八成它还会一直不停的咆哮下去。

哈利·奥斯本可以发誓,当那封盖着红色的蜡印,边缘镶着金边的信封从他的草药学课本中滑落,掉到洛基脚边的时候,他像所有人一样困惑,而又不满,尤其在他看清上面的签名之后。

P·P?呵!没有哪个智商正常的人会在五岁之后还这么称呼自己!

哈利完全忘了,在最初的时候,他是第一个这么称呼彼得·帕克的人。

哈利弯下腰,在众人的注目下将那封信拾起,紧接着,毫不犹豫的甩手扔进了壁炉,旺盛的炉火只需两秒,就能将这封可能花费了大半天才写完的信化为灰烬。

“级长先生。”斯莱特林的地窖里暂时不会出现“奥丁森”这个姓氏,哈利如此称呼洛基,以示尊敬,“如果你还没有一位陪你在圣诞节跳开场舞的佳人,我会愿意配合你。”

“你的口气听起来像是在屈尊降贵。”

洛基窝在他最爱的靠近落地窗的单人沙发上,巨型章鱼正在玻璃的另一边悠然游弋,他偏过头来,视线由下向上的打量起奥斯本家的小子,明明怎么看都还乳臭未干,却硬是摆出了老气横秋的姿态,好像自己经历了无数风吹雨打一般。

然而洛基却喜欢他的这种态度,骄傲,审慎,却宁折不弯,不能更斯莱特林了。

“好啊。”洛基说。

没什么可为难的。

————

“拜托你!振作一点!”托尼怒其不争的朝瘫在公共休息室的地毯上的索尔吼道,“或者把自己挪到角落里去,你碍事的大腿已经绊了我三下了!”

索尔有气无力的“哼哼”了两声,依旧挺尸,自打他亲爱的小弟不再逮着机会就对他进行嘲讽攻击,而是根本无视了他的存在,这家伙庞大的身躯中似乎就只剩下一些被摄魂怪享用过后,留下来的灵魂残渣。

“我说,你的作业写完了吗?魁地奇的训练也不去了?圣诞舞会的女伴找到了?”托尼热心又好心的在他身边蹲下来,拍了拍他硬邦邦的肚子。

他真的不明白对于一个巫师来说,八块腹肌有什么用!托尼不无羡慕的想。

“我们之前不是还讨论来着?我已经邀请了郝奇帕奇的佩珀·波茨,或者你可以邀请她的闺蜜简·福斯特,如果你邀请她的话,她一定会答应的,她曾经跟她的朋友说起过对你的好感。”托尼进一步尝试着劝说他,“虽然她们是郝奇帕奇,但我得说,她们完全够得上拉文克劳的智商水准,而且也不会怪里怪气的,更不会自作多情的在圣诞舞会之后还对你多做纠缠,多聪明的选择!快点呀,大块头!动作起来!”

索尔朝远离托尼的方向滚了两圈,双手插进头发里用力的挠了挠,感觉他本就不充裕的脑浆,由于过量又毫无意义的思考,已经快要熬干了,“不!没兴趣!现在,除非你有帮我和我小弟重归于好的办法,其他的事都别来烦我!”

托尼想不通他哪里来的自信,用“好”来形容之前他与洛基的关系,在他看来,只有糟,和更糟。

“你这样也无济于事,日子总要继续,该来的还是会来,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舞伴,你的小弟可不能陪你跳开场舞。”

“为什么不能?”索尔瞪大了眼睛质问托尼。

“因为他是你的小弟,至少目前,他也是个奥丁森。”托尼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我得提醒你,在你们打算乱lun之前,先安抚好你们的老子!就我所知,他可不是个好脾气的。”

他是对的,索尔当然知道这个,他也并非不敢违背他的父亲,他只是怕,怕责罚会降临在洛基身上。

“唉,其实也没那么糟,至少就能力来讲,洛基很优秀。”当然只是说能力,从性格来看,那家伙简直是个噩梦,托尼不能不怀疑索尔之所以会看上他,是因为小时候被雷劈过脑子。

“有的时候,我甚至会怀疑他应该是纯血,你知道,尤其在冻结相关的咒语方面,他表现得就像一位劳菲森,当然,那个家族已经不存在……”

托尼下意识的闭上了嘴,他还从来没有在索尔的脸上见到过,如此冷峻又吓人的表情。

“劳菲森……”索尔刻意压低的嗓音像金属在粗砂纸上摩擦,“那个家族的覆灭,与我父亲有关。”

可想而知,这不会变得简单。

39.女士们

“如果你现在邀请我做你圣诞舞会的女伴,我会考虑答应的。”

来自斯莱特林的邀约,出自艾玛·弗罗斯特之口,而对象正是她在斯莱特林地窖里公开称赞过的,拉文克劳的男级长斯科特·萨默斯。

他们正在霍格沃茨最高的塔楼里上预言课,雷米·勒博教授又让他们用塔罗牌占卜,对于一位弗罗斯特来说,这简直像在过家家,所以并不能怪艾玛会开小差。

“啊?”正被牌面上互相矛盾的预言困扰着的斯科特,一脸茫然的转头看向她。

艾玛冲他嫣然一笑,眨了眨眼睛。

女巫们最先学会并且运用得最好的魔法,永远是如何展现自己最美的一面。

“等什么呢?拒绝她,你已经有女伴了。”另一边,琴·葛蕾扯一下斯科特的袖袍。

“哦,对,我想是的。”斯科特反应过来,“很抱歉,佛罗斯特。”

“没关系,我只是随便说说。”艾玛优雅的撩了撩银白长发,新发色叫她看上去更加的像眉娃了,“事实上,我对罗根教授更感兴趣一些。”

斯科特手一滑,打乱了他刚刚摆好的牌面,他有些僵硬的再一次转头看向艾玛,“你说什么?”

“哦,够了!你这个卑鄙的婊子!”不等艾玛开口,琴一把推开了斯科特,并且威胁他,“如果你答应她,我保证立马就去邀请罗根教授陪我跳开场舞,我想就格兰芬多来说,红发要更有诱惑力。”

“省省吧,无耻的贱人。”艾玛可不赞同,“如果你认真的研究过魔法史,就不难发现格兰芬多们总喜欢围着斯莱特林们转。”

“那仅仅是因为斯莱特林盛产危险份子!”

面对无端的指控,艾玛丝毫没有生气,反而发出了一阵银铃般的轻笑,“是呀,我可无法否认,我确实拥有‘致命’的吸引力,源于美貌。”

“要点脸吧!”

“……”

斯科特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迷幻咒,虚无缥缈的预言已经搞得他一个头两个大了,但却远远比不上这些平素里“端庄优雅”又“中规中矩”的姑娘们,更令他……无话可说。

评论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