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该不该告诉男友我其实分化成了Alpha?

桃总的老娘舅:

北美吐槽君你好,如题,最近真的内心备受煎熬。


本人男,坐标LA,性别男A,现在还在读高中,男友坐标纽约,比我大一岁,已经异地四年,但是感情一直很好。


是这样的,我和男友算是一起长大吧,青梅竹马,大概四年级的时候我们彼此确定了心意发展成了恋人关系,按照计划我们是要一起念到大学的,但是十二岁时我们两家都发生了一些事情,那段时间我们都因为自己的家事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彼此。直到尘埃落定,他才告诉我因为他爸爸怀孕他们得搬往纽约和Alpha父亲开始一起生活,尽管我十分不舍,但是我也希望男友能够和家人在一起,重新找回父爱。他向我承诺一定会努力学习,继承家业,为我们的感情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还答应我一有空就会回到LA陪我,并且发誓绝对不会重蹈上一代的覆辙,会一直爱着我。


我相信他,而且事实证明他做到了。有时我会在黑夜里喜极而泣,如此英俊,才华横溢,又用情至深的男子居然是我的爱人。以前总是责怪上帝给了我多病的身体,幼稚的父亲们,后来我才发现,只要有了他,一切都不重要!我永远不会忘记每个周五的的下午他都会坐着直升机从纽约飞到洛杉矶,我们在夕阳下拥吻(谢天谢地我在生理卫生课上知道了接吻是不会有宝宝的,只要不把舌头伸进去。),晚上挤在一张床分享一个星期的故事。有时候他也会把我接到纽约,一起去他家看他的二弟,或者去科尼岛的海滩度假,总之我们的青少年时期即使身处美国的两头,却好像一直形影不离。


男友在十五岁的时候分化了,毫不意外的他将会像他的父亲一样成为一个强大的Alpha。也许是体质的原因,男友告诉我他只需要稍稍运动便可以练出胸肌腹肌,后来总是会传他的的各种裸上半身照片来炫耀,在我家的时候也会故意不穿上衣,每次都把我弄的特别害羞。但是他的信息素味道很奇怪,居然是李子味的,就是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我还开玩笑他不会其实是个Omega吧,结果嘴唇被亲到肿,最后逼我说他是最棒的Alpha他才停下。


我因为身体弱的关系发育的也慢,但是我一直都相信肯定是Omega。为此我还提前学习了织毛衣,烹饪等技能,因为男友说希望我一到法定年龄就结婚,我自己也打算好了,一分化立马去申请婚前培训课程,然后抓紧时间修满。一想到以后的幸福日子我真的睡觉都能笑出来。


结果真是命运弄人。


这个星期一,我从早上就开始低烧,桃爸(Alpha)叫了家庭医生来看,初步诊断说我是要分化了,但是因为身体太弱需要去医院打催分化针。医生把分化报告给了桃爸以后叫他出去看,然后开始给我打针。我一向是讨厌打针的,但是那天我表现出了异常的兴奋,毕竟属性马上就要激活了,过不了两年就可以和男友结婚生宝宝了,不管换成哪个Omega都会高兴的合不拢嘴的。


医生打完针以后跟我说之后可能身体上会发生一些变化,要我多补充钙元素,还有要多多运动适应身材。


嗯,我要赶紧联系一个瑜伽班,或者普拉提?


出来以后没有看到桃爸,倒是差点和风风火火跑来的包爸撞到。


“你不是在拍戏吗,很小的事情啦,你还过来。”我以为他是过来看我的。


“你爸焦虑症又发作了,现在送去急救了!赶紧和我过去吧。”我也吓了一跳,今天看他状态挺好的呀,怎么突然发作。


等到桃爸醒来以后,我们才松了一口气,他示意包爸把包给他,然后从里面掏出了分化报告给包爸看。


我猜他是想要用我分化成Omega这件事来缓解一下大家的情绪。


包爸放松下来,打开了报告,结果差点一口气没有上来,桃爸赶紧给他顺气。


两个人太奇怪了,一个报告而已,有什么好奇——


“姓名:史蒂夫 XXX XX斯,性别:男 ALPHA”


我揉了揉眼睛,ALPHA,再揉,还是ALPHA!


病房里愁云惨淡。


“这下好了,不用我阻拦,你和巴基(男友)的事也得黄了。”


“你可以躺下装作死亡吗?”


“干嘛,我只是实话实说,孩子总得接受现实吧。”


“你干嘛非要提起巴基!”


“迟早会知——”


“不可以!”我突然站起来大叫把他们吓了一跳。


“绝对不可以告诉巴基他们一家!听到没!”看到他们两个呆呆地点头我又重新低头坐下。


回家的路上我们一家三口都没有说话,桃爸本来想说,但是包爸从超市买了一大袋JELLY BEAN,只要桃爸一张嘴他就往里塞糖。


“史蒂薇,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还是和巴基说一下吧。”下车以后包爸还是过来找我商量。


“我会告诉他的,但不是现在,你们也不要和他家人说,我会想办法的。”


“好吧,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管,但是撒一个谎往往要用一百个谎来圆,记得我小时候给你讲的故事吗?”


“我不是要骗他,只是迟一点告诉他,还有你今天早上又忘记做垃圾分类了,爸爸!”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包爸一溜烟的跑远了留下我一个人烦恼。


突然手机震动,男友给我发了一条信息。


【有人变成真正的Omega咯(坏笑)(坏笑)(坏笑)】


【家庭医生和你说啦(害羞)(害羞)(害羞)】我可没撒谎,我只是没解释,人人都会以为我应该是Omega。


【嗯,信息素是什么味的啊?】


【不知道,你希望是什么味道啊?】


【嗯,不知道,只要是史蒂薇的,我都喜欢】


【万一我要是血腥味铁锈味的呢?你也喜欢?】这可真的没准啊!


【柯爸就是铁锈味的,我已经闻习惯了,而且你怎么可能是这种味道,应该是那种令人迷醉的甜美香气才对,毕竟是最最可爱的小史蒂薇呀~~~~】


【JERK,就会说好听的】


【XDDDDD,PUNK】


我躺在床上,继续和男友聊些有的没的,尽量不去想分化这些事,太烦人。我知道不能一直逃避,但至少让我安心度过今晚,明天早上起来我再继续烦恼,结果胳膊和腿抽筋疼的一晚没合眼。


早上醒来以后我拖着酸痛的身体下楼,桃包夫夫二人突然用一种十分诡异的表情看着我。


虽然他们两个经常会出现这种傻狗表情,但是今天的格外夸张。


“史青少年,你没有发现自己好像高了那么一丢丢吗?”


我走到全身镜前,何止是一点点!高了最起码十公分好吧!肩膀好像也变宽了!


包爸拿了尺子给我量了量,从165一夜之间暴增到176,也不是之前的溜肩了。


“你告诉我你该怎么和巴基解释。”包爸看着我。


“嗯,分化使我健康?”


“好主意,只要你之后停止生长的话。”


之后我停止生长了吗?并没有,今天周四,我已经长到了183,而且身上的肌肉就跟自己有意识一样疯张,我刷个牙,小臂长肌肉,追个校车,大腿小腿瞬间紧绷,我猜现在要是大口呼吸都会让胸肌爆炸!


唯一还让我满意的是信息素是香橙味的,谢天谢地。


明天按照原计划男朋友会来家里,但我觉得我现在的样子是没法见他了,可是又该用什么借口让他别来呢?毕竟以前我们两个早就约定好周五的活动全部推掉方便相会,得想一个足够好的借口才行。


我知道纸包不住火,男友迟早会知道,但是我想死得体面一点。


另,想询问一下,有网友做过变性手术吗,希望可以推荐医院,分享一下经验。


谢谢大家。

评论

热度(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