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带盾的妹妹我是见过的

不知道说啥

【盾冬好莱坞AU】好莱坞没有心(27)

estalydia:

目前为止还没人猜到接下来的走向,反正肯定不是大盾继续死缠烂打,也不是巴基开金手指逆袭拿到奥斯卡然后就可以退休了……

————————————————


-27-

 

——嗨,我是吉米·法伦,欢迎来到《吉米今夜秀》。女士们先生们,特别是女士们,我发现到场的大部分都是女士啊(观众席爆发笑声),今天的来宾是你们的最爱,事实上我也很喜欢他,如果你感恩节必须去德克萨斯州看你的姨妈,而你实在没什么话题和她讲的时候,聊聊他总没错,哪怕就为了这个我也得喜欢他(笑声更大),何况他还为我们带来了那么多好电影。来吧,让我们用掌声和口哨声欢迎斯蒂夫·罗格斯!

(驻场乐队奏响欢快的爵士乐,观众们疯狂欢呼,斯蒂夫走到前台。他穿着件深蓝色的休闲西装,搭配烟灰上衣与深黑牛仔裤,以及一双和西装色调相呼应的休闲鞋,越发显得眸色清亮,头发犹如熔金。他看上去状态极好,举手投足间优雅大方,气定神闲,面对女粉丝们几乎掀翻顶棚的尖叫只是微笑着挥手致意。他与吉米·法伦拥抱后,两人分别在沙发上落座。)

——嗨,斯蒂夫,好久不见。

——嗨,吉米。

——欢迎回到我们的节目,这次当真是“好久”啊,你上次来这里还是……让我想想,有三年了吗?

——还没有,差两个半月满三年吧。

——喔!这么精确,看来你的确时常想着我们,我可真感动(观众发出零星笑声)。感觉你变化挺大的,更成熟了,也更有范儿,当然还是一样帅,不跟我们交流点经验吗?

——什么经验?

——斯蒂夫,装傻可不好,在最新出炉的“全球百大性感男星”榜单上,你已经杀进前三了,排名可一年比一年高呢,要不要我现场读两段女粉丝的评语?

——哈哈,吉米,饶了我吧。

(吉米和观众一起大笑,现场响起又一轮尖叫)

——好吧,好吧,这个一会儿再说,先谈谈你的电影。这是你在两年里拍的第三部电影了,是不是?下周开始在影院点映,我已经看过宣传片了,说实话我很期待,很棒的导演很棒的编剧和很棒的卡司,不过真的……有点令人惊讶,这是你第一部惊悚片吧?你在里面的角色看起来很特别,你竟然演了一个反派?

——其实不算反派,大概可以说是个灰色人物,一个不太走运的普通人,被命运一步一步推着走,最终变成了怪物。

——听上去有某种隐喻,这大家可能要看完片子再作出判断。从目前的预告看你出演的角色似乎和你过往的形象天差地别,我当然不是说你总演一种类型啊,但以往无论是战争英雄也好政治家也好社区邻居也好,你站在镜头前总会成为荧幕上的亮色,可这次观众们简直是大跌眼镜。

——(斯蒂夫微笑)是的,很多人都这么说。

——你今天带来了影片的片段是吗?

——没错。

——这段主要讲什么?

——我饰演的角色,约翰·佩里,发现他妻子出轨了。

(两人背后的荧幕上开始播放电影片段,将头发染成栗色,留着络腮胡子的斯蒂夫·罗格斯背脊佝偻,穿一件肮脏的连帽衫,颤抖着推开了廉价公寓的房门。他走进某间浴室,里面传出哗哗水声。观众席上响起阵阵惊呼,因为这形象的确和斯蒂夫本人天差地别,不光是相貌,甚至连肢体语言也全然改变了,完全像是另外一个人。这片段只有三分多钟,台词也很简单,就是夫妻两人的日常对话,从头到尾佩里的妻子都在浴帘后面没有现身,但佩里脸上忽而哀伤、忽而愤怒、忽而绝望混杂的表情已足以说明他的内心挣扎。片段结束,现场掌声一片。)

——棒极了,相当惊艳的演出,斯蒂夫!

——谢谢,吉米。(向观众席挥手致意,掌声更为响亮)谢谢你们大家。

——我真是期待极了,上映后一定早早去看,也会跟所有人推荐,告诉他们都该去关注斯蒂夫·罗格斯的“突破自我”之作,我已经在MTC上看到《综艺》的影评人这么说了。

——(斯蒂夫依旧微笑,并没有表现出特别开心的样子)感谢《综艺》,也谢谢你,吉米。

——你怎么会突然想要尝试新戏路的?

——也不算突然吧,其实我萌生这个想法好几年了。的确,这部片子的题材较之以往更为严肃,也更具现实意义,看到剧本的时候我就被迷住了。大卫告诉我说他想探讨封闭环境中人与人的关系,探讨一点点“恶”的种子是如何生根发芽最后发展到无法控制的,我非常喜欢这个想法,我们第一次聊就十分投契,然后我就直接跟他说:“合同呢?我该签在哪?”

(笑声)

——哈哈,你当真连片酬都没看吗?

——我的经纪人会帮我看的。

(笑声愈发响亮)

——好吧,我们都知道,你有个好经纪人。我们得休息一下了,等会儿回来,继续聊斯蒂夫·罗格斯的新电影,还有你们最喜欢的“私人话题”。

(掌声和尖叫声,进广告)

 

有人敲响房门,巴基·巴恩斯像是被人戳了一下般瞬间从沙发上弹起,他惊慌地用手边的遥控器关掉电视机,又把遥控器胡乱塞在沙发垫后面,才走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身穿便装的布洛克·朗姆洛,手里拿着一只文件夹。“狮门(指狮门影业,好莱坞六大制片公司外最有实力的两家之一)把剧本送来了,我想你等不及明天再看。”朗姆洛说着迈步走进房间,目光逡巡屋内,最后停留在巴基指间,他的手上还夹着半截燃烧的香烟。

巴基方才只顾关电视,完全忘了这个,此刻被抓了个正着,只得高举双手,笑得像个耍赖的高中生。朗姆洛“哼”了一声,毫不客气从他手上抽出烟卷,替他按熄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同时将那份剧本递过去。

“你觉得我的机会如何?”巴基接过剧本,一边翻开,一边迫不及待地问。

朗姆洛咧嘴一笑:“从目前狮门表现出的诚意看,可能性前所未有的高,他们手里的版权快要到期了,必须尽快筹拍,而档期合适实力又足够的男主角人选并不是那么好找的。”

巴基点点头,内心颇为振奋。“那我先看剧本,看完再说。”假使好莱坞一年有一百个重要的男性角色,他知道那其中最多只有十个是真正有趣、有存在感、有意义或者说有价值的,能在演员的履历上写下光辉一笔,推动他们的事业迈上一个新台阶,剩下的九十个要么是流水线产品,要么留给演员的发挥空间太小。而在这十个角色中,至少有五六个是为主流英裔或犹太裔美国人量身打造的,两三个明显属于非裔族群,剩下的对族裔和背景没有明确要求的才是他可以竞争的目标。狮门的这个项目投资级别在三千万左右,从两年前就开始筹备,朗姆洛已经跟进很久了。他们一度几乎放弃,谁知柳暗花明,对方原本确定的人选突然退出了角逐,而档期恰巧合适的巴基又在这两年间呈现出了明显的上升势头,现在,他距离自己的首个“有价值的”男主角机会只差半步之遥。

朗姆洛见巴基站在原地,就那么表情严肃地读起剧本来,不由会心一笑。他实在喜欢这家伙面对命运的馈赠时那种特别的镇静与不动声色,简直像是潜伏在暗夜里的狙击手,在千钧一发的关头,也能保持耐心,沉得住气。巴基身上的确具备了种种成功者的素质,但就朗姆洛看来,唯有这个是最为宝贵的,因为它并非天生,无疑来自于种种磨难的千锤百炼,真正属于他自己。

朗姆洛替他关上房间门,然后默默来到沙发前坐下,打算就这么安静等待巴基将剧本看完,两人再继续讨论接下来的打算。可是突然,他又站起来,拉开沙发垫,找到了那里藏着的电视遥控器。

朗姆洛瞥了巴基一眼,按下按钮,电视机发出一声轻响,屏幕逐渐亮起来。吉米·法伦和斯蒂夫·罗格斯依旧在上面聊得热火朝天。

 

——喂,斯蒂夫,等等,你不会是想要告诉我们,你和莎伦分手了吧?

——是啊,我被她甩了。

(观众席一片惊呼)

——哇哦!天哪!天哪!这真是个大新闻!话说你每次上我们的节目都会带来一个大新闻啊,也许我不该提到卡特女士,十分抱歉……

——没什么,都过去了,过去了就是值得珍藏的回忆,没有什么不能提的。我并不后悔,真的努力过就不会后悔的,如果真要说有的话,也只是后悔自己当初太幼稚,无意中伤害了对方。

——这……我可能不该这么问啊,但你们是和平分手的吗?

——算是吧,当然免不了吵一架,我真心挺没风度的,不该那么对待一个……好姑娘,真不该那样。

(观众们叹息着,不由自主鼓起掌来)

——听听,斯蒂夫,大家多么喜欢你的坦率。

——(斯蒂夫苦笑)其实我真的算不上坦率……

(观众席响起善意的笑声)

 

朗姆洛将目光从荧光屏上转开,望向巴基,发现巴基早已放下了手中的剧本,怔怔盯着电视,脸上几乎没了血色。朗姆洛不由在心中感叹,叹息他纵使再怎么冷静坚定,毕竟还是一个人,不是一把枪;只要是人,便有死穴,有执念与羁绊萦绕不去。

他躲了他两年半,却终究有躲不掉的时候。

 

“你们还联络吗?”朗姆洛突然问。

巴基仿佛吓了一跳,慌乱地回过头,刹那间种种复杂的情绪自他脸上一闪而逝。“没有什么好联络的,”他说。

朗姆洛忍不住嗤笑一声,巴基回瞪了他一眼,走过来也坐在沙发上,伸手要拿旁边放着的遥控器。

朗姆洛果断按住他的手:“想看就看吧,反正迟早要碰见的,好莱坞就这么小,你也躲不了他一辈子。”

巴基挑起眉毛,还想辩解什么,电视里吉米·法伦已经谈到了新话题。

 

——上个月菲尔·科尔森导演来上这个节目,我当时问过他你们那部电影真的不打算拍成三部曲吗?多可惜啊,我总感觉应该有后续的,怎么会就那么结束了。

——(斯蒂夫脸上维持了整场的笑容忽然消失,他忽然毫无道理地踌躇起来)事实上……续集计划……我也不清楚,那部电影对我来说具有独一无二的重要意义,绝不仅仅因为它的票房数字,如果真的有好机会我甚至可以演一辈子。但……故事已经结束了……应该已经结束了。

——可是直到现在,也时常有观众觉得中士的牺牲实在太过突然,令人难以接受,电影中也的确给续集留下了发挥空间,大家都希望这个故事能够完整无憾。

——现实中哪有那么多完整无憾……可能这就是电影存在的价值吧。

 

巴基·巴恩斯终于抬手关掉了电视机,房间内骤然寂静下来。布洛克·朗姆洛耸耸肩,向后靠坐在沙发上,只看着他不说话。

巴基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可几次张开嘴却又终究无话可说。

“如果接到了玛利亚·希尔的电话我会告诉你的,你想问的是这个吗?”最终还是朗姆洛先开口。

“你明知道不是,布洛克,”巴基烦躁地用手扒拉着头发,“你明知道他们不会拍第三部的……”

“那可不一定,”朗姆洛回答,“只要有足够多的人想看,只要有钱赚,他们当然会拍,在好莱坞,票房大于一切,哪怕冒着你们俩旧情复燃的危险。”

“布洛克!我们不会……”

“行了,别真跟个小鬼似的,而且我说过了,你躲不了他一辈子的。我知道这不是我的职责范畴,而且我很清楚你并不想听,但该说的我还是要说的,有时候越是无法面对的事你越要强迫自己去面对,因为逃避毫无意义,往往适得其反,好好想想,你又不傻。要我说也许你们倒真应该去拍第三部,没有道理不拍,那依旧是你最好的一个角色,你今天一半的机会都因此而来,况且你别忘了,你还和他们签了长约的。”

巴基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气急败坏地用手里的剧本遮住脸,把自己砸进沙发里。直到朗姆洛摇着头离开,酒店的房间门打开又关闭,他才直起身来,手里的剧本却无论如何看不进去了。

巴基索性拿起遥控器,再一次打开了电视机,吉米·法伦依旧坐在那里谈笑风生,可在他对面的嘉宾却已不再是斯蒂夫·罗格斯。

他咬了咬下嘴唇,又将电视关掉。

 

巴基只觉一阵说不出的心烦意乱,索性将剧本丢在茶几上,转身走到落地窗前,大力拉开厚重的窗帘。窗外是夜幕深沉时依旧灯火辉煌、熙来攘往的洛杉矶,比弗利山就在视野的尽头。巴基突然意识到,这么久以来,他从未距离他如此之近,近到胸腔里那颗不争气的心都在砰砰狂跳。

他知道自己下周一定会去看电影,也许还是午夜场。

真他妈的糟糕,他又想抽烟了。


评论

热度(206)